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二章神兵龍槍

“退開……”
  一道凌厲的喝聲驟然響起,甚至于就在那些濃煙剛剛露出了一絲端倪之際,就已經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看.毛.線.中.文.網ΔΔ筆趣Δ閣.Δ.
  幾乎是下意識的,所有靈霄寶殿的弟子們都像是在腳下安裝了彈簧般的向后退去。
  他們都是修練有成的后天高手,哪怕是修為最差的,也有著第八層的內勁修為。而且能夠精挑細選遠來西北較技的弟子,自然不可能有濫竽充數之輩。
  哪怕是張仲巹的喝聲未曾響起,他們在見到了這黃煙之后,也會選擇立即避開的。
  唯有立冬榮等在后面垂恭立的眾人一個個面帶驚容的站在了原地,雖然他們大都也是稍微修煉了一點兒內勁的好手,但是這種“好手”又如何能夠與來自于靈霄寶殿中的精英們相提并論。
  在這種突的狀況之下,他們都是膛目結舌,不知所措。
  人影一閃之間,賀一鳴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他出手如電,雙手一抓一拋,頓時將這數十人遠遠的拋開了。
  這些人每一個人的份量都有著百多二百斤左右,但是對于此時的賀一鳴來說,拿在手上幾乎與稻草無疑。
  只不過是一個呼吸之間,這數十人就已經全部飛上了天空,并且在天空中手舞足蹈的放聲大叫。
  但是當他們飛出了百余米之外跌落下來之后,才現自己竟然是雙腳著地,而且腳下似乎有著一層神奇的力量,軟綿綿的毫不著力。
  數十人落地,除了那些因為過于驚慌而雙腿軟,摔倒在地的之外,竟然有半數都是穩穩著地,而且其中并沒有任何人受到絲毫的傷害。
  當他們反應過來之時,再看向賀一鳴的眼神就是如同看向神人一般了。
  賀一鳴將那些人拋開之后,亦是身形如電,如飛般的遠離了黃色煙霧的區域。
  雖然他已經凝聚三花,對于絕大多數的毒藥都有著免疫能力,就算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幾種毒物,也不太可能通過這種煙霧的方式置他于死地。
  但他還是小心的避開了黃煙,畢竟是血肉之軀,他還沒有白癡到親自去體驗一把的想法。
  當黃煙溢出來的那一刻,金戰役的反應也是絲毫不慢,他竟然是不進反退,但是他的目標同樣遠出賀一鳴的意料之外。
  他的身形如電,在馬車上一掠而過,隨后來到了另一邊,雙手抱住了不遠處的那匹大黑馬,但卻是如同無物般的飛躍而起,瞬間就已經出現在百米之外。kanmaoxian.com
  張仲巹的動作同樣不慢,也是在黃色煙霧彌漫開來之前,就已經是遠遠避開。
  以他們的身份地位,絕對不會去做什么以身犯險的事情。
  只是,金戰役在站定之后,立即是放開了黑馬,腳尖一跳,一塊石頭如飛般的劃破了空際,如同流星趕月似的飛到了馬車之中。
  他使用暗器的手法竟然如此的別出心裁,哪怕是穿著鞋子,腳尖的控制之力也是達到了妙到毫巔的地步。
  黃煙中似乎是響起了什么聲音,賀一鳴的耳朵微動,已經撲捉到了一點兒的蹤跡。
  在他的感應中,一個人已經從馬車上溜了下來,并且以一種極其古怪的方式朝著前方滾去。
  此人滾動的度快到了極點,瞬間就已經穿過了黃煙的籠罩范圍,并且他離開的方位極巧,恰到好處的避開了賀一鳴等三位先天強者。
  外圍的人群本來就是人仰馬翻,他趁亂一滾,立即是混入了人群之中,并且是滑若游魚般的朝著遠方而去。
  賀一鳴心中暗自震驚,此人的手段竟然如此高明,無論是隱匿行蹤的能力,還是當機立斷制造混亂的能力,乃至于最終躲開了金戰役的石頭暗器,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混入了人群之中等等。
  這一系列的表現都讓賀一鳴對此人有著刮目相看的感覺。
  雖然他們并非一路,但這絲毫也不影響賀一鳴對于他的評價。
  此人在人群中一轉二晃之后,頓時穿過了人群,并且轉到了一處圍墻之外,他對于路線如此之熟悉,分明就是早有預謀和算計。
  賀一鳴眼中精光閃爍,眼前的世界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
  然而,還沒有等到那熟悉的線條出現,賀一鳴的心卻在瞬間提了起來。
  一種強大而凌厲的殺機沖天而起,當賀一鳴感應到這股殺機之時,就連他身上的汗毛都禁不住自動的豎立而起。
  胸前的追蹤器更是劇烈的顫抖著,在這一瞬間,賀一鳴立即從那種風之境界中退了出來,他全身心的戒備著。
  如此強大的到了不可思議的危機感,哪怕是在他面對艾文彬等尊者大人之時,都沒有遇到過。
  當然,那時候這些尊者并沒有打算置他于死地,所以也沒有用盡全力來對付他罷了。
  瞬間,賀一鳴就已經撲捉到了這一股殺氣的來源。
  在黃色濃煙的另一個方向,一股實質一般的金系力量已經在不知覺中達到了巔峰。
  這股金系的力量與他的大關刀有所不同,雖然沒有那種如同泰山壓頂般的氣勢,但是金系的那種特有的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尖銳鋒利,卻是更勝一籌。
  金戰役,賀一鳴立即明白,這股氣勢肯定是來自于這位東方強者。
  賀一鳴的瞳孔迅快的凝縮了起來,他終于見到了金戰役表露在外的一點兒實力,冰山一角的力量就已經顯得如此可怖。他終于明白天池主脈之上的那些尊者大人們為何在見到了自己的實力之后,卻依舊是想法設法的要自己延遲與金戰役的比武時間。
  那些尊者大人們并沒有看錯,金戰役的實力甚至于比他們預計的還要可怖。
  隨后,一道閃電劃破了空間,似乎就是在脫手而出的那一刻,就已經達到了它所要到達的目的地。
  賀一鳴已經“聽”出來了,這是一把槍,一把長達近三米的長槍。
  這一槍從濃煙的另一頭穿了過來,在刺客消失的那面墻壁之上留下了一個透明窟窿,隨后就不見了。
  不過耳尖如賀一鳴,自然能夠聽出,在墻壁的另一面,已經傳來了倒地的聲音。雖然并沒有親眼所見,但賀一鳴就是知道,那名刺客在眼看就要逃離此地之時,卻是功虧一簣。
  同樣的,雖然這一槍并不是刺向賀一鳴,但他卻依舊是有著毛骨悚然之感。
  他的腦海中始終盤桓著一個念頭,若是與金戰役放手一戰,讓他刺出這一槍,自己又該如何抵擋?
  無數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轉過,僅僅是瞬間,他就已經判斷出來了,除非是使用百零八所變化的大關刀,否則他根本就是沒有能夠接下來的把握。哪怕是使用五行環,亦是如此。
  這一系列的變化不過是生在瞬息之間,而且結束的也在瞬息之間。
  在絕大多數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之時,金戰役就已經飛出一槍,將那罪魁禍斬殺當場。
  人影一閃,金戰役已經躍過了不再繼續彌漫著的濃煙,來到了墻壁之外。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也是飛身躍出。
  在墻外,一個渾身黑衣之人已經被一把長槍釘入了對面的墻壁之中。
  金戰役伸手一艸,已經將長槍拔了出來,他用勁巧妙之極,手腕翻動之間已經將此人翻轉了過來。
  這凌厲的一槍竟然是穿喉而過,那人的喉中泊泊的留著鮮血,槍身上所依附著的強大真氣,更是早就將此人體內的所有生機徹底摧毀。
  這是一張普普通通的臉龐,臉上充滿了驚駭的神色,似乎是怎么也不相信,他竟然會死于這樣的方式。
  賀一鳴看著此人,心中突地泛起了一絲熟悉的感覺。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了此人,可就是想不起來了。
  金戰役看了眼手上長槍,眼中閃過了一絲冷然之色。
  賀一鳴凝目望去,雖然是剛剛射殺一人,但長槍之上,竟然沒有一絲血跡,無論是槍頭還是槍身,在曰光之下,都是亮麗如雪,閃爍耀眼。
  金戰役微微一抖,整把長槍突地軟了下來,那槍身迅快的癟成了一條長線,只余下那一截依舊是閃爍著精光的槍頭。
  隨后,整個長線團成了一圈,金戰役往槍頭上輕輕一扣,就這樣的放入了身上的腰囊之中。
  賀一鳴眼中閃爍著驚訝的光芒,他深吸一口氣,道“金兄,你這長槍的槍桿,究竟是何物所制?”
  金戰役微微一笑,他并不隱瞞,道“此槍之桿乃是傳說中的神獸,龍蛻皮之后的皮甲煉制而成,是靈霄寶殿武庫中的無價之寶。”
  “神龍?”賀一鳴猶豫的問道“世界上真有此物么?”
  “傳說中在數千年前,天地之中有神獸,亦有神道中人。但是在這數千年內,卻是渺無蹤跡了。”金戰役長嘆了一聲,道“不過神獸和神人留下來的神物和神跡并不罕見,所以應該有此物吧。”
  賀一鳴頓時想起了百零八的第一個朋友,那位可能是神道的高人亦是在數千年前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至于此人的行蹤,哪怕是百零八亦是并不知曉。
  輕輕的一嘆,賀一鳴正待說話,卻突地聽到了一陣如同鬼哭狼嚎般的哭天搶地之聲。
  他與金戰役二人面面相覷,立即是翻墻而入,頓時看到了這座府第的主人立冬榮正跪伏在地,哭的是淚如雨下,令人不寒而栗。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