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83 較勁

二道人影在夜空中一閃而沒,就像是二個幽靈一般,似乎是閃爍了一下,就又一次的出現在數十米之外。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非但如此,他們就像是有著某種默契一般,在快的奔行中,竟然沒有帶起一絲的風聲。他們將本身強大的真氣釋放出來,感應著周圍的環境,避開了所有的主峰巡邏弟子,自始至終,都沒有讓任何人現。
  不一會兒,他們就已經是并肩跑到了主峰之下,直到此刻,他們之間還是沒有分出快慢來。
  當賀一鳴與金戰役跳出了房間之時,他們立即感應到了,在前方的那道飛狂奔的身影。沒有任何理由的,他們就知道,剛才使用小石塊偷襲他們的,正是此人。
  雖然在電光火石之間,他們同時想到了這個問題,這家伙是如何進入山中,難道云霧之上的那群尊者老怪物們都變成了聾子和瞎子了不成。
  不過,無論他們的心中如何思量,卻都是不約而同的追了上去。
  從第一步踏出開始,他們就進行著暗中的較量。這并不是簡單的奔跑,而是在奔跑的途中還要躲避其他人的覺。仿佛在這一刻,他們二個也變成了從山下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入山之人似的。
  金戰役固然是千方百計的想要與賀一鳴較量一場,但在賀一鳴的心底,又何嘗不是有著類似的想法。
  唯有不斷的與真正的高手切磋,甚至于是進行生死之戰,才能夠以最快的度突破目前的極限,進入更高的層次之中。
  賀一鳴獨自修煉了近半年還沒有徹底領悟的翻天印,卻在見到了狐熊靈獸的攻擊方式之后,靈機一動之下就進入了頓悟的境界中,隨后大神威,徹底的掌握了這門印法,更是兼且領悟了土之花。
  從這個過程中,就可以看到與同階高手切磋之時所能夠獲得的最大好處了。
  當然,如果挑戰的對手與自己相差太大,那么被對方一掌拍死,那就是一個笑話了。
  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金戰役和賀一鳴都是將對方視為足以一戰的真正對手。既然有了現在這樣的好機會,他們自然是都不愿意認輸,以最快的度,最靈巧的身法,躲開了一路上所遇到的全部人,一直這樣的來到了山腳之下。
  到了這里,他們二人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那亮若星辰般的眼眸。
  遠方的那道身影雖然沒有能夠擺脫他們的追蹤,但他們卻也并沒有能夠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
  不知不覺中,他們二人的心中同時興起了一股好勝之心。看。毛線、中文網
  哪怕他們都知道,輕身功法并不能代表一個人全部的實力,但是此刻在他們的心中,除了分出勝負之外,卻再也沒有了別的念頭。
  賀一鳴深吸一口氣,他的身形突地一陣模糊,瞬間已經消失在原地,那二點一線之間的距離在這一刻似乎變得無限的接近,只要他一踏步就能夠跨越了過去。
  金戰役的臉色大變,他的心中涌起了強烈的不可思議的感覺。
  雖然他也曾經看到了賀一鳴所吐出來的風火之花,但是這種級強大的,近乎于破開了空間進行瞬移的技能,卻還是讓他大出意料。
  至此,他立即明白,原來賀一鳴不僅僅是對土系力量的領悟達到了一個極致,就連對于風系力量的領悟,也達到了相同的水準。
  他的臉色無比的凝重,身上突然之間涌現出了強大的到了極點的氣勢。
  在他的雙腳之上,瞬間閃過了一道金黃色的光芒。這一道光芒與賀一鳴凝聚了全部真氣的土之花竟然是如此的相像。
  隨后,他一步跨出。
  在他跨出這一步的時候,他面前的地面似乎在迅快的縮短著,隨著他這一步邁出,瞬息之間就已經跨過了數十丈的距離,來到了那個飛快逃遁的黑影背后。
  這雖然并不是風系的頂尖力量表現,但是所揮出來的實力,卻是絲毫不差。
  賀一鳴身形一晃,已經從那種神秘的境界中現出身來。然而,他的雙目瞪圓了,幾乎就是在他出現的那一刻,金戰役竟然也是絲毫不差的出現在他的身邊。
  就像是剛才他與金戰役同時使用了二點一線的風系頂尖力量,穿過了這數十丈的空間,來到了此地似的。
  他的心中震撼實在是遠非筆墨所能形容,但是在震驚的同時,竟然也還帶著一絲隱約的欣喜和期盼。
  自從他掌握了這門神奇的風系能力之后,就唯有水炫槿老人生前還能夠在極限度上與他一較高低。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了第二個人能夠在地面上的行走比他更快了。
  但是此刻,金戰役卻追了上來,若是論及二個人的極限度,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一點兒也不在自己之下。
  一時間,賀一鳴的身上涌起了強烈的斗志。此時,哪怕金戰役不來找他,他也是絕不會放過此人了。
  感受著賀一鳴涌起來的斗志,金戰役的身上也同時騰起了更為強大的戰意。
  他所修煉的功法,就是要在戰斗中突破,此時與賀一鳴聯手追敵,雖然并非交手,但也有著彼此競爭的味道,二個人自然是全力以赴,任誰也不敢輕忽大意,讓對方小瞧了。
  他們二人同時伸出了手,強大的真氣在手掌心上凝聚了起來。
  拉近了數十丈的距離之后,這個黑衣人與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是近在咫尺,似乎是觸手可及。
  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二個人同時出手,都想搶在對方之前將此人拿下。
  然而,他們二人的瞳孔卻是在下一刻劇烈的收縮了起來。
  因為他們突地現,自己的手掌與眼前之人的距離似乎并不是越來越近,而是越來越遠……
  從眼看就要搭在了此人身上,到一寸、一尺。一丈,乃至于瞬間又一次的拉來了數十丈的距離。
  二個人的手掌竟然在同一刻抓到了空處,而此人也神奇的從他們的眼前瞬間來到了數十丈之外。
  賀一鳴和金戰役再度對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詫異之色。
  原來此人的修為竟然也是如此的駭人聽聞,絲毫也不在他們之下啊。
  不過,在看到了對方眼神的那一刻,他們的嘴角同時溢出了一絲笑容。若非如此,豈不是也太過于沒勁了。
  賀一鳴身周旋起了一道風,在他的眼中,世界上的一切顏色都開始褪卻,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副黑與白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他清晰的抓住了一條奇異的線路,這條線路,似乎就是這個世界的脈搏,循著有力的跳動,他已經看到了自己和前方那人之間的一條直線通道。
  隨后,他再一次的消失了。
  當賀一鳴身周的風開始旋轉起來的時候,金戰役的腳下也同時泛起了神奇的金黃色光芒。
  他一步踏出,那仿若是無限長的地面就在這一刻縮短了,金黃色的光芒一閃而過,他竟然以絲毫不差的度,跨越了同樣的一條直線的距離,重新的趕到了那人的身后。
  萬里閑庭,咫尺天涯……
  靈霄寶殿的土系密術,已經被他運用的隨心所欲。
  在賀一鳴的眼前世界恢復原樣之時,他已經又一次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后。只是他的耳朵微微的聳動了一下,頓時知道,金戰役竟然也是在瞬間躍過了這段距離。
  二個人同時出,同時下山,同時施展最強大的密術追蹤,但最終還是無法分出一個勝負。
  當他們的雙目在今夜第四次相對之時,除了愈旺盛的斗志之外,也都有著毫不掩飾的欽佩和欣賞。
  然而,還沒有等他們收回目光,臉色就都是一變,前面那人就像是與他們嘔氣似的,也是施展了某種密法,瞬間跨越了同樣的距離,又一次的脫離了他們觸手可及的范圍。
  至此,他們二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了,雙方的距離似乎并沒有生任何的變化,這豈不是在存心戲弄人么。
  他們二人不甘示弱的同時運氣,就想要第三次的跨步而出。
  但是,就在這一刻,前方那人突地身形一轉,繞過了一顆巨石。
  隨后,賀一鳴二人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閃爍了一下。
  在那人來到巨石之前,明明是一個人,但是當他從巨石之后出現之時,卻變成了二個人。
  這并不是幻影或者是殘影,而是真真正正的二個人。
  一股子的寒氣從賀一鳴二人的心中冒了出來,以他們二個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這從石頭之后出現的二個人,似乎與一人無疑。
  雖然沒法看到他們的面容,但是從背影看去,卻是相差無幾。
  無論是身材、還是打扮,都是一模一樣,幾乎就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的。
  從大石出來之后,他們一左一右,竟然就這樣朝著不同的方向飛奔而去。
  轉瞬之間,賀一鳴二人已經來到了這塊大石之旁。
  他們二個自然而然的分開,繞過了大石之后,二雙眼眸都是精光四濺的遙相互望。
  沒有任何交談,但他們卻是分了開來,也是一左一右的追了上去。
  在他們的心中,都有著一個念頭,無論如何,也要將這家伙追上。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輸給對手。
  盤旋的風兒再度吹起,金黃色的光芒再度閃亮了起來……
  賀一鳴與金戰役二人又一次的消失在原地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