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7 冰天雪地

刀光籠罩的范圍之內,溫度急劇而下,縱然是這些強大的圖騰使者們,亦是感到了一陣陣的冰涼寒氣。看1毛線3中文網筆Δ趣閣..
  仿佛是在下一刻,這一片區域中突地飛舞起水晶似的粉末,又如一樹梨花落英繽紛。
  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這是雪花,是來自于大自然的強烈寒氣。
  只是,讓所有人的不敢相信的是,這些雪花并非從天空中的那高高在上的云層中落下來的,而是僅僅出現在這一片被大關刀所籠罩的范圍之內。
  賀一鳴的寒系功法,竟然是強大如斯,連自然之力都受到了它的影響而將空氣中的水份凝為了冰雪。
  恍惚間,這片區域之內變得白茫茫一片,留在空中的雪花,就像扇動著翅膀的白蝴蝶,輕輕地飄飛著,落在了眾人的頭上,身上,也落在了所有圖騰使者們的心中,讓他們深切的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并且充滿了寒意。
  哈琳等人立即感受到了其中所蘊含著的強大威能,他們的真氣運轉開始凝滯,他們的身體開始隱隱麻,甚至于他們的耳目都在這一片冰雪之中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而失去了特有的敏銳。
  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這種情況若是持續下去,那么眾人只怕難以堅持到索戈大使者的到來。
  一聲凄厲的嚎叫從哈琳的口中出,緊接著,另外七人亦是如此,他們口中的叫聲凄慘而哀傷,似乎是八頭垂死的惡狼,正在出最后的聲音。
  隨后,哈琳猛撲上來,她手中的狼爪以一種快到了極點的度在空中劃出了妙到毫巔的弧線,朝著賀一鳴舍命撲來。
  在她的身下,詭異般的出現了另一位圖騰使者,他的狼爪連續揮舞,似乎在正面突然出現了一道由狼爪形成的墻壁。
  一道白光從爪墻之后突地出現,那把彎刀就循著二人之間的那點兒空隙,奮不顧身的沖了上來,緊貼著地面,一條軟鞭如同毒蛇般的游走,在即將來到賀一鳴身前之時,陡然變得筆直,仿佛是一條巨狼的尾巴,狠狠的抽了過來。
  在他們出了這厲聲長嘯之后,所有人頓時改變了打法。他們不在固守待援,而是拿出了如虹般的氣勢進行反擊了。
  先攻擊的四人竟然都是沒有一點兒防守的架勢,而是全部將姓命置之度外。在這一刻,在他們的眼中,心中,似乎唯有將賀一鳴擊殺當場,才是唯一的目標。
  賀一鳴的心中一凜,如此強悍的圖騰使者,而且并非一人。
  狼圖騰一族,果然是兇悍的令人毛骨悚然。不過,也正是因此,賀一鳴眼中的殺意亦是愈的濃郁,甚至于是不可動搖。
  這些人,心志堅定,一旦與你為仇,就永遠不會放棄。
  與他們交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再也沒有了轉圜的余地。
  他以前就是小看了狼姓,所以才會造成了水炫槿死亡的悲劇。而如今的他,卻是再也不可能犯下同樣的錯誤了。
  手中大刀突地一收,眼前的那一片云霧頓時消散無蹤。
  幾位圖騰使者雖然并不明白他打得是什么主意,但是那撲過來的氣勢卻陡然間膨脹了三分。
  當他們開始拼命之時,那隱藏在體內的狼姓頓時徹底的爆了出來。
  賀一鳴冷然一笑,當那狼爪、彎刀和長鞭即將及體之時,他的身體卻突地模糊了起來。
  僅僅是瞬間,他就已經消失在原地,而此時那道長鞭才掃過了賀一鳴適才站立的地方,除了將那一抹殘影掃中之外,就再也無所建樹了。
  哈琳等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愈難看,他們的心都是深深的沉了下去。
  這種神技,他們曾經在水炫槿的身上看到過。在圖騰一族中,這可是唯有風系圣者才能夠施展的絕技。或許某些風系的千年變異靈獸也能夠施展,但卻絕對不是圖騰使者和大使者這種級數的人能夠掌握的。wap.kanmaoxian.com
  可是在山外人之中,已經有二個人施展了出來。
  他們的心中同時閃過了一個念頭,難道山外人的天賦竟然還能夠過他們不成……一道凄厲的慘叫劃過了死寂一般的氣氛,當眾多圖騰使者反應過來之時,他們才看到了永遠無法忘懷的一幕。
  ※※※※
  賀一鳴眼中的景色生了極為微妙的變化,所有的風似乎都開始扭曲了。隨后,那二點一線之間的奇異線條就出現在他的眼前。
  一步跨出,他仿佛是變成了風,那無所不在的風。
  瞬間跨過了二點一線間的距離,他已經從眾人的一頭來到了另一頭。
  當他停下了腳步,出現的那一刻,所看到的,就是一個背影。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大漢,在狼圖騰一族中,擁有這樣身材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他也極其顯眼。
  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在賀一鳴沒有晉升一線天之時,他就可以同時向七位先天強者挑戰。此刻,他晉升一線天,手持大關刀,又如何會將這些圖騰使者們真正的放在眼中。
  手腕一抖,那重達三百六十斤的大關刀,在他的手中恍若無物的飄了過去。
  就象那空中的一片云彩,輕柔柔的,象是那仙女的飄帶,飄著飄著,就已經飄到了那位墜在最后的那位圖騰使者的身上。
  此時,那位圖騰使者面朝前方,手中狼爪之上寒星點點,身體微微下伏,已經做好了第二批攻擊的準備。
  但是他卻絕對沒有想到,賀一鳴竟然會以這種手段,突然來到了他的身后。
  他畢竟是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當賀一鳴的大關刀飄到了他的腰際之時,立即反應了過來。
  在叢林中的多次生死經歷讓他的身體自動的做出了反應,手中的狼爪狠狠的朝著下方劈去,同時身體柔若無骨似的彎曲了起來。
  直到他的身體完成了這一系列的動作,他的心中才突兀的冒出了一個念頭,究竟是誰在偷襲?
  他的眼睛豁然瞪圓,立即想到了面前那僅僅留下了一道殘影的賀一鳴。
  這三個如同魔鬼一般的名字剛剛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他就感到了手指劇痛,隨后腰間一涼,一種無法忍受的痛苦瞬間充斥了全身,讓他身不由己的狂嚎了起來。
  賀一鳴的這一刀看上去飄渺無力,但是與對方的狼爪普一接觸,頓時是金光四濺,將這件圖騰一族的專用寶器生生劈成了二半。非但如此,那強大的刀氣將此人來不及縮回的幾根手指同樣削了下來。
  刀勢未盡,繼續前沖,雖然那位圖騰使者已經是弓身閃避,卻又如何能夠閃的開賀一鳴這蓄勢一刀。
  刀光如雪,刀過血濺……
  此人的腰腹之間已經被大關刀輕輕掃過,整個人攔腰而斷。
  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強烈的刺鼻血腥味,無數的內臟器官從那上半截的身體內流了出來,他的叫聲凄慘絕倫,令人喪魂落魄,難以自己。
  其余七位圖騰使者的眼中都有著強烈的驚恐之色,全力反攻之下,他們非但沒有取得任何戰績,反而是在瞬間隕落一人,這個事實對于他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不約而同的,從七個人的口中再度出了一道厲聲長嘯,只不過相比于第一道長嘯,這個聲音中的氣勢已經是一落千丈,再也不見適才那拋開一切,舍命反擊的勇氣了。
  隨后,他們七個人再度蜷縮成一個圓形,似乎想要憑借奇異的狼陣來抵擋這個強仇大敵。
  賀一鳴大關刀一抖,再度化作一片巨大的云霧擴散了開來,而與此同時,那股強烈的寒意更是滲透進了每一個人的身上,從他們的體表直接的進入了他們的內心之中,將他們心中泛起來的,所有反抗之心全部壓制了下去。
  強烈的冰凍氣息如同波浪般的一浪接一浪的迎頭打來,在如此強烈的寒氣侵襲之下,眾人的動作身不由己的慢了下來。
  哈琳等人的口角中隱隱的冒出了一絲血跡,在他們苦苦抵抗的同時,也咬破了唇舌,讓那灼熱的鮮血流入了肚腹之中,讓體內的熱血盡可能的流暢起來。
  所有的圖騰使者們都做出了同樣的選擇,他們體內的狼姓已經被全部激了出來。不過,自始至終,都沒有哪個人會白癡到與賀一鳴手中的大關刀硬磕,他們在一個小圈子內,靈活的跳躍著,配合著。
  如同七匹陷入了絕望的狼,盡可能的拖延著他們生存的時間。
  遠處,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以飛快的度靠近著,賀一鳴終于是長吁了一口氣,他的大關刀在半空中轉了一個圈,突地懸空而停,如同雷霆霹靂一般,硬生生的一刀當中砍去。
  這一刀凝聚了強大的金系力量,正是開山三十六式之中的第十九式,雖然沒有讓周圍空間凝固的力量,但是對付這些圖騰使者們,卻也是綽綽有余了。
  哈琳等人的瞳孔急劇凝縮,他們不約而同的向著二邊后退,深奧莫測的狼陣就被這樣簡單的到了極點的一刀徹底破去。
  以力破巧,這就是開山三十六式最大的威能體現。
  七人剛剛飛開之時,賀一鳴就已經是如影隨形的欺身而上,他舉起了左手,掌心微微內凹,豁然彈出,一道奇異的針形真氣從掌心處如同閃電般的飛出,并且刺入了一位圖騰使者的手臂上。
  藏針印,這一個雙手印結的功法已經被賀一鳴簡化為單手施展。
  雖然在隱蔽上要減弱了許多,但他此刻已經是一線天強者,哪怕是這樣光明正大的真氣攻擊,也同樣不可小覷。
  那名圖騰使者身在半空,對于這突如其來的針形真氣來不及躲避,他怒哼一聲,功聚左臂,想要將這一擊硬生生的擋下來。
  然而,當這一記針形真氣刺入了他的手臂之時,他的身體頓時是陷入了僵直的狀態之中,雖然因為賀一鳴的入侵真氣太少,這個僵直的時間也僅有一個呼吸而已。
  但就在此人經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體內的真氣瘋狂涌動,將這種麻痹感不斷驅逐之時,頭頸上卻是突地一痛,隨后就再也不知人事了。
  賀一鳴大關刀劃過,輕巧的又取了一人姓命,隨后他瞠目大喝,好似半空中一道雷鳴,重重的打在了身邊二人的耳中和心中。
  那二位心中一亂,隨后頭腦一陣暈。雖然賀一鳴的這一聲暴喝,并沒有昔曰羅米亞的那種可以迷惑人心的音波奇功的效果,但是一線天強者的丹田之吼,又豈是兒戲。
  二位倒霉的圖騰使者剛剛清醒了一點,眼前就看到了一縷奇異的光線,隨后他們的身體立即陷入了僵直之中。
  賀一鳴左手結印,右手持刀,一刀揮出,頓時是如同流星趕月一般,在天空中劃出了耀眼的光芒。
  那二位的面前,一道白色的光芒一劃而過,數道血霧沖天而起,二道凄慘的叫聲從半空中跌落,在雪地上翻滾不已。
  賀一鳴雷霆一刀擊破了狼陣之后,他毫不猶豫的揉身而上,以石王的麻痹奇效配合大關刀無堅不摧的力量,頓時是在瞬息之間力斬三人。
  三位先天強者級別的圖騰使者,竟然被他在瞬間斬殺,這就像是一座巨山般,重重的壓在了哈維等四位圖騰使者的頭上。他們心中的承受能力頓時是徹底的崩潰了,再也不敢有絲毫停留的想法了。
  不約而同的,他們的口中都出了一聲狼嘯,隨后從不同的方向逃竄去了。
  逃向索戈和紅狼王方向的,僅有哈維一人,其余三人自然選取了距離他們最近的方向。
  瞬間,他們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紋路,朝著遠方飛奔而去。
  賀一鳴放聲長笑,笑聲中有著說不出的快意,那是手刃仇敵的快感,是泄出心中積郁的快感,但是在這一道笑聲中,卻也蘊含著一絲隱隱的哀傷。
  他的目光鎖住了某一人的身上,瞬間就已經消失不見。
  那人正在快奔跑,突地從頭頂之上飄落了數縷雪花,他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慘淡,想不到賀一鳴第一個竟然就找到了他的頭上。
  他半轉身,眼角似乎是瞥過了一道人影,手中彎刀不假思索的劈了出去。
  然而,一股大力從彎刀上傳來,他的虎口迸裂,彎刀更是崩裂成碎片散了開來。在那巨大的力量壓迫下,所有的彎刀碎片如同子彈般的穿透了他的身軀,他的身體立即變成了千瘡百孔的篩子一般,隨后被狂涌而出的鮮血浸透了。
  賀一鳴轉身就走,連補上一刀的興趣也欠奉。
  若是此人傷成如此模樣,卻依舊是能夠得逃大難,那么賀一鳴不介意就此放他一馬。
  只是,如此沉重的傷勢又如何能夠活命,就在賀一鳴轉身離開之后,那人搖搖晃晃了半響,終于是一跤跌倒,再也不曾爬起來過了。
  身形如電,又一次的來到了另一位快奔跑的圖騰使者身后。或許此人已經察覺到了身后有異,但是在賀一鳴殺圖騰使者如殺雞一般的手段中,他已經嚇破了膽。
  狼圖騰一族雖然久居深山,族人意志堅定,但無論多么優秀的種族,都會有勇士和懦夫一樣,此人武道水準極高,但是在面對死亡之時,卻也變成了只知道逃竄的懦夫。
  在生命受到了最大威脅的那一刻,他的潛力驟然爆,度竟然比平時更快了三分。
  只是,這點兒的度在賀一鳴的眼中,卻也不過如此。
  他手臂一揮,那長達近四米的大關刀如同閃電般的從天而降,斜斜的在此人的背脊處劃了過去。
  當那人陷入了劇烈的痛疼之中而出了臨時的瘋狂咆哮之時,賀一鳴已經是遠離此地,出現在第三人的身后。
  此人正是伊鉚爾,在十位狼圖騰使者之中,排行第三,僅次于有千年靈狼相伴的伊始孢和哈琳。
  此刻他耳中聽到了二聲慘叫,身后似乎也傳來了某種令他感到頭皮麻的恐懼感。
  際此時分,他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苦笑之色。
  明明知道此人掌握了唯有風系圣者才能擁有的強風系技能,能夠在瞬間做出長距離的沖刺移動。
  但他們卻還是在強烈的恐怖感之下選擇了分散而逃。
  只是,在這個人的面前,他們又如何能夠逃得過呢?
  腳步微微一頓,他手中雙爪散著強烈的寒芒,這一次出來的十位圖騰使者,已經死了八人,哈琳無論如何都不能死了……半轉身,他的目光中有著堅定不移的神色,這是一種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不顧姓命的想要達到兩敗俱傷的拼命選擇。
  既然沒有了活路,那就拖著對方一起上路吧。
  然而,他剛剛揮舞起漫天的爪影,就看到了眼前的一片白光。
  賀一鳴手中的那把大關刀,竟然就這樣毫不講理的砍了進來,砍斷了他的鋼爪,砍斷了他的身軀,只留下了空中飄灑著的一片血雨。
  賀一鳴的目光再也沒有在他的身上多停留哪怕是一秒鐘的時間,他的目光已經移到了遠方。
  在那里,一人一狼緊貼著雪地,以迅雷般的度趕來。在他們的面前,碩果僅存的圖騰使者哈琳也是不顧一切的奔跑著,在她的眼中,索戈已經是唯一的救星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