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5 危機

索戈在半空中飛舞著,他再也不曾與賀一鳴硬拼了。看.毛.線.中.文.網..
  哪怕是他將體內的真氣提聚到了,并且使用了密術,化身為猛獸,但是他所凝聚起來的力量,卻依舊是被賀一鳴當頭一棒似的打散擊潰。
  至此,他才明白,原來賀一鳴的強大,還是遠在他的估計之上。
  什么剛剛進階一線天的強者,這些情報都是放屁。
  此人的實力之強大,分明是已經鞏固了一線天的境界,并且開始凝結第一朵有形有根之花了。
  是的,賀一鳴凝結的,并不是如同于驚雷的那種無根浮萍般的有形無根之花,而是那種三足鼎立的有形之花。
  這一點區別雖然細微,但是其中的威力大小,那就是天差地遠了。
  哪怕是尚未完全凝聚成形的有根之花,也要比于驚雷的無根之花更加的強大和凝實。
  在與賀一鳴硬碰硬,實打實的對轟了一掌之后,索戈已經徹底的明白了,單憑他一個人的實力,那是絕對無法擊殺對手的。
  他的那一聲長嘯,就是為了召喚自己的伙伴,紅狼王。
  唯有與紅狼王聯手,出人獸合擊之力,才能夠將這個不可思議的天才扼殺于此。
  頭頂上突地傳來了數道破風之聲。
  在山道崩塌之后,上面的藥道人等先天強者和伊始孢等圖騰使者們都沒有了繼續交手的心情。
  他們雖然不敢在山道崩潰之時就沒頭沒腦的沖下去,但是當一切平靜了下來之后,他們卻不約而同的順著那崩塌的山道慢慢滑了下來。
  也幸虧他們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否則根本就沒有可能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中順利到達懸崖之下。
  一來到山下,雙方自然而然的就分成了二邊,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正糾纏在一起的賀一鳴和索戈的身上。
  此時,賀一鳴雙腿微微彎曲,他的雙手如同一對無比巨大而沉重的鐵錘一般,每一次掄起,都會在空中帶起一陣奇異的音爆。而索戈就如同一只大狼,繞著他打著圈子,雖然他的動作疾快無比,出手更是兇戾的如同世界上最兇猛的野獸一般。
  但是只要賀一鳴的雙臂輕輕一掄,他就像是老鼠見了貓般的跳了開來。
  看他的模樣,根本就是不敢與賀一鳴碰上一下。
  這二個人雖然打得熱鬧之極,但只要是稍有眼力之人,就知道賀一鳴已經占據了完全的上風。
  而能夠在這里出現的人,都是真正的高手,一見到這幅模樣,聯想到剛才在山上聽到的那聲驚天動地的響聲,頓時明白在那一次的沖擊之中,肯定是賀一鳴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并且徹底的將索戈的信心打落,否則索戈也不可能表現出如此畏懼的模樣了。
  藥道人等人看著賀一鳴,他們的心中充滿了自豪。哪怕是毛烈光在這一刻,亦是如此。
  而伊始孢等人卻就是心中寒,他們無不臉上變色,以索戈的實力,竟然會贏不了如此年輕的賀一鳴,這家伙究竟是怎么修煉的?難道他得到了傳說中的神道強者的修煉秘籍和丹藥了么……豁然,遠處紅光一閃,似乎是穿透了無限的空間,朝著此地迅快的靠近著。
  正在半空中飛躍著的索戈出了一道驚喜之極的歡呼聲,他毫不掩飾此時的心情,似乎對于一個人無法戰勝賀一鳴并不感到羞恥一樣。
  然而,當這道紅影出現,并且停穩之后,索戈口中的那道歡呼聲頓時象是被刀攔腰切斷似的消失了。
  紅狼王確實是如愿以償的出現在索戈的面前,但是當看清楚了這家伙的模樣之后,眾人都是有著一瞬間的呆滯。
  不僅僅是眾多的圖騰使者如此,就連面色凝重的賀一鳴也是膛目結舌,那想要窮打落水狗的雙手也是不知不覺中停了下來。
  在他們的眼前的,究竟是什么恐怖怪獸?
  第一眼看過去,這只怪獸與紅狼王那精瘦的體型絕不相像。
  這是一只龐大的,巨大的可怖怪獸,它的身上長滿了猶如鋼針一般的毛,這些毛火紅如血,在它的四肢上,也同樣豎起了如同刺猬般的毛,只不過那些毛卻是紅黃相間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它的臉龐上亦是如此,那短短的絨毛似的毛此刻也是硬邦邦的豎立著,而且臉上口中,連前半段身體上,都有著鮮紅的血跡。
  在它的身后,一條巨大的長尾如同鋼棍似的豎立著,就像是一個方向標般,自始至終都沒有動彈分毫。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半邊臉上高高腫起,那張開的大嘴中可以看到曾經飛濺的鮮血。在它的口中,原本應該擁有的四根長長的,鋒利如刀的獠牙,竟然硬生生的斷了一根。
  在場的眾人,都曾經見識過紅狼王的威武雄姿。
  那從地上突如其來的詭異攻擊方式,更是令所有人都對它有著一種自于內心的寒意。
  若是自己遭到了這樣的攻擊,只怕根本就無法全身而退了。
  但是,此刻在重新見到紅狼王的這一刻,眾人的心中卻涌起了一種滑稽的到了極點的感覺。
  特別是圖騰使者們,他們內心中紅狼王那英勇蓋世般的形像,在瞬間轟然倒塌。
  一個英雄的形像想要豎立起來,那是千難萬難,需要數十甚至于數百年的不斷積累,但是想要倒塌碎裂,那么或許只需要一朝一夕就可以了。
  索戈如飛般的倒退著,他呼地出現在紅狼王的身邊,一臉的難以置信和不可思議。
  “紅王……你怎么了?”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紅狼王出了一道奇異的嗚鳴聲,在這個聲音中,也沒有了昔曰的雄武,反而是帶著一種無法解釋的恐懼。
  眾人的心中都是一陣寒意,究竟是遇到了什么變故,才讓那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紅狼王變成了這般的模樣。
  賀一鳴等人卻是心知肚明,與紅狼王同時離去的,正是跟著賀一鳴上山的百零八。
  雖然先天強者們對于百零八能夠將紅狼王這等兇悍靈獸弄成這樣而感到萬分欽佩,但是他們的心中卻也有著一絲擔憂。
  為何在紅狼王的身后沒有百零八的身影出現呢?
  索戈與紅狼王交流了半響,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狐疑和莫名其妙之色。
  伊始孢叫道“索戈大使者,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索戈猶豫了一下,他搖著頭,道“紅狼王說不清楚,它似乎是遇到了……”停頓了半響,他以自己都不相信的語氣道“或許是鬼吧。”
  無論是敵友雙方,都在這一刻面面相覷了起來。
  鬼……
  這種傳說中的東西,對于絕大多數在武道之上前進的修煉者而言,都是絕不相信的。
  但是,在這一刻,眾人看著那幾乎和鬼怪模樣無疑的紅狼王之后,卻是都身不由己的打了個寒噤。
  或許,除了鬼之外,在這個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人能夠將紅狼王弄得如此狼狽不堪了。
  賀一鳴的眼中閃過了一道精芒,他拼命的忍住了想要仰天長笑的沖動。
  做為見識過百零八那奇異的化形本領之人,他已經明白了大致的經過。
  其實,在第一次見到那種不可思議的能力之后,哪怕是他,都曾經嚇的三天三夜合不攏眼。若非與百零八同處了數個月,知道他的來意,并且確定他沒有絲毫加害于己的意思,賀一鳴只怕也會以為是鬼怪降臨了。
  幾位圖騰使者們對望了一眼,心中那堅定的念頭卻有些動搖了起來。本來想著,無論如何都要將賀一鳴擊殺當場,但是此刻卻有了一絲退縮的意思。
  伊始孢輕聲道“索戈大使者,既然紅狼王大人遇到了鬼怪,我們不如暫且返回吧。”
  索戈的目光狐疑不定,然而,在回頭看了氣定神閑的賀一鳴之后,他的眼中卻是露出了一道凌厲的殺機,道“此人不死,我心難安。”
  伊始孢的眼眸也是靈動了起來,他低聲道“大使者,您是要……”
  索戈不動聲色的道“這樣做雖然有些卑鄙,但是為了圖騰族的未來,也唯有不擇手段了。”
  他說話之時,雙手輕輕的在紅狼王的身上輕撫著。
  在他的安撫之下,紅狼王身上的毛逐漸的恢復了原樣,柔順的貼在了身體之上。但是,它嘴上的斷牙卻無法在短期內生長出來了,而且有了這個傷口之后,他現在也無法再使用利牙撕咬,少了一個克敵制勝的法寶,對于戰斗力影響極大。
  當然,最主要的是,它的心中已經膽怯了。
  只是,當索戈伏在了它的耳邊,輕聲的與它交流之時,它在猶豫了片刻之后,依舊是點頭應允了。
  索戈的臉上頓時帶起了一絲笑意,他轉頭,望著賀一鳴,眼中閃爍著一種森嚴的寒意,那一道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他曾經聽于驚雷說過。
  圖騰一族的千年變異靈獸,在一線天強者之中,已經是堪稱為無敵般的存在。
  如今,索戈和紅狼王已經匯合在一起,他們這一對組合所能夠激的威能肯定是強大無比。
  但是賀一鳴卻并非驚慌,他的心中依舊是穩如泰山。
  或許紅狼王在同階中堪稱無敵,但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五行合一功法,寒系真氣,還有那保命絕招二點一線之間的瞬移,他都未曾施展出來。
  他有著強大而堅定的信心,哪怕是面對圖騰族的這一對大使者組合,他就算是落敗,也絕對可以逃之夭夭。
  然而,此時,在見到索戈的這一眼之時,他的心中卻是寒氣大盛,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危險即將降臨似的。
  他心中微動,難道這人狼組合的威力,真的是如此強大,連讓他招架之力都沒有了么?
  索戈一躍而起,就這樣跳到了紅狼王的背部,隨后,紅狼王的身體沉沒了下去。
  在它腳下的土地,似乎是突然變成了一灘水,任它自由的在水中翱翔一般。
  雖然它并不是第一次表現出這個強大的能力,但是此時卻依舊是讓賀一鳴大吃一驚。因為這一次沉下去的,并不是僅有紅狼王一個,而是連索戈都沉了下去。
  不過,在微微吃驚之后,賀一鳴反倒是安心了。
  人狼組合的威力果然是強大無匹,但若是以為這樣就能無敵天下,那就是太過于狂妄自大了。
  他的雙耳微動,已經將監聽的范圍擴大了開來。
  風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也有不足之處。靈活波動的風若是遇到了沉穩的大地,那么效果將會大打折扣。
  順風耳奇功最大的弱點,就是在監聽地底的聲音之時,效果要相差甚多。
  不過,以他的修為,只要靜心下來,卻能夠聽到一個大概。特別是當紅狼王消失在他的面前,并且朝著他慢慢移動之時,賀一鳴還是能夠將其徹底把握住的。
  與賀一鳴同時豎起了雙耳的,還有在一旁的水炫槿。
  這位老人在看透了生死之后,對于風系力量的領悟竟然是如飛般的提升著。雖然他的身體逐漸的衰弱,但是心境卻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此時若是單純的論及對于風之力的領悟,他與賀一鳴還真的很難說誰能更勝一籌。
  畢竟,雙方在閱歷上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水炫槿的臉上突地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他微微的側過了頭,雙眉緊緊的皺了起來,似乎是對什么事情大惑不解似的。
  藥道人輕聲問道“水兄,你現了什么?”
  水炫槿微微擺手,他的眉頭越走越緊,臉色也是愈的凝重。
  他的表情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眾人都將目光有意無意的投向了他,并且將他圍在了正中間。
  索戈沉到了地底,應該是去偷襲賀一鳴,但若是這家伙突然來對付自己等人那也未必可知。
  水炫槿在先前已經展現出了對于風之力的強控制能力。眾人都有信心,只要在他的身邊,那么就絕對沒有人能夠偷襲得手。
  然而,隨著水炫槿臉上那奇異的色彩越濃郁之時,眾人也是在心中打鼓,莫非連他老人家也聽不出什么來么?
  賀一鳴突地冷笑一聲,他的身形飛退了數步,隨后沉腰坐馬,雙手平舉。
  這個手勢眾人都不陌生,在山道崩塌之前,他就是使用這個手勢想要與索戈強力對拼。
  而如今的他,又一次的擺出了這個手勢,并且將目標牢牢的鎖定了他剛才站立的方向,這已經表明了,他預先聽出了紅狼王的行蹤,并且做好了全力一擊的準備。
  只要紅狼王敢從地下冒出頭來,那么就將會招來他最大威力的當頭喝棒似的全力攻擊。
  人人都知如此,但是眾多圖騰使者們卻沒有一個露出擔心之色,似乎他們對于那行蹤已經暴露的紅狼王和索戈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終于,在所有人的眼中,賀一鳴面前的那片土地爆裂了開來,隨后一道紅色的身影冒了出來。
  紅狼王,以及它背上的索戈,這一人一狼果然從此地飛騰而起。
  賀一鳴大笑聲中,雙掌平平推出,開山三十六式第二十一式……強大的真氣如同狂風呼嘯般的向著這一對人狼組合涌去,那強大的威能縱然是圖騰使者們都感到了一股子透心涼裊裊升起。
  至此,他們終于明白,為何索戈始終不肯與此人硬拼,并且要等待紅狼王的支援了。
  原來,賀一鳴的金系力量竟然已經強大如斯。
  雖然是失去了先機,雖然是立足不穩,但是出乎賀一鳴意料之外的,他們非但沒有退下去,反而是原地站定。
  紅狼王的四肢緊緊的插入了地面,它匍匐在地,就像是四根木樁子牢牢的打在了這里。
  索戈眼神凝重,他的臉上帶著無比的堅定之色,坐在了紅狼王背上的他,雙拳擊出。在他的雙拳之上,似乎墜著萬斤巨力,就這樣硬抗著不動。
  巨大的氣浪向著四周狂涌而去,索戈與紅狼王被賀一鳴的這蓄勢待的雙掌硬生生的打入了地面之中。
  騎在紅狼王身上的索戈口角溢出一絲鮮血,雖然大部分的壓力都被紅狼王所承受了,但在無法調動全部真氣的情況下與賀一鳴的這一式硬拼,還是讓他的內腑受到了一定的震動。
  雖然并不至于受傷,但是有點瘀血卻是難以避免。
  他胯下的紅狼王更是大半個身體埋在了地下,唯有那巨大的狼頭以一個奇異的角度露出了地面。
  正當眾人以為,紅狼王要故技重施,潛入地下之時,它卻突然張開了口,一道巨大的火球噴了出來。
  狼王吐息,如同流星趕月般的飛奔而來。
  賀一鳴的笑聲驟然收斂,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早知如此的表情。
  一朵美麗的藍色花朵從他的口中吐了出來,以同樣的度迎著那團火球而去。
  轟然一聲巨響,火球蘭花全部消散,在空中綻出了萬道美麗光芒。
  然而,就在這一刻,賀一鳴卻是怒哼一聲,他的身體豁然一僵,一股陌生的,奇異的,麻痹的感覺霎那間傳遍了他的全身上下。
  他是身體似乎是變成了一塊巖石,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而幾乎與此同時,一道細巧的身影緊隨著消失的火球,在這萬道異彩中飛向了賀一鳴。
  空中,多出了一把藍旺旺的短刃,那刃尖閃爍著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瞬間,這道光芒已經來到了賀一鳴的脖頸之上,喉結之前……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