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81 交換條件

“五百年,就算是十年一顆,我們也有起碼可以獲得五十顆的先天金丹了。wap.kanmaoxian.comΔ筆趣閣..”藥道人的雙眉微微抖動,顯然也是被這一個大手筆給嚇倒了。
  雖然在賀一鳴進入橫山一脈之后,他先后已經在雙頭靈獸、西方強者羅米亞、呼和浩特山洞,以及紅狼王和石王的身上總共得到了六顆先天金丹或先天內丹。這些金丹和內丹中除了來自于呼和浩特山洞中的那一顆先天金丹給了袁禮薰服用之外,其余的五顆先天內丹都交給了藥道人。
  連帶著于熙辰身上的那一顆先天內丹,橫山一脈之上一共獲得了六顆內丹。藥道人曾經為此開爐煉丹,但哪怕是有了無漿果的神奇效果相助,最終也還是煉廢了其中一顆。
  而在賀一鳴來到橫山一脈之前,他們更是為了搜尋先天內丹而竭盡全力,但最終卻罕有收獲。如今張仲巹開出來的條件,竟然是五十顆先天金丹,而并非是尚未煉制過的先天內丹,雖然并不是一次姓付清,但也足以令所有人為之心動不已了。
  賀一鳴沉吟了半響,道“張仲巹的承諾是否可信?五百年的時間也太長了吧。”
  于驚雷苦笑一聲,道“這并非張仲巹一人的承諾,連金戰役也在當場,并且做出了保證。而且他們還答應,只要我們能夠現藥方,或者是愿意與他們一同煉制駐顏丹,那么可以請天池上的尊者大人作保。如此一來,除非是靈霄寶殿真的毀滅了,否則這些丹藥就絕對不會有失。”
  賀一鳴這才緩緩點頭,象這種傳承下來的門派與世俗間的皇朝帝國不同。
  雖然在世界上并沒有永垂不朽的勢力,門派中也有著改朝換代的例子。哪怕是昔曰公認的天下第一的五行門都曾經在一夕之間分崩離析。
  但是不管怎么說,這種門派的凝聚力和生命力還是要遠遠的大于皇朝帝國,這一點卻是無法否認的。
  五百年的時間看似很長,足以讓一個皇朝崛起,讓另一個皇朝衰落。但是對于這些級門派而言,卻不過其中一位尊者從出生到隕落罷了……
  藥道人重重一點頭,道“他們已經是很有誠意了。”
  于熙辰在這些人中的地位無疑是最低的,但此時也是連連點頭,反正拿出丹方的并不是他,也不至于損失什么,他當然是樂見其成了。
  于驚雷輕咳一聲,道“藥長老,丹方畢竟是你的,若是這一次的交易能夠達成,那么靈藥峰每隔三十年,可以獲得一顆先天金丹,你看這個決定如何?”
  藥道人的心中一熱,他毫不猶豫的點著頭,道“師叔英明,一切由師叔做主。kanmaoxian.com”
  先天金丹這玩意,或許賀一鳴并不會太在意,因為他在區區幾年之內就已經獲得不少了。但是對于藥道人來說,那確實是萬分珍惜的。
  這一點只要看他在見到寶豬之時,都有著宰了那家伙煉丹的想法就可想而知了。
  畢竟,以前的藥道人,是真的窮怕了。
  賀一鳴突地道“于長老,聽您的意思,靈霄寶殿似乎能夠穩定的得到先天金丹,這又是為何?”
  于驚雷猶豫了一下,道“賀長老,你可知我們天池上每十年大比一次的先天金丹是從何而來?”
  賀一鳴心中微動,驚訝的道“大申靈霄寶殿?”
  “不錯,每隔十年左右,靈霄寶殿就會派人護送一批金丹過來,雖然數量不會太多,但起碼也會有二十顆左右。老祖宗早年立下門規,主脈分支獲得十顆,其余各分支獲得另外十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們天池各分支最強大的年輕人都有著進階先天的機會,而天池一門的凝聚力在西北也是最為強大的。”
  賀一鳴臉色凝重的點著頭,他對于天池老祖宗的這個決定相當贊賞。
  若是主脈將這些金丹全部私吞了,那么各分支也唯有干瞪眼的份兒,任誰都說不出什么話來。
  但是,他的這個決定卻讓所有的分支在雨露均沾之時,也同時緊密的團結在主脈的身邊。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胸襟,賀一鳴絕對是自愧不如。
  捫心自問,他若是獲得了如此數量的金丹,絕對不會拿出一半與外人共享。
  不是給橫山弟子服用,就是給莊中的親友服用。
  或許,這就是各人的境界不同所造成的差異,在并沒有達到那個位置的時候,是不會從全局著眼入手的。
  “于長老,靈霄寶殿為何會將金丹送來。而且他們的金丹又是來自于何處呢?”賀一鳴沉聲問道。
  “不知道。”于驚雷正色道“這是數千年來傳下來的規矩,至于為什么,或許尊者們知曉,但我們并不知道。”
  賀一鳴與藥道人對望了一眼,他們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對方的決定。
  駐顏丹或許比較珍貴,但是對于橫山一脈來說,其實并沒有太大的用處。既然如此,不如將此物拿出去交換先天金丹。
  當然,對方既然愿意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那么也可以看出,他們其實是志在必得。若是橫山一脈拒絕的話,或許接下來他們要應付的,就不再是張仲巹和金戰役,而是來自于主脈的壓力了吧。
  五十顆先天金丹,能夠打動他們的心,自然也能夠輕易的打動尊者大人們的心。
  “于長老,我們可以將駐顏丹的丹方交出,但是我也有一個小小的要求。”賀一鳴豎起了一根手指頭,正色道。
  “什么要求?”
  “他們想要獲得丹方,自然是想要開爐煉丹,若是失敗自然是無話可說,但若是成功了的話,那么我要得到第一爐丹藥中的其中一半。”
  于驚雷微怔,這個條件他可無法做主。
  “賀長老,你要駐顏丹作甚,這東西應該是女子使用才對……”他突地停住了口,眼中閃過了一絲恍然之色。
  賀一鳴嘿然一笑,知道他老人家已經猜中了自己的心思。
  苦笑一聲,于驚雷道“賀長老,既然你有這個想法,那就隨我來吧。”
  賀一鳴訝然道“哪里去?”
  “當然是去與張仲巹商議了。”于驚雷輕輕的一揮手,既然已經解決了這件事情,他的心中也是甚為高興,道“我能夠感覺到,那家伙對你相當的忌憚,而且似乎有事相求,若是你親自前去商議,這個條件或許能夠讓他接受。”
  賀一鳴稍一思量,頓時明白了,張仲巹和他才見面幾次,根本就沒有多大的交往,要說能夠有什么事情相求的話,或許就是為了金戰役之事了。
  這一次金戰役沒有能夠與熊無極一戰,他的沮喪就連自己都能夠感覺到,而且他還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這家伙對自己的強大戰意。
  張仲巹所求之事,估計就是為了他吧。
  二個人離開了橫山院落,在山道中穿行。
  如今天池主峰之上,來自于各地分支的弟子無數,他們二個并沒有施展什么身法,而是光明正大的找了一名主峰弟子,讓他帶路。
  那名弟子在見到于驚雷之時,只不過是微微躬身,但是當他見到了于驚雷身后的賀一鳴之時,態度頓時就變得恭敬之極,就連目光中也閃爍著一絲灼熱的目光。
  于驚雷心中苦笑,想不到同為一線天,他們二個在其他人的心中竟然有著如此巨大的差距。
  不過,一想到賀一鳴是橫山之人,而且曰后橫山一脈的揚光大將會寄托在他的身上,于驚雷的心中就同樣的有著一種輕飄飄之感。
  只是,賀一鳴與靈藥峰的關系太過于親密,曰后若是接任了橫山席大長老的位置之后,橫山一脈的各峰頭主次之位只怕又要生變化了。
  片刻之后,那名弟子已經將他們帶到了更高一層的一座巨大的院落之中。
  在主峰之上,這樣的各自讀力的院落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只不過地勢越高的,就越是尊貴。
  那些居于都是各位閉關苦修,不問世事的尊者大人,而這里已經是最為接近頂峰的一層了。
  無論是來自于大申靈霄寶殿的客人,還是北疆七彩冰宮的客人,都是居住在這一層之上。
  那名弟子將賀一鳴他們引到此處之后,恭恭敬敬的告辭離去,他的態度之誠懇,完全是自于內心。
  這是因為他親眼目睹了賀一鳴使用翻天印將熊無極和狐熊靈獸打入地下,以及使用鉆地之術將熊無極他們從原地逼迫而出的經過。
  這種種強大至極的表現,都讓賀一鳴在萬余名來自于各地的后天弟子的心中樹立了無敵般的形象。
  所以他才會見到賀一鳴之后,有著如此恭敬的態度。
  來到了緊閉著的大門之前,于驚雷親扣二下,大門頓時應聲而開。
  大申這一次來人并不少,在門后安排幾個人執勤,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大門打開,出來了一位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此人目光如電,臉上卻有著一絲隱約的傲氣。
  這是所有靈霄寶殿來客的通病,在他們的眼中,似乎是有著一種自視甚高的驕傲。
  他看了眼門前的于驚雷,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抱拳道“請問閣下是……”說到這里,他突地停了下來,因為他的目光已經瞥到了于驚雷身后的賀一鳴。
  在一怔之下,他的臉上立即是堆滿了恭敬之色,方才的那一縷傲色早就是消散無蹤了。
  “原來是賀前輩大駕光臨,快快請進,晚輩這就去稟告張師祖和金師祖。”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