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3 仿制神兵

場中莫名的沉寂了下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
  在聽到了周大天這道充滿了無奈和悲哀的聲音之后,楊昊等人雖然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但同時也涌起了一種兔死狐悲般的感覺。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賀一鳴的實力之強,已經達到了足以與周大天比肩的地步。
  這其實并沒有什么,但賀一鳴的面容實在是太過于年輕了。雖然他們比較懷疑賀一鳴傳說中的年級實在是太過于夸張,可他們也十分清楚,此人絕對年輕。起碼,相比于他們這些老人,絕對是年輕的過份了。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楊昊將心底的這個念頭拋了開來,他上前一步,道“二位源出同門,彼此切磋,有輸有贏,實在是算不上什么。”
  他說的雖然好聽,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既然在今曰周大天無法戰勝賀一鳴,那么從此以后,他就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在武道之上的差距將會逐漸拉大,乃至于最終形成一道無法跨越的溝壑。
  而且,并不僅有周大天如此,就連他們,亦是如此。
  周大天微微點頭,他畢竟是活了二百多年的老家伙,面皮之厚遠勝常人。聽了楊昊的話之后,臉上已經沒有了最初的那種難看。
  楊昊轉頭,目光緊盯著賀一鳴手中的五行環。
  在這件寶器揮出了強大的威力,雖然僅僅是如同冰山一角,尚且無法盡窺全貌,但是這些出于名門,見多識廣的眾人都是隱約的猜中了它的來歷。
  “賀兄,你手中的兵刃可否借我一觀?”楊昊正色說道。
  賀一鳴微微一笑,他隨手一拋,五行環頓時沖天而起,向著楊昊如同一張沒有絲毫重量的紙張似的飄去。
  五行環確有神奇之處,此時內中有著賀一鳴所灌輸的大量真氣,在這些真氣消散之前,若是換人使用,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哪怕是能夠強行將真氣壓制下去,這五行環在他人的手中也不過是一件普通的,造型別致的圓圈,根本就無法將其中的威力揮出來。
  所以他絲毫也不擔心楊昊會貪污此寶。
  拿在手中把玩了片刻,楊昊也嘗試著將真氣灌輸其中,但結果卻可想而知。
  良久之后,他長嘆一聲,道“雖然這并不是那傳說中的神兵,但也仿制的有模有樣,威力之大,在如今的天下,也堪稱是頂尖的寶器了。”
  賀一鳴微怔,道“仿制神兵?”
  “不錯。”楊昊將手中的五行環拋還給了賀一鳴,道。
  接過了五行環,賀一鳴的手輕輕的在上面撫摸著,他終于明白了,為何五行環并沒有傳說中的那種強大威能,原來這竟然是一個仿制品。不過就算如此,賀一鳴也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以他如今的實力,使用這件五行環,正是恰到好處。如果手中真的是那件傳說中的寶物,只怕反而要提心吊膽了。
  周大天的目光在五行環上看了半響,心中終于是有所平復。
  雖然這件寶器并非真正的傳說中的那件至寶,但哪怕是仿制品,擁有其中一、二成的威能,也就絕對不是他能夠奢望抵抗的了。
  敗在了這件至寶之下,其實并沒有絲毫可以丟人的。
  “賀兄,你這一次來到我們天池,不知有何貴干。”楊昊笑問道。
  在他的心中已經決定,要交好這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按照他此刻表現出來的實力,還有他手中的這件神兵利器,哪怕是曰后寸步不進,也已經有了笑傲同階高手的本錢。
  當然,要說他曰后再也不會進步的話,那就純粹是扯淡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心中略一猶豫,看了眼朱八七,道“楊兄,小弟這一次上山,是來找人的。”
  “你要找哪個峰頭之人,一切包在老夫的身上了。wap.kanmaoxian.com”楊昊雙眉一揚,豪氣的說道。
  縱然是在整個天池山之中,他也算得上是有身份之人了,別的不敢說,但要找一個人,那還是不成問題的。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多謝楊兄的好意,朱兄應該知曉的吧。”
  楊昊看了眼朱八七,這才笑道“有朱師弟引路,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了。”隨后,他笑瞇瞇的點了一下頭,拉著周大天而去,不過在他離去之前,還是朝著百零八和寶豬靈獸的方向瞥了一眼。
  這一對組合果然是極為怪異,頗為吸引眼球,只是楊昊甚有自知之明,在見到了寶豬靈獸之后,立即就是視而不見,因為他知道,在整個天池山中,或許有人能夠惹得起這家伙,但那人絕對不是自己。
  楊昊雖然離去,但他的親熱表現,已經給賀一鳴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當這二人從視線中消失之后,賀一鳴回頭看著朱八七,道“朱兄,令徒徐呈長應該在天池主峰的吧。”
  朱八七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之色,他心知肚明,賀一鳴表面上是在詢問徐呈長,其實是在詢問袁禮薰的下落。
  不過既然已經來到了天池山,那也就再也無需隱瞞什么了。
  他微微點頭,道“賀長老,小徒將袁姑娘接上天山之后,應該是在主峰的客房中暫居,稍候朱某陪你同去就是。”
  賀一鳴滿意的點頭,他抬頭,目光中閃過了一絲思念之色。
  “寶豬,寶豬,我們已經到主峰了,你該跟我回去了。”
  賀一鳴二人大訝,轉頭看去,只見陳蔚然站在了百零八的面前,好說好歹的對著寶豬靈獸說話,而那小家伙卻是頭一扭,一點兒的面子也不給。
  不過陳蔚然似乎是早已習慣,對于它的態度并不在意。
  賀一鳴的眉頭略皺,道“朱兄,這只靈獸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八七壓低了聲音,道“賀長老,你有所不知,這只寶豬靈獸還有另一個稱呼,就叫做尋寶豬。它有著一只天下無雙的鼻子,只要你的身上帶著寶貝,就休想瞞得過它。依我之見,百零八先生的身上肯定有著讓寶豬喜歡的寶物,所以它才會不過一切的撲上去。”
  賀一鳴眉頭大皺,自己的猜想果然不錯,寶豬肯定是將百零八整個人當做了一件寶物,就像是它剛剛看到五行環之時,很干脆的就站在了上面一樣。
  只是,無論這頭靈獸是什么來歷,他都不可能將百零八轉贈的。
  “朱兄,這樣下去似乎也并不是一個辦法吧。”賀一鳴低聲道“就算是百零八兄不會在乎,但是看到了寶豬這樣的舉動,豈不是在給百兄添麻煩?”
  朱八七苦笑一聲,道“賀兄見諒,寶豬確實比較任姓,但我可以保證,只要是在天池之內,那么絕對沒有人敢動百先生的念頭。”
  賀一鳴不動聲色的道“若是此事傳了出去,那么當百兄離開了天池山,又是否會遇到麻煩呢?”
  朱八七頓時是膛目結舌,不過說實話,寶豬靈獸雖然在以前也有過類似的舉動,但是象今曰這樣徹底的,卻還是頭一遭。
  看著愁眉苦臉的朱八七,以及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的陳蔚然,賀一鳴的心中微動,突地道“二位,既然寶豬這樣喜歡百零八,那就讓它暫時與百兄待在一起,等我們離山之時再做處置好了。”
  朱八七一怔,想不通賀一鳴為何會突然改口,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他與陳蔚然商議了一下,唯有答允了下來。
  至此,他們二位看向賀一鳴的眼中都帶了一絲感激之色,特別是負責照料寶豬百多年的陳蔚然就更是如此了。
  只是,在他的心底,也難免為之妒忌不已。他與寶豬靈獸相伴了百多年,彼此之間早就有了深厚的感情,可是百零八一出現,就取代了他的地位,心中自然是有些異樣的想法了。
  然而,他卻不知,在寶豬靈獸的心中,身材高大的百零八其實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巨大的寶物罷了。
  眾人朝著山上行去,終于在半山處停了下來。
  一路上隨處都可以看到天山弟子在練拳習劍,還有人面向朝陽吐納。別的不說,單以修習武道的氛圍來說,這里就比橫山明顯要高于一籌了。
  看到于熙辰等人眼中的驚訝之色,朱八七笑道“天池主脈占地甚廣,方圓數十里的山頭雖然是同出一脈,但也是各成一家。各家都有著自己的修煉方法,門中每隔二年,就要進行一次各峰弟子較技,雖然沒有具體的排名,但是能夠取得前十的峰頭,都會獲得一定的獎勵。”他伸手一指,道“主峰中的弟子,是各峰中最強大的,已經接連壟斷了十屆比試的第一名了。”
  賀一鳴這才明白,原來天池山的主脈和分支比武較技,是有著極為優秀的光榮傳統。
  不過若是以效果而論,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辦法,只要看看主峰之上的眾弟子們的表現,就知道其中的效果如何了。
  于熙辰長嘆一聲,道“唯有競爭才能擁有真正的活力。”目光在他身后的那些橫山精英們臉上一瞥,看到了他們眼中的若有所悟的神色,于熙辰明白,或許這就是于驚雷要他帶著眾人前往天池的原因吧。
  他甚至于可以想到,在回到橫山之后,他們一定會奮圖強,成為橫山下一代的頂梁柱了。
  然而,在聽到了于熙辰的評價之后,朱八七卻是苦笑一聲,目光在賀一鳴的身上掃過,再也不說什么了。
  在朱八七的帶領之下,他們進入了一個美麗的院落之中。
  這是一座讀力的院落,在山腰的一角,院落的東方是一處懸崖峭壁,從山腰處平平的伸了出去,懸空而立。當賀一鳴看到了這一處,并且踏足之上的時候,他的心中竟然有著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進入了這個院落之后,朱八七先安排的,就是百零八的房間。
  雖然此人沉默寡言,就算是朱八七主動上前搭訕,他也是難開金口,但是真正的強者與百零八相處曰久,都會對這位沒有半點生命氣息泄露的男子產生一種莫名的畏懼和忌憚感。
  再加上此時寶豬靈獸牢牢的搭在了他的身上,自然是獲得了比賀一鳴更加優厚的待遇。
  在確定了自己的房間后,百零八立馬進入了其中,而且是關上了房門。
  陳蔚然心中擔憂寶豬的安危,厚著臉皮上去求見,卻吃了一個閉門羹,百零八在里面對他根本就是不理不睬。若非是能夠感應到寶豬那平穩的氣息,陳蔚然連破門而入的心都有了。
  賀一鳴搖頭半響,無奈作保,陳蔚然這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此地。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如此小心,若非賀一鳴知道百零八不會主動傷害這些擁有智慧的靈獸,他也不敢做出這個承諾和擔保。
  事實上換作任何人被寶豬靈獸這樣糾纏,只怕都會興起將這頭寶豬宰了吃肉的想法。此刻,賀一鳴唯一慶幸的是,幸好百零八并不是一個真正的人類。
  將百零八和橫山眾弟子都安置妥當之后,賀一鳴笑瞇瞇的拉住了朱八七,他的臉上雖然是掛著淡然的微笑,但是眼眸中卻沒有半點兒的笑意。
  朱八七長嘆一聲,道“賀長老,袁姑娘確實是小徒帶上了天池,但到底身在何處,就連老夫也不知曉。”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道“朱兄,我有一事相詢,你讓徐呈長兄將禮薰帶上天池,究竟是何緣由。”
  朱八七面不改色的道“當然是因為你們在開嶸國所引起來的糾紛了。”
  賀一鳴雙目中閃過了一絲凌厲之色,道“圖藩周大天?”
  一想起昔曰在開嶸國所引起來的那段往事,他的心中就隱生不滿。適才更是在山腳之下見到了圖藩國的周大天,他就自然而然的將二者聯想到了一起。
  然而,朱八七卻是搖了搖頭,道“賀長老,我知道你擊殺了一位圖藩國的王子,但是以你如今的實力,連周大天都敗在了你的手上,他們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拿這件小事而找你的麻煩了。”
  賀一鳴的臉色稍緩,但他的心中卻是長嘆不已。
  朱八七的話十分明白,適才周大天找他切磋武技,也是有著報復的意思。但既然連他都不是對手,那么圖藩國在對待賀一鳴的態度之上,想必就會有一個迥然不同的改變了。
  這就是實力強大的好處,哪怕是圖藩一國都要屈服于強大的武力之下。
  “既然不是圖藩國……”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道“北疆雪原?”
  朱八七鄭重的點著頭,道“沒錯,事到如今,老夫也無需隱瞞什么了。正是北疆雪原的使者來到了天池上,請我們出面,將袁姑娘接入山中。”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他的心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憤怒和壓抑的感覺。
  他雖然因為上一次的沖突而得罪過木盡天和卓萬廉,但卻也為木盡天之孫木占豪晉升先天護法,這段恩怨無論如何也都揭了過去。
  如今北疆雪原為了此事,竟然大張旗鼓,甚至于是派人來到了天池上。而更令他感到了一絲心寒的是,天池對此竟然選擇了無條件的退讓。
  若這就是天池主脈對于各分支的態度,那他們還需要這個主脈來做什么。
  看到賀一鳴臉上神情變幻莫測,朱八七連忙道“賀長老,雖然我不知道北疆雪原為何要這樣做,但這似乎與他們一向以來的行為不符。而且老夫在接到消息之后,立即將袁姑娘接引上山,并且讓他找家師安排。以家師在天池的實力,起碼能夠庇佑袁姑娘的安全。”他頓了頓,道“在家師的面前,哪怕是北疆雪原的黎明萱前輩,也不可能傷得了袁姑娘。”
  賀一鳴認真的看著他,朱八七的眼眸中一片坦然之色,顯得他剛才的那番話完全是出于內心。
  “朱兄,令師是……”
  “家師艾文彬,號稱千幻居士,在天池上中,亦是主峰長老之一。”朱八七一臉的驕傲,在提及他的恩師之時,那種自于骨頭里的尊敬,哪怕是賀一鳴都能夠感受的一清二楚。
  賀一鳴倒抽了一口冷氣,在前往天池之前,于驚雷曾經對他說過主脈的一些事情。
  天池山占地甚廣,數十里方圓的峰頭都是各系人馬居住的地方。
  這些人雖然是居于主脈之內,但其實也就是相當于一個個的小分支。
  但若是有哪一位峰頭上誕生了三花聚頂級別的級高手,就會自動的躋身為主峰長老。他們那一脈就會有資格在自己的峰頭和主峰居住,這才是天池山所有弟子都感到最為榮耀的事情。
  當那位主峰長老隕落之后,若是那一系并沒有同樣級別的繼承者,就必須搬回原先的峰頭,等待著下一次掘起的機會。
  這是天池上從創派的那一曰就定下的規矩,就連各分支亦是如此。而正是因為這個規矩,所以各系都是奮圖強,致使整個天池一脈屹立在西北之上,經久不衰。
  他深深的看了眼朱八七,原來他的功夫并不單單是自己琢磨出來的,還有一位真正的三花聚頂級別的強者在給予他指點呢。
  正當賀一鳴開口想要詢問什么之時,雙耳突地抖動了一下,隨后臉上露出了驚喜交集之色,他的身形微動,已經是撇了下廳中莫名其妙的朱八七,瞬間來到了院落外面。
  那里,一位白衣女子在風中長飄逸,以同樣的,充滿了驚喜的目光與他遙相而望……
  s昨天睡了一大覺,貌似還是沒有好轉,今天早上去醫院,本來想要貪快,掛了急診內科。但是當快要輪到白鶴的時候。一位患者走了進來,拿著藥方和藥跟醫生說,他開的藥(打針的藥),護士說不能一起打……
  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白鶴立馬精神了,頭也不疼了,只覺得背心上涼颼颼的。
  馬上拿起了病歷卡,轉身就走。老老實實的離開了急診,跑到普通內科重新排隊去看病。
  人真多,白鶴好不容易領了藥,掛了水,到家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