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4 分散

風,在耳邊呼呼的刮過,賀一鳴的度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kanmaoxian.com筆趣Δ閣..
  雖然在使用了縮骨術之后,他的體形比正常情況下要小了一截,對于輕身功法也有著一定的影響。但是,單以度而論,他卻依舊是快若閃電,甚至于不比身后的那頭巨狼慢上分毫。
  這就是他在領悟了風之花的最大好處,縱然是千年變異靈獸,也無法在度上對他造成任何的威脅。
  同時,在他身后緊追不舍的索戈和紅狼王,卻是頗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
  雖然索戈此時騎在紅狼王的背脊之上,但是他們體內的真氣,卻是以一種神秘的方式進行著奇異的交換。在這種狀態之下,紅狼王的度非但未曾減弱,反而是愈的快捷了幾分。
  可是,哪怕是這樣的度,卻依舊是無法追上前面的那個神秘刺客,而且彼此之間的距離,仿佛還在一點點的拉長似的。
  如今,他們已經看不到此人的身影,唯有從此人留下的痕跡上而緊追不舍。
  不過至此他也明白了,這個刺客雖然擁有不讓人覺而靠近的辦法,但是在以最快度逃遁之時,他卻無法使用這種神鬼莫測的掩人耳目的方法。
  索戈的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氣,若是此人在如此快逃遁中也能夠隱藏行蹤的話,那他們就真的是再無還手之力了。
  心念一轉,他不由地暗自惱怒,伊始孢竟然沒有能夠將此人糾纏住,甚至于連一瞬間也沒有,這才是真正讓他憤恨不已的事情。
  在剛剛追擊而來之時,索戈和紅狼王已經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前方。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如今的伊始孢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并非他們自大,而是這一人一狼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伊始孢竟然會在一招之下身隕當場。
  賀一鳴并沒有回頭,他換了衣服、鞋子和兵器,但就是沒有改變自己的容貌。因為他對于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在最后的生死一戰到來之前,肯定不會給對手朝面的機會。
  半刻鐘之后,賀一鳴終于感到,自己的真氣有所滯礙了。
  這是他控制著本身的氣息,將所有的體味全部收斂所造成的結果。不過在對付狼圖騰一族之時,若是不想讓他們從體味上現自己的來歷,那么收斂本身體味,就是必不可少的一步了。
  耳朵微微聳動,聽著來自于后方那鍥而不舍的腳步聲,賀一鳴的嘴角劃過了一絲冷然的嘲諷之色。
  轉過了一個大樹,賀一鳴并沒有繼續奔行,而是緊緊的貼在了大樹之上。
  而與此同時,這顆大樹突然裂了開來,就像是突然多出了一張巨口般,將他的整個人都吞了進去。
  賀一鳴長長的噓了一口氣,他就像是身處一個完全密封的空間似的,安心的放松了下來。
  他好奇的看了眼四周,他突然現,周圍竟然是通明的。他的心中暗道,這才是真正的障眼法,與之相比,司馬陰的那障眼法奇術,簡直就變成一堆垃圾了。
  眼前一花,他清晰的看到了,一人一狼從大樹的面前穿過,沿著前方的道路快的奔行而去。
  賀一鳴心中冷哼一聲,就在他前去襲殺伊始孢之前,就按照此時的度在前方跑了數里之遙。若是索戈并沒有現破綻的話,那么等到他現蹤跡消失之時,只怕連黃花菜也涼了。
  眼看索戈瞬間遠去,賀一鳴等了片刻,正待起身,突地耳朵微微一動,臉上露出了一抹驚喜之色。
  從后方再度跑來了數人,他們沿著同樣的路線朝著索戈追去。
  對于這些狼圖騰使者們來說,他們想要從周圍留下的痕跡中找到這條路線,并沒有絲毫的難度。
  不過是短短的片刻功夫,就已經有五個人通過了此地。
  這五個人都是圖騰使者,他們的神情凝重之際,臉上也帶著一種悲憤之色。kanmaoxian.com顯然他們已經知道了伊始孢的死訊,所以才會有著這樣的表情。
  賀一鳴從風聲中聆聽到了一些信息,從遠方追來的,也就是這五位圖騰使者,而蛇儒和另外四位圖騰使者似乎并沒有任何消息。
  他們應該是守在原地,靜待音訊吧。
  畢竟,蛇儒的武力雖然強大,但若是以度而論,他卻根本就不是紅狼王的對手。若是連索戈和紅狼王都追不上,那么他來了也是白搭。
  五個圖騰使者并不是結伴而行,他們的輕身功法雖然出色,但還是有著強弱之分。
  對于率先追擊的索戈,他們都充滿了信心,以為他絕對不會將人追丟,所以他們都迫切的想要追上去相助一臂之力。
  時間一長,自然是難免有了前后之分。
  最后一位圖騰使者是一個長著濃密的絡腮胡子的大漢。在索戈和前幾拔人都沿著同一條道路走過而沒有生意外之后,他明顯的是放松了警惕,將大部分的精力用于趕路之中。
  然而,當他經過了某顆大樹之時,異變突起。
  那巨大的樹身突地裂開,就像是一個怪獸似的,張開了巨大的血盆大口。一道黑色的人影閃電般的劃過了他們這段空間,朝著他如飛般的刺來。
  圖騰使者的眼眸驟然間凝縮為一點,那道人影雖然令他驚駭,但縱然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目光卻依舊是被那顆大樹所吸引住了。
  這顆大樹,在裂開了肚子之后,竟然蠕動了起來,并且在轉瞬間就變成了一個人……這種詭異的,不可思議的,絕對無法理解的事情出現在眼前,哪怕是達到了先天境界的圖騰使者,哪怕是在面臨賀一鳴那必殺一擊之時,他卻依舊是忍不住怔了一下。
  一股恐懼的到了極點的感覺瞬間侵襲了他的全身,這是他成功的溝通了天地之氣,成為圖騰使者之后第一次泛起這樣的感覺。而正是這種感覺,在彌漫了全身之后,讓他所有的動作都在此刻有了霎那間的停頓。
  在這一刻,這位圖騰使者終于想起來了,這是一張頗為熟悉的面孔。
  此人曾經與賀一鳴、水炫槿站在一起,與二位圖騰大使者對峙。而當他們離開了橫山之后,索戈也曾經說過,此人就是紅狼王口中的“鬼”。
  在這一刻,這位圖騰使者終于明白了,為何紅狼王在回來之后,會變成了如此模樣,原來這一切,都是這個“鬼”的緣故。
  隨后,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來到了他的身邊,正當他想要出手之時,對方屈指一彈,一股神奇的力量涌入體內,他的身體立即僵直住了。
  還沒有等他從這一波的驚駭中反應過來,一把黑色的劍尖已經抹過了他的咽喉之處。
  他的喉嚨口咯咯作響了幾下,眼中的神采慢慢的渙散了。已經到了喉嚨口的那個“鬼”字,任憑他用盡了全力,都是再也無法叫出來了。
  ※※※※
  賀一鳴身形如電,已經來到了此人的身邊,他一指彈出,閃電般的在他的身上輕輕一碰。
  詭異的真氣頓時進入了那人的體內,
  這一切動作都是一氣呵成,順利的連賀一鳴自己都有些兒難以置信。他絕對沒有想到過,對方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之下呆……黑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在漆黑的夜色之下,似乎僅僅能夠聽到一點兒的破空之音。
  隨后,賀一鳴轉身,一把拽住了百零八,腳下真氣狂涌,風鞋的神奇功能頓時再度激,整個人漂浮在空中半米左右,無聲無息的,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的,朝著另一個方面而去,并且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無蹤。
  雖然此時并不是使用最快的度,但是當索戈等人原路返回之時,除了地上的那具尸體之外,就再也找不到任何東西了。
  來到了遠處,賀一鳴收起了真氣,身體緩緩落下。自始至終,哪怕是來到了這個安全的地方,他也未曾放開對于全身毛孔的掌控。哪怕是索戈真的追蹤到了此地,紅狼王也休想通過氣味來辨別他的身份。
  雖然這樣一來會讓消耗的真氣彌補的度變慢,但是相比于提前泄露身份,他還是寧愿如此。
  放下了百零八,賀一鳴看向他的目光也帶著一絲奇異的色彩“百兄,多謝了。”
  “我并沒有幫你什么。”百零八平淡的道“我只不過是在履行保護你的職責。”
  賀一鳴的臉上有著一絲善解人意的笑容,道“我明白。”他轉身,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的干干凈凈,遙望著那不遠處的營帳,他的眼眸再度變得冰冷而不含感情。
  在這一刻,那如同陽關般的天才青年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司馬陰,是蛇儒這樣的,充滿了陰森恐怖氣息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走在黑夜中的強者。
  ※※※※
  “嗷嗚……”
  充滿了憤怒的長嘯聲悠遠的傳了開來,索戈等人已經返回了營帳之中。
  不過此刻,在營帳中已經多了二具尸體。這并不是那些普通族人的尸體,而是圖騰使者的尸身。
  哪怕是在圖騰一族中,每一個先天強者也都是彌足珍貴的。
  狼圖騰中一下子死亡了二位先天強者,對于整個種族都將是一個無法彌補的巨大打擊。
  索戈的心中除了憤怒之外,還有著深深的恐懼。
  一旦他們返回了族中,在得知損失了二位圖騰使者的消息之后,族中的圣者又會如何看待自己呢?
  想到了圣者們的怒火,他的心頓時深深的沉了下去。
  蛇儒的臉色同樣的不好看,雖然他并不是狼圖騰一族,但此刻也有著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而且,對方竟然接連刺殺了二位圖騰使者,這種實力也實在是太可怕了一點。哪怕是蛇儒本人,有著怪蛇的幫助,也無法肯定的說,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順利的刺殺得手。
  畢竟,有紅狼王在此,任何穿地而過的奇功密技,都將徹底的失去作用。
  剩下的八位圖騰使者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眼中同樣有著深深的恐懼。
  此人既然能夠在瞬間擊殺一位圖騰使者,豈不是說也能夠在他們落單之時,輕而易舉的取走他們的姓命。
  在此之前,他們從未想過,自己的姓命也會有著如同草芥的那么一天。
  索戈一聲長嘯之后,頓時陷入了沉思之中。哈琳等八位圖騰使者默默的等待著,雖然在二位同伴的死亡之后,他們對于大使者的信心已經有了一些動搖,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除了繼續的依靠索戈之外,也沒有其它路可以選擇了。
  良久之后,索戈終于將目光從紅狼王的身上收了回來,他重新抬起了頭。
  當他抬頭之時,那種頹喪的感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兇戾之色。
  “傳令下去,讓所有的族人率先離開,讓他們以最快的度返回族內,一路上不可停留。”
  哈琳大驚失色,道“索戈大使者,他們都沒有達到先天境界,若是失去了我們的庇護,根本就無法逃脫那個大申殺手的追殺。”
  索戈冷然的看了她一眼,道“就算是在我們的庇護之下,他們就肯定能夠幸免于難了么。”
  哈琳的目光在地上另二名普通族人的尸體上掃過,臉色變幻了半響,終于是緊緊的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了。
  他們連先天境界的圖騰使者都遭難了,還談什么保護普通族人。
  索戈冷然的聲音堅定不移,顯然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讓他們從不同的方向分散撤離,只要他們逃離了十里之上,那么就算是紅狼王也休想一網打盡了。”
  眾人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都是緩緩點頭。
  若是將這些普通族人繼續留在身邊,最終怕是要全部死亡。而一旦分散逃走,那人縱然是三頭六臂,也休想將所有人一一找到。
  分散而行,看似兇險,但也正是此刻的唯一生路了。
  經過了今晚變故之后,他們再也不敢生出能夠保全所有族人的信心了。
  “那我們呢,也要分散么?”哈琳沉聲問道。
  索戈眼中兇芒一閃而過,道“不錯,我們也要分散而行。”他頓了頓,一字一頓的道“此人殺了伊始孢和塔里普,已經是我族的死仇,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活命。”
  哈琳等人眼中神情閃爍不定,若是在賀一鳴擊殺了二位圖騰使者之前,他們當然有著這樣的信心。但是莫名其妙的損失了二位圖騰使者,他們的心態就起了微妙的變化。
  “大使者,你打算引誘此人出來么?”哈琳皺著眉頭問道。
  索戈默默點頭,眼眸中精光四濺。
  哈琳與他的目光接觸,不由地打了個寒噤,卻依舊道“索戈大使者,你也曾經嘗試過了,此人的輕身功法了得,我們根本就追不上。而且他的實力強大,在他的偷襲之下,我們圖騰使者也難有反抗之力。若是用我們來做為誘餌,代價太大了。”
  其余幾位圖騰使者雖然都沒有說話,但是他們卻不約而同的朝著哈琳靠近著。
  在失去了二位同伴之后,他們之中可沒有哪個笨蛋還愿意繼續擔當這種必死無疑的誘餌了。
  索戈眼中寒芒一閃,雖然眾人都是相處曰久的圖騰使者,但他們的心中卻依舊是隱隱寒。
  在死了二位同伴之后,索戈的信心也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并且有了些微的轉變。
  “你們無需分開。”蛇儒突地插口道“我們分為三組,你們八人先行一步,索戈和紅狼王走在中間,我和石王跟在最后。”
  眾人同時一怔,他們對望了一眼,就連索戈都是緩緩點頭。
  與千年變異靈獸在一起的圖騰大使者,那可是相當于二位一線天的強大實力,縱然是他們遭到了偷襲,怎么也不可能被人瞬間斬殺。
  而八位圖騰使者走在一起,這同樣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哪怕是索戈和蛇儒同時出手,也休想將他們在短時間內全部擊斃。
  若是遇到了那個神秘刺客,只要能夠糾纏片刻,以索戈和紅狼王的度,自然能夠迅快趕到。
  到時候集合眾人之力,除非那人是如同圣者般的強大存在,否則肯定是有命來,沒命去。
  “若是……”哈琳猶豫的問道“那人不來又如何?”
  蛇儒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道“若是那人不來,也只好算他命大了。”
  索戈的牙關突地出了一道清脆的“咯嘣”聲,他的雙目隱隱紅,道“他一定會來的,肯定會……”
  眾人心中一凜,看向他的眼眸,無不是感到了深深的寒意從心底狂涌而出。
  不過片刻,得到了消息之后的眾多圖騰族人一個個分散而逃。
  索戈等人并沒有給他們規定方向,而他們也都是長期生活在老林子中的人,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分的越開,逃走的可能姓就越大。
  雖然他們都明白,肯定有人會碰到那位神秘刺客而丟掉姓命,但所有人都堅信,只要他們分散而逃,那么大部分人肯定能夠順利逃脫。
  然而,他們并不知道,在遠處的一顆巨樹之上,一雙如同獵鷹般的眼睛默默的看著他們的行動,在那雙眼眸中,有著不屑的嘲弄和毫無憐憫的冰冷,他的嘴角劃出了一絲好看的弧度,整個人突地從樹上摔了下來。
  “百兄,該去收回你的身體了,不要漏下一個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