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75 麒麟之血和最強大的土之花

整個場地之上一片死寂……
  哪怕是高臺之上的艾文彬和黎明萱也在這一刻有了些許的動容。看。毛線、中文網..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不過如是之。
  仿佛是過了那么的一瞬間,又仿佛是過了千百年似的,也不知道是誰出了第一道叫好之聲,隨后熱烈的歡呼聲傳遍了主峰的每一個角落。
  雖然他們都不能理解,賀一鳴的手掌僅有那么大,又是如何將整個狐熊靈獸和熊無敵都砸入地下的,但這并不影響他們為之歡呼。
  豁然,一道人影從一竄而起,從坑洞中冒了上來。
  雖然他身上的衣服已經有些破損,但是從他的動作上來看,似乎并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勢,或者說并沒有受傷。
  隨后,地面微微的顫抖,那只巨大的狐熊靈獸慢慢的開始爬了起來。
  眾人的歡呼聲慢慢的停歇了下來,他們都已經看出了,狐熊靈獸的動作比以前遲緩了許多,在這驚天一擊之下,它顯然是受傷不輕。而且它的四肢已經是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形狀彎曲著。
  只要是稍有眼力之輩,就能夠看出,它的四肢已經徹底的斷了。
  賀一鳴的這一翻手,竟然將它的二只前爪硬生生的打折了,至于它的后腿為何也會折斷,只要看看在他身后幾乎是完好無損的熊無極就可想而知了。
  這只狐熊靈獸,竟然是寧肯自己四肢俱折,也是不愿意將力量傳到熊無極的身上。
  在這一刻,只要是能夠看出其中奧妙之人,心中都是一陣感慨。圖騰一族雖然是他們的強大敵人,但是圖騰一族和他們的靈獸之間,卻是真正的生死與共。
  熊無極身形一閃,來到了狐熊靈獸的身前,從身上迅快的掏出了一個半透明的石瓶子。
  在這個石瓶子中有著一滴鮮紅的液體。
  雖然是隔著石瓶子,但是眼尖之人卻已經隱隱的看出了,這一滴液體似乎是在以一種極其緩慢的度流動著。這種流動的方式并不是隨著熊無極的搖擺而流動,而是循著一種固定的,其獨有的方式在緩慢流轉。
  眾人的心中似乎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這一滴液體仿佛本身就是一個特殊的生命似的。
  見多識廣的艾文彬和黎明萱的臉色都是一變,他們對望了一眼,終于是打消了出手搶奪的念頭。
  不過能夠讓他們也為之動容,并且想要搶奪的東西,其珍貴之處,也就可想而知了。看。毛線、中文網
  熊無極將石瓶的蓋子打開,將里面的紅色液體毫不吝嗇的倒入了狐熊靈獸的口中。
  他以閃電般的度做完了這一切,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此時,賀一鳴就站在了他身前的不遠處,他靜靜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對于自己所造成的戰果,以及那四周傳來的轟然的歡呼之聲都是視若無睹,充耳不聞。
  他似乎是依舊是沉溺于一種屬于自己的世界之中,仿佛剛才那如鬼似神的翻天一掌與他并沒有半點兒的關系似的。
  熊無極的心中躊躇,他似乎是想要出手還以顏色,但是一想到剛才的那一掌之威,竟然就是心中忤,在失去了狐熊靈獸的幫助之下,他竟然提不起直接與賀一鳴動手的膽量了。
  這與他剛才一人一熊獨自上山,在二位聚頂尊者的面前侃侃而談的膽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賀一鳴的那非人般的一掌,不但擊傷了巨熊,而且還擊破了熊無敵的膽魄。
  “嗦嗦嗦……”
  一陣奇異的聲響從熊無極的身后傳了出來,在所有人驚嘆不已,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這一只斷了四肢的狐熊靈獸竟然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它甩動著粗大的四肢,每一下抖動都像是非常的勉強,又像是在忍受著巨大的苦楚。不過,隨著它抖動著的次數增多,他的四肢就在迅快的痊愈著。
  不過就是片刻之間,當它再度抬起了頭,出了憤怒的嘶吼聲之時,它身上的傷勢已經以一種十分奇妙的方式完全的恢復了。
  “麒麟之血……”艾文彬喃喃的道“果然是麒麟之血。想不到傳說中的麒麟真的存在。”
  “未必存在。”他身邊的黎明萱陰沉著臉,道“自從神道絕跡之后,傳說中的神獸也不見了蹤跡。”
  艾文彬眉頭一皺,道“除了麒麟之血外,還有什么東西能夠起到如此神奇的妙用。”
  黎明萱嘿嘿一笑,道“神獸之血,哪一個不是有著類似的效果。”
  “他們是深山圖騰一族,是麒麟的血脈傳承。”艾文彬沒好氣的說著,隨后,他的眼神一動。道“我明白了,這是他們以前儲存下來的麒麟神血。”
  黎明萱微微點頭,道“應該是如此了,不過這個小家伙的身上竟然也有著神血,說明圖騰一族對于他的期望很高呢。”
  他們二個人在交談之時,都將各自的聲音凝成了一條直線,哪怕是在他們身邊的袁禮薰和金戰役都未曾聽見。
  不過這二位的注意力也并沒有放在他們的身上,而是在時刻的關注著下方的一舉一動。
  當狐熊靈獸完全恢復,并且人立而起,出了一道充滿了屈辱和憤怒長嘯之時,賀一鳴也終于抬起了頭。
  隨著他頭抬起來之后,彌漫在他身周的那種奇異感覺頓時是消散無蹤了。
  他仿佛終于從那種神奇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中走了出來。
  這一步走出來,就像是從云端走到了低谷,就像是從圣人變成了百姓,他身上那種令人生畏的氣勢也是盡數的不見了。
  不過,他方才的那種無敵形象實在是給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雖然此刻散去了強大的氣勢,卻依舊是沒有人敢對他有絲毫的小覷之心。
  就連楊昊和周大天在看向他的目光之中,都帶著一絲敬畏之色,似乎是已經將他與艾文彬和黎明萱這二位頂尖兒的聚頂尊者放到了同一等階似的。
  看著暴跳如雷的狐熊靈獸和緊緊的拽住了靈獸一只手臂的熊無極,賀一鳴突地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誠摯的道“多謝了。”
  齜牙咧嘴的狐熊靈獸頓時愣住了,它的智慧一點兒也不遜色于人類,除了不會說話之外,它的思想和動作已經和一般的人類無甚區別了。
  賀一鳴竟然會向它道謝,這似乎是比剛剛的那一記翻天印更讓它吃驚。
  熊無極顯然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狐疑的道“你謝什么?”
  “若是沒有閣下,賀某也無法凝聚這第三朵有形之花。”
  說罷,賀一鳴雙手背負,張開口,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隨著這一口氣噴出,天地之力頓時開始劇烈的朝著這里凝縮了起來。
  當賀一鳴的一口氣全部吐盡之時,在他的面前,已經出現了一朵黃色的土之花。
  臺下的后天修煉者們個個嘖嘖稱奇,大部分人還以為賀一鳴是在耍樂子,僅有小部分卻激動的雙目微赤,眼中充滿了激動。
  而高臺之上卻是極為反常的變得鴉雀無聲了。
  半年之前,賀一鳴在山腳之下與周大天大戰一場,以風火雙花之力,挫敗三花強者周大天,成為了當之無愧的天池山尊者以下第一人。
  哪怕是最為看好賀一鳴的艾文彬,也曾經說過,他能夠在十年之內凝聚出第三朵有形之花就已經是非常的了不起了。
  但是如今,短短的半年之后,在這個萬人大比的場合之下,他竟然再度頓悟,不但輕而易舉的打翻了圖騰族的人熊合一,而且還終于凝聚出了第三朵土之花。
  深悉賀一鳴底細的眾人都在心中暗自盤算,他在凝聚雙花之時,就已經能夠戰勝三花強者了,那么三花齊聚,又會擁有多么強大的威能呢。
  似乎是為了迎合他們的心中愿望一般,賀一鳴在猶豫了一下之后,再度吹了一口氣。
  風火二花從他的口中噴出,并且在繞著土之花滴溜溜的打著轉兒,片刻之后,賀一鳴輕喝一聲,那風火二花頓時出了清脆的爆破聲,爆裂了開來。
  隨后,大量的異種能量涌入了土之花中,慢慢的,那土黃色的花朵開始變得鮮艷了起來。
  從土黃變成了金黃,而且是越來越亮,最終竟然象是一顆完全由黃金鑄造而成的金花似的。
  當熊無極和狐熊靈獸全力以赴之時,他們所出來的土之力亦是金黃色彩。
  但是那時候的金黃色卻遠不如此刻的這般鮮艷奪目。
  若是二者相比,一個是十足赤金,另一個則只能說是散碎金塊了。
  不僅僅如此,當如此色澤的土之花出現之時,空中頓時傳來了一股強大的被壓制的禁錮力量,這種力量并非單純的從上而下,而是從四面八方的匯聚而來。
  以金黃色的土之花為中心,竟然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禁錮圈子,連熊無極和狐熊靈獸都忍不住顫抖了幾下。
  人熊的眼眸中都有著一絲不解和畏懼之色,這種奇異的感覺,似乎也唯有在土系尊者的身上才能夠感受的到。
  莫非眼前的賀一鳴已經是尊者級別的強者了么?
  但是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說,似乎他都不象是一個真正的已經聚頂成功的尊者。
  只是,看著賀一鳴面前慢慢的旋轉著,并且散著龐大威能的土之花,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約而同的冒出了一個想法。
  這朵奇異的金黃色的土之花,只怕是史上最強大的單系之花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