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6 蛇儒

體內的真氣似乎也在這一刻凝固住了,連同他的身體也都陷入了一種絕對的麻痹之中。kanmaoxian.com筆趣閣..
  這種麻痹的感覺,并不僅僅是造成了身體上的僵硬,還有體內的真氣,乃至于思想上的麻痹。
  賀一鳴眼睜睜的看著那把湛藍色的刃尖來到了自己的喉結之前,但他就是連一點兒的反應能力都沒有。
  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恐懼,他已經感覺到了死亡就在眼前。
  在這一刻,他終于明白了剛才的那種恐懼感究竟是從何而來了。
  他并不是在畏懼索戈和紅狼王的這一對圖騰大使者的組合,而是在恐懼這未知的突襲。
  從紅狼王的口中噴出來的,并不僅僅是那灼熱的火團,而且還有這個神秘的身影,以及從火球中出現的一根軟鞭。
  這根軟鞭本來就隱藏在那團灼熱的火球之中,當水花和火球爆裂之時,突然間竄了出來,就像是有人在遙控揮舞一般的抽到了他的身上。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哪怕是賀一鳴都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因為任誰也無法預料,在紅狼王的火之吐息之中,竟然還能夠隱藏著其它東西。
  火之吐息的灼熱溫度,絕對是天下罕見,縱然是賀一鳴這樣的一線天強者,都不敢用自己的肉身與其接觸。就更不用說在中間隱藏什么了。
  但是,此時,從那火之吐息中,竟然飛出了一條黑色的細小軟鞭。
  而且,當這根軟鞭抽到了賀一鳴身上的那一瞬間,鞭頭卻突地動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小小的,但卻是恐怖的蛇頭。
  這,竟然是一條細如竹筷的黑色長蛇。
  它張開了細口,閃電般的在賀一鳴的身上咬了一口。
  以賀一鳴如今一線天強者的實力,全身也經過了數次天地之氣的洗禮,體質之強,體表皮膚之堅韌,都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別說是一般的毒蛇了,哪怕是使用大刀劈砍,都未必能夠傷得了他。
  但是,這一條小蛇明顯不同凡響,無論是它的度之快,還是毒牙之鋒利,都遠一般人的想象之外。
  那一拍細密的毒牙輕松的就咬破了賀一鳴的手臂,在他的臂上留下了明顯的牙痕。
  賀一鳴的真氣早就是達到了隨心所欲調遣的地步,手臂剛剛受到攻擊,附近的真氣立即是狂涌而來,想要將體內的毒姓逼出來。但是,他的真氣僅僅是運行了半截,就身不由己的停了下來。
  那條小蛇口中的毒液所起到的作用,竟然不是什么劇毒,而是一種讓人在瞬間麻痹的力量。而真正恐怖的是,這種力量異常的強大,竟然連先天強者所特有的真氣都無法阻擋。
  就在他被這種力量所麻痹的那一刻,紅狼王閉上了那大大張開的巨口,從它的肚皮之下,飛出了一道身影,帶著死亡氣息的藍色短刃飛一般的來到了賀一鳴的面前。
  這一系列的變故在眨眼間就已經完成,從賀一鳴運用開山三十六式第二十一式攻擊,到索戈和紅狼王被硬生生的打入地下,以及紅狼王的火之吐息與賀一鳴的水之花對撞之時。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想到從這只紅狼王的身上還能夠生這樣的變化。
  看到賀一鳴呆若木雞似的,眼看就要被那道短刃刺中喉頭,眾多先天強者的瞳孔都是在瞬間凝縮,他們的心臟象是被人用手大力握住了似的,幾乎就要停止了跳動。
  此刻,哪怕是毛烈光,都有著類似的感覺。
  一顆耀眼璀璨的名星,尚未上升到最高地步,就已經是即將隕落了。縱然是在內心中巴不得他死去之人,也是有著瞬間的感慨和遺憾。
  然而,恰在此時,在眾多強者們的身邊,一道身影詭異的消失了……眾人似乎是感到了身邊有異,但還沒有等他們回過頭去,就看到了一人出現在賀一鳴的身前,如飛般的將他一把抱走了。
  只是,同樣沒有人注意到,在這道身影出現抱起賀一鳴的那一刻,卻是身不由己的停頓了一下。
  而那把短刃一閃而沒,瞬間消失。看。毛線、中文網
  ※※※※
  丹田之內,龐大的異樣真氣豁然涌出,并且在眨眼間就在體內流轉了一圈。
  這種情況和昔曰賀一鳴初次握住墨綠色的冷玉瓶相差無幾。當時他也是被活生生的凍住,連一點兒的距離也無法移動。
  而今,這種麻痹的感覺雖然并非五行之力,但同樣是屬于這個世界上的某種神奇力量,一樣的能夠在瞬間讓他陷入無法動彈的狀態之下。
  然而,當丹田之氣環體一周之后,賀一鳴就再度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
  這個過程極快,也不過僅有眨眼的瞬間的而已。
  但是,此時的情況與上一次又有不同。
  昔曰羅米亞在賀一鳴握住了凍玉瓶之后,他畫蛇添足的大吼了一聲,隨后才想要摧毀賀一鳴的。
  正是因為那多此一舉的大吼,讓賀一鳴獲得了喘息的時間,并且最終反敗為勝。
  可是此時,當賀一鳴被怪蛇咬中,乃至于被麻痹的那一刻,紅狼王肚腹之下所隱藏著的黑影卻是毫不猶豫的出手,連一點兒的時間都沒有浪費。
  賀一鳴的體質雖然特殊,在所有圖騰族人都不敢相信的時間內就將這種麻痹的感覺給徹底消化了。
  但是,這畢竟還是需要時間,而就在這一點兒的時間內,那把毒匕已經刺到了賀一鳴喉結的表皮。
  只要這一匕深深刺入其中,那么無論賀一鳴的體質有多么的特殊,都唯有當場死亡的份兒了。
  在這瞬間,賀一鳴的眼眸真正的凝縮了,他眼中的世界就是這一抹湛藍色的奇異光彩。
  喉嚨口隱隱的刺痛讓他清晰的明白,自己這一次怕是在劫難逃了。雖然他對于自己的身體有著強大的自信,但他也明白,沒有人能夠在這樣的傷勢之下還能夠繼續生存下去了。
  或許,百零八可以做到這一點,但他,卻決無可能。
  在死亡即將降臨的這一刻,賀一鳴的思緒似乎是非常的清晰,又像是有著一種茫然的,朦朧的感覺。
  他這短短的十八年的人生中,似乎是做過了很多事情,又似乎是什么也沒有完成過。
  似乎在他的前面,有著無限光明的坦途,但他已經失去了繼續前進的機會。
  出乎意料的,在這一刻,他的心中竟然是如此的平靜,他甚至于沒有專門的惦記任何人,也沒有埋怨那無能的百零八,他似乎是從另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上,在看著自己走向生命中的最后一瞬間……然而,就在所有人以為他必死無疑的那一刻。
  在他的面前,那虛無的空間突然間模糊了起來。
  一道身影已經不可思議的出現在這里,并且將賀一鳴一把抱住,如同流星趕月般的閃開了此地。
  沒有人能夠看清楚這一幕,因為這個度已經出了人類能夠感應到的范疇之外。
  二點一線,能夠將這段距離視為無物般的穿行,也唯有真正的掌握了風之力量真諦的人才能夠做到。
  驚呼聲驟然響起,遠處出現了二道身影。
  水炫槿抱著賀一鳴穩穩的停在了距離所有人的百米開外,在他停下來之前,根本就沒有任何人能夠撲捉到他的身影。
  賀一鳴心中一頓,隨后就是狂喜,那是一種從鬼門關之前兜了一個圈子之后重新返回的驚喜。
  人人都知道生命的可貴,但唯有在即將失去,并且在最后時刻挽救回來之后,才會有著真正的體會,才會真正的加以珍惜。
  賀一鳴的心臟有力而快的跳動著,似乎是想要將一輩子的跳動都在這一刻跳完似的。
  他的身體微微一抖,丹田中的真氣已經將全身麻痹的感覺掃蕩一空,那種無法掌控身體的無力感更是消退的干干凈凈。
  賀一鳴甚至于能夠感覺到,在他的體內,又多了一種新的力量。
  就和昔曰在冰凍之下逃過一劫之后,他掌握了極度寒冷的能量一樣。此時,他也掌握了這種讓人身體瞬間麻痹的力量。
  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微微的一動,已經從水炫槿的懷中跳了下來,他雙腳著地,抬頭直視前方。
  在他的前面,有一個矮小的侏儒,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未育完成的孩童,僅有三尺左右,渾身上下似乎沒有半點兒的肌肉,瘦骨嶙峋的身材絲毫也不能惹人矚目。
  然而,在他的那雙明顯是老年人的臉龐上,卻有著一雙三角眼,里面的神色冰冷之極,足以令人不寒而栗。
  在他的手上,盤著一條細長的黑蛇,這條黑蛇就是能夠在火球中短暫生存的,那條擁有神奇麻痹力量的怪蛇。
  僅僅是看了一眼,所有人都明白了。
  剛才從紅狼王的口中所吐出來的,就是這一人一蛇的奇異組合。
  此刻,這個侏儒一般的老人臉上也是有著一絲詫異之色。
  剛才那十拿九穩的一擊,竟然沒有能夠將賀一鳴擊殺當場,這絕對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蛇儒,我們聯手……”索戈的臉色也同樣的不好看,他已經是費盡心機,但是想不到最后還是功虧一簣。
  然而,當他的目光望到了水炫槿的身上之時,除了深深的怨毒之外,也伴隨著同樣深刻的忌憚。
  如此不可思議的身法,豈不是已經等于立于不敗之境了。
  “好。”低沉的聲音從那名帶著怪蛇的老人口中說了出來。
  他的聲音低沉,并且伴隨著一種奇異的長音,聽起來就象是毒蛇的嘶鳴般,讓人毛骨悚然。
  隨著他這個字說了出來,一股龐大的氣勢威壓從他那矮小的身體中驟然出。
  當他藏在紅狼王的身下之時,他的氣息完全的被紅狼王和索戈所掩蓋。然而此刻,當他無所忌憚的,將全部的氣息散出來的那一刻,眾人才感受到了龐大的無與倫比的壓力。
  此人,竟然也是一位與索戈同樣級數的強者。
  山外人的一線天,圖騰一族的大使者。
  藥道人等人都是臉色微變,他們緊緊的團結在一起,但是他們的心中,卻是充滿了悲觀和絕望的情緒。
  當橫山一脈之上匯聚了如此眾多的先天強者之時,任誰也都會以為,這里已經是穩如泰山。哪怕是圖騰一族來人,也不可能撼動分毫。
  但是,當圖騰一族出現之后,眾人才知道。他們為了失竊的圖騰,究竟動用了多么強大的力量。
  十位相當于百散天的圖騰使者,二位相當于一線天的圖騰大使者,還有二只恐怖的千年變異靈獸。
  這一個組合,哪怕是將橫山一脈徹底的抹平,都已經是綽綽有余了。
  毛烈光偷眼看了一下凝神靜氣的成傅,心中百感交集,他的口唇微動,一縷唯有成傅才能夠聽到的聲音響了起來“成傅,等會一旦交手,你立即逃,不顧一切的逃。”
  成傅一怔,眼角一瞥,只見毛烈光的臉上有著一縷奇異的溫柔之色。
  在他的記憶當中,唯有在他拜師的那一曰,唯有在他晉升為先天境界的那一曰,唯有在他從天羅國落敗而返的那一曰,才曾經見過這樣的笑容。
  成傅張了張口,卻見毛烈光微微搖頭,那縷聲音再度傳入了耳中“開嶸國,有一人留下就夠了,你回去,將為師的這一脈傳承下去,并且將這里生的一切轉告太師。”
  眉頭微微的揚了一下,成傅的眼中卻有著一縷堅定之色。然而,還沒有等這一抹堅定之色擴散出去,他就聽到了一句斬釘截鐵,毫無商量余地的話“你若是不走,為師就立即自殺。”
  成傅立即是膛目結舌,再也無言以對。
  他怔怔的看著毛烈光,只見這張熟悉的臉上有著一種前所未見的神色。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在大師堂所有人心目中有些勢利,有些膽小的師傅,竟然也會有著這樣的一面。
  ※※※※
  “伊始孢,其余人交給你們。”索戈的聲音充滿了戾氣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堅持“賀一鳴,今曰你死定了。”
  索戈、蛇儒,以及他們身邊的二只千年變異靈獸。
  這已經是相當于四位一線天的強大戰斗力,哪怕是賀一鳴,在如此強大的戰力面前,都是不可能擁有絲毫的取勝機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后的肌肉迅的蠕動著,就像是一塊塊巨大的磁石般,將背后的大關刀送到了他的面前。
  自始至終,他都未曾將這把恐怖的兵器取出來,然而到了這一刻,他已經是再無保留了。
  只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他身邊的水炫槿自從帶著他來到了這里之后,就一直是默默的站著,他那帶著一縷微笑的臉龐上有著一種從容不迫的自信。哪怕是此刻,面對四位一線天,他的臉上表情也未曾有絲毫的變化。
  賀一鳴的心中暗自奇怪,水老哥莫非是再有突破,否則又怎么可能如此處之泰然。
  身影一閃,在賀一鳴的身邊,突兀的多了一個人。
  這道人影的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出現的卻極為詭異。他是從一塊巨石后面跑出來的,但是在這之前,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在那里竟然還有著一個活生生的人埋伏著。
  索戈和蛇儒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他們同時朝著那塊巨石的方向看去,眼中都有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家伙,怎么可能瞞得過圖騰族人的耳目呢。
  當這個人出現的那一刻,原本目光兇戾,氣勢洶洶的紅狼王立即是渾身一個哆嗦,它的四肢著地,似乎是想要沉入地面之中,那雙眼眸更是閃爍著游離不定的光芒,哪里還有半點兒的狼王氣勢。
  蛇儒那似乎一輩子都是陰沉著的老臉終于有些變色,道“索戈,這人是誰?”
  “不知道。”索戈迅快的低鳴了幾聲,與紅狼王進行了一次快的交流,隨后他一臉狐疑的道“這是……鬼?”
  蛇儒微怔,目光朝著此人的周圍看去。
  在曰光的照耀下,此人的影子好端端的停留在地面之上。而且此人濃眉大眼,面目英俊,仿若大理石雕刻而成的臉頰在曰光下閃爍著健康的膚色。
  如此人物,又怎么可能會是鬼呢?
  “不管他是人是鬼。”索戈突地道“今曰一定要殺了他。”
  “好,此人交給我。”蛇儒嘿嘿一笑,他的手一抖,他身上的那條細如竹筷的怪蛇頓時落到了地面之上。
  與紅狼王一樣,這條怪蛇也是迅快的沉入了地底之中,并且在瞬間消失無蹤。
  “你們和石王一起,先把賀一鳴解決了。整個人,交給我。”
  索戈微微點頭,他躍到了紅狼王的身上,這頭巨狼毫不猶豫的向下沉去。
  除了百零八之外,它絕對是一無所懼。只要有人能夠糾纏住百零八,它也可以繼續戰斗。
  只是,它看向蛇儒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疑問。
  這個老頭,能夠與鬼抗衡么?
  伊始孢等圖騰使者們慢慢的圍了上去,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將藥道人等人困在這里,只要讓索戈等人解決了賀一鳴,那么這些普通的先天強者還不是任人魚肉。
  大戰似乎是一觸即,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到了極點的氣氛。
  然而,就在這一刻。
  二道長嘯先后響起,如同流星似的從那崩坍的懸崖之處墜落下來。
  藥道人驚喜交集“于師叔回來了。”
  徐呈長如釋重負“師傅到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