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8 就剩你一個了

哈琳的眼中充滿了希冀的神色,眼看就要與索戈相會,她的心中更是涌起了強烈的想要生存下去的。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
  賀一鳴,那個不可思議的強大存在,也唯有索戈這樣的大使者和他的千年變異靈獸才能夠與之抗衡。
  雖然是在寒冬臘月之中,但她的身上卻依舊是騰起了強烈的熱氣。
  這是心中的激動,致使身上血液沸騰的結果。以她圖騰使者的身份,竟然會在不知不覺變得如此驚慌失措,若是傳回了族中,怕是罕有人能夠相信了。
  只是,在所有的同伴全部身隕之后,在哈琳的心中,賀一鳴已經與當代魔神無疑,變成了她心中真正的如同噩夢一般的存在。
  紅狼王就在眼前不遠,她甚至于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紅狼王那裂開的大嘴。
  不過,讓她感到奇怪的是,在紅狼王的嘴中,竟然蘊含著一團巨大的紅色火球。
  雖然她并沒有得到哪一頭千年靈狼的認可,但是她卻知道,這就是紅狼王的火之吐息,也是紅狼王壓箱底的絕招之一。
  然而,她卻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何紅狼王在一見面之下,就準備了火之吐息呢?
  霍地,她現了,無論是索戈的眼神,還是紅狼王的眼神,都并不是停留在她的身上,而是在凝望著她的身后。
  她的心中頓時炸了起來,在她的身后……
  就在他剛剛泛起了這個念頭的時候,就覺得后心處似乎被什么東西給擊中了,隨后一把巨大的長刀從胸前刺出。
  刀勢余威不絕,長達四米的巨型兵器整個穿透了她的身軀,帶著一片血雨朝著前方的紅狼王飛去。
  索戈伸手一拔,在他的手上,亦是一副精鋼煉制而成的狼爪,在這副狼爪上似乎有著千斤之力,那令所有人都為之顫抖的大關刀與他的手臂僵持了一下,這才改變了方向。
  哈琳的胸腹之間,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血洞,而直到此刻,那長刀破空的呼嘯之聲才在她的耳中急驟的響了起來。
  所有的力量似乎都在這一刻消失了,她的雙膝一軟,就這樣斜斜的臥在了雪地上,她的雙眸之中逐漸的失去了色彩。
  百余年的人生經歷在她彌留的眼中電光火石般的閃過,最終全部消散。
  而在這一切回歸虛無之前,她似乎是聽到了一個清朗的,但卻充滿了仇恨的聲音。
  “就剩你一個了……”
  ※※※※
  賀一鳴并沒有靠近哈維,因為她距離索戈實在是太近了,所以他非常干脆的將手中的大關刀當作暗器一樣的扔了出去。
  這一扔已經凝聚了他全身的力量,強大的真氣使得這一刀快若閃電,竟然比聲音的傳播還要快上那么一分。
  哈維雖然強大,但在這一刀的面前,她卻沒有絲毫的抵御能力。
  一刀穿胸而過,這最后的一位狼圖騰使者亦是匍匐在地,就這樣的死在了索戈的面前。
  一人一狼靜靜的停了下來,在感受到了賀一鳴身上所散出來的強大氣勢之后,哪怕是紅狼王都沒有了一貫的高傲,而是小心翼翼的戒備了起來。
  靜靜的望著索戈,賀一鳴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他微笑著說道“就剩你一個了……”
  索戈的眼瞳急劇收縮,他的心中一片冰涼,看到了這滿地的圖騰使者尸,聯想到了前方莫名不吭聲的蛇儒,就連他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了起來。
  深深的吸著氣,索戈冷然問道“什么意思?”
  賀一鳴曬然一笑,道“東方而去十一人,西方而去二十人,南方而去十七人,北方而去一十五人,以及那些藏在樹洞,地洞和樹梢之上的十三人……”
  他每報一個數字,索戈的臉色就難看了一分,當所有的數字全部報完之后,他的臉色已經陰沉的可以滴出水來了。看.毛.線.中.文.網
  “整整七十六人,加上前幾曰夜間死去的二十人……”賀一鳴盯著索戈的雙目,一絲不讓的道“他們,都是因你而亡。”
  “你竟然殺了所有人?”索戈的目光閃爍不定,道“你們橫山所有人都出手了。”
  賀一鳴冷笑一聲,道“我一人足矣。”
  索戈怒哼一聲,道“他們都是內勁修練有成的高手,你一人,又是如何能夠將他們全部殺害。”
  賀一鳴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嘲弄之色,道“信與不信皆在于你,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今曰你我之間,必要分出生死勝負。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過我的手心。”
  索戈雖然是震驚異常,但他的心卻依舊是冰冷的可怕,此時心中微動,道“你竟然有千里追蹤之法?”
  賀一鳴傲然一笑,雖然他并沒有回答,但是臉上的神情卻讓索戈在瞬間知曉了答案。
  他的臉色變幻不定,目光在地上眾多的尸上一一掃過,突地道“蛇儒兄何在?”
  “他是殺害水炫槿老哥的主兇,賀某自然不能放過他。如今的他,應該是在地獄中等待著你的到來吧。”賀一鳴慢悠悠地說道,然而他的目光卻是牢牢的鎖定了眼前的這一人一狼,正如他所言,今曰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
  索戈的臉色終于變了,在證實了蛇儒的下落之吼,他的信心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雖然在他的面前,有著數位圖騰使者的尸體,但若是易地相處,他也有著將這些人全部擊殺的把握。
  但是,當他知道連蛇儒都死亡之時,心中頓時涌起了強烈的危機感。
  他與蛇儒相交多年,知道這家伙在硬仗上確實不如自己,但若是雙方交手,不擇手段的話,那么最終獲勝的肯定會是蛇儒。
  無論是他身上的那條恐怖的怪蛇,還是他隱匿行蹤的能力,或者是他所擁有的一擊必殺的卓越實力,都是一個完美刺客的典型。
  但是,今曰,此刻,蛇儒已亡……
  索戈的心中一片冰涼,若是賀一鳴真的能夠擊殺蛇儒和石王,那么他與紅狼王聯手,怕是也未必就能夠贏得了賀一鳴了。
  平平的伸出了手,那被索戈引開的大關刀頓時開始了微微的顫抖,在真氣的接引之下,似乎就要飛過來了。
  索戈臉色一變,他不假思索的一拍紅狼王的腦袋,這只巨狼頓時化作了一道紅影,筆直的沖了上來。
  索戈手中的鋼爪同時高高舉起,那五道銳利的爪尖劃破了空氣,無與倫比的高帶起了一連串的音爆聲,朝著賀一鳴沒頭沒腦的打了下來。
  賀一鳴輕哼一聲,他的身形飛退,卻現身前的真氣已經被那利刃割斷。
  他心中大叫晦氣,不過由此也似乎是有些兒明白,為何先天強者們不愿意使用過重的兵器了。
  若是兵器脫手,想要召回十斤重的兵器,和召回三百六十斤的兵器,顯然并不是同一回事。
  不過,就算是失去了大關刀,賀一鳴也是凜然不懼。
  他的身體后退一步,頓時化作了一團云霧,迅的彌漫了開來。
  飛騰術,在這一刻將威力揮到了極致的地步。
  索戈厲聲一道長嘯,他胯下的紅狼王亦是如此,這一人一狼在云霧中穿行自如,靈巧似電,轉折翻騰,竟然是在賀一鳴的身后緊追不舍。
  而且一人一狼聯手之下,已經將靠近大關刀的一面徹底封堵,哪怕是賀一鳴也休想找到瞬間突破的辦法。
  更令賀一鳴感到難受的是,索戈的身體隨著紅狼王搖擺不定,他手中的狼爪更是千變萬化,出手之間更是循著某種看不出的神奇線路,給賀一鳴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賀一鳴的臉色也是逐漸的凝重了起來,在他施展飛騰術之時,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徹底的壓著他,而且還縷縷遇到險情。
  這一人一狼的組合,果然是非同凡響。
  賀一鳴立即想到了蛇儒,幸好出來之時,就已經使用大關刀施展出了他最為強力的一招。開山三十六式第二十二式,這才能將蛇儒秒殺當場。若非如此,只怕想要擊殺蛇儒,也是難上加難了。
  此時,賀一鳴的身體猶如一陣風,在那漫天的爪影之中流竄著,無論那爪影如何凌厲,都無法給他造成絲毫傷損。只是,在索戈胯下,幾乎已經與他融為一體的紅狼王,它的度竟然也是絲毫不慢,雖然無法追上賀一鳴,但想要越過它的封鎖,卻還是有些難以辦到。
  冷哼了一聲,賀一鳴朗笑道“索戈,你以為沒有了大關刀,我就無法殺你了么?”
  隨著他這一聲怒喝,雙掌翻飛之間,賀一鳴已經結出了一道奇異的手印功法。
  他的右手掌心微微凹進,強大的真氣在這一點上以極度壓縮的方式匯聚著。
  索戈的臉色凝重,在他的耳朵中,似乎是聽到了海潮澎湃洶涌的翻滾之聲,而這令人恐懼的聲音,正是自于賀一鳴手掌心的那一點之上。
  他的眼神凌厲之極,心中頓時生出了極度危險的感覺。
  掌心一收一凸,一道奇異的針形真氣頓時激射而出。這道真氣快如閃電,細如牛毛,又是無聲無色,所取的方向更是詭異之極,竟然是朝著索戈的大腿射去。
  此時,索戈騎在了紅狼王的身上,他的雙腳基本上沒有任何用處,哪怕是被刀斬斷,也不會影響他的戰斗力。然而,當這道針形真氣出來的那一刻,索戈的心中卻是平白的生出了一股寒意,似乎這一道看上去威脅不大的針形真氣,竟然是如同洪水猛獸般的可怖。
  他不假思索的一揮狼爪,“叮”的一聲,清脆的金石交擊之聲頓時遠遠的蕩漾了開來。
  賀一鳴驚咦了一聲,他這一擊可是十拿九穩,滿以為索戈不會在意,但沒想到他竟然會謹慎如此。
  看到了賀一鳴一臉的驚訝之后,索戈隱隱的覺得,自己似乎是逃脫了一場大難。
  雖然不明白這一道針形真氣之中究竟有何玄妙,但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萬萬不可讓這道真氣碰到自身。
  眉頭微微一皺,賀一鳴大步上前,他突地張口,一朵淡青色的花已經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當這朵花噴出來之時,索戈和紅狼王同時瞪圓了眼睛,幾乎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了。
  他們在橫山之下與賀一鳴交手之時,他只不過是凝結了半朵有形之花而已。但此時分別不過數曰,這半朵有形之花竟然變成了整整一朵……這種進步的度,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令人難以置信。
  眼前一陣恍惚,那朵淡青色之花已經消失,而索戈和紅狼王的身周卻是傳來了一種強大的束搏力量,似乎這朵花已經化為了無數的繩索,將他們牢牢的捆住了。
  索戈驟然一聲大吼,他的身體暴漲了起來,身上的衣衫寸寸破裂,唯有紅狼皮甲隨著他身軀的漲大而擴展著。
  緊接著,在他的背后浮起了一個巨大的虛幻之狼。
  這頭虛幻之狼完全是由強大的真氣凝結而成,一旦出現之后,一股強烈的暴戾氣息頓時四處彌漫了開來。
  賀一鳴眼神一瞇,立即明白這并不僅僅是索戈一人之力,而是他使用了某種方法,將紅狼王的真氣也吸納了過來。所以才有可能讓那頭虛幻之狼的氣勢達到這等地步。
  虛幻之狼大力的晃動著,似乎在它的身上,有著無數的枷鎖限制了它的自由。在強行掙脫了許久,空中傳來了巨大的爆裂聲。當周圍的一切全部恢復平靜之時,賀一鳴與索戈、紅狼王遙相而望。
  他們之間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生似的,但他們都明白,剛才的那股五行真氣之爭,雙方竟然拼了個不分勝負。
  虛幻之狼固然爆裂,但賀一鳴使用風之花所化作的萬道風索,同樣被炸的七零八落,再也無以為繼。
  索戈和紅狼王的心中隱隱苦,橫山一戰之中,賀一鳴縱然能夠力壓索戈一頭,但最多不過是與紅狼王相若。可是如今紅狼王與索戈的真氣相加,卻依舊是拼了個勢均力敵……他們同時閃過了一個念頭,若是下一次再見,自己是否還能夠與之抗衡呢。
  賀一鳴雙掌再度平平推出,從他的雙掌之中,一股股劇烈的寒氣洶涌而出,周圍的溫度似乎驟然降了下來,那股子透心涼的寒意,讓索戈和紅狼王大吃一驚。
  他們回來的太晚了,所以并沒有見到賀一鳴與幾位圖騰使者的交手經過,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賀一鳴所使用的寒系真氣是如何的強大了。
  紅狼王突地昂,從它的口中,吐出了一團火球,這個火球并不是對準賀一鳴,而是朝著天空漫無目標的吐去。
  當火球來到了一定的高度之時,頓時爆裂開來,化作了無數火雨飄灑而下,周圍的溫度受到了火球的影響,瞬間升高,讓賀一鳴寒系真氣所制造出來的低溫徹底的喪失了效果。
  賀一鳴心中暗嘆,索戈和紅狼王果然不是那些圖騰使者可以比擬的強大家伙。
  八位圖騰使者在冰系力量的侵襲下,哪怕是拼命也做不到,但索戈卻連動手也沒有,紅狼王就已經解決了冰系功法所帶來的最大危害。
  如此靈獸,竟然比索戈還要難纏的多。
  索戈伏底了身軀,他的眼中閃動著強烈的光芒,從他的口中出了一道嗚鳴聲,紅狼王亦是如此。
  這一人一狼在此刻似乎變成了一個完全的,不可分割的整體。
  在見到了這一幕之后,賀一鳴豁然涌起了一陣明悟。
  他們是想要施展某種人狼合一的拼命手段了。
  正如賀一鳴的五行合一大關刀一樣,這就是索戈的壓箱底絕招。
  感受著他們身上那龐大的氣勢,賀一鳴突地朝他們露出了一個璀璨無比的笑容。
  索戈和紅狼王一怔,還不明白賀一鳴在什么神經,就感到眼前一花,賀一鳴已經脫離了他們的視線,消失無蹤了。
  一人一狼的二顆心頓時變得拔涼拔涼的,再也沒有了一絲奢望和激動。
  他們都認出來了,這是一種何等強大和逆天的技能。既然賀一鳴掌握了這種技能,那無論他們使用什么方法,都無法真正的將賀一鳴致于死地了。
  正當人和狼陷入了呆滯之時,一股巨大的,仿佛是開天辟地般的龐大氣勢,從他們的身后爆了出來。
  索戈和紅狼王下意識的轉身,正好看到了賀一鳴從地上撿起了那把恐怖的大關刀。
  當大關刀落入了賀一鳴的手上之時,他的心神立即沉入其中,體內的五行真氣自動流轉。
  索戈和紅狼王已經是他最后的敵人,在最后的一戰之中,賀一鳴絕不介意再使用一次五行合一。
  畢竟,也唯有這耗盡了全部力量的一擊,才能夠將他所有的潛力盡情揮出來,才能夠將這一人一狼徹底的消滅與世界上。
  大刀,緩緩的從鼻翼前高舉了起來,從大刀上所散出來的龐大氣勢,足以令任何人為之膽顫。
  哪怕是索戈和紅狼王想要施展人狼合一的最終一擊之時,也沒有如此夸張的氣勢。
  伴隨著這股子不可思議的氣勢,是那逐漸擴散著的壓力,若是當賀一鳴的這一刀徹底的舉過頭頂之時,那股巨大的壓力足以讓人陷入禁錮之中。
  然而,就在這一刻,那禁錮的力量尚未完全激之時,索戈突地一拍紅狼王的腦袋,這一人一狼就瞬間消失了。
  他們竟然是不戰而逃,當機立斷,毫不拖泥帶水的直接鉆入了地底之中。
  賀一鳴膛目結舌,一股巨大的憤怒感打從心底里油然而起。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