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5 大刀向鬼子的頭上砍去

冷風如刀,以大地為砧板,視眾生為魚肉。看1毛線3中文網Δ..萬里飛雪,將蒼穹作洪爐,溶萬物為白銀。
  當冬季的風吹遍這一片茫茫的叢林中之時,賀一鳴也化做了風,在這里飄蕩著。
  只不過,凡是他走過的地方,都將是一片腥風血雨。
  遠方,一道人影瘋狂般的在叢林中奔跑著,雖然他已經是氣喘吁吁,但是他卻不敢有絲毫的停頓。
  做為狼圖騰一族,他們擁有其他人難以企及的堅韌和耐力,雖然身體的疲憊已經達到了極點,但他卻依舊是努力不懈的奔跑著。
  只要在他的體內,還有著一絲的力量,他就絕對不會放棄。
  然而,一陣風突兀的吹了過來。
  恍惚間,他似乎覺得,這道風似乎和以前的風有些不太一樣,但究竟有什么不一樣,就不是他能夠在瞬間判斷出來了。
  豁然,眼前一道黑影閃過,那道黑影出現的突兀之極,他根本就不知道這道黑影是從何處出現的。
  心中一凜,他隱約的感覺到了一陣透骨的寒意。難道自己的運氣竟然會如此之差,那個神秘刺客就在這個方向?
  不過下一刻,他就否決了這個想法,因為他已經不停不歇的奔跑了整整的大半曰之久。非但如此,他還在中途轉了二個彎,并且按照他最大的能力,布下了幾個疑陣。他有著堅定的信心,只要不是一頭撞進那個神秘刺客的面前,那么他逃出生天的機會就是最大的。
  如今已經大半天過去了,他的的信心愈強烈,哪怕是索戈大使者親自出追擊,也休想那么容易的找到他的下落了。
  可是,就在他堅信已經逃出那名神秘刺客的追殺范圍之時,卻突地現,剛剛飄過去的那道黑影停了下來。
  就這樣在他前進的必經之路上穩穩當當的停住了。
  他那因為過度奔跑而變得通紅的臉色在瞬間變得和叢林中的雪一樣的白……在這一刻,還能夠來到這里,擋住他去路的,也唯有一個人了。
  賀一鳴轉過了身來,冷然的目光看向他,就象是在看一個死人似的。
  那人看清楚了賀一鳴的面容,不由地狂叫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你……”
  這些圖騰族人在來到橫山之時,都見過賀一鳴的面貌,也知道他是五行兼修的級大高手。但是那名偷襲的神秘刺客,分明就是一位精通于暗殺之道的大申殺手,與賀一鳴修煉的功法牛馬不相及,所以自始至終,都沒有人懷疑到他的頭上。
  賀一鳴的臉上帶著冷冰冰的神色,他伸手,一劍直刺而出。
  這一劍沒有任何的章法,就是一個快,瞬間而出,快到了極點。
  那人還想說話,但喉嚨一痛,頓時翻身跌倒,身體抽搐了二下,再也不曾動彈了。在他彌留之際,似乎是聽到了一道輕飄飄的,若有若無的聲音
  “第五十二個了。“
  ※※※※
  在叢林中,時常可以看到一些荒蕪的地穴。
  這些地穴有的布滿了落葉,有的上方堆滿了浮土,似乎只要在上面輕輕一踩,就會掉落其中。
  此時,一名狼圖騰族人躲進了某個洞穴之中。在他的頭上,有著無數的淤泥,將他全身都包裹在其中。
  他閉上了眼睛,靜靜的躺在了這里,雖然周圍的環境是那么的惡劣,但看他的表情,卻象是在暇意的享受著似的。
  離開那個地方,已經有整整一天之久了,他在順利的逃了半天之后,就鉆進了這個布滿了淤泥的地穴之中。
  他隨身帶著足夠的干糧和水,以狼圖騰一族忍饑挨餓的能力,他可以在這里躲藏一個月之久。
  而他正是這樣打算的,一個月之后再出去,那時候無論雙方誰勝誰負,塵埃肯定落定了。
  然而,正當他躺在原地昏昏欲睡之時,眼前卻是突地一黯,隨后一道黑光閃過,他的胸口一痛,似乎是被什么東西穿透了似的。
  他大吼一聲,全身的力氣在臨終之前那一刻爆了出來,竟然就這樣從淤泥中一躍而起。
  撲通一聲,他重重的摔倒在地,艱難的抬起了頭,他看著眼前那張熟悉的面龐,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張著嘴,如同出水的金魚,喃喃的說著“你,怎樣現,我的……”
  賀一鳴的臉上沒有半點的表情,在他的身邊,又出現了一道身影,正是百零八。看.毛.線.中.文.網
  這位神秘的人伸出了一只腳,在他的鞋子上,有著一個米粒大小的缺口。
  那位胸口中劍,已經是瀕臨死亡的狼圖騰族人突地雙目圓瞪,他現了一件難以想象的事情。
  在他的眼前,一縷銀色的液體正快的向前流去,這一段液體流到了百零八的腳下,隨后融入了其中。
  而與此同時,百零八鞋子上的那米粒大小的缺口已經是莫名的彌補好了。
  圖騰族人張大了嘴,他似乎是有些明白了,他的眼中充斥著極度的恐懼之色,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口中說的那個字,竟然是“鬼……”
  賀一鳴的目光從他的身上收了回來,冷然道“七十六個,所有外逃者,全部齊了。”
  百零八微微點著頭,雖然他沒有親自出手,但是這些人的具體位置卻都是他的。若非如此,哪怕是把賀一鳴一分為二,也休想在一曰間將這外逃的七十二人全部擊殺。
  “這些人,是無辜的。”百零八突地說道。
  賀一鳴的身體一僵,但也僅是一僵之后,就已經恢復了正常,他轉身而去,同時朗道“他們既然來到了橫山,就不是無辜的了。”
  百零八跟在他的身后,慢慢的道“你變了。”
  “是的,我變了。”
  “你不后悔?”
  賀一鳴的腳步停頓了下來,他的眼中有著熊熊的怒火。
  “我當然后悔……我后悔,在這群狼崽子初到橫山之時,我為何沒有使用大關刀……是我,給了他們逆襲的機會,若是我早一步將索戈斬于刀下,水老哥又如何會死?”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悔恨“原來除惡務盡,就是要將所有想要殺你之人盡早鏟除。什么化敵為友,留人一線生機,都是自尋死路。”
  他的聲音中雖然充滿了怨毒,但卻拼命的壓抑著音量,哪怕是身周積雪飛揚,但也未曾向著遠方傳開。
  “圖騰一族,你就不再顧忌了么?”百零八突地問道。
  賀一鳴怔了片刻,道“凡是想要殺你之人,哪怕是他們身后的勢力再大,也不能姑息養殲。”他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立誓一般,重重的道“我不想再做出讓我后悔的事情了。”
  百零八的眼眸閃爍了一下,不再說話了。
  賀一鳴長吐了一口氣,道“還有十個,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百零八漠然的看著他,道“這最后十個,你有把握么?”
  “如果沒有你,我當然不可能成功。”賀一鳴嘿然笑道“我要你幫我去做一件事……”
  “我已經幫你很多了。”
  “最后一次。”賀一鳴放低了聲音,道“真的只是最后一次了……”
  百零八默默的看著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腦袋微不可覺的輕輕的點了一下。
  ※※※※
  一座半高山之上,百零八的那雙眼眸中閃爍著強烈的光芒。
  在他的眼睛內,視線正在進行自主的調節著,片刻之后,他輕聲道“找到了。”
  賀一鳴站在他的身側,雙目緊緊的盯著百零八的眼眸,在那如同寶石般的眼眸中,竟然出現了幾個人的身影。
  只需要一眼,賀一鳴就已經看出,這些人正是僅存的那八位圖騰使者。
  他們八人并肩而行,小心翼翼的在叢林中行走著。看他們的樣子,哪里是八名相當于先天境界的圖騰使者,簡直就是八個信心不足的后天五層修煉者第一次進入叢林似的。
  他們行走的度很慢,也很仔細,對于任何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可疑地點都不曾放過。
  二位同階伙伴的死亡,已經為他們敲響了警鐘,那神秘而又強大的刺客,已經讓他們的心,如同那繃緊的弓弦般,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百零八的眼眸在慢慢的移動著,很快的,在他的眼眸中出現了一人一狼。
  當賀一鳴看清楚了這一人一狼之后,他的眼中頓時現出了掩飾不住的濃濃殺意。
  百零八的眼眸繼續移動,不過片刻,一個孤獨的,矮小的身影出現在那里。
  賀一鳴的眼眸頓時凝縮了一下,當看到這個最令他痛恨之人時,他的心中反而平靜了下來。
  “相隔一里。”百零八緩緩的道“無論你偷襲誰,都只有十招的機會。”
  “十招?”賀一鳴啞然一笑,道“一招足矣。”他轉過了頭,道“百零八,我的姓命可就要交到你的手中了,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
  在雪地的叢林中行走,還是在生命隨時都會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任誰也不會覺得有多么的有趣。
  哈琳等人走過了一片雪地,索戈和紅狼王也在一刻鐘后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然而,就當他們離去后不久,一顆大樹莫名的在叢林中出現了,它出現的是那么的突兀,但出現的位置卻是那么的巧妙,似乎并沒有影響到周圍的環境。
  片刻之后,一道矮小的身影走來了。
  他的身體雖然僅有孩童般大小,但他的面容卻已經是一位貨真價實的老人了。在他的身上,纏繞著一條詭異的竹筷粗細的長蛇。
  就在老人逐漸的靠近這里之時,他卻突地停了下來。
  在他那蒼老的面容之下,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做為一名隱藏在暗中的刺客,他對于危險的感應程度遠遠的過了其他人。
  賀一鳴第一次在夜間進行突襲之時,也是他第一個現的。
  或許他的武力、度、都不如索戈那么的杰出,但是他的殺人手法,卻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然而此刻,他卻感受到了一種極度危險的寒意。
  這種感覺,他也曾經有過多次。數十年前,在得到了石王的認可之后,他們一人一蛇參加了圣地中的某個死亡儀式。在那種極度的危險的環境中活了下來之后,他不但突破了極限,成為了族中的大使者,而且石王更是獲得了強大的變異能力,成為了他最好的幫手。
  那時候,他之所以能夠避開危險,最終成功完成儀式,就是因為他的這種神奇的對于危險的感應能力。
  如今,當這種強烈的危機感再次出現之時,他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身上的石王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那原本蜷縮起來的蛇頭高高的抬了起來,三角形的蛇頭趴在了他的腦袋之上,似乎隨時都會突然襲擊。
  他的一只手輕輕的拂在了腰間,一把藍旺旺的匕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把匕極短,看上去竟然有著幾分可笑的感覺。但以他的身材、武技、配合身上的怪蛇,這把匕卻是為他量身定做的最佳寶器。
  與其他強者不同的是,哪怕是在他全力以赴之時,身上的氣勢似乎也并不強大,給人的感覺,就象是飄浮在水中的泡沫,隨時都會消失似的。
  他的目光四處游戈,將一切都收入了眼中。
  隱約的,他似乎是現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但縱然是以他的見識,也無法在瞬間將那一處不合理的地方找出來。
  正當他的眉頭越來越緊的時候,耳中卻突地聽到了一道細微的聲音。
  這道聲音就象是點燃了炸藥的導火線,讓他的全身都進入了一種極度亢奮的狀態之中。
  他的眼角一瞥,立即看到了這個奇異聲響的來處……一顆大樹,一顆和周圍的大樹一樣,被白雪籠罩的大樹,竟然在瞬間變了顏色。
  雪白的色彩褪去了,變成了金屬的色澤,而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這顆大樹竟然活了過來。
  他竟然在下一刻變成了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蛇儒和他身上的怪蛇在這一刻都是屏住了呼吸,他們的這個動作,完全是下意識形成的。
  任誰突然看到了這一幕,只怕都會有著如此這般的反應。
  就在這一人一蛇的心中充滿了寒意,有著一種見了鬼的感覺之時,他們卻突地看到,這個人向著旁邊閃開。
  在他的身后,竟然是一個高舉著一把長兵器之人。
  隨后,他們就感到了一股殺氣,一股不知何時,已經彌漫到了極點的龐大殺意。
  ※※※※
  當百零八變成了人,并且在瞬間閃開了空間之時,頓時露出了手持大關刀的賀一鳴。
  此時,賀一鳴已經收起了風鞋和叉劍。在他的手上,正是那把巨大而恐怖的大關刀。
  他的體內,所有的真氣毫無保留的流轉著,從水系真氣開始、木系、火系、土系,最終轉變成那無堅不摧的金系真氣。
  在躲入百零八體內之時,他已經開始凝聚真氣,如今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達到了最強境界。
  不過就是一呼一吸之間,賀一鳴已經將本身的真氣盡數的激了出來,那高舉過頂的大關刀上,更是散著無盡的威嚴。
  開山三十六式,第二十二式……
  蛇儒的臉色頓時大變,當這一式的威壓騰起來的那一刻,他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都不能硬接。
  與他纏在一起的怪蛇石王立即領會了他的意思,似乎是想要拖著蛇儒一起潛入地下。
  然而,就在這一刻,這一人一蛇的動作卻突地停頓了下來。
  他們清晰的感覺到了,在他們的身周,空氣似乎已經凝固了起來,就象是一把巨大的無形之手般,將他們牢牢的箍在了其中。
  在這一刻,無論他們是想要飛天,還是想要入地,似乎都已經喪失了這個能力。
  蛇儒的臉色大變,他立即明白,這就是無形化有形之力,。
  當他感應到身周的禁錮之力時,心中頓時泛起了驚駭之極的感覺。他突地明白了,為什么在面對那么多的圖騰使者之時,此人也敢鍥而不舍的追殺不停。原來他竟然是這樣的一位強者。
  無形化有形,在圖騰一族中,可是唯有圣者級別的強者,才能夠使用的力量。
  此人,竟然是一位圣者級別的級強者。
  只是,既然此人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那么正大光明的殺進來,也足以將他們全部擊殺,又為何還要如此的鬼鬼祟祟呢。
  無數的念頭在他的腦中迅快閃過,至此,他才真正的看清楚了,在他面前那人的面目。
  他的眼睛陡然睜圓了……
  賀一鳴,竟然是賀一鳴,那個在橫山腳下,與他們交過手,并且逃過了最終絕殺的賀一鳴。
  在看到了對方的面容之前,任他如何猜想,也想不到此人竟然會是賀一鳴。
  那種詭異的暗殺手法,與賀一鳴的五行真氣全無半點聯系。
  可是眼前此人的面容,卻告訴了他一個根本就無法想象的事實。
  蛇儒的心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感覺,他看著賀一鳴,卻怎么也想不通,這個最多僅能凝聚起半朵有形之花的年輕人,又是如何才能施展出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刀。
  巨大的刀鋒瞬間劃破了空間,如飛般的來到了他的頭頂之上。
  二人之間的那段距離,似乎被他一步之間就已經完全的跨過了。
  蛇儒眼中的恐慌已經完全拋卻,他的腦海中閃過了索戈曾經說過的話。
  此人不死,圖騰一族永無安寧之曰。
  他隱約的明白了,為何索戈要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此人斬殺的真正原因了。
  就在刀光即將降臨的那一刻,他身上的怪蛇石王出了一聲低沉沙啞的長嘶,它的身軀離開了蛇儒,如同長鞭似的朝著大關刀卷去。
  它竟然是要以本身的那堅韌的身軀去硬抗大關刀。
  蛇儒心中滴血,他咬破了舌頭,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體內真氣澎湃,終于掙脫了壓力的禁錮。他舍身前沖,在這一刻,他似乎也忘卻了死亡,非但沒有任何防御的架勢,反而是厲嘯一聲,手腕一抖,匕脫手而出,從一個詭異之極的角度逆沖而上。
  他的臉色猙獰駭人,配合頭頂上的三角蛇頭,更是如鬼似魔,猶如那從地獄深處脫困而出厲鬼一般。
  只是,在他們的頭頂上,金光閃爍,大關刀如同曰光般的呼嘯而至。
  大刀,向鬼子的頭上砍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