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8 艾文彬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驟然停止了。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當這把霧劍被賀一鳴伸手接住的那一刻,除了袁禮薰之外,其余幾人的臉上都有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
  因為這把霧劍一接觸到賀一鳴的手指,頓時就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似乎這把霧劍根本就沒有半點兒的攻擊力似的,別說是給他帶來什么懲戒了,哪怕是一點兒皮毛都沒有傷到。
  黎明萱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驚容,這把霧劍中所蘊含著的寒氣雖然遠非她的頂尖水準,但是里面所包含著的寒系力量卻也是非同小可了。雖然不至于讓賀一鳴這種二花強者受到重傷,可將他的手臂凍住的把握還是有的。
  只是,最終的結果讓她大出意料之外,霧劍中的寒氣根本連半點兒的作用都沒有揮出來就消失不見了。
  她目光一轉,正好看到了袁禮薰嘴角所溢出的那一縷淡淡的微笑,心中一動,若有所悟的看著賀一鳴,微微點了一下頭。
  賀一鳴心中苦笑,知道自己身具寒系真氣的事情,只怕是再也瞞不過此人了。
  “黎尊者,多謝你手下留情了。”
  霍然間,一道蒼老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隨后在山道之上緩緩的走出了一位老者。
  這位老者身穿一襲淡藍色長袍,頭隨意的披在腦后,看上去卻顯得井井有條,胖胖的臉頰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一雙小眼睛甚至于都瞇成了一道縫隙。
  在他的身上,沒有半點兒強大的氣勢,無論怎么看,這似乎都是一個普通的糟老頭子。
  但賀一鳴卻是心中暗驚,這并不是因為他說話的口氣,而是因為他的順風耳并沒有能夠撲捉到此人來到這里的蹤跡。
  雖說這是因為自己與黎明萱交手而分心,但是能夠瞞得過他,這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黎明萱頭也不回,臉上露出了一絲哭笑不得的神色,道“艾兄,你這是在嘲笑老身么?”
  朱八七站在原地,深深的躬身,驚喜的道“師傅,您老出關了。”
  賀一鳴眼神一凝,這才知道,此人就是朱八七的師傅艾文彬,也是一位在武道之上的修為與黎明萱相若的頂尖高手。
  他心中暗嘆,也唯有來到了天池山,這才能夠看到這些傳說中的強者,而若非他在武道上的實力也達到了二花相融的地步,只怕也未必有資格見到這些卓越的人物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艾文彬向著朱八七微微點頭,隨后笑道“黎尊者,你適才出手,分明就是留有余地,若是全力施為,結果肯定是大為不同的了。”
  黎明萱輕哼一聲,似乎是接受了艾文彬的奉承話,至于她的內心想法是否表里一致,那就不得而知了。
  向著袁禮薰微微的一點頭,黎明萱道“袁姑娘,老身的提議你好好考慮一下,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答應下來,那么曰后在武道之上的成就,肯定不會遜色于老身的。”
  袁禮薰深深一福,道“多謝前輩厚望,晚輩感激不盡。”
  黎明萱微微搖頭,袁禮薰對于她雖然是恭敬之極,但始終都是絕口不提自己要她答應的事情,不由地心中一陣煩躁,輕嘆一聲,轉身離去。只是在經過艾文彬面前之時,突地停了下來,道“艾兄,袁姑娘的天賦唯有在我們七彩冰宮才能夠徹底的揮出來,你們天池山可不能半途插手。”
  艾文彬哈哈笑道“黎尊者放心,我們各派早有盟約,你不會忘記了吧。”
  黎明萱瞅了他一眼,在心中沉吟了一下,道“你還記得我們的盟約就好。”說罷,她大袖一揮,已經是快步離去,仿佛是轉瞬間就已經消失在山道之上。
  賀一鳴的瞳孔驟然凝縮了一下,他知道黎明萱使用的并非那二點一線的風之絕技,但若是論度的話,似乎一點兒也不慢。
  他暗自驚心,難道這些三花聚頂的老家伙們在輕身功法上,都有著如此不可思議的成就?若是如此的話,自己與這些人為敵,豈不是連逃走都成一個大問題了。
  在掌握了風之精髓后,他對于自己的輕身功法第一次沒有了絕對的信心。
  卓萬廉向著艾文彬深深一躬,道“晚輩見過艾尊者。”
  艾文彬輕輕的應了一聲,道“代我向令師問好。”
  卓萬廉立即垂下了身子,道“晚輩謹記。”
  艾文彬淡漠的,輕飄飄的揮了一下手,卓萬廉更是毫無脾氣的躬身退后數十米,這才轉身離去。
  賀一鳴的心中不由地有些緊張起來,他勉強一笑,道“橫山弟子賀一鳴見過前輩。”
  艾文彬回過頭來,他臉上的表情已經有了極大的轉變,賀一鳴心中微松,這位老人看待自己的目光與看待卓萬廉的目光迥然不同,這多多少少是一點安慰。
  “賀一鳴,你的表現我都聽說過了,也看過了。以你這樣的年齡來說,真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艾文彬毫不掩飾他對于賀一鳴的欣賞,朗聲說道。
  賀一鳴苦笑一聲,道“前輩夸獎了,在您老的面前,哪里還有晚輩……”
  艾文彬一揮手,打斷了賀一鳴的話,笑道“老夫在你這個年級的時候,連先天都尚未突破,而你已經凝聚二花,還是相融之花,這等成就,絕對是天下第一人了。”
  賀一鳴的心中一陣澎湃,聽到了如此人物的夸贊,要說無動于衷,那根本就是騙人的。
  “老夫剛才看到了你與黎尊者的交手,現你所凝聚的竟然是相融之花。”艾文彬頓了頓,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晚輩在凝聚了第二朵火之花的時候,就自動的與第一朵風之花相融了,至于如何做到的……”賀一鳴苦笑一聲,道“晚輩自己都還想要知道呢。”
  艾文彬失望的一嘆,不過他隨后搖了搖頭,道“老夫聽陳師侄說,你手上有一件五行環的仿制神兵,不知可否給老夫一觀。”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從腋下將五行環取出,并且恭敬的遞給了艾文彬。
  艾文彬接了過來,詳細的看了半響,但卻并沒有嘗試使用真氣灌輸,只是靜靜的看著,似乎是在考慮著什么似的,但最終卻是什么也沒有說出來。
  賀一鳴心中微動,道“前輩,晚輩得到這件寶物也是巧合。”他隨即將那一晚的遭遇敘說了出來,當然,對于自己正在頓悟的事情和如何取勝的事情卻是只字未提。最后,他沉聲道“晚輩那一曰親耳所聞,鬼面怪人已經承認,正是他使用這件兵器前往深山,并且盜取狼圖騰一族的圣物圖騰嫁禍與我。不知前輩可知此人來歷?”
  艾文彬微微搖頭,道“此人即既然擁有三花境界的強大實力,絕對不會是無名小卒,但既然蒙了面,那么老夫就不好判斷了。”
  賀一鳴雙眉一揚,道“前輩,那么您是否知道,這件兵器的來歷呢?”
  艾文彬的臉上現出了一絲苦笑,道“據我所知,數千年來,還真沒有人使用過這件兵器。”頓了頓,他看著賀一鳴狐疑的目光,笑道“雖然這是一件仿制品,但我可以告訴你,它所擁有的威能奇大無比,若是真的有人曾經使用過,那么一定會名揚天下,絕對不可能繼續默默無聞的。”
  賀一鳴沉思了片刻,終于接受了這個說法。
  艾文彬將五行環送到了賀一鳴的手中,道“此物在你的手中,不出一年,肯定會傳的沸沸揚揚,不過你也要小心一二了。”
  賀一鳴微怔,道“為何?”
  “你可曾聽說過東方大申的五行門。”
  “晚輩聽說過,不過據說此門早已解散了。”
  “嘿嘿,你不過是道聽途說罷了,其實這個門派并未解散,只不過是分裂成了好幾個勢力。”艾文彬搖著頭,肅然道“雖然他們大都不再以五行門自稱了,但若是讓他們知道,你的手中有一件五行環的仿制品,那么肯定會千方百計的想要搶到手中。”
  賀一鳴微怔,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惱之色。
  他雖然并不怕麻煩,但是卻并不代表他就想要莫名其妙的招惹這種根本就不知所謂的麻煩。
  艾文彬看著他愁眉苦臉的樣子,不由地放聲大笑,道“賀一鳴,你也無需擔憂,我只不過是讓你小心注意一點罷了。以你目前的武道修為,在加上我們天池山為后盾,縱然是那些家伙們眼饞你手中的五行環,也絕對不敢明目張膽的搶奪。只要你事事小心留意,不墜入人家的圈套之中,我保你安然無恙。”
  聽到了老人豪氣干云的話,賀一鳴的心中同樣的涌起了一陣豪情。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拿著了這件寶物,那么無論人家來什么,自己接著就是了。
  心中一旦打定了主意,他的眼神頓時堅定了起來。
  艾文彬暗自點頭,對于這個橫山分支的年輕強者愈的看重了。
  他輕咳一聲,道“老夫聽說你曾經以土系戰技擊碎了周大天的土之花,不知可否施展一次,讓老夫一觀?”
  賀一鳴心中大喜,他如今修煉,已經停留在一個相當關鍵的地步,若是能夠得到三花聚頂的前輩的悉心指點,對于他的進步將會有無與倫比的巨大好處。
  毫不猶豫的一躬身,他感激的道“正要請前輩指點。”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