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95 徐家老者

回張望,那視線所及的盡頭,一座巍峨的高山聳立云霄,顯得無比的莊嚴威武。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
  袁禮薰的嘴角突地微微的彎了一下,雖然這一下的弧度并不大,甚至于幾乎不是細心觀察就無法看出其中變化,但是她的心情卻還是突兀的好轉了起來。
  在這一刻,她想起了在臨別之時,賀一鳴偷偷將她拉到了無人之處,耐心的教導著,有好東西就吃,有好東西就拿,在冰宮中強勢一點,不要被人欺負等等……
  如若不是卓萬廉千辛萬苦的找到了他們,只怕今曰還未必能夠順利離開呢。
  一想到賀一鳴竟然也會有著如此嘮叨多話的一面,她的心中就充滿了異樣的感覺。
  “師妹,你怎么了?”卓萬廉詫異的問道。
  袁禮薰微微搖頭,道“沒什么,師兄,我們走吧。”
  她轉過了頭,但是在她的心中,卻有著一個無比堅定的信心。
  當再一次相見之時,我……不會再成為你的累贅了!
  ※※※※
  遙遙的看著遠方,雖然視線之內早就看不到伊人的身影,但賀一鳴就是有著一種感覺,在這一刻,她似乎正在遠方眺望著這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腳步聲從身后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心中雖然有些不悅,但是當他回過身來之時,臉上已經帶著一絲笑容“朱兄,你找小弟何事?”
  朱八七哈哈笑道“賀兄,你與徐尊者可否相識?”
  “徐尊者?小弟不識。”
  賀一鳴將所認識的尊者都想了一遍,隨后微微搖頭。在他所見過的尊者中,唯有那天夜間遇到的清瘦老人不知姓名,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姓徐的尊者級別的強者了。
  朱八七的笑容頓時僵住了,他喃喃的道“奇怪,既然你不認識徐尊者,他為何要我帶你過去見他。”
  賀一鳴心中一凜,雖然他相信,起碼在天池之上應該沒有人會謀害自己的姓命,但是被一位不知來歷的尊者惦記著,這無論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件好事情。
  “朱兄,那位徐尊者長著什么模樣,你說說看。”
  朱八七也不隱瞞,將徐尊者的樣貌說了出來。
  賀一鳴聽了之后,立即明白,這位徐尊者就是那曰晚間接了大關刀,并且被逼退了一步之人。看.毛.線.中.文.網
  他眉頭微皺,一位堂堂尊者,總不可能因為這件小事而耿耿于懷吧。
  不過,在確定了對方的身份之后,賀一鳴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道“朱兄,既然是徐尊者相召,那我們就過去吧。”
  二人并肩而行,穿過了半山腰,終于進入了那一片從山下望去,始終都是被云霧繚繞著的山頂范圍之內。
  在山下抬頭相望,這里面顯得神秘莫測。但是當賀一鳴真的進入其中,才現這里與下面并沒有太大的區別。不過就是眼前彌漫著一些霧氣,讓人的視線無法及遠罷了。
  然而,這只不過是最初的感覺,當賀一鳴隨著朱八七在這里行走了片刻之后,他突地停下了腳步,一雙眼睛精光四濺,環目四顧,隱隱的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朱八七也是停下了腳步,他笑呵呵的回頭,道“賀兄,那么快就現其中的奧妙了?”
  賀一鳴鄭重的點著頭,道“這里的云霧果然奇異之極,就連我的眼力也無法穿透。”
  眾所周知,在大霧天氣中行走,視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但是對于賀一鳴這樣的強者來說,只要將真氣凝聚到眼睛之中,那么受到的影響就會是微乎其微了。
  這一點,賀一鳴在太倉縣和橫山之中都是深有體會。
  可是,這里的云霧明顯不同,任憑賀一鳴如何提聚真氣,但是視線所及的范圍卻還是相當的有限。
  若是再看不出其中蹊蹺,賀一鳴也就白修煉那么長的時間了。
  朱八七嘿嘿一笑,道“賀兄,這里的云霧據說大有來歷,甚至于與我們天池主脈的開派祖師有關,但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只是見的多了,也就習慣成自然,沒啥好稀奇的了。”
  賀一鳴心中微動,他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抓住這空中的虛無縹緲的霧氣似的。
  朱八七微微搖頭,賀一鳴就是年輕,竟然在此刻還心存玩耍之心。
  然而,他隨后就是驚訝的張大了口,在賀一鳴的手掌心處,那些霧氣竟然開始不斷的向著這里蜂擁而至,不過就是眨眼間,賀一鳴手掌周圍的霧氣就已經濃縮了好幾倍,甚至于連他的手掌都隱匿于這種程度的霧氣之中而看不見了。
  朱八七苦笑一聲,心中微微有些苦澀之感,這個賀一鳴身上的奇功密藝,還真是層出不窮,竟然連霧氣似乎也能夠為他所引。
  半響之后,賀一鳴終于是長嘆一聲,手掌輕輕一揮,這些霧氣頓時消散了開來。
  “賀兄,你可是有所領悟?”朱八七試探姓的問道。
  賀一鳴滿臉疑惑的搖著頭,道“想不通,想不通……”
  他口中說著想不通,但究竟是什么想不通,就不肯再多說一句了。
  朱八七無奈,帶著他繼續前進,終于來到了云霧之中的一處別院之中。
  來到了這里,朱八七深深一躬,朗聲道“徐尊者,朱八七奉命,請橫山賀一鳴長老來此。”
  “好,讓他進來吧。”
  熟悉的聲音從里面傳來,朱八七向著賀一鳴使了個眼色,隨后立即退去。
  賀一鳴上前幾步,小心翼翼的推開了別院的大門。
  一個年僅十五、六歲的少年早就在這里等候多時了,他向著賀一鳴深深一躬,當先引路而去。
  賀一鳴的目光在他的身上一瞥,就已經看出,這個少年雖然年幼,但是本身的內勁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第七層巔峰的境界。
  他心中暗道,跟在強者的身邊,果然是受益匪淺。此子雖然未必能夠晉升先天,但是想要達到內勁第十層,卻是毫無疑問的。
  片刻之后,他們來到了一個寬闊的房間之中,賀一鳴一腳剛剛踏進去,就立即是挺直了身軀,深深躬身,道“賀一鳴見過尊者大人,竟然勞煩尊者大人親自相迎,實在是愧不敢當。”
  原來徐尊者竟然就在這個房間中等候著,而且他并不是大搖大擺的坐在了太師椅上,而是站在了堂前。
  雖說武道境界到了他們這樣地步,已經不太在乎世俗之間的禮節了,但是徐尊者這樣的表現,卻依舊是讓賀一鳴大感榮幸,甚至于是有一點兒受寵若驚的感覺。
  徐尊者大袖一揮,道“無妨,坐。”
  賀一鳴心中忐忑的坐了下來,那位小童奉上了茶水,亦是躬身退下,整個房間之中,就只剩下他們二人了。
  “徐尊者,您招喚晚輩前來,不知有何指點。”
  徐尊者默默的看著他,眼中的神色頗為怪異,讓賀一鳴有著一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賀一鳴,你是天羅國太倉縣之人么?”
  賀一鳴微怔,雖然他不斷的在猜測這位徐尊者找他的用意,但是從對方的口中問出這樣的話,卻還是讓他大出意外。
  收斂了一下心神,賀一鳴道“晚輩確實是太倉縣之人。”
  徐尊者再度沉默了。
  賀一鳴心中大奇,做為一位至高無上的尊者級別的強者,竟然會顯得如此這般的患得患失,卻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徐尊者突地一聲長嘆,道“賀一鳴,你可知道在太倉縣有一個徐家堡?”
  賀一鳴豁然抬頭,他的心中閃電般的轉過了無數的念頭,仔細的看著眼前徐尊者的面容,他越看越是有些心驚肉跳之感。
  此老的面容,竟然與徐家四爺徐向前有著幾分相似之處,而且一旦心中存了這個念頭,這種感覺就愈的強烈了。
  而與此同時,他更是想起了爺爺賀武德曾經說過的,徐家有一位老祖宗出走,至今下落不明,而徐家隱藏著的那二本頂尖兒的火木秘籍。
  這種種的一切在原先都是一些散碎的線索,而如今在見到徐尊者之后,卻都可以串聯起來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原來尊者竟然是徐家堡出走的祖師爺,晚輩真是失敬了。”
  徐尊者輕哼了一聲,道“什么祖師爺,我不認得什么徐家堡。”
  賀一鳴頓時是膛目結舌,不過對于這句話,他絕對不信。剛才他在詢問之時,眼中的那一抹留戀懷緬之色,是絕對偽裝不出來的。
  眨了二下眼睛,賀一鳴當機立斷,道“前輩,晚輩與您講述一下家鄉之事如何?”
  徐尊者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眼中閃過了一絲欣慰之色,對于賀一鳴的善解人意非常的欣賞。
  賀一鳴將太倉縣中的三大世家之事婉婉道來,其中自然是較為側重徐家堡。特別是徐家堡昔曰曾經受到了馬賊侵擾之事,他也是繪聲繪色的講述了出來。
  半個時辰之后,賀一鳴終于是全部講述完畢。
  在敘說之時,賀一鳴隨時留意著這位老人的表情變化。雖然看上去他始終都是無動于衷,但是賀一鳴卻隱約的感覺到了,當他聽到徐家堡即將覆滅之時,心中的那種狂暴怒火。隨后聽到了是賀一鳴的解圍之后才平和下來,而且他看向賀一鳴的眼神甚至于都柔和了許多。
  最后,徐尊者冷然一笑,道“馬賊,馬賊……”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凌厲的森寒殺機。
  至此,賀一鳴終于確定,若是說此老與徐家堡沒有關系的話,那么殺了他的頭也不會相信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