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79 二十年的打算

“呔……”
  隨著一聲怒吼,艸場上的一人踏前一步,醋壇大的拳頭如風般的擊出,雖然對面一人已經是竭力防御,但最終還是力有不逮,被這兇猛絕倫的一拳震出了白線之外。kanmaoxian.com..
  他低頭看了一眼,滿臉的沮喪,抱拳一禮,默然的退了下去。
  獲勝之人眼中閃爍著喜悅的光芒,也是走出了白線所畫的圓圈之中。
  隨后,又是二人走進了這個圓圈,他們雙雙抱拳一禮,凝神相望,半響之后,幾乎是同時出手,以自己最為拿手的武技與對方戰到了一處。
  在整個廣場之上,共有十個這樣的白色圈子,每一個圈子之外,都有著二名先天境界的強者觀戰。而圈子之內,就是天池的各路弟子全力以赴進行的開山大比。
  賀一鳴在高臺之上暇意的坐了下來,在他的身周,橫山的幾位長老,以及與橫山交情向來要好的一些先天境界強者們都圍著他坐在了一起。
  不知不覺中,以賀一鳴為中心,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圈子。
  當然,想要加入這個小圈子的,起碼也要有著先天境界的修為,那些后天強者們哪怕是心中再是羨慕,也無法擠進這個圈子之內。
  在高臺上,還有著幾個圈子,其中張仲巹的身邊竟然也圍著幾人,看他們談笑風生的樣子,分明是相談甚歡。賀一鳴對于這位珍寶商人的交友本事佩服的五體投地,似乎他到了哪里都能夠找到合適的朋友。
  環目朝著臺下看了一眼,所有人的精力幾乎都集中到了大比之上,至于適才熊無極出現之事,對于他們來說,只不過是一場調劑而已。
  若是在平時,或許還會被人念叨許久,但是此刻在面對先天金丹的爭奪,卻再也沒有人敢輕忽大意了。
  臺下全力拼搏的各支脈弟子的武技雖然在此時的賀一鳴眼中,已經變成了花拳繡腿,但是看到他們臉上的那種認真表情,賀一鳴卻明白他們對待此事的態度。
  他的心中頗為感慨,似乎又想起了改變他命運的那一夜。
  如果不是有了湖底的奇遇,今曰自己不要說能夠坐在高臺之上觀戰,就算是想要成為下面那無數博斗中的一員,都是決無可能的。
  豁然,一道呼喚聲將他從臆想中驚醒了過來。
  他抬頭,看到了眾人臉上的奇異神色,微微一笑,道“對不起,賀某剛才在思考與熊無極的那一戰,此人雖然是圖騰族人,但在武道之上的修為確實是非同小可,頗有可以借鑒之處。wap.kanmaoxian.com”
  他身邊的眾人這才釋然,不過看向他的目光之中,卻是不知不覺的多了幾分欽佩。
  至此,他們都泛起了一個念頭,賀一鳴的天賦雖然是天下無雙,但若是沒有這種隨時隨刻都在考慮武道修行的態度,他也決無可能在這樣的年齡就取得如此的成就。
  而且,他們都知道,賀一鳴在武道之上的腳步絕對不會就此停歇。
  只是,他最終能夠走到哪一步,就不是這里的眾人能夠想象的了。
  “賀兄,你們橫山一脈的弟子身手真不錯,這一次進入前十,可是大有希望啊。”朱八七笑瞇瞇的說著。
  在這些人之中,擁有一線天實力的朱八七自然也是屬于巔峰人物之一,在加上他主峰強者的身份,就更是令人尊敬了。
  賀一鳴微怔,心中暗叫慚愧。
  他身為橫山一脈的太上長老,到了現在,竟然還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參加了比試,似乎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了。
  藥道人突地不滿的看了他一眼,不過礙于身份,只好隱晦的道“朱師叔,我們橫山本來可以鐵定有一個前十的席位,但現在卻未必可知了。”
  朱八七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胡說八道,難道你還指望賀兄能夠參加大比不成?”
  藥道人遲疑了一下,終于搖了搖頭,輕嘆了一聲。
  在賀一鳴出頭與熊無極一戰之后,他的名聲之盛,縱然是比起尊者來,也是不遑多讓了。
  再指望他參加這樣的大比,那就純粹是開玩笑了。只要他下場一站,根本就不用出手,保證所有人都會造反了。
  賀一鳴輕咳一聲,道“朱兄,你以為我們橫山哪位弟子有希望晉級前十?”
  朱八七沉吟了一下,道“希望最大的,應該是一位土金雙修的……”他皺起了眉頭,向著于熙辰看去。
  他只不過是瞅了一眼,雖然知道那人是橫山一脈的弟子,但卻叫不出名字來。
  于熙辰連忙道“朱師叔,那是拇指峰上的弟子車文君,雖然他去年才剛剛進階到內勁第十層,但是他在戰技的修煉上卻甚有天賦。就算是遇到了內勁十層巔峰的對手,也未必就會落敗。”
  提高這名弟子之時,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傲色,顯然是對他甚有信心。
  賀一鳴腦中一轉,終于想起了此人的來歷。
  在橫山目前的所有內勁十層的修煉者中,此人是唯一的相生雙系兼修的弟子。賀一鳴昔曰在為6正儀加持經脈護法成功之后,就已經承諾過,一旦車文君的土金內勁都達到了十層巔峰,那么他也會出手為其護法加持經脈,助他一臂之力,讓他進階先天。
  此時,高臺上的一位負責端茶送水的主峰弟子快步奔來,在他們的這個小圈子前停住,躬身道“賀前輩,艾尊者有請。”
  聽到了艾文彬相請,其余人都站了起來,對于這位聚頂尊者,他們的心中可都是充滿了尊敬。不過賀一鳴能夠得到他老人家的主動邀請,眾人的心中也都是頗為羨慕。
  賀一鳴微微點頭,看了這名主峰弟子一眼,心中暗嘆。
  此人的年紀并不太大,僅有三十多歲,內勁修為卻已經達到了第八層巔峰,隨時都有可能進階到第九層的可能。
  如果他不是主脈弟子,那么最多十年之后,他就將是下面搏殺的眾人之一了。
  收回了目光,賀一鳴朝著高臺頂端而去,很快的來到了艾文彬等人的面前。
  尚未來到高臺之上,賀一鳴就感到了二道灼熱的目光,根本就無需抬頭,他就知道,這鐵定是來自于金戰役的眼神。
  心中苦笑一聲,看來在熊無極離開之后,這位的心中已經將突破聚頂境界的希望落到了自己的頭上。
  不過說句心里話,對于這樣的無妄之災,他其實并不排斥。在對方打自己主意的時候,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只要機會合適,他也不介意與之一戰,畢竟,究竟誰能在這一戰中取得最大的好處,那還未必可知呢。
  心中轉動著這個念頭,他已經來到了艾文彬的面前,見禮之后,艾文彬開門見山的問道“賀一鳴,你為何要與熊無極打這個賭,難道你以為,他真的有能夠阻止蛇、狼二族提前向你尋仇?”
  微微的一笑,賀一鳴道“其實晚輩在事先也只是有五成的把握,只不過提出之后,熊無極并沒有強烈的反對,所以晚輩就有十成把握了。”
  艾文彬饒有興趣的道“有意思,你是如何想的?”
  “神獸之血。”賀一鳴沉聲道“其實在打出翻天印之后,晚輩就已經從頓悟中醒轉過來,看到熊無極給狐熊靈獸服下了神獸之血。也唯有神獸之血,才能夠擁有瞬間治療如此嚴重傷勢的恐怖效果。”說到這里,他的嘴角再度溢出了一絲自信滿滿的微笑“神獸之血何其珍貴,哪怕是在深山圖騰之中,只怕也并非人人可以擁有。晚輩心想,這個熊無極在深山之中,肯定是擁有極為重要的身份和地位。所以就出言一試,只是沒想到那熊無極心高氣傲,只不過推辭了一下就默認了。”
  艾文彬哈哈一笑,道“原來如此,不錯,你的運氣真不錯,雖然老夫也不知道這個熊無極究竟是何來歷,但他既然能夠代表整個深山圖騰一族來到天池,并且有資格與麒麟圣主直接對話,而且他的靈獸伙伴也是突破圣獸在即,這樣的人物既然答應你了,那么區區二十年的時間,應該是絕無問題。”
  賀一鳴的心中一松,他雖然也有著一定的把握,但那畢竟是自己的猜測,此刻連艾文彬這樣的尊者都已經認可,心中自然是放下了一幢心思。
  艾文彬臉上的笑容突地一斂,道“賀一鳴,你約定了二十年的時間,難道你以為這二十年就足以讓你擁有自保的能力了么?”
  賀一鳴也是一臉的肅然,他抬頭,眼中充滿了自信的目光,隨后輕輕的拍了拍腋下的五行環,朗聲道“只要能夠凝練此物,五行合一,那么晚輩以為,足以自保了。”
  黎明萱冷哼一聲,道“區區二十年,你以為就能夠凝聚出五行之花?”
  五行環不是一般的神兵,而賀一鳴的話也非常清楚,想要將五行環的威能揮到最大,也唯有五行之花全部凝聚。
  賀一鳴張開了口,他笑的甚是開心。
  “二十年……足矣。”
  黎明萱滿臉的不屑,她似乎是想要說些什么,但是話到嘴邊,卻看到了賀一鳴臉上那強烈的甚至于連她都是有些受到影響的自信笑容,隨后再看到了雖然是默然不語,但卻一臉附合表情的袁禮薰,還有那雙目中同樣神采奕奕的金戰役。
  她的話頓時說不出來了。
  隱約間,她第一次的感到了,或許,這個世界的未來,應該是屬于他們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