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9 萬里追殺

龐大的真氣在體內如同潮水般的沸騰了起來,那巨大的怒氣更是如同火上澆油般,讓賀一鳴的氣勢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索戈和紅狼王,他們二個聯手,可是相當于二位一線天的強者,而且他們的壓箱底絕學人狼合一之術還沒有施展出來。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竟然選擇了不戰而逃,這種變故在事先哪怕是賀一鳴都沒有想到過。
  在算計蛇儒之時,賀一鳴曾經借助于百零八的變形能力來掩飾他的施展開山第二十二式之時的龐大氣勢。但是在面對索戈和紅狼王之時,他卻絕對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不顧一切的逃遁當場。
  而更可恨的是,自從他們進入地底之后,就象是憑空消失了似的,再也探不到任何蹤跡了。
  一時間,一股無可壓抑的怒氣狂涌而上,這不僅僅是對于圖騰大使者的鄙視,還有對于自己計算錯誤的憤怒。
  在這股怒氣的沖擊下,那大關刀上的光芒耀眼生輝,甚至于不下于百零八的那雙如同太陽光的寶石眼眸了。
  隨后,賀一鳴揮刀,他當頭斬下。
  一股強烈的到了不可思議是力量從刀鋒而下,就這樣生生的斬了下去。
  地面上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壓力,豁然從中分了開來,這一刀,竟然將整個地面斬開了一道大縫隙。
  賀一鳴好歹還有些理智,在最后關頭并沒有真正的將五行合一的力量激出去,但就算是僅有金系巔峰的力量,也已經達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地步。
  地面之下,一道悲鳴聲驟然傳了出來,隨后一道紅影飛出,向著遠方逃去。
  在半空中,灑出了一道鮮紅的血雨……
  賀一鳴微怔,隨即是大喜過望,他不假思索的伸出了一只手。在他的手心處一凹一凸,一股針形真氣如飛般的刺出,穿過了彼此之間的空間,狠狠的朝著紅狼王的缺毛臀部射去。
  在賀一鳴出那憤怒的一刀之時,怎么也沒有想到過,索戈與紅狼王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是潛伏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反擊的機會。
  但正因為如此,所以當賀一鳴的這一刀斬下之后,這倒霉透頂的一人一狼竟然根本就沒有時間躲避,從而硬生生的挨了這一刀。
  幸好此時賀一鳴所出的,并不是五行合一之力,而僅僅是金系的開山之力。否則就算紅狼王是真正的金剛鐵骨,也要在這一刀之下一刀兩斷了。
  不過曉是如此,索戈也是受了重傷,在根本就來不及格擋的情況下,一只手臂和肩背處被刀芒瞬間劃過。身上頓時是鮮血淋漓,看上去猶如鬼神,可畏可怖。倒是紅狼王皮厚骨硬,雖然是痛入骨髓,但好歹沒有外傷。
  賀一鳴的眼角一瞥,已經將他的傷勢收入眼中,他立即明白,此時的索戈已經不足為懼,只要能夠留下紅狼王,那么他們就在劫難逃了。
  在起身追擊的同時,賀一鳴左手的麻痹真氣驟然出,那紅狼王只顧著逃竄,身在半空似乎怎么也躲不過去了。
  賀一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這一次的追殺終于結束了……然而,他的眼眸在下一刻豁然凝縮,就在針形真氣即將刺入紅狼王的缺毛臀部之時,一只手伸了出來,這只手平平的伸出,握拳,狠狠的與針形真氣撞在了一起。
  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索戈也是未曾有絲毫的放松,眼看針形真氣即將擊中紅狼王之時,他心中的那股強烈不祥之兆又一次的彌漫了起來。
  雖然他本人也不太相信,這一點兒的真氣會對紅狼王造成什么實質上的傷害,但依舊是迅快的出手,將這一波的攻擊抵擋了下來。
  依附在索戈拳頭上的真氣強大無比,瞬間就已經與這針形真氣撞到了一起。然而,正當他以為能夠輕而易舉的將這股真氣震散之時,卻突地現,一股熟悉的力量從這股真氣中逆沖而上。
  這股力量并不強大,但卻是詭異之極。
  瞬間,伏在紅狼王身上的索戈全身一僵,陷入了一種完全麻痹的狀態之下。看1毛線3中文網
  在這一刻,他甚至于連眼眸也無法轉動了。
  至此,他終于明白自己的忌憚之心是從哪里來了。原來賀一鳴竟然掌握了老朋友蛇儒的獨門絕技。
  這個念頭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之時,紅狼王已經順利地跳到了地上,并且如同游泳般的游入了地底之下。
  賀一鳴長嘯一聲,他的真氣瘋狂般的灌輸進了大關刀之中,刀刃之上,金光閃爍,一刀毫不猶豫的朝著地下劈去。
  一刀巨大的裂縫再度出現在地面上,但是這一次卻并沒有能夠砍到紅狼王,這只擁有極高智慧的千年變異靈獸扭著屁股,好似游魚似的躲過了刀氣,就連他身上已經被僵化住的索戈,都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非但如此,它的度愈的快了幾分,而且拼命的向著更下方潛伏而去。
  賀一鳴的精神高度擊中,雙耳更是劇烈的聳動著,以最大的能力在監聽著地下的動靜。
  剛才之所以迅快的失去了這一人一狼的行蹤,那是因為他們一進入地下,就立即潛伏。賀一鳴在沒有猜到他們的心思之時,自然是以為他們憑仗著某種手段掩飾了行蹤。而此刻,當紅狼王迅快的逃遁之時,賀一鳴就能夠隱約的把握住他們的具體方向了。
  此時,在他的感應中,這一人一狼正在以極快的度朝著南方而去。
  賀一鳴眉頭微皺,雖然他并不知道深山圖騰的具體地點,但是大致的方向卻是知曉的,從這里出,若是想要返回深山,那么應該朝著西方或者是偏北的方向前進。
  可地底下的紅狼王給他所帶來的感覺,卻是筆直的朝著南方前進……一個奇異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閃過,莫非,他們并不想要返回圖騰一族么。
  遠遠的,一個人朝著這里奔來,雖然是在雪地之上,卻依舊是健步如飛。只要看到這個樸素的動作,賀一鳴就知道來著何人了。
  百零八的雙手之上,依舊是提著蛇儒和怪蛇的尸身,顯得特別的恐怖,只不過賀一鳴十分懷疑,百零八究竟是否明白恐怖這二個字的真正含意。因為賀一鳴還沒有見過比百零八更加恐怖的存在。
  “他們朝著這個方向走了。”百零八冷然道。
  “你怎么知……”賀一鳴心中驚訝,百零八剛剛趕到,又是如何知曉?然而,他心中一動,隨后立即明白了,那二位還帶著百零八身上的零件呢。
  看了眼蛇儒,賀一鳴眼中寒芒一閃,就是此人將水炫槿老哥置于死地的。不過既然已經身死,那么他也不會去做什么毀尸泄憤之類的舉動。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伸手在二半邊的尸身上一探,果然從蛇儒的身體上找到了一件緊身衣,只不過這件緊身衣已經在賀一鳴的大關刀之下被砍成了二半。
  輕輕一扯,將這二半緊身衣取了下來,摸了摸上面的紋路,和那頭怪蛇也有著幾分相似,但面積卻要大的多了。
  索戈曾經說過,他身上的紅狼背心皮甲是紅狼王變異之時蛻皮而來。那么蛇儒身上的皮甲也應該不會例外才是。
  他的心中不由地暗自猜測,莫非這條怪蛇以前的個頭頗大,但是在變異之后反而縮小了不成。
  賀一鳴一邊思考著,他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打開了銀項鏈的空間世界,將皮甲,怪蛇的尸身一股腦兒的塞了進去,除此之外,蛇儒使用的那把毒匕,自然也被他順手扔了進去。
  隨后,賀一鳴沉聲的道“百零八,我們追……”
  他的雙腳在雪地上一踏,頓時象是踩著一塊滑板似的,朝著前方一路溜了過去,百零八邁開了雙腳,依舊是以這獨特的,毫無美感的步伐追了上去。只不過,無論賀一鳴的度有多快,都無法將他真正的甩脫而已。
  ※※※※
  火焰焰的太陽筆直的照落下來,但路上的沙土仿佛是金閃閃地生著光,酷熱滿和在空氣里面,到處昭示著夏曰的即將到來。
  賀一鳴與百零八的身影幾乎同時出現在一座山坡之上。
  眺望著遠方那無盡的山脈,賀一鳴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在開始追擊索戈和紅狼王的時候,賀一鳴從來就沒有想到,竟然會拖上那么長的時間。
  從寒冬臘月之間,直到如今的夏曰將至,整整三個多月間,他們從這個山脈穿過了那個山脈,也不知道來來回回的走了多遠。
  賀一鳴和百零八二個人不停的前進著,他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但何時能夠順利達成目標,那似乎依舊是遙遙無期。
  至此,賀一鳴才真正的理解到那千年變異靈獸的最強大能力。
  無論是紅狼王,還是蛇儒的怪蛇,都具有鉆地而行的能力,非但是它們本身擁有這種能力,就連騎在它們身上,被它們所保護的人,竟然也擁有這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紅狼王托著僵硬的并且受傷的索戈離去之后,賀一鳴二人就在地面上緊隨不舍。
  在半天之后,索戈和紅狼王終于從地底下鉆了上來,但這時候,他們已經徹底的擺脫了賀一鳴二人的追蹤。
  雖說在地底下鉆土而行的度遠不能與地面上相比,但問題是地底之下,一路上暢通無阻,而在地面上,卻是阻礙無數,特別是在山脈之中行走,就愈的如此了。
  紅狼王鉆過了一個山脈之后,在地面上悠閑的休息半天,賀一鳴二人才能夠翻山越嶺的趕到此地。而當他們好不容易趕到此地之時,紅狼王和已經療傷完畢,從僵直的狀態中恢復過來的索戈卻并不與他們交手,而是遠遠的一見到他們,就立即是又一次的鉆入了地下。
  在追逃期間,索戈曾經嘗試想要偷襲一下賀一鳴二人,但是紅狼王在見到了百零八之后,就是打死也不肯冒險了。
  索戈此時能夠從賀一鳴手下逃走,完全是依靠了紅狼王的鉆地能力,在失去了這頭千年變異靈獸的幫助之后,他也被迫打消了反擊的念頭。
  不過就算是如此,只要紅狼王往地下一鉆,過了幾個山頭,那么任憑賀一鳴如何緊趕慢趕,都是休想在短時間內追上索戈。
  從那一曰開始,雙方就開始逃遁和追殺,一直從西北的山脈之中朝著南方的前進,隨著天氣逐漸轉熱,竟然過了數月之久。
  此時,他來到了一處山頭之上,目光遠眺前方,道“百零八,感覺到他在哪里了么?”
  “在前面。”百零八言簡意閡的說道。
  賀一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這一句話,你起碼說了一千遍了。”
  “那是因為你問了一千遍的緣故。”百零八針鋒相對的道。
  賀一鳴連續翻了幾個白眼,不過他心中也是有著一絲欣慰,幸好在初遇百零八之時,就讓他在圖騰族人的鞋底都黏上了某種能夠從遠方進行識別的印記,否則在這段時間中,紅狼王他們或許已經脫離了他們的追蹤了。
  “前面有危險,你確定還要繼續追蹤么?”百零八突地說道。
  賀一鳴微怔,問道“什么危險。”
  “不知道。”
  “那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賀一鳴正待反駁,腦海中卻突地閃過了一個念頭,他的臉色立即沉重了起來“你是說索戈。”
  “不錯,一路行來,他其實有著很多擺脫你的機會,但是他卻故意放慢了行蹤,讓你始終吊在他的身后。而且他雖然不斷的改變著南方,想要迷糊你的視線,但他前進的真正地方,卻是南方無疑,而這里絕對不可能是深山圖騰所居住的地方。”百零八正色道“以索戈的身份和智商,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我,是不可能將你引入此地,所以在前面,肯定有危險。”
  賀一鳴曬然一笑,道“百兄,你害怕危險么?”
  百零八想了一下,非常認真的道“怕。”
  賀一鳴無可奈何的看著他,終于是轉過了頭,他的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緩聲道“你有什么建議。”
  百零八冷靜的道“按照概率來看,你最好先行放手。”
  賀一鳴的臉上有著一絲早知如此的笑容,他微微搖頭,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些危險,還是值得去嘗試一次。”
  百零八漠然不語,他似乎也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
  賀一鳴輕輕的一跺腳,體內真氣再度潮涌而出,瞬間在體內沸騰了起來。
  經過了這將近半年的追逃,他的真氣已經是凝練之極,比起剛剛凝結出風之花時還要強大了幾分。
  長途跋涉,風餐露宿,時刻感應和掌握著紅狼王的去向。若是換了一個人,肯定已經是精疲力竭,哪怕是一線天強者想要緊緊的墜在紅狼王的后面,也絕對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但是經過了這種種磨礪之后,賀一鳴在武道之上的修為卻是更進一步,就象那剛剛出土的玉石,經過了打磨雕刻,逐漸的散出了屬于自己的光彩。
  在他的身上,已經少了幾分浮躁,而多了一些沉穩。一旦有所決定的事情,就再也不會放棄。
  或許,這才是他最大的收獲吧。
  “百兄,我們繼續走吧。”
  賀一鳴抬腳,率先朝著山腳下奔去,轉瞬間,他就化做了一團風,輕飄飄的飛出了極遠,在他的身后,百零八依舊是不離不棄的跟了上來。
  雖然他們都知道,前方肯定會有著莫名的危險等待著他們,但是他們卻并沒有真正的放于心上。
  無論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刀山還是火海,賀一鳴都有著絕對的信心,能夠踏平刀山,劈開火海,將索戈和紅狼王斬于刀下……※※※※
  遠方,索戈睜開了雙目,他遙遙的望著那遠處的高山,似乎也感應到了來自于賀一鳴身上的強大氣勢。
  經過了這半年來的糾纏之后,二位強者之間也產生了某種神奇的感應。
  哪怕是彼此并沒有見面,但是當有一方開始追擊或逃遁之時,對方都會有所感應。
  這種在精神上的聯系玄之又玄,根本就不是任何人能夠解釋的。但,這確實是真實的存在著。
  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身邊的紅狼王,巨大的狼頭高高的昂起,雖然百零八曾經在紅狼王的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但是經過了半年的逃遁,它的精神似乎是有所恢復,縱然是遠遠的見到了百零八之時,也不至于和最初的那樣不顧一切的落荒而逃了。
  人在變,這頭千年變異靈獸同樣也在慢慢的改變著。
  如今的他們,相比于半年前,也是有了極大的變化,特別是索戈,在上一次的受傷痊愈之后,他那停滯多年的修為,又開始有了突破的跡象。
  生死之戰后,獲益的也絕對不止賀一鳴一人。
  “紅王,我們又要動身了。”索戈轉過了頭,他遙望遠方。
  在他的視線所及之處,是一片紅霞,這并不是晚霞,而是天空中的一片巨大紅色,在這片紅色之下,是一座連綿數百里的紅火山。
  “紅王,我們又回來了,你想念這里么……”
  “嗷嗚……”
  紅狼王的長嘯劃破了天際,遠遠的傳了開來,在這一道狼嘯聲中,有著一種專屬于它的驕傲。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