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88 見怪不怪

匆匆的離開了那位老人的身邊,賀一鳴以最快的度向著主峰趕去。kanmaoxian.com..
  當他來到了主峰之下的時候,才停了下來,想到剛才與那位老人交手的一招,至今還有著一種驚心動魄般的感覺。
  雖然僅有那么的一招,卻讓賀一鳴體會到了一種迥然不同的感覺。
  特別是對方在最后時刻仿若時變魔術似的拿出來那把九環大刀的時候,竟然讓他也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危險之極的感覺。
  若非那時候他的氣勢恰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至高點,而且手中拿著的,更是由百零八所變化而成的大關刀,否則根本就無法承受對方那閃電般的上百刀的強烈沖擊。
  目光落到了手中的大關刀之上,賀一鳴再度打了一個寒噤,如果當時拿著的,是五行環的話,那就只有憑借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與其為敵,最終的結果肯定是五行環被震飛,或者是賀一鳴不敵而退。
  雙耳抖動了半響,賀一鳴終于確定了,在自己能夠探查到的范圍內,肯定沒有其他人。
  以他如今的三花凝聚的實力,在仔細的探查之下,哪怕是尊者級別的強者,也休想瞞得過他的耳目了。
  將大關刀平平的放在了地面之上,賀一鳴后退了數步。
  一陣奇異的波動之后,百零八重新出現在他的面前。
  “百兄,你看此人的實力如何?”賀一鳴順口問道。
  雖然他這一句話初聽上去似乎是無頭無尾,但百零八明顯的是聽明白了。
  “此人的實力極強,你目前不是對手。”
  賀一鳴的雙目閃動著一絲奇異的光芒,道“如果你的變形能力配合我的三花,是否有戰而勝之的可能?”
  若是單純的依靠賀一鳴一人,哪怕是他拿著五行環,也絕對不會有這個想法。但若是加上百零八,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百零八沉吟半響,終于道“一半的成功率。”
  賀一鳴的心中波濤翻騰,一股強烈的豪氣頓時充斥于他的心中。
  在三花強者之中,竟然也有人在與聚出一半對一半的豪言,怕是也唯有自己了。
  雖然這是托了百零八的福,但也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情了。看。毛線、中文網
  只是,看著默然無語的百零八,賀一鳴搖頭輕嘆,這個秘密武器還是不能輕易動用啊。
  耳朵突地聳動了幾下,賀一鳴驚訝的轉頭望去,遠出一道人影如飛般的從山外跑了過來,剛剛出現在數十丈之外,突地消失在眼簾之內,隨后眼前一花,金戰役已經穩穩的站定了。
  他的目光先是向著百零八的身上一瞥,看著這無動于衷的家伙以及他身邊的賀一鳴,心中盤算了一下,道“賀兄,你可曾追上了?”
  “沒有。”賀一鳴當然是一口否認,想要追上一位聚頂尊者,那不是在開玩笑么。
  “這位是……”金戰役看著百零八的目光逐漸的凝重了起來。
  一開始金戰役并不將百零八放在心上,但是當他仔細的看了半響之后,心中不由地有些驚訝起來。
  以他的實力,竟然根本就無法感受到來自于對方身上的生命氣息,似乎在他面前的這個人竟然是一個木雕泥塑的假人似的。
  不過此人既然在賀一鳴的身邊,二個人看上去又似乎是相當的熟絡。而他可不相信在這個時候,賀一鳴竟然還會有雅興背一個假人上山。
  只是,他并不知道,百零八在上山之時,確實是由賀一鳴提上來的。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金兄,這位是在下的至交好友,百零八先生。”
  “百……零八。”金戰役微微一怔,竟然會有這樣的名字,還真是令人感到驚奇不已。
  “不知百兄修煉的究竟是何功法?”金戰役突地抱拳道“能夠將生命氣息隱匿到這種地步,真是令小弟佩服。”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一臉的認真,顯然是出自于真心實意,而并沒有任何諷刺的意思。
  賀一鳴心中好笑,百零八的身上當然沒有生命氣息了,不過這并不是修煉某種功法所致,而是他本身的緣故。
  百零八轉過了頭,如同寶石般的眼眸閃動了一下,道“我修煉的功法,叫做科學。”
  “科學……”金戰役的一雙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但任他想破了頭皮,也想不出來曾經聽說過這門功法。
  賀一鳴驚訝的眨了二下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百零八。在他的印象中,百零八確實是孤傲的很,若是在以前遇到了這類問題,他絕對是聽而不聞,根本就不可能回答的。
  但是這一次他不但回答了,而且還編出了一種什么科技的功法,這個變化雖然細小,但卻讓他的心中有了相當大的震撼。
  在不知不覺中,百零八似乎也在做出某種改變。
  只是,賀一鳴并不知道,究竟是他來到了外界之后,受到了外界事情的影響,還是他在不斷的吞服了能量石之后所引起來的莫名改變。
  金戰役深深的喘了一口氣,道“百兄修煉的功法真是偏僻的很,小弟孤陋寡聞,尚是第一次聽聞。”
  賀一鳴輕咳了一聲,道“金兄,這門功法乃是百兄集合百家之道所創的特殊功法,整個天下之間,也唯有他一個人能夠修煉。你從未聽說過,乃是正常之事。”
  金戰役這才釋然,若是有人剛剛創建的功法,那么就算是天下第一的神奇功法,他也不可能知道的。
  眼眸中精光一閃,金戰役朗聲道“百兄,小弟對你的功法仰慕之極,想要領教一翻,請百兄不吝賜教。”
  無論是他的動作,還是眼眸神態,都顯得是誠懇之極。而事實上確實如此,他是見到了這種聞所未聞的功法之后,忍不住心動了。
  賀一鳴眉頭微皺,此人見獵心喜,只要不是尊者級別的強者,而又身懷奇異功法的,他都會不顧身份的挑戰,這對于個人的武道修行自然是一件大好事,但是被挑戰之人的心中如何所思,那就不被人所知了。
  然而,當金戰役說了這番話之后,百零八卻像是根本就沒有聽見似的,連頭也沒有回過來,就更不用說什么應答了。
  金戰役遲疑了一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雖然在大申之中,也曾經有人拒絕了他的挑戰,但人家多少有一個答復,而如今百零八竟然連話也不回一句,如此失禮之人,他確實是生平僅見。
  輕咳一聲,金戰役稍微加重了一點兒語氣,道“閣下聚百家之長,獨辟捷徑,創出如此新奇的功法,令小弟欽佩不已。如今小弟想要請兄臺指教一二,還請不吝賜教。”
  百零八依舊是老神在在的,連眼皮子也沒有眨一下,仿佛他突然之間得了失聽癥,這個態度擺明了不將金戰役放在心上。
  金戰役的臉色逐漸的陰沉了下來,自從他武道大成,凝成三花之后,走遍天下,哪怕是尊者級別的強者,看在了他身后靈霄寶殿的份上,都對他是和顏悅色。
  雖然這并不至于讓金戰役養成狂傲之大的姓子,但是象百零八這種一點兒也不給面子之人,卻還是次相見,一時之間心中頗為惱怒。
  賀一鳴哭笑不得,連忙上前一步,遮住了百零八的視線,輕聲道“金兄,百兄以前一直居住于深山之中,并且罕見外人,所以他的這里有些……”賀一鳴指了指自己的頭顱,眨了二下眼睛。
  金戰役這才是一臉的恍然,怕是也唯有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才能夠培養出如此的不知禮儀之人。
  他微微搖頭,雖然在他的心中還有著一點兒的疑慮。譬如在那種環境之中,又是如何凝合百家之長創造出這樣新奇功法的,但是一想到百零八的態度,他頓時打消了詢問的念頭。
  這樣自討沒趣的事情,碰到一次就可以了,沒必要再去觸霉頭。
  “賀兄,這一次引我們出來的二人,身手之強,非同小可,你以前可曾遇到過?”金戰役轉過頭來,正色問道。
  賀一鳴連忙是一臉正容,道“未曾見過,難道以金兄的見識,尚且不知么?”
  金戰役苦笑一聲,道“若是我所料不差,這二個人應該是……”他伸手指了指主峰之上,隨后放低了聲音,道“這里的尊者大人們了。”
  賀一鳴臉色微變,心中卻是暗道,果然沒人是笨蛋,金戰役猜的沒錯。
  能夠有這樣的實力,并且能夠在主峰出沒的,怕是也唯有天池中的尊者大人們了。
  “金兄,他們為何要引我們出來呢?”賀一鳴試探姓的問道。
  金戰役搖著頭,道“賀兄,有一件事情我要奉勸一二。”
  “金兄請說。”
  “那些老怪物們一個個活的太久了,天才知道他們為何要這樣做,或許只不過是心血來潮,引我們出去跑一圈罷了。”金戰役長嘆道“按照我以前的經驗,遇到這種無可奈何的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置之不理。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就是這個道理了。”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他,終于是苦笑一聲,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道“金兄高見,小弟佩服。”
  然而在他的心中,卻突地冒出了一個念頭,這家伙究竟是在什么環境中長大的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