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1 火洞

數個時辰之后,索戈和紅狼王的人狼組合依舊是勢頭強勁,攻擊手段愈的詭異起來,不僅僅是火球攻擊花樣多變,就連他們也時不時的上來搔擾一下。看1毛2線3中文網..只不過他們也保持了足夠的小心,任何攻擊都是一觸就走,絕不與賀一鳴形成糾纏之勢,也絕對不進入大關刀所形成的云霧范圍之內。
  賀一鳴亦是沉下心來,他知道這或許就是自己唯一的一次可以將索戈和紅狼王一舉斬殺的機會。
  為了這個機會,他已經等待了數月,而且他并不想繼續等待數月,或者是更多的時間。
  雖然有幾次索戈的上前,讓他產生了蠢蠢欲動的想法,但最終卻還是忍耐了下來。
  只要雙方繼續膠著下去,肯定會有更好的一擊必殺的機會。只要能夠將紅狼王擊殺,那么剩下的索戈就不足為懼了。
  在這種環境之下,強行使用水系真氣,又要凝聚成云霧之形,將其中的精髓力量完全釋放,這種難度絕對不會比在潮濕的雨林中砍柴生火要容易多少。
  雖然身為一線天強者,凝聚成了風之花的賀一鳴能夠做到,但是真氣的消耗度卻讓他也是大有吃不消的感覺。
  反觀對方,人狼組合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仿佛是如魚得水一般,所揮出來的威勢越來越大。
  心中微動,賀一鳴放緩了刀勢,那云霧之氣由濃轉淡,似乎有著隨時都會潰散的趨勢。
  索戈和紅狼王果然是大喜過望,一個口中的火球吐得愈的歡快了,一個雙手揮舞的就更加頻繁。
  與索戈手上狼爪子碰觸過幾次的賀一鳴知道,索戈之所以能夠艸控這些火球,并不是他的實力達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境界,而是因為紅狼王的關系。
  這種能夠使用靈獸威能為已用的技能,確實讓賀一鳴羨慕萬分。若是他也有著類似的能力,那么早就將這二個禍害斬殺了。
  索戈騎著紅狼王再一次突襲而上,他手中的鋼爪如同閃電般的在云霧邊緣一觸。
  這一次的感覺明顯與以前不同,他甚至于感受到了一絲顫抖的感覺。
  索戈心中大喜,數個時辰的努力終于沒有白費,他歷經千辛萬苦,在數月中套了許多大圈子,既擔心賀一鳴追上來,又擔心賀一鳴追不上。
  花費了無窮的心血,終于將他引到了八百里火山之內。
  若是在這里還無法將賀一鳴留下來,那么他就是真的沒有辦法再對付這位史上最年輕的一線天強者了。
  幸好,他煞費苦心的安排如今似乎見效了。
  賀一鳴竟然在這種環境下施展水系功法,這讓他在膛目結舌之下,亦是大喜過望。
  果然,如今數個時辰的拖延之后,賀一鳴果然是到了神疲力竭,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只是,狼姓狡猾多疑,雖然索戈已經認定了賀一鳴真氣耗損太大,但他卻依舊是再次退去。不過接下來他上前試探的次數明顯增多,而且膽量也是越來越大,賀一鳴的心中已經是沉靜若水,他小心的計算著每一次的碰擊力量,并且刻意的收斂著臉上的血色,慢慢的,就連他本人都產生了一種,似乎是真的即將力竭而盡的感覺了。
  唯有連自己也都騙住,才能夠騙得住自己的敵人。
  雖然賀一鳴并不知道究竟是誰說過這句話,但他此時卻將這句話運用的到了妙到毫巔。
  強大的戰意不斷的在體內升華著,除了水系真氣之外,其余四種真氣亦是逐漸的開始凝聚。
  這才是賀一鳴表現在外的,力量衰弱的真正原因。
  他要等待索戈和紅狼王的疏忽,一旦讓他現了這個機會,五行合一的最終一擊絕對會以泰山壓頂之勢,將他們如同摧枯拉朽般的徹底擊垮。
  “叮……”
  一聲脆響之后,賀一鳴的大關刀有氣無力的垂了下去。
  索戈和紅狼王的氣勢暴漲,他們身上的殺氣已經是撲面而來,似乎已經是打算不計一切代價的將賀一鳴置于死地了。wap.kanmaoxian.com
  賀一鳴注視著大關刀的目光中也是露出了一絲冷然的笑容,就讓他們看看,究竟是誰在算計誰吧。
  然而,就在賀一鳴體內真氣澎湃,即將爆出來的那一刻,眼前的紅狼王卻是驟然跳了起來,就象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兒似的,轉頭就逃,一溜兒的不見了。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前方,哪怕是打死他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在哪里露出了破綻。
  處心積慮了數個時辰,眼看就要品嘗到甜美的果實,但卻在最后一刻失敗,任誰都不會感到好受的。
  他的雙耳微微聳動了二下,目光轉向了后方,百零八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平臺之上。
  賀一鳴長噓了一口氣,他頓時明白索戈和紅狼王為何要放棄這看上去唾手可得的機會而逃離了。
  他心中暗叫可惜,若是讓他們知道,百零八其實并不會傷害他們的話,那么不知道索戈會否后悔他剛才的選擇。
  “百兄,你怎么來了?”賀一鳴苦笑著問道。
  “您的力量漸弱,他們擁有殺死你的實力,所以我來履行保護你的義務。”百零八一本正經的說道。
  賀一鳴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雖然他對于最后的功虧一簣感到了極度的可惜,但他卻并非一個不知好歹之人。
  百零八愿意在這個時候出手,那絕對是一片好心。這種行為,絕對不應該受到指責的。
  “百兄,多謝了。”
  “不必,我們有簽約在身。”
  賀一鳴無奈的點了一下頭,以商量的,盡量不刺激對方自尊心(只是連賀一鳴本人也無法確定,百零八究竟是否擁有自尊心這么無稽的東西)的語調說道“百兄,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如何。”
  “你說。”
  “這一次我與索戈、紅狼王一戰,無論勝負,你都無需出手,也無需現身。”
  “為什么?”
  “因為我有將他們絕殺的把握。”賀一鳴冷然而又肯定的說道。
  “好。”沉默了片刻,百零八終于說道。
  雖然他的聲音并不好聽,但是這句話落到了賀一鳴的耳中,那就無疑是天籟之音了。
  得到了百零八的認同之后,賀一鳴轉身,雙耳再度的顫抖了起來,他細細的分辨著遠處的聲音。
  慢慢的,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神情。
  順風耳奇功告訴他,索戈和紅狼王依舊是保持著合一的狀態,他們的生命似乎已經融合在一起,強大的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哪怕是于驚雷和朱八七,都是遠有不如。
  若非賀一鳴的體質與普通人不同,掌握了許多強能力,他也不可能與這人狼合一的索戈抗衡了。
  此時,索戈和紅狼王并沒有進入地底,而是朝著下一個山脈飛奔而去。
  一旦察覺到這一點,賀一鳴立即是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只要他們沒有潛入地底,賀一鳴就不會放棄。
  賀一鳴的度之快,竟然比索戈和紅狼王還要更高一籌。
  雙方如同飛一般的掠過了地面,在這一眼看不到頭的紅色山峰中奔行著。
  雖然賀一鳴并不明白這頭紅狼王為何不鉆入地底,但這畢竟是一件好事,賀一鳴甚至于在猜測,或許是因為地底太熱的緣故,但是在剛才的激戰過后,這個想法已經被他徹底推翻了。
  在見識到索戈和紅狼王的控火能力之后,任何人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想法了。
  ※※※※
  風聲在耳邊呼呼而過,賀一鳴仔細的感應著周圍的氣流變化,在這種炎熱的環境中奔行,對于他來說,又是一種迥然不同的感覺。
  這種感覺新奇、但卻又充滿了一種另樣的誘惑力,讓他想要拋開一切的投入其中似的。
  這就是賀一鳴與其他水系修煉者最大的區別,若是于驚雷等人來到了這里,只怕第一個念頭就是盡快離開,但做為五行兼修的賀一鳴,卻在這里感受到了火的存在,他體內的真氣流動之時,已經不僅僅限于風系,而且還逐漸的帶著一絲火系的力量運用了。
  當這種火系力量涌現出來,并且逐漸的運用純熟之時,賀一鳴的度就愈的提升了一點,他甚至于有了一種想要在這里永遠的奔跑下去,再也不停歇的意愿。
  因為他隱隱的在這里找到了一種感覺,那就是在此地修煉數年,他或許就能夠凝結出火之花了。
  再過半響,賀一鳴的雙耳微動,他頓時從這種有些類似于頓悟的感覺中醒轉了過來。
  在他的前方,索戈和紅狼王又一次的停歇了下來。
  對于這一對人狼組合,賀一鳴自然是充滿了恨意和忌憚。他的度稍微的放慢了一點,雙目中神光閃爍,遠遠的,他終于看到了,這一人一狼就在一個巨大的洞穴之前,用著冰冷的眼神看著自己。
  賀一鳴目光緊緊鎖定他們,大關刀倒拖在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腳步徐徐加快,朝著前方而去。
  他們之間的仇恨已經不是語言能夠化解的了,必須要有一方徹底滅亡。
  面對氣勢洶洶而來的賀一鳴,紅狼王再度一轉身,就進入了身后的洞穴之中。
  賀一鳴略一猶豫,知道這座洞穴中必有古怪,但他只不過是略微的遲疑了一下,頓時進入了洞穴。
  無論這一人一狼逃到什么地方,哪怕是真正的刀山火海,賀一鳴也唯有進入其中。
  一旦進入洞穴之中,賀一鳴的順風耳奇功頓時運用到了極致,任何的一縷細微的風都無法逃過他的關注之外。
  從這些輕微的風聲中,賀一鳴已經知道,這座洞穴竟然是一座四通八達的,類似于迷宮一樣的洞穴。
  無數的風從無數的通道中吹過,響起了如同傳說中地獄鬼怪般的凄慘呼叫之聲,這種聲音,竟然有著幾分如同狼嘯般的感覺。
  清晰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這個聲音移動的度并不快,而且這種聲音對于賀一鳴來說,絕對是刻骨銘心的。
  他冷然一笑,已經是快步追了上去,只是跑了片刻之后,賀一鳴的眉頭就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這個洞穴確實很大,連每一個通道都是如此,哪怕是賀一鳴拿著長達四米的大關刀,也沒有感到有何不適。但是這里的通道太多了,如同蜘蛛網般的密密麻麻。而且更令他感到吃驚的是,紅狼王的腳步聲似乎對此地顯得十分的熟絡,連一點兒的停滯都沒有。
  賀一鳴的心中愈的肯定了,這頭紅狼王肯定與這個地方有關。
  不過,若是索戈和紅狼王以為賀一鳴會迷失其中,那就有些異想天開了。
  雖然賀一鳴并不是什么過目不忘的神童,但是對于他本人經過的路線,在短時間內還是不至于有忘卻的可能。
  許久之后,他們逐漸的朝著洞穴內部而去,賀一鳴也現了,這個巨大的洞穴其實就在山腹之內,只是不知道這個山腹中既然存在如此巨大的洞穴,但為何還能夠屹立不倒。
  在靈藥峰的洞穴雖然也不小,但若是與這里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就無法相提并論了。
  豁然間,正在前行的賀一鳴停住了腳步,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詫異的神色。
  前面的紅狼王終于失去了蹤跡,或者說它在莫名其妙的跑了那么長的時間之后,終于潛入了地底之中。
  賀一鳴心中暗自一嘆,不過他也不氣餒,在微微搖頭之后,重新上前而去。
  很快的,他就來到了紅狼王消失的那個地方。
  在這里環視一圈,賀一鳴的臉色立即是凝重了起來。在這里,他竟然突兀的生出了一種危險的感覺。
  一路上走過來,通道都是極為寬敞,但是這里不同,擺在他面前的這條通道竟然是一個圓形通道,這個圓形似乎是天然而成,但卻是渾圓無比,通道并不大,最高和最寬處都是僅有二米左右,若是真的進入其中,那么大關刀就肯定無法施展了。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冷笑一聲,在大關刀上輕輕一抹,頓時將后二截卸了下來,手中提著最前端的刀頭,朝著里面走去。
  雖然單單一個刀頭,無法將賀一鳴全部的實力都展現出來,但也比空著手強多了。
  走入了通道之后,那種危險的感覺愈的強烈了。賀一鳴的眼睛半閉著,但周圍的一切都在他的監控之下。
  雖然是身處險地,但賀一鳴對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卻依舊是產生了一種敬畏的感覺。
  在沒有人工雕琢的痕跡之下,竟然會生出了如此渾圓如一體的洞穴,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自然形成。
  相比之下,人類的精工巧匠就要大為遜色了。
  一道黑影突地從墻壁中出現,在半空中伸出了銳利的爪尖,朝著賀一鳴劃拉過來。
  仿佛是在背后生了一只眼睛似的,賀一鳴手中的大刀不知何時已經在背后豎了起來。
  一道清脆的金鐵交擊之后,那道黑影飛快的退了下來,而賀一鳴卻是如影隨形的緊跟著上來。
  只是,當那道身影碰到了周圍的墻壁之時,就像是融入了水中似的,毫無聲息的鉆了進去。
  賀一鳴不急不躁,刀光一閃,繼續在通道中潛進。
  不過他心中亦是明白了,原來紅狼王除了擁有鉆地的能力之外,竟然還有著令人防不勝防的穿山之能。
  特別是身處這個巨大的圓形通道之中,上下左右都是索戈和紅狼王的攻擊范圍。
  他們挑選這個地方對他進行伏擊,不但能夠將紅狼王的鉆地穿山的能力揮的淋漓盡致,而且還能夠限制他的大關刀揮,這一人一狼果然是聰明絕頂。
  微微的半閉著雙目,賀一鳴徹底的進入了一種微妙的狀態之中。
  在這種酷熱的環境之下與索戈和紅狼王交手,竟然讓他對于五行之中的火之力有了更加透徹的了解。每一次的交鋒,都讓賀一鳴愈的感受到了火之力的變化規律。
  火,世間最可怕之物,但也同時是人類不可或缺之物。
  先天烈火功,這門藥道人所贈的奇書內容,在他的腦海中一點點的浮現了出來。他的口唇微動,眼睛隱隱亮,身上的真氣流轉不休,但再也不是水系真氣,而是風系和火系這二種不同真氣的組合了。
  風助火勢,火借風勢,這二門奇異的功法竟然在某種程度上有著相似之處。
  不知不覺中,賀一鳴已經邁過了無數通道,進入了這座巨大的,如同蜘蛛網通道的核心之處了。
  身后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賀一鳴眉頭微皺,道“百兄,你怎么來了。”
  百零八快步來到了他的身邊,道“這里不對勁,我們快點離開。”
  “為何?”
  “這里的溫度在快升高,很快就會過你能夠忍受的極限。”
  賀一鳴微怔,他這才感覺到,這里的溫度確實比剛剛進入之時,要高了許多,而且似乎還在不斷的提升著。
  若是在平時,他早就現了,但是剛才他在體悟著五行中的火之力,心中巴不得溫度越高越好,哪里還會注意這許多。
  心念電轉,賀一鳴微微點頭,道“我們走。”
  他們剛剛停下腳步,向后退去,就停了下來,在他們的面前,索戈和紅狼王就這樣從底下冒了出來。
  在他們的眼中,有著一種狡計得逞的快意,也有著一絲說不出的瘋狂之色……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