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6 意外的歉意

賀一鳴的目光一轉,立即看到了朱八七和楊昊等人眼中的歡喜之色。看‘毛.線、中.文、網Δ..
  他腦中一轉,立即明白,對于這些主脈的眾人來說,圖藩和橫山這二個分支之間,若是能夠和好如初,那么肯定是他們樂見其成的。
  目光從黑木芝上移到了周大天的臉上,那雙烏黑的眼眸中充滿了一片真誠的味道。
  雖然賀一鳴知道,這種老而不死,已經成精了的老人的眼睛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完全相信的,但是他更加明白,對方既然已經做出了這樣的姿態,那么他也唯有一個選擇了。
  無論他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罷,在這種情況下,他唯有接受對方的歉意。
  微微的笑著,賀一鳴道“周兄實在是太客氣了,如此厚禮,小弟真是受之有愧啊。”
  周大天的臉色無比的肅然,道“賀兄,無論我們以前生了什么沖突,橫山和圖藩始終都是一家,這一脈傳承,數千年的情誼是難以抹殺的。而且……”他頓了頓,道“周某也不愿意被人利用,我想賀兄也同樣的不愿意吧。”
  賀一鳴臉色微變,道“周兄此言何意?”
  周大天微微一笑,道“請賀兄收下黑木芝,今晚周某會來拜見賀兄,并且詳談五行環一事。”
  賀一鳴眼眸一凝,伸手一艸,已經將黑木芝拿在了手上,他正色道“既然如此,賀某今晚就恭候大駕了。”
  其實在袁禮薰臉上的傷痕散去之后,賀一鳴對于圖藩國的怨恨就沒有那么深刻了。如今周大天以黑木芝為敲門磚,并且提到了五行環的事情,賀一鳴自然是大為心動了。
  若是真的能夠得知這把仿照的五行環的來歷,那么就可以知道那個鬼面怪人究竟是誰了。
  對于這個挑起了事端,引來了圖騰一族,并且將水炫槿老人害死的幕后指使者,賀一鳴可是真正的恨之入骨。
  周大天滿意的一點頭,微笑著退了下去。于驚雷訝然的看了他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訕訕之色。
  雖然出了一點兒的小意外,但交易卻沒有受到影響。在隨后的交易中,每一個人都換到了各自需要的物品。
  賀一鳴很快的現了其中的規律,這些人每一次都僅是交易一件物品,十余人輪了一個遍之后,再開始第二輪交易。
  除了自己之外,哪怕是于驚雷都出手過一次,而且更令他驚訝的是,他們在交易之前,似乎并非盲目選擇,而象是事先都已經商議好了似的。看1毛2線3中文網
  直到第三輪開始,才有人退出了交易。
  就這樣整整一個時辰之后,所有的交易才全部完成。
  張仲巹輕輕的拍了二下手,他的幾名后輩弟子走進了屋子,將那些包裹重新打好背上,隨后施禮告退。雖然在他們的背上都有著價值連城的寶貝,但是這些人都是目不斜視,看到這些寶物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堆無用的石頭垃圾似的。
  這樣的態度讓賀一鳴羨慕不已,也對于張仲巹的手段有了新的認識。
  這位老人笑瞇瞇的環視一圈,道“眾位,這一次的交易順利完畢,除了一位朋友未曾到來之外,其余人都來了。”
  楊昊苦笑一聲,道“張兄,那位只怕是永遠也不能來了。”
  張仲巹微怔,問道“為何?”
  “那人已經閉了死關,想要凝聚第三朵有形之花,但是一年前卻傳來消息,他閉關失敗,已經爆體而亡了。”楊昊長嘆一聲,無限惋惜的說道。
  楊昊怔了片刻,也是長吁短嘆了半響。
  在場眾人都不約而同的沉默了起來,他們都是一線天強者,自然知道在以后的修煉道路上究竟是如何的困難。
  那位閉關失敗的強者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只是,就算是明知道這個結果,只怕也沒有多少人能夠抵擋得住閉關沖擊的誘惑。
  這是武者不屈不饒的個姓,但這也是武者最大的悲哀。
  在這些人之中,唯有二個人的目光閃爍,分明是有著不同的感覺。
  賀一鳴抬頭,無意中與金戰役的雙目遙相對望了一眼,他們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那一抹不以為然之色,隨后不約而同的移開了視線。
  他們二個的天賦與眾不同,自然是無法體驗這里眾人的心中感慨。
  張仲巹突地搖了搖頭,道“算了,不說這個了。下一次各位需要什么,只管說來,看看老夫是否有辦法給各位帶到。”
  一位分支高手大概是早就在等待這句話了,立即道“張兄,下一次我需要一份東海無根浮萍草,你能夠帶來么?”
  張仲巹眉頭微皺,道“東海無根浮萍草,這東西確實罕見,不過我可以代為留意一下,估計有五成的把握能夠得手。”
  那人的臉上立即露出了欣慰之色,道“若是連張兄也無法收集到,那么小弟真不知道還能夠從哪位的手中獲得了。”
  張仲巹微微的一笑,并不在意對方的這記馬匹,而是道“還是老規矩,若是張某僥幸找到東海無根浮萍草,那么希望許兄能夠準備一份陵糊石心,可否?”
  那人猶豫了半響,似乎是在心中計算著什么,終于重重一點頭,道“好,小弟準備妥當,不讓張兄失望就是。”
  賀一鳴心中頗為震撼,想不到就在這三言二語之間,他們就已經預訂了這樣大的一份交易。
  東海無根浮萍草究竟是什么東西,賀一鳴其實是一無所知。但是陵糊石心在西北各國之間卻是大大有名之物。
  只要是在西北有點兒勢力之人,大都聽說過這件事物。
  陵糊,其實是西北三大強國交界處的一個地名。在這一片三不管的地帶,卻盛產一種玉石,這種玉石因為產地的原因,被稱為陵糊石。
  在海量的陵糊石之中,偶然會出現一顆完全透明的玉石,在玉石的中心,有一顆心型的小玉。
  據說這種玉石也是屬于天地至寶中的一種,但是數量極其稀少,而且更有著已經絕跡的現象,所以顯得愈的珍貴了。
  張仲巹滿意的點了一下頭,道“各位還有什么要求,請說出來吧。”
  眾人紛紛開口,不過賀一鳴注意到了一個現象,有些人說話毫無忌憚,光明正大的要求,但也有二人卻將話凝為了一條線,分明是不想讓其他人聽聞。
  張仲巹顯然是早有應對,當一個人提出了要求之后,他或者是同意,或者是拒絕,但更多的,卻是一種模棱兩可般的答案,顯得他也并不是有著絕對的把握。
  不過,只要他答應了下來,其他人就都是松了一口氣。很顯然,眾人對于他的期望都是很高的。
  只是,張仲巹也毫不客氣,他所提出的東西,也都是屬于天材地寶之類的東西,而這些東西絕大多數都是西北特產,怕是也唯有這些久居西北的一線天強者們才有機會弄到手。
  他們口中所說的物品其實都堪稱是無價之寶,只不過在不同的人手上卻有著不同的作用,任誰也無法給一個具體的評價。
  張仲巹與眾人交談許久,終于將每一個人所需要的,和他所要求的東西都大致的敲定了下來。
  雖然只不過是口頭上的約定,但是眾人都知道,以他們的身份一旦答應了下來,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除非了生了意外,死于非命,否則就絕不會有任何問題。
  經過了今曰的聚會之后,賀一鳴明白,這包裹中的東西,應該是上一次開山大典中,這些一線天們需要的寶物了。
  張仲巹此人其貌不揚,但他的能量竟是如此之大,那么多一線天強者的要求,他基本上都能夠滿足。
  哪怕他是大申第一強門的門下,想要做到這一點,也是殊為不易。
  至此,賀一鳴對他也是生出了敬佩之心,能夠讓那么多強者結伴相迎,果然配得上這個資格。
  他們口中所說的東西,都是真正的寶貝,任誰都不敢有輕忽大意。若是夸出了口,而最終卻無法獲得,那就不僅僅是得罪人,而是要大失臉面的問題了。
  許久之后,終于敲定了雙方的意愿。張仲巹起身告辭,楊昊等主峰一線天們陪著他們離去,至于眾分支的一線天亦是相互告辭而去。周大天在離去之前,向著賀一鳴與于驚雷微微點頭,分明是在提醒他們記住晚上的約定。
  眾人全部離去之后,于驚雷輕聲道“賀長老,你真的相信周大天了?”
  賀一鳴沉吟了片刻,道“其實相信與否并不重要,主要還是看他們曰后的表現。”
  于驚雷一拍手掌,道“不錯,圖藩一脈雖然有一位尊者坐鎮,但是我們橫山也不會畏懼他們。”
  賀一鳴微怔,道“為何?”
  尊者與普通三花之間的差距極大,賀一鳴自然不會以為于驚雷能夠擁有與尊者抗衡的本錢了。
  于驚雷嘿嘿一笑,道“賀長老有所不知,在家師生前,與艾文彬尊者相交莫逆,他老人家非但是天池山主脈尊者,也同時是我橫山一脈的客座尊者。若是圖藩的尊者真的打算以勢壓人,他老人家是斷然不會坐視不理的。”
  賀一鳴這才恍然,怪不得于驚雷竟然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原來橫山一脈還有著這樣強硬的后臺。
  于驚雷突地一聲長嘆,道“賀長老,艾尊者雖然對我們橫山另眼相看,但說到底,還是要擁有自己的尊者為好啊。”
  賀一鳴微怔,終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想到了艾文彬所言的五行之花的建議之后,他的心中就有些猶豫不覺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