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第七章以牙還牙

在賀一鳴的空間世界之中,也有著一張類似的皮子。看1毛線3中文網..
  這是他從呂辛紋手中獲得的東西,不過上面所記載的,并不是這些看不懂的圖案,而是在呼和浩特山脈中的那個洞府罷了。
  賀一鳴沉吟了半響,問道“各位,你們知道這張圖騰是使用什么獸皮制作的么?”
  眾人分別上前,在圖騰上又摸又看,顯然對此甚是好奇。
  其中連意還曾經學著賀一鳴的樣子,嘗試著將圖騰撕開,但是任憑他使用了全部的真氣,但圖騰卻依舊是毫無傷。
  連意老臉微紅,道“這東西甚是奇特,想必也是珍貴的很。但老夫卻不知道究竟是何種獸類之皮,不過肯定是靈獸無疑。”
  眾人表面上點著頭,但心中無不暗道,這不是廢話么。
  讓先天強者全力施為都無法破壞的獸皮,當然是靈獸了,而且還是厲害的過了份的靈獸無疑。
  “奇怪。”賀一鳴突地凝眉道“既然這皮子那么堅韌,當初又是如何切下來的?”
  眾人頓時是默然無語,良久之后,徐呈長突地道“在我們天池山的藏書閣中,有著不少記錄上古洪荒之事的古書,我曾經閱讀過一些,似乎在上古之時,人類的修煉者擁有排山倒海般的神通,或許唯有那種強大的修煉者,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吧。”
  賀一鳴心中大動,道“徐兄,你是說神道高手?”
  徐呈長猶豫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是否神道高手,不過這種級數的高手已經有數千年沒有出現過了,估計也就是一個傳說罷了。”
  賀一鳴目光閃爍,他心中暗道,這并不是傳說,而是你們沒有見過而已。
  按照百零八的說法,那座洞府的第一任主人就是神道高手,但那也是起碼千余年之前,或者是數千年之前的事情了。而且縱然是他說出去,保證也是不信者居多。
  “唉……”藥道人突地一聲長嘆,道“如論如何,這張圖騰也是在我們橫山找到的,這件事情,只怕我們是百口莫辯了。”
  徐呈長眼珠子一轉,道“藥兄,你也應該知道圖騰一族的來歷,就算是沒有這件事情,只怕再過一段時間,他們也會出來作惡。與其那時候與他們一戰,不如此時出手,打亂他們的計劃也是好事。”
  藥道人苦笑連連,道“徐兄說笑了。”
  哪怕徐呈長說的沒錯,但是對于風尖刀口的橫山一脈來說,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賀一鳴的心中早就是冷靜了下來,他隱隱的覺得,似乎是有一件天大的針對著自己的陰謀來到了這里,但究竟是什么,他卻一無所知。
  對于這種躲在了背后施展手段的勢力,肯定是最令人頭痛的。
  隱隱的,賀一鳴甚至于想到了昔曰的司馬陰,他的腦海中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請司馬陰出山殺他之人,是否與這件事情有關呢。
  藥道人將地上的那張圖騰收了起來,他嘆道“無論這件事情最終如何解決,這張圖騰我們也是要物歸原主的。”他的這句話立即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無論是否有人嫁禍他們,他們也不能繼續保留這張圖騰了。
  否則就是讓橫山一脈與狼圖騰一族結下不死不休的仇怨,這可并不是任何人希望見到的事情。
  “徐兄,還請你幫我們詢問一下,這一次我們失蹤的六名弟子在何方吧。”連意突地說道。
  徐呈長連忙點頭,道“連兄客氣了,些許小事,小弟自然應該效勞的。”
  眾人回到了外面的大廳之中,直到呼吸到了這里的新鮮空氣之后,徐呈長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不過根據一路上的觀察,他也有著幾分把握,或許這件事情還真的不是橫山一脈做的吧。
  來到了大廳內,徐呈長說了幾句音調頗為怪異的話,昂達就清醒了過來,只不過他的眼珠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呆滯,似乎依舊沒有從術中擺脫過來。
  “昂達,告訴我,你們在山下是否捉拿過橫山一脈的弟子。看‘毛.線、中.文、網”徐呈長的聲音中充滿了一種奇異的力量,似乎能夠直接鉆入人們的內心之中。
  昂達張開了口,他的身心已經被術所支配,所有的回答都是下意識的做為,哪怕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是的,我們幾個人捉拿了幾個落單的橫山子弟。”
  “一共捉拿了幾人?”
  “六個。”
  賀一鳴等人臉上的神情頓時微動,他們失蹤的弟子正好是六個,很明顯都是被這些人給捉拿去了。
  “他們現在都在什么地方。”
  “他們都死了。”
  賀一鳴等人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連意的臉色特別的難看,那失蹤的六名弟子雖然都是橫山一脈中修為不太高的普通弟子。但是其中一個卻是他的一個晚輩,而且還能夠扯上一點兒血緣上的關系,自然是非同一般弟子能夠比擬了。
  “為什么要殺他們?”徐呈長感受到身后的強大殺氣,不由地叫苦不迭。他不敢拖延,連忙問出了其中的關鍵問題。
  “我們問出了山中的情況,好為晚上進山做準備。這六個人已經沒有了活著的價值,當然要擊殺了。”昂達理所當然的說道。
  賀一鳴的心中泛起一陣冰涼的寒意,他隱約的有著一種可怕的念頭,或許在這些人的眼中,自己等人的生命就如同豬狗一樣的不值錢。
  藥道人長嘆一聲,道“徐兄,請幫我們詢問一聲,他們的尸安置在何地了吧。”
  徐呈長也是微嘆一聲,道“藥兄說得是,死者,起碼應該是入土為安。”
  他轉頭,問道“你們將六名橫山弟子的尸掩埋在了何處。
  昂達木呆呆的道“已經奉供給靈狼享用了。”
  徐呈長的臉色頓時變得是再也難看不過了。
  賀一鳴微微一怔,道“他這話什么意思?”
  徐呈長一字一頓的道“貴派幾位兄弟的遺體,被這只先天靈獸給吃了。”他的目光轉向了一旁昏迷不醒的靈狼,聲音中透著一股強大的到了極點的寒意。
  眾人的心中同時涌起了一股怒意和寒意。
  做為一名人類,他們自然都站在人類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人類為了靈獸的內丹而千方百計的想要擊殺靈獸,這在他們的眼中看起來十分的正常,但是,靈獸殺人類,并且將人類吃了,那就絕對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了。
  徐呈長怒哼一聲,道“各位有所不知,這些深山蠻子們,他們信奉這些靈獸,并且將山外人送于靈獸之口喂食,這對于他們來說,都是稀松平常之事。不過既然來到了這里,也是這樣做,那就太過份了……”
  連意的目光中閃爍著濃濃的怒火,做為先天強者,他的后背竟然被靈獸給吃了,這可是一件無法洗刷的屈辱。望著這三個面帶花紋的狼圖騰人和那只昏迷不醒的靈獸,他的眼中充滿了殺機。
  “賀長老,你看……”藥道人眉頭大皺,他沉聲問道。
  如今于驚雷并不在此地,眾人自然是指望著賀一鳴做最后的定奪了。
  雖然人人都知道,賀一鳴的資歷最淺,但是在先天境界之中,所謂的資歷也僅僅是在同階高手之中可以提及的一件事情,若是在武力之上有了階位之差,那么資歷的作用就要退居其后了。
  賀一鳴默不作聲,似乎他并沒有看到連意和藥道人的目光似的。
  他轉身,來到了那頭靈獸的身邊,輕輕的一揮衣袖。
  無聲無息的,大量的真氣瘋狂般的擁入了靈狼的軀體之中。
  這只靈狼雖然的銅筋鐵骨,若是在它還活著的時候,賀一鳴想要一掌將它擊殺,當然是難以做到。但是此刻靈狼已經身受重傷,并且是情況逐漸轉壞。若是得不到有效的治療,本來就未必能夠活的下來。
  所以賀一鳴這一掌擊出,頓時將它活生生的擊殺當場。
  在場眾人都是火眼金睛之輩,感受到靈狼的氣息迅快轉弱,在極短的時間內徹底的消聲滅跡。
  他們無不是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無論賀一鳴這樣做是對是錯,但既然已經做了,那么后悔也就無用了。
  哪怕是徐呈長都不會反對賀一鳴的做法,或許在殺了靈狼之后,橫山一脈與狼圖騰之間的仇恨就真的解不開了。
  但是這條靈狼活生生的吃了橫山子弟,在這種情況下,若是還能讓它活著離開,那么整個橫山之中的向心力頓時就會崩潰瓦解,再也沒有那個弟子會對橫山報以忠心了。
  徐呈長在注視著賀一鳴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絲欽佩之色。
  如此果斷狠辣的手法,真不愧是這樣年輕就達到了一線天的強者呢。
  然而,他卻不知,賀一鳴根本就沒有想的那么復雜。
  他只不過是做了一件人類應該做的事情而已,遠沒有徐呈長所猜測的那么深遠。
  “藥長老,這只靈狼是先天靈獸,我們不要浪費了。”賀一鳴平靜的說道。
  藥道人微怔,道“賀長老,你要取出它的先天內丹煉制丹藥么?”
  “當然。”賀一鳴的眼神轉冷,道“將它的肉和皮毛都取了,并且分給那死去的六名弟子家屬,這一次若是能夠煉制出先天金丹,那么曰后優先在他們六人家族后代中挑選內勁十層的弟子服用。”
  藥道人等人相繼點頭,他們對此雖然是心有異議,但是在此刻的賀一鳴面前,卻是不敢多言。
  其中連意心中更是暗自竊喜,他對于失蹤六人的情況最是了解。
  其余人也就罷了,雖然都有一些家屬,但是那些家族之中卻并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高手。但是他的那名晚輩就不同了,他還有一個親生兄長,如今已經是剛剛達到內勁十層的后天高手了,若是全力栽培,十年之內,肯定能夠達到十層巔峰。
  所以靈狼內丹若是能夠煉制成先天境界的話,那么這顆金丹就非此人莫屬了。
  有了這個賠償,他心中的那點兒不滿早就是消失了,甚至于有著一個隱隱的想法,二個風火峰弟子,就能夠換到一顆先天金丹,這筆買賣還真的是太值得了。
  徐呈長臉色微變,他輕聲道“賀長老,將靈狼殺了也就是了,但是分尸的話,只怕……”
  賀一鳴冷哼一聲,道“徐兄,我不管什么原因,狼圖騰一族既然找到了我們橫山一脈的頭上,又禍害了我們的弟子,賀某自然不能聽之任之了。何況……”他眼中凌厲的光芒閃過,道“難道你以為,到了這個地步,我們與狼圖騰一族之間,還有什么化解恩怨的可能么?”
  徐呈長苦笑一聲,他知道,就算是自己說是,也是沒人相信的了。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突地問道“徐兄,狼族的圖騰除了是他們的精神象征之外,還有什么作用么?”
  “應該沒有了吧。”徐呈長猶豫著說道“若是真有作用的話,歷代也不可能沒有任何傳聞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心道果然如此,若是真有什么神奇的用途,那也不可能輕易的就被人偷盜出來,更不可能被人如同丟棄廢物一樣的扔進了橫山的公用寶庫之中。
  “既然是無用之物,那么曰后等到狼圖騰族人再度趕來之時,我們就原物奉還好了。”賀一鳴頗為遺憾的說道。
  徐呈長點頭,無奈的苦笑一聲,他沉思片刻,道“賀兄,那些人既然已經確定了圖騰所在,肯定會回去搬請救兵。我們不能不防啊。”
  他剛才一心想要離去,但是如今看到局勢已經穩定了下來,心中所思頓時改變了,反而想要留在這里與那些圖騰使者們打上一場。
  在這種小規模的較量之中,對于個人的修為肯定是大有裨益。
  藥道人連連點頭,他的外表雖然看上去年輕,但卻無疑是眾人中最為老成持重的。
  “這樣吧,我們派人立即去通知于師叔,請他回來坐鎮。只要有于師叔和賀長老二位一線天長老坐鎮,想必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眾人都是稱贊了一聲,而且他們都知道,在賀一鳴的身邊,還有著一位莫測高深的朋友。據于驚雷說,此人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三花聚頂的境界,有了此人在山上居住,他們對于防衛有著極大的信心。
  當然,說起此人,眾人的心中也是有著一絲隱約的不滿。
  在伊始孢逃走之時,若是此人肯出手相助,那么早就將那個狼圖騰使者給捉回來了。但是自始至終,百零八連面也沒有露一個。
  只是,雖然眾人對此不滿,但別說是去找他理論了,甚至于是根本就沒有人在賀一鳴的表露出半點口風。
  這就是實力差距所造成的影響了,當對方所擁有的實力遠過他們之時,哪怕是心中再不滿,也唯有打落牙齒和血吞。
  賀一鳴眼珠子一轉,道“徐兄,你說圖騰族人應該是我們西北公敵吧。”
  “正是。”徐呈長正色道“圖騰族人是我們整個西北的心腹之患。”
  “好極了。”賀一鳴滿臉笑容的說道。
  眾人齊齊一怔,想不通這有什么好處。
  “藥長老,請你派人通知開嶸國和附近各國,請他們派遣護國大師前來橫山。”賀一鳴笑瞇瞇的道“既然是西北公敵,自然不能夠僅讓我們橫山一脈單獨出力了。”
  藥道人等人相視苦笑,他搖了搖頭,道“賀長老,這畢竟不是圖騰一族大舉進攻,只怕不會有多少人趕來的。”
  賀一鳴微笑著道“能來一個就是一個,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是我們橫山一脈的朋友。”
  藥道人等人這才明白他的用心,不過這也確實是一個最好的試金石的機會了。
  ※※※※
  剩下的瑣事自然是交給藥道人和于熙辰等人去處理,賀一鳴在定了大方向之后,同他們告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他一進入房間,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低聲道“百兄,你應該在這里吧。”
  隨著他的聲音剛落,從房頂上躍下了一個人,正是那神出鬼沒的百零八。
  不過,這一次百零八并沒有變化成其余的形態,而僅僅是隱藏在房頂罷了。
  賀一鳴雙目炯炯有神,道“百兄,這一次伊始孢逃走之時,你為何不阻攔?”
  雖然藥道人并沒有將內心中的想法表達出來,但既然他們有此想法,賀一鳴又怎能免俗呢。
  百零八沉靜的道“我一直跟著你,無法分身追認。”
  賀一鳴輕哼一聲,道“區區一只靈狼,尚且無法威脅到我的安全。”
  “我知道,但是你也沒有讓我去追擊伊始孢。”
  賀一鳴頓時語塞,他張了張口,苦笑道“難道我不吩咐,你就不能去做么?”
  百零八理所當然的道“我的任務是保護你們的安全,這是第一序列,在你沒有其它吩咐之前,任何事情都不能夠與第一序列沖突。”
  賀一鳴的嘴唇抖動了幾下,遇到這樣的人,確實是讓他感到了深深的無語之感。
  “我明白了,你下去吧。”
  百零八二話不說,轉身就走,在他離開賀一鳴的房間之時,甚至于連大門也未曾打開,而就是這樣穿墻而過。
  看著他的背影,賀一鳴心中暗嘆,想要與他配合默契,還是要有一段十分遙遠的路要走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