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84 西北的旗幟

賀一鳴的身形如電,再一次消失在原地,驟然出現在數十丈之外,這一次他早有準備,身形剛剛出現,就已經一掌平平的印了出去。kanmaoxian.com..
  一股紅色的真氣凝聚在一起,被賀一鳴身周的風之力所纏繞,如同火龍般的沖擊而去。
  這一掌最為強大的地方并不是這風火之力,而是在風之力加持下的那種極為快捷的度。
  這是風的度,而且是風的極限度,在這個度之下,哪怕是賀一鳴本人都不敢說能夠完全躲避開來。
  幾乎就是在賀一鳴現身出來的那一刻,這一掌的風火之力就已經來到了眼前黑衣人的身后。
  果然,縱然是以這個神秘黑衣人的能力,也斷然沒有想到賀一鳴在艸控風之力的時候,竟然能夠達到這種近乎于一心二用的地步。
  那強大的風之力卷著火星,瞬間已經欺進了他的身體,并且蔓延了開來。
  賀一鳴的心中大喜,這一次的嘗試竟然真的奏功了。
  他之所以全力以赴,就是想要盡快的將此人抓獲,然后趕在金戰役的面前回到靈霄寶殿的院落之中。哪怕是不能趕在他的面前,也絕對不能落在他的身后。
  此時,他的心中有著絕對的把握,或許這風火連環一擊無法讓此人受傷,但肯定能夠阻得他瞬間,只要有這瞬間的延遲,自己的五行環就不是吃素的。
  在見識到對方的輕身功法之后,賀一鳴對于他已經是極為看重,甚至于不在金戰役之下了,所以他在擊出了風火一擊后,手腕立即一縮,來到了腋下,將五行環取了出來。
  然而,更加讓他吃驚的事情生了,他的風火一擊雖然是如愿以償的燒到了前方那人的身上,但也僅僅是燒到了而已,此人的身體一個晃動,突地冒出了大量的水汽,那漆黑如墨的水汽就像是傳說中的,能夠壓癱一切的重水似的,所有的風火投入其中,瞬間就已經泯滅了,甚至于連將他的衣服燒個窟窿也辦不到。
  隨后,此人邁開了大步,一晃、二晃,三晃。
  三晃之后,他就如同吃了偉哥般的爆了出來,雙腳如同踏上了風火輪,竟然就這樣滑了出去。
  腳下明明是崎嶇的山路,但是此人雙腳一出,瞬間就滑出了數十丈,重新將二人之間的距離拉了開來。
  賀一鳴的心中一凜,就連手心都有些冰冷起來。
  此人的實力真是莫測高深,對于水系力量的掌握更是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看‘毛.線、中.文、網
  當那漆黑色的水汽蔓延開來的那一刻,賀一鳴已經知道,此人肯定是一位已經凝聚了水之花,而且還是一位對于水之力的掌握達到了高深莫測地步的強大高手。
  若非如此,此人也不可能輕而易舉的將自己的風火之力完全消滅。
  至于他這種滑出去的詭異身法,卻是前所未有,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人的身法之快,并不在自己之下。
  當然,看到了對方的身法之后,賀一鳴也明白,自己追錯人了。
  此人與方才的那個黑衣人雖然在背影上極為相似,但畢竟不是同一個人。
  不過,天池上之上,何時竟然出現了如此厲害的二個人物?
  他心中將楊昊等一線天高手想了一個遍,但最終卻是一一否定,因為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與自己和金戰役比肩的能力。
  他的心中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不由地在背心處冷汗涔涔。
  腦中飛快的轉動著,他越想越是如此。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繼續追了上去,不過這一次他老老實實的追著,再也沒有施展什么二點一線之間穿梭的風之絕技。
  前方之人雖然并沒有回過頭來,但他似乎對賀一鳴的動作了如指掌。既然賀一鳴僅以普通的身法追蹤,他也就始終保持著這個度。二個人就這樣甚有默契的向著前方奔去,直至躍過了幾個山頭之后,前方的那人才豁然停了下來。
  賀一鳴立即是放緩了度,來到了那人十余米前停了下來。見到那人主動停下,賀一鳴心中愈的肯定了。
  他深深一躬,道“晚輩橫山一脈賀一鳴拜見尊者大人。”
  平和的聲音響了起來“你知道我是誰?”
  “晚輩并未見過前輩,只知道前輩是天池一脈的尊者大人。”賀一鳴恭敬的說道。
  雖然他此刻的實力已經是達到了凝聚三花,而且還提早掌握了天地之力,但是在一位尊者的面前,他還是不敢有絲毫的放肆。
  那人終于轉過了頭,這是一位清瘦的老頭兒,臉上掛著一縷讓人安心的笑容,他看著賀一鳴,緩緩點著頭,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賀一鳴暗中松了一口氣,這位前輩看上去似乎并不難說話。若是遇到了一個脾氣古怪之人,或許姓命能夠保全,但也免不了一頓挨打。
  “前輩,您出現的地方是天池主峰,如果您不是主峰之上的尊者,只怕連登上主峰的機會也沒有。”
  老人先是一怔,隨即放聲大笑,道“沒錯,這么明顯的破綻,老夫竟然沒有想到。唉,數十年的閉關不出,連腦袋也有些僵化了。”
  賀一鳴靜靜的聽著對方的笑聲,感應著對方所說的每一個字。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在他的感覺中,似乎對方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帶著一種力量,這是一種凝合了天地之力的力量。
  與普通先天強者們吸收提煉的天地之氣不同,尊者境界的強人,已經開始溝通天地,能夠將這種天地之氣通過某種方法而直接提聚使用了。
  這就是賀一鳴能夠使用鉆地之術和使用二點一線之間快瞬移的真正原因。
  不過相比之下,這位老人使用天地之力的方式才是真正的波瀾不驚,卻又實實在在,甚至于已經將天地之力凝入了他的聲音和每一寸的肌膚之中。
  賀一鳴恍然,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尊者境界吧。
  “賀一鳴,你小子不錯,真的很不錯。”老人突地說道。
  賀一鳴微怔,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何突然夸獎自己,但總比辱罵一頓之后,再拳腳相加的要好得多吧。
  “多謝前輩謬贊。”賀一鳴深深躬身道。
  老人大大咧咧的受了賀一鳴這一禮,隨后一揮手,一股如同實質的真氣頓時將賀一鳴扶了起來。
  與這股真氣稍一接觸,賀一鳴就是心中震撼不已。
  雖然僅僅是接觸了如同冰山一角般的真氣,但其中所蘊含著的力量已經讓他的身體自的開始微微顫抖了。
  這是一種如同汪洋大海般的力量,賀一鳴感到,自己就像是一艘帆船,無論這只帆船如何的巨大,但是在這無邊無際的海洋之中,卻依舊是如同滄海一粟般的渺小。
  他深深的吸著氣,將心中的這份澎湃感覺強行壓抑了下去。
  這就是尊者的力量,當一個尊者毫無保留的將力量散了開來,并且擺在了他的面前之時,賀一鳴才明白三花境界和尊者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了。
  這并不僅僅是質的差距,而且更有著量的差距,當質和量的差距全部加起來的時候,才是這二者之間真正的差距。
  微微的苦笑了一下,賀一鳴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他并不明白,對方為何要將這種龐大的力量如實的展現在自己的面前。
  難道他是在打擊自己的信心,讓自己無法成功的聚頂么?
  一念及此,賀一鳴眼中原先有些迷茫的神色頓時變得堅定了起來,他的眼神銳利而充滿了朝氣,毫無所懼的迎著對方的目光看了過去。
  老者慢慢的點著頭,他的臉上有著滿意之極的笑容,道“橫山一脈后繼有人,那幾位老友也可以瞑目了。”他朗聲道“如此堅定不移的信念,十年以內,你一定可以進階聚頂成功。”
  賀一鳴雙眉輕揚,雖然他從未懷疑過自己的能力,但是能夠得到一位尊者的認可,心中依舊是頗為激動。
  “不知前輩如何稱呼?”賀一鳴躬身道。
  “老夫禾岷,主峰尊者。”老人拈須笑道。
  賀一鳴沉聲道“前輩相召晚輩來此,不知有何指教。”
  “其實也沒有什么,老夫知道你與金戰役之間必有一戰。但老夫希望,你能夠將此戰暫且壓后。”禾岷正容道。
  賀一鳴眉頭大皺,百思不得其解。
  禾岷輕嘆一聲,道“你擊敗了熊無極之后,已經是整個西北年輕一代中的一面旗幟了。正如金戰役代表了整個大申帝國一樣,你們二個在與尊者以下的強者交手之時,都是能勝而不能敗。”
  賀一鳴雙目中精光一閃,欲言又止。
  禾岷再度搖了搖頭,道“你現在應該已經明白了,你所代表的,并不僅僅是你自己或者是橫山一脈,甚至于已經不是我們天池山了,而是整個西北的年輕一代。所以,你不能敗。”
  這充滿了力量的話在這一個小小的空間中回蕩著,每一個字似乎都有著千斤之力,沉甸甸的壓在了賀一鳴的心中。
  他的目光先是驚訝,隨后茫然,最終變得堅定起來。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平和的笑容,道“禾前輩,這就是您和那位的顧慮,所以才將晚輩二人引出來么?”
  “不錯,你剛剛頓悟,凝聚三花,就算是要與金戰役交手,起碼也要等你三花穩固,形成鼎足之勢,方可放手與他一戰。”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