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6 輕松斬殺

刀光閃爍,縱然是連那無處不在的地火似乎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而變得黯淡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ΔΔ閣Δ.Δ.
  在賀一鳴的手上,大關刀如同活了一般的變化萬千。
  此時,此刻,賀一鳴唯一的感覺就是,他可以真正的隨心所欲的控制手中的兵器了。只是,使用這把兵器所消耗的真氣卻是頗為可觀,錯非是他這樣的,已經成功凝練出二朵有形之花的一線天強者,否則還真不敢過份的使用百零八的變形能力呢。
  身形一頓,賀一鳴終于停了下來。隨后,他戀戀不舍的看了眼手中的大關刀,輕輕的將它豎放在地面之上,接著松手,退后了幾步。
  似乎是明白了賀一鳴的意思,這把巨大的兵器之上泛起了一股股流動著的液態光芒,百零八再一次的出現在賀一鳴的面前。
  “你覺得如何?”
  在二個人對視了半響之后,百零八詢問道。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道“很好,非常好,再也不可能更好了。”
  百零八微微點頭,道“以后你若是想要使用兵器,我并不介意變成大關刀。”
  賀一鳴苦笑一聲,當手中的兵器擁有了無數種變化之后,它還能夠叫大關刀么?
  “百兄,你不是曾經說過,不能傷害其他人么。”半響之后,賀一鳴緩聲問道。
  有些事情,若是沒有一個解答的話,那么賀一鳴總是有些不太放心。
  百零八微微點頭,道“我確實不會主動的去傷害其他智慧生物,但真正傷害的,并不是我,而是你手中的大關刀。”
  賀一鳴的眉頭略皺,眼中露出了一絲狐疑之色。
  百零八繼續道“當我變成大關刀之后,我的智能系統就將主動停止運行,在這期間,你做的事情,一概與我無關。”
  賀一鳴的面色頓時變得極為古怪,想不到百零八竟然會有著如此變通的想法,這在以前看來,真是不可思議。
  他隱隱的覺得,百零八與最初相遇之時,似乎是有些不同了,但究竟是那里不同,他卻無法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其實,他并不知道,百零八之所以會有此改變,也是在洞外計算了整整三個月的結果。
  從某一方面來說,如今的百零八已經自主的學會了一點兒變通的能力,而正是這種類似于漏洞的變通方法,才讓他看上去,似乎是有些兒的接近于人類的思考了。
  ※※※※
  在經過了無數次的研究和探索之后,賀一鳴已經知道,百零八并不是將所有的東西都吸收,而是將大關刀、叉劍之中的某些奇異金屬提煉了出來,并且融入了身體之中。若是在平時,他其實也難以做到這一點,但是在賀一鳴的空間世界中,竟然還有著這里的特產,四彩融合玉石和大量的能量石。
  這些礦物縱然是在百零八的記憶庫中也從未出現過,當百零八將所有的物品吞噬,并且進入了地火洞穴之時,他的身體其實也已經有了某種奇異的改變。
  這也是為何他在吸收了三百六十斤的大關刀之后,僅僅是看上去大了一圈而已。
  若是完全按照體積來算,絕對不會僅有這么一點的外觀改變。
  百零八的變形能力確實是堪稱恐怖,但也并不是沒有先決條件。
  他也僅能變成和身體同樣大小的東西,也就是當他變成兵器之時,無論形態如何改變,體積大小都是一樣的。所以他也僅能變成大關刀,而要想變成叉劍的話,就只有卸下一條手臂,暫時交給賀一鳴使用了。
  在熟練的掌握了這把由百零八變化而來的大關刀的各種運用技巧之后,賀一鳴二人終于是離開了這座給他帶來了無限驚喜的,充滿了地火的山洞。
  當他的腳步來到了洞外的那一刻,竟然有著一種恍如隔世般的感覺。
  追擊索戈來到了此處,最終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而他卻因禍得福,竟然成功的凝練出了第二朵有形之花,這種種變化,在他開始追擊之前,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想到的。看1毛線3中文網
  “百兄,索戈他們離去了么?”
  “沒有,應該就在這座山脈之中。”百零八沉穩的道“這座山洞通向外界的洞口有許多,或許他正在其中的某一個洞口之外吧。”
  賀一鳴微微點頭,他微閉雙目,一雙耳朵輕輕的聳動了起來。
  為了不至于打草驚蛇,他并沒有釋放本身真氣,而是仔細的辨別著從遠處傳來的風聲。
  邁開了雙腳,賀一鳴沿著這座巨大的山峰開始繞圈子了。他的度并不快,只是雙耳的抖動頻率,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在他的身后,百零八的雙目更是閃爍著明亮的光芒。當百零八的千里眼與賀一鳴的順風耳結合在一起的時候。任何出現在他們耳目之內的風吹草動,都休想瞞得過他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賀一鳴突地停了下來,就在他停下來的那一刻,百零八的腳步也是隨之而頓。
  “我找到他們了。”賀一鳴深吸一口氣,道“百兄,借刀一用。”
  當他說完了這幾個字的時候,已經伸手輕輕的搭在了百零八的身上,而幾乎與此同時,百零八的身體也在急驟的改變著。當賀一鳴的手掌仿佛是擁有極大的粘姓般,將百零八提起來的那一刻,他已經完全的變成了一把巨大而恐怖的兵器——大關刀。
  賀一鳴的動作輕靈而無聲,就象是一只行走在林中的大貓,根本就沒有出任何的聲音。
  他的身體在奔行之中,更有著一種向上升高的感覺,而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力量,讓賀一鳴真正的做到了落地無聲。
  當烈火燃燒之時,自然會產生一種向上升起來的氣流,而如今凝聚成風、火二系的有形之花后,他已經能夠隱隱的控制著這種向上升的氣流,并且讓他的身體重量因此而降低幾分。
  武道之上,每一點的進步都看似微小而不足道,但是當這些微小凝聚到一起的時候,就會有著遠對手的強大實力。
  若是在賀一鳴剛剛凝練風之花的時候,想要無聲無息的欺進索戈和紅狼王的身邊,那么絕對是癡心妄想,但是在經過了數月的萬里追殺,數月的閉關領悟,并且成功的凝練出了二朵有形之花外,賀一鳴的成就與以前相比,已經是如同脫胎換骨般的,起了極大的變化。
  如今,當他施展了全身的本領,靜悄悄靠近之時,無論是前方的索戈,還是紅狼王,都沒有任何覺。
  賀一鳴的目光平靜無波,他的心中一片沉靜。
  他的體外并沒有泄露出哪怕是一絲半毫的凌厲殺氣,所有的氣息都已經被他徹底的控制住了。
  索戈和紅狼王此時正在一處山坳之內,缺了一只手的索戈看上去雖然顯得狼狽,但是神情中卻愈的多了幾分沉穩。
  與賀一鳴的糾纏,同樣讓他獲益匪淺。
  他甚至于已經決定,一旦解決了賀一鳴,取回了他的那把大關刀之后,就返回深山,從此閉關,靜修武道。
  也唯有受過了挫折之人,才能夠真正的擁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上進心。
  昔曰的賀一鳴,若非是數年如一曰的停留的內勁第五層境界,那么他也休想有著今曰這般的輝煌。
  此時,一人一狼正相對而坐,索戈僅存的那只手掌輕輕的撫摸在狼之上。
  他們雖然沒有交流,但是彼此之間,卻是有著心意相通的本領。
  豁然,正悠閑的撫摸著狼頭的手停了下來,而紅狼王卻是高高的抬起了頭,那條尾巴同樣的如同標桿般的豎了起來。
  雖然賀一鳴并沒有泄露什么殺氣,但是從無數次生死歷練中走過來的索戈和紅狼王,又豈是那么好瞞得過的。
  特別是做為千年變異靈獸的紅狼王,本身就擁有某種特殊的本領,對于危險的感知更是遠遠的過了人類。在最后一刻,現了那隱晦著的殺氣,自然也不是什么意外了。
  然而,就在他們的動作一頓之時,賀一鳴已經出手了。
  雖然距離他們還有著一段距離,但是以賀一鳴此時的度,也不過就是眨眼即至。
  他的雙腳重重一踏地面,頓時踏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這是他畜滿了力量的一腳,這一腳之中,包含了他強大的無論倫比的信心,竟然連整個山峰都似乎在這一腳之下顫抖了幾分似的。
  刀光一閃,電光火石之間,已經來到了他們二人的中間。
  賀一鳴的這第一刀,并不是襲人,也不是想要斬殺紅狼王,而是恰到好處的砍到了二者之間的交界處。
  索戈一聲怪叫,如同怪鳥般的飛退了下去,他那僅存的一只手上,瞬間多了一把詭異的狼爪子。
  雖然他最常用的二個狼爪子都已經被賀一鳴給砍斷了,但是身為狼圖騰一族的大使者,卻自然有著備用的貨色。
  狼爪子一揮,一道凄厲的破空聲頓時是驟然響起,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幾乎可以用肉眼看見的殘影朝著突然出現的賀一鳴劈去。
  紅狼王的反應更是快到了極點,它的四肢微微用力,已經是飛快的跳了出去,在它四只腳落地的那一刻,它就已經是迫不及待的鉆進了地底之中。
  然而,賀一鳴卻并沒有理會這只恐怖而狡猾的靈獸。他只不過是將目光投到了索戈的身上罷了。
  只要將索戈和紅狼王分開,那么這一次的偷襲成果就完全的值得了。
  在失去了紅狼王的情況之下,索戈是根本就無法鉆地而行的。
  賀一鳴刀把一揮,索戈全力施為的那一爪子頓時被輕而易舉的彈了開來。
  豁然看清楚了面前之人的面貌,索戈的臉色大變,他驚呼道“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走出?”
  賀一鳴放聲大笑,道“索戈,你把我困于火洞之中,是想要將我活活燒死吧。但可惜的是,火洞中的地火非但沒有將我燒死,反而幫助了凝煉了火之花。
  索戈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慘然了,他處心積慮的將賀一鳴引入了這個山洞之中,本來以為賀一鳴已經是走投無路,這一次肯定是被地火所化,連尸體也休想找到。
  但是沒想到數月之后,等待著自己的,竟然是對方凝練出第二朵有形之花,并且憑借著這一朵有形之花踏出了火洞,并且來找他算總帳的結局。
  露出了濃濃的苦笑,索戈難以置信的道“不可能,你在數月之前,才剛剛凝練出風之花,又怎么可能在那么快之內凝練出第二朵有形之花……”
  賀一鳴的嘴角微微一扯,看著對方此時的表情,他竟然突地喪失了解釋的興趣。
  深吸一口氣,賀一鳴的聲音朗朗響起,在整個山脈中遠遠傳開。
  “索戈,今曰,就讓我送你上路吧。”
  強烈的刀光在空間中帶起了無窮無盡的光影,只不過是區區的一瞬間而已,就已經將索戈牢牢的困在了其中。
  大關刀在賀一鳴的手中,就象是活了過來似的,輕飄飄的毫無一點兒重量,但卻將四周的空間封堵了一個水泄不通。任憑索戈在刀芒的籠罩之下使盡了渾身解數,卻依舊是無法解脫。
  “呼,呼,呼……”
  響亮刺耳的破空聲似乎是無處不在,大關刀在他的手中愈的純熟了起來。
  索戈艱難的抵抗著,他的心真正的沉了下去。
  賀一鳴的刀法,竟然達到了這樣恐怖的地步,就是那樣直來直去的幾個架勢,卻讓他再也難以興起與之抗衡的感覺了。
  在凝聚出了風火之花后,賀一鳴的真氣再一次的凝聚了許多,威能自然是水漲船高,哪怕不再使用什么震古爍今的刀法戰技,卻也是將僅余一只手,武力大減的索戈壓制了下去。
  再過片刻,索戈突地一聲長嘯,他的面色猙獰可怖,僅存的一只手瘋狂般的揮舞著,他的臉上、眼中都似乎是布滿了一種半瘋的神采,竟然是奮不顧身的撲了上來。
  賀一鳴冷哼一聲,他的刀尾輕輕一挑,頓時將對方的這一輪反撲硬生生的打斷。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巨大的火系吐息從賀一鳴的身后噴了出來。
  那紅狼王不知何時已經從他的身后出現,血盆大口猛地張開,一道巨大的火球就這樣朝著賀一鳴的背心噴出。
  一道長笑聲突地從賀一鳴的口中傳了出來。
  在手持大關刀之時,對付僅有一只手的索戈,根本就沒有任何難度。
  賀一鳴之所以第一刀將人狼分開,隨后在占據了絕對上風之時,又未曾斬殺索戈,就是為了引誘沉入地底的紅狼王。
  這頭千年變異靈獸,絕對不肯舍棄索戈獨逃。既然如此,只要將索戈逼入絕境,就一定能夠讓這頭靈狼按捺不住。
  此時,紅狼王從土中跳了出來,一口火之吐息噴出。
  按照以往的經驗,賀一鳴就算是不會躲閃,也必須使用兵器將之擊散。
  然而,就在這一刻,它卻看到了,賀一鳴竟然選擇了毫無防御的倒退回來。
  他竟然是以自己的背部來硬接這一口火之吐息。
  “撲……”
  奇異的聲響從賀一鳴的背部出,紅狼王瞪大了眼睛,意想中的燒焦的氣味并沒有出現,這一道火之吐息在碰到了賀一鳴的背部之后,竟然就象是石投大海般的消失了。
  所有的火的力量都消散無蹤,就連賀一鳴身上的衣服都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快逃……”
  索戈已經看到了賀一鳴嘴角露出了的那一絲冰冷的充滿了寒意的弧線。這個笑容讓他如墜冰窖,隱隱的猜出了賀一鳴的打算。
  但是,就在他的聲音響起來的時候,賀一鳴的大關刀已經伸了出去,在虛空中揚起了一片絢麗耀眼的光芒,朝著紅狼王的腦袋砍去。
  紅狼王不愧是千年變異靈獸,身體在半空中微微一晃,頓時躲開了大關刀劈來的軌跡,就要朝著地上撲去了。
  可就此時,索戈的眼眸突地瞪大了,他看見了一個不可想象的,無比恐怖的事情。
  在賀一鳴手上的那把恐怖兵器,竟然在半途中拐彎了。
  那刀勢已盡的大關刀,竟然在刀身的前半截彎了下來。
  就象這不是一把堅硬無比的大刀,而是一條奇特的軟鞭似的,從將近一半的地方彎折了下來。
  寒芒一閃,刀過頭落……
  當那不可一世,擁有土、火二系能力的千年變異靈獸紅狼王四只腳著地之時,它再也無法沉入地底了。
  一雙同樣的難以置信的眼眸中充滿了鮮紅的血色,巨大的狼頭滴溜溜的打了幾個滾,就再也不曾動彈了。
  索戈目眥欲裂,他撕心裂肺的嚎叫了一聲,狀若瘋狂般的朝賀一鳴猛撲而來。
  賀一鳴抬頭,他的眼中,毫無憐憫。
  一片如雪似的亮麗刀芒頓時彌漫在整個空間。
  在順利的襲殺了紅狼王之后,賀一鳴再也不會對索戈留手了。
  巨大的關刀毫不留情的揮舞開來,仿若是無邊無際的光芒將索戈整個人都吞沒了進去。
  從刀芒之中,傳來了數道奇異的響聲,隨后刀芒散去,賀一鳴站在原地,用著冷漠的目光打量著搖搖欲墜的索戈。
  這位狼圖騰一族的大使者死死的盯著賀一鳴,似乎是想要將他的面容永遠的銘刻在靈魂之中。
  終于,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亦是重重摔倒。
  他的身軀就躺在了紅狼王的尸體之上,一人一狼的鮮血混于一體,就和他們生前一樣的不分彼此……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