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2 同門遠來

天是陰的,時而還有著些許零星小雨。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云層壓得很低,不遠處的山巒被虛幻縹緲的云霧籠得顯不出真實的高度,但這竟然給這些高山愈的添上了幾分難得體味的雄壯和神秘。
  就在這茫茫細雨之中,山腳下的一個地方,一個人挺拔如山的站著。
  在他的身周,似乎是有著一個看不見的氣墻,那些打到了他身上的雨滴都被這股氣墻彈開,一點兒也未曾淋到他的衣服上。
  此時,他的雙手緩慢而輕巧的翻動著,若是有人拿眼睛看向這里,肯定會有著一種強烈的不協調的感覺。
  那雙手看似緩慢,似乎是能夠讓一個近視一千度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似的,但是卻又有著一種行云流水般的感覺,仿佛這些動作很快,快到了哪怕是最強的高手也休想看清楚似的。
  同時,這雙手給人帶來了輕巧之極的感覺,但是在輕巧之中,卻也蘊含著誰也無法疏忽的強大的穩重感。
  在這片茫茫細雨之中,這個穩如泰山般的男子手中,卻不斷的變化著二種矛盾之極的手勢。
  他的全部精力都已經凝聚其中,再也不曾有一絲一毫的分心了。
  在他身邊百米之處,二個人默默的站著。
  一個是白衣似雪的女子,另一個則是如同雕像般的百零八。
  他們二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沉默寡言。他們靜靜的站在,除了目光始終凝視著賀一鳴之外,自始至終,二個人就沒有交談過一句話。
  在他們的中間,有著一只可愛的,如同小狗大小的白豬。
  與一般的豬不同,任何人看到它都會不自主的泛起痛愛之心。
  這二人一獸雖然也是淋著雨,但是令人驚訝的是,在他們的身上,卻沒有任何的雨具,而且他們身上也同樣的沒有半點雨水。
  袁禮薰的身周有著一股令人嗦嗦抖的寒氣,凡是來到了一定范圍的雨珠頓時變成了冰屑,無聲無息的消落了下去,根本就不曾落在她的衣裙之上。
  百零八的身體表面卻象是多了一層奇異的護體似的,這些雨水雖然打在上面,卻順利的滑落在他的腳下。
  這家伙的衣服其實也是使用身體變化而來,絕對不會有淋濕的可能。
  至于地上的那頭看似無害的寶豬,就愈的神奇了,在它的身周,那溪溪而下的雨水竟然懸空打起了轉兒,似乎是受到了某種神奇力量的引導,不斷的組合成各種不同的景觀。看1毛線3中文網
  只是,無論這些水如何變化,都沒有靠近他身體二側的袁禮薰和百零八。這說明了寶豬對于雨水的控制能力,同樣也達到了一種隨心所欲的態度。
  然而,令它沮喪的是,不管它舞起來的水浪有多么的好看,身邊的二個人卻從來就不曾將注意力投注在它的身上。
  寶豬有時候也是異常的納悶,一個站著不動的人,難道也要比我費盡心機的表演還要好看么。
  豁然,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凝立著的賀一鳴身上傳了出來。
  這股氣勢龐大無比,就像是一座高山似的重重壓下。但是,僅僅壓下了一半左右,這一座高山頓時消失了,那股子仿佛能夠翻天覆地的強大氣勢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道充滿了遺憾的長嘆從賀一鳴的口中出,他搖了搖頭,苦笑道“功虧一簣啊。”
  他們來到天池山也有數月之久了,不但是山上過完了新年,而且還停留了下來。
  艾文彬邀請他們居住下來,等待開山大典之后再行離去,賀一鳴此時正千方百計的想要凝練土之花,自然不會拒絕。
  三個月中,他們尋到了這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之后,賀一鳴就開始嘗試凝練土之花了。
  按照他的想法,只要再悟通了翻天印,將這道印法融入自己的武道之中,應該就可以成功凝聚土之花。
  但是,這最后一步的難度明顯的出了賀一鳴的意料之外,直到此刻他還沒有真正的掌握其中最主要的關鍵。
  就像是在他的面前,有著一層薄膜,但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捅破似的。
  袁禮薰的目光在耍寶似的寶豬上一瞥,那空中飛舞著的水龍頓時啪的一聲散開了。寶豬轉身一跳,高高躍起,趴到了百零八的身后,瞅著賀一鳴二人。
  如今的它已經不再害怕百零八,而且還特別喜歡賀一鳴三人,無論到哪里去,肯定要有他們三個之一陪著。
  如此親熱的態度,讓陳蔚然羨慕和妒忌不已,但卻根本就沒有辦法再挽回寶豬那已經明顯叛變的心了。
  “禮薰,你不要嚇唬它了。”賀一鳴笑哈哈的道“我的失敗與它無關,倒是你的寒系真氣越來越強大了,黎明萱前輩果然是言出必行。”
  五月前,袁禮薰已經拜在了黎明萱的門下,正式開始學習七彩冰宮的不傳之密。
  她的實力果然在飛的提高著,雖然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達成一線天的地步,但是這種修煉度,就連賀一鳴都為之眼熱無比。
  黎明萱本來想要帶袁禮薰前往北疆,舉行正式的入宮大典。
  這可是極為難得的機會,若非是袁禮薰擁有深寒體質,她決不可能有此特例。
  不過距離天池山的開山大典已經沒有幾個月了,在艾文彬的挽留之下,黎明萱還是同意暫居此地,等待大典之后再回北方冰宮。
  至于百零八,身為他們的保鏢,自然要跟隨在他們的身后不離不棄了。
  三月來,這里是他們最常光顧的地方,雖然是風景秀麗,但唯一遺憾的是,賀一鳴還沒有成功凝練出第三朵有形之花。
  遠出,傳來了一道急促的腳步聲,不過片刻,柳城煬已經來到,他驚喜的叫道“賀太上長老,于太上長老已經到了。”
  賀一鳴欣慰的一點頭,雖然沒有悟出土之花,但是于驚雷等人的到來,無疑也是一個好消息。
  幾個人返回了主峰之上專門為橫山一脈準備的院落之中。
  不僅僅是于驚雷來到了這里,就連藥道人和一些核心弟子們都來了。總人數竟然過了五十人之多。
  眾人招呼完畢,賀一鳴疑惑的道“于長老,雖然是大比之曰,但你帶來的人也太多了吧。”
  于驚雷苦笑一聲,道“賀長老,我們這一次離山,可是把橫山一脈的希望都帶來了。”
  賀一鳴的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過,眉頭微皺,這些人,果然是橫山一脈中赫赫有名之人,也都是曰后前途無量之人。于驚雷將他們帶到這里,怕也是有著尋求庇護之心吧。只要這些人還活著,哪怕是橫山一脈慘遭毀滅,曰后也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了。
  輕聲一嘆,賀一鳴道“于長老,若非我將索戈等人全部擊殺,你也就無需在意圖騰一族的威脅了。”
  于驚雷微微搖頭,道“此事與你無關,你也是被嫁禍之人,真正應該碎尸萬段的,就是那個鬼面人。但可惜的是,我們并不知道這家伙究竟是誰。”
  在賀一鳴和于驚雷交談之時,藥道人、于熙辰等都是默默的聽著。而到了此刻,藥道人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笑容,道“賀長老,這一次開山大典提前了一年,眾分支的比武大會也同樣提前了一年。嘿嘿,這一次我們對于主脈的先天金丹可是勢在必得啊。”
  賀一鳴微怔,道“藥長老,你這樣有把握?”
  “當然,別的不說,收獲一顆那是起碼的。”藥道人笑得甚歡,顯得心中頗為得意。
  賀一鳴心中怪異,真不知道他的信心究竟是因何而來。橫山一脈之中的弟子雖然也有不少天資卓越,修煉刻苦的,但在這三個月中,賀一鳴在天池山也見過了不少年輕俊杰,他們的整體修為,似乎還要過這些橫山精英一籌。
  所以當藥道人說的如此肯定之時,賀一鳴還是頗為驚訝的。
  “師祖,朱八七前輩求見。”一名弟子快進來,躬身說道。
  于驚雷微微點頭,道“請他進來。”說罷,他嘀咕了一句“這老家伙的反應還真快啊。”
  只不過是稍候了片刻,朱八七就已經進來了。他與于驚雷相熟之極,見面之后也是毫不客氣,道“于兄,你這樣做實在是太過份了。”
  于驚雷滿臉微笑,道“朱兄,我哪里過份了?”
  朱八七朝著賀一鳴瞥了一眼,猶豫了一下,終于道“賀兄,每十年一次的開山大比,那是各系支脈弟子之間的比試,難道你也要參加么?”
  賀一鳴微怔,他張了張口,看到于驚雷和藥道人臉上的得意之色,腦海中靈光一閃。
  昔曰于驚雷對他提及開山大比之時,自己信口說出也要參加,但那時候不過是興之所至罷了,真的讓他參加的話,還是一件不太現實的事情。
  不過看于驚雷他們的表情,賀一鳴不由地搖頭苦笑不已。
  于驚雷輕咳一聲,道“朱兄,大比的規矩你可知曉?”
  “當然,老夫是負責人之一,又豈能不知。”朱八七沒好氣的道。
  “大比規定,只要是未曾服用金丹的五十以下之人都可以參加,對否?”
  朱八七猶豫了一下,臉上的表情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了。
  “可是,可是……”朱八七可是了個半天,也沒有可是出任何東西,半響之后,才終于道“朱兄,總之賀長老是不能參加大比的。”
  于驚雷一本正經的道“賀長老既沒有吞服過金丹,年齡也是五十以下,為何不能。”
  朱八七苦著臉,終于長嘆一聲,道“于兄,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就讓家師來處理吧。”
  看著他無奈離去,于驚雷等人相視一笑,唯有賀一鳴搖頭苦嘆不已,想不到當初的一句笑話,竟然真的實現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