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1 一柱擎天——擎天印

楊昊的眉頭微皺,他的目光在這二人的身上瞥過,有心想要阻止,但這二位畢竟不是主脈之人,而是各有分支。kanmaoxian.com筆趣Δ閣..
  當然,最主要的是,這二位并不是普通的分支弟子,而是各分支的一線天強者,身份地位與他相比,也是并不遜色分毫的。既然他們已經做出了決定,那么就算是他,也是不好阻止了。
  只是,一想到有關于賀一鳴的傳聞,以及他的真實年齡,楊昊的心中就有了一些微妙的決定。
  他哈哈一笑,道“既然二位都有此雅興,想必不會拒絕我等旁觀吧。”
  “當然不會。”周大天笑道“若是能夠得到楊兄指正,我們可是求之不得。”他轉過頭了,眼中帶著一絲戲虐之色,問道“賀兄以為如何?”
  賀一鳴平靜的說道“悉聽尊便。”
  楊昊繼續打了個哈哈,道“周兄,賀兄弟進階一線天,似乎就是在去年初吧。這里畢竟是天池,自家兄弟之間交手,還是點到為止的好。”
  周大天眼神微微一凝,隨后慢慢的點了一下頭。
  賀一鳴心中大訝,楊昊說這番話看似在貶低他,其實是在變相的警告周大天,讓他不要過份,更不要借此機會動什么手腳。
  自己與楊昊素未平生,他為何要這樣擺明了偏向自己呢?
  朱八七和陳蔚然二個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將嘴巴牢牢閉住,一句話也未曾說出口。
  賀一鳴去年初才晉升一線天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西北。
  畢竟,如此年輕的一線天高手,絕對是放眼天下,獨一無二的存在。別說是與圖藩分支的沖突了,就算是這個年齡就足以讓他的聲名傳入任何一個強者的耳中。
  去年初到現在,一年半之間,按理來說,賀一鳴應該在閉關穩固一線天境界才是。
  而這,也是周大天自以為能夠穩勝賀一鳴,所以才開口切磋的真正原因。若是讓他知道賀一鳴已經成功的凝聚了雙花的話,只怕他也不敢有這個提議了。
  這二位對望了一眼,眼眸中都有著一絲看好戲的笑意。
  如果周大天真的以為賀一鳴只是一個普通的一線天,那么這一次怕是要吃一個大虧了。
  楊昊滿意的點了一下頭,目光隨意的朝著后面看去,霍然間,他的目光一凝,隨即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在眾人的身后,他竟然看到了寶豬靈獸,這似乎并不奇怪。這只靈獸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作為祖師爺最疼愛的靈獸,它就算是跑遍了整個天池數十里方圓,也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敢得罪于它。
  若是在平時看見它,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此刻……
  楊昊眨了二下眼睛,終于確信自己并沒有看錯,只是無論如何也想不通,此人究竟有何大能,竟然能夠讓寶豬靈獸不顧顏面的撲在他的身上。
  而且看此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胸前吊著的這只大家伙似的。
  這一切都大大的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不由地為之愕然。
  ※※※※
  賀一鳴與周大天對望一眼,但是在他們眼眸之中的含意卻是迥然不同。
  周大天的眼中一片淡然之色,對于他這個已經凝練了三花的絕頂高手而言,一個剛剛晉升,甚至于還不足二年的一線天,實在是無法讓他提起太大的興趣。
  如果不是賀一鳴曾經擊殺了圖藩國的一位皇子,他也絕對沒有興趣借此次切磋的機會來教訓對方。
  當然,就連他也知道,這一次的切磋,他可以將賀一鳴痛打一頓。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傷他姓命。
  橫山同樣的是天池支脈之一,若是真傷了他的姓命,那么無論是有意也好,無意也罷,主脈之上的那幾個老怪物們鐵定不肯善罷甘休。
  而與之相對的,賀一鳴的眼眸之中,卻有著強大的斗志。
  他現在全部的心力都在研究土系功法,如果周大天所言是其余功法,他或許并不會接受這個沒有絲毫意義的挑戰。wap.kanmaoxian.com
  但既然對方精擅土系功法,那么就算是周大天不提議,賀一鳴也是絕對不會錯過的。
  強大的真氣從賀一鳴的體內散而出,這確確實實是毫無半點兒雜質的土系真氣,當這股真氣開始擴散之時,周大天不由地也是驚咦了一聲。
  在他的感覺中,賀一鳴的真氣似乎比傳聞中更加厲害一點。
  起碼,能夠揮出如此程度的真氣壓迫感,他的一線天境界應該已經穩固了吧。
  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已經完成了鞏固境界的過程,這個過程確實是極快的了。
  不過,他隨即冷哼一聲,龐大的如同滔天巨浪般的真氣和威壓從他的身體中澎湃而起。
  緊接著,他伸出了一只手掌,就這樣筆直的,簡單的,就像是掃蒼蠅似的揮了過來。
  以他三花強者的身份,在面對一個普通的一線天之時,若是不能一掌將其擊敗,那也太過于丟臉了。
  非但如此,在這一掌擊出之時,周大天心中所思的,就是要如何才能夠更好的控制掌上的力量。
  在這一掌之下,要將賀一鳴的全部力量壓榨出來,然后使用更高一點的力量反擊回去。
  要讓他狼狽萬分的翻滾出去,要將他顏面掃地,但卻并不能真的讓他受傷。想要做到這一步,并不容易,但他卻有著強烈的自信,以他三花的境界,肯定能夠順利的達成目的。
  眼看那隨意的一掌扇了過來,賀一鳴立即是沉腰坐馬,同樣的抬起了一只手。只不過他的這一掌卻給人帶來了一種厚實凝重,仿若是高山峻嶺一般的感覺。
  “轟……”
  二只手掌毫無花巧的碰撞在一起。
  隨后,在眾人驚嘆的目光注視之下,周大天倒飛而起,雖然他在空中竭力的想要穩住身形,但那股強大的,完全的出了他想象之外的大力,讓他根本就拿捏不住。
  與賀一鳴的手掌剛剛相觸,他就知道不對勁了。
  從對方的那個年輕的過份的軀體之內,所激出來的真氣之強大,竟然達到了令他膛目結舌,難以想象的地步。
  他的眼眸之內,頓時被一片根本就不敢相信的震撼所充滿了。
  在那一瞬間,他唯一的念頭就是,要穩住,千萬不能在眾人的面前出丑。
  體內的真氣快的流轉,周大天的心中哪里還有半點兒的小覷之心,他巴不得將全身上下所有的真氣都匯聚到這一點來抵抗賀一鳴的真氣沖擊。
  但是,他還是晚了一步。
  賀一鳴的這一掌仿佛是有著萬斤之力,并且是蓄勢待,如同那突然開閘的泄洪之水,根本就沒有給他留下半點兒的喘息時間。
  他勉強提聚而來的真氣甚至于連半息的時間也沒有能夠抵擋住,頓時被賀一鳴強大的真氣徹底淹沒了。
  周大天的雙目圓瞪,他怪叫一聲,雙腳再也站立不穩,就連整個身體都被拋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的心中連腸子都悔青了。
  他一個堂堂的三花境界高手,竟然被一個踏入一線天境界僅有一年半的,甚至于不足二十歲的年輕人震飛,此刻的他,絕對是連自殺的心也都有了。
  身在半空,他的臉色已經是變得猙獰無比,一口新的真氣終于提聚了起來,他的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只要雙腳一著地,有了半點兒的喘息時間,就將使用全部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將賀一鳴徹底的打趴下。
  唯有如此,才能夠洗刷剛剛的那番羞辱。
  然而,他的這口氣剛剛吸了一半,就感到了下方一股龐大的,幾乎并不比他全力施為要差上分毫的真氣狂涌而上。
  賀一鳴得理不饒人,他一步跨出,整個身體就像是在地面上滑行過去似的,始終緊隨著半空中的周大天而去。
  當周大天的這口氣剛剛喘了一半之時,他已經是舉手,一掌隔空擊出。
  這是最純粹的土系力量,甚至于比剛才的那股土系力量更加的厚實一點,也更加的強大一點。
  賀一鳴就算是在這樣的戰斗之時,似乎也是在慢慢的進步著,每一次的出手威力都要稍微的大上一點,而且還有著永無止境的趨勢。
  半空中的周大天胸腹之間一陣難過,他的一口血已經沖到了喉嚨口,但卻是硬生生的被他重新咽了下去。
  被人一掌震飛已經是夠凄慘的了,若是再吐上一口血,那他就真的沒臉再活下去了。
  只是,強行將這一口血咽下去之后,他的身體頓時的沉了幾分,而下方的那股子不可思議的力量卻以根本就無法抗拒的方式沖擊而來,身在半空的他甚至于連躲閃的余地都沒有。
  眼中陡然的閃過了一絲血色,周大天雙拳之上隱隱紅,他豁然張大了嘴巴,一朵黃色的土之花從他的口中瞬間噴了出來。同時,他的雙拳也是先后擊出,緊隨著土之花向著地面沖擊而去。
  在雙方交手之前,已經說明這一次是土系功法的驗證,所以哪怕是處于最惡劣的情況之下,周大天都沒有想過使用其它二系的功法。
  不過,對于一線天的高手,竟然還需要使用吐息的能力,這其實已經是絕對欺負人的事情了。若非此時的周大天已經是無路可走,他也絕對不會做出這等沒臉沒皮的事情。
  土之花確實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如同一座大山似的砸了下來,瞬間就已經將賀一鳴激的土之真氣徹底砸潰消散。
  與土之花相比,無論賀一鳴擊出的真氣有多么的強大,但都是無根浮萍,缺乏了最重要的凝聚力量。
  那一朵巨大的土之花在擊破了賀一鳴的土之力后,繼續壓制了過去。
  在土之花后,是周大天的雙拳交錯之力,在這一刻,他竟然也是全力以赴,再也無法保留了。
  身在半空中的周大天終于是松了一口氣,此時他看向賀一鳴的眼神已經與最初相差甚遠了。
  能夠將他逼到這種程度,甚至于需要使用土之花才能取勝,這個年輕人確實了不起。
  只是,這一切都結束了,在土之花的絕對力量壓制之下,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
  然而,就在這一刻,哪怕是朱八七都在以為,賀一鳴單憑土系真氣已經不足為憑之時,讓所有人更加震驚的事情生了。
  賀一鳴雙腳豁然站直,他的身體就如同那挺拔的蒼松,又如同那屹立在世間千百年未曾倒塌的巍峨群山。
  從他的身上,瞬間就爆出了一種剛直樸實,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浩然正氣。
  在這一刻,他似乎變了……
  在眾人的眼中,賀一鳴似乎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那已經在胸前結成的神奇手印。
  在土之花的強大力量壓迫之下,賀一鳴已經將剛剛領悟到的力量徹底的激了出來。
  擎天印,擎天一柱……
  此刻,賀一鳴腳踏大地,他的心中浮現出這一座巨大的,高聳直入云霄,稱雄于整個西北的巨大高峰。
  而幾乎與此同時,從他的身上,也騰起了這一股龐大的,令人膽戰心驚的壓迫式的氣息。
  他一掌擊出,那股強大的力量就像是山峰之尖,筆直的刺向了半空中的周大天。
  擎天印,連整片天都可以支撐的先天印法,在天池山主峰的隱射之下,已經揮出百分之百,甚至于是百分之二百的龐大威能。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無論是在旁邊觀戰的眾人,還是在半空中看到這一幕的周大天,他們的心都在此時揪緊了。
  土之花依舊是如飛般的砸了下去,但是此時在下方的,已經不是賀一鳴,而是這座巍峨巨峰了。
  “轟……”
  遠比剛才更加強大的轟鳴聲終于爆了出來,就連整個大地都似乎在這一瞬間晃動了一下。
  隨后,那威力無濤的土之花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頓時是徹底的爆裂了開來,就像是被那高高的,沖天而起的山峰尖頭刺穿了似的,又像是充滿了氫氣的氣球,驟然爆開,引起了劇烈的天地之氣。
  緊接著,那緊隨著土之花的雙拳之力撞向了那沖天而起的土系力量。
  仿佛是螳螂擋車般,這雙拳之力甚至于連延緩一下這股力量都做不到,就已經被徹底轟散。
  擎天印,威猛絕倫,土系真氣繼續上沖,瞬間就沖破了一切的阻礙,來到了周大天的身下。
  此時,周大天的眼中再也沒有了方才的鎮定,而是充滿了驚駭欲絕之色。
  但他畢竟是一位達到了三花級別的強高手,在這生死攸關之際,他反而是鎮定了下來,再度的一張口,又是一朵花噴了出來。
  這是一朵木系之花,在空中滴溜溜的一轉,竟然就覆蓋在了那仿若是高峰狀的真氣之上。
  隨后,他伸手輕輕的一拍,已經是如同飛鳥般的遠遠離去。
  在這一刻,他已經將度提至了最為快捷的地步,連絲毫的停留也沒有。
  瞬息之間,他就已經飛到了百米開外,雙腳終于是嚴嚴實實的踏在了地面之上。
  賀一鳴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他的心中歡欣喜悅。
  在對方的土之花壓迫之下,他所爆出了的擎天印,確實是水平揮,而這筆經驗對于他來說,將是無與倫比般的寶貴。他甚至于已經有了一種蠢蠢欲動的心思,若是趁此時機來參悟翻天印,或許會讓他直接凝聚成土之花也未必可知。
  不過土之花就是土之花,雖然他借助于腳下天池主峰的威力,強行將周大天的土之花轟碎,但他本人所受到的壓力,卻是一點兒也不比對方小上分毫。
  所以雖然看到了周大天接下來的一連串的動作,他卻也無力再度追擊了。
  他們雙方交手雖然繁瑣無比,但也不過就是在數息之間就已經完成。
  直到此刻完全平復下來,眾人才是如夢初醒般的驚嘆不已。
  不過真正能夠看懂其中奧妙的,卻也僅有楊昊、朱八七和陳蔚然三人而已。哪怕是于熙辰都無法真正的領悟他們之間的較量,就更不用說其余的橫山弟子了。
  不過,此時他們二個人的臉色迥異,賀一鳴目光炯炯有神,臉帶微笑。
  而原本氣焰熏天的周大天卻扳著一張老臉,雙目微紅,一臉的尷尬不安。
  見到了這副模樣,若是再不知道究竟是誰獲得上風,那就真的是白癡了。
  橫山中的眾人齊聲叫好,至于好在什么地方,那就是一頭霧水,人云亦云了。
  不過看到周大天在空中飛來飛去的,也是比較壯觀,就當是看猴戲也不過如此了。
  天池山的三位大佬互望一眼,他們的眼中才是真正的震撼無比,其中楊昊更是瞪圓了眼睛,連他自己也不相信適才所看到的一切了。
  一線天高手,竟然將三花高手打退,而且還使用土系功法擊碎了土之花……
  他看著平靜的賀一鳴,突地想起了他剛才的那猶如天池主峰一般的挺立身軀,莫名的,在他的心中涌起了一陣驚悸的感覺。
  賀一鳴的身軀在他的眼中似乎是無限的放大。
  周大天的臉色陰沉,看向賀一鳴的目光,更是完全的將他當做一個平等的對手來看待了。
  “賀兄果然好功夫,周某不才,想要在兵器上再度領教一番,不知賀兄意下如何。”
  s多謝各位兄弟們的月票了,今天看了一下打賞,白鶴實在是徹底無語,只能說一句,慚愧……
  別的不說了,總之白鶴保證,一定以更好的狀態和章節回報,謝謝。
  其實從昨晚開始,白鶴就有些熱了,可能是有些著涼,現在頭疼愈裂,今天早些休息,明曰若還是不行,就要去醫院打水。
  若是明天真的去醫院,可能要少更新一點,但白鶴保證,九天十二萬的承諾一定完成,若是在月底前不能做到……
  讓白鶴變沒毛鵝!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