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第五章大雨傾盆

當這些人有所動作之時,外面頓時是一片人仰馬翻。看1毛線3中文網..
  這些人分明就是早有預謀,在他們的手中所拿著的,是一種奇異的暗器,一旦揮灑出來,頓時就是籠罩了一大片的范圍。
  而且他們出手毒辣,有一半的暗器都是沖著靠近屋檐下的那些馬匹去的。
  這些馬匹都是車隊中最好、最珍貴的馬兒,其中金戰役所騎的那匹黑馬亦在其中,雖然那些負責守護的靈霄寶殿的弟子們也都有著內勁八、九層的修為,但是在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中,他們也僅僅是堪堪自保,再也無暇顧及身邊的馬兒了。
  就在光芒亮起來的那一刻,金戰役已經離開了座位,人影似乎是閃爍了一下,他已經來到了室外。
  兩只手輕輕的一旋,二股迥然不同的真氣頓時沸騰了起來,在他面前的那瓢潑大雨似乎是擁有了靈姓似的,一顆顆的都被賦予了強大的生命力。
  它們在天空中飛舞著,形成了一片彌漫在天地之中的無窮水幕。
  無數金鐵交擊之聲響了起來,從那些人手上出來的奇異暗器與空中的水滴相撞,竟然出了金鐵交擊之聲。
  在金戰役的真氣灌注之下,整片區域內的大雨似乎都已經成為了他手中的兵器,將天空中飛舞的暗器全部攔截了下來。
  縱然是在這種大雨傾盆之下,他的這一手功夫依舊是看得人心情澎湃,無數靈霄寶殿的弟子們不約而同的同時出了不遜色于天空悶雷般的叫好之聲。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有著強烈的自豪感。
  然而,就在這一片叫好聲中,一道強大的光芒如同烈曰般的亮了起來,一把巨劍突兀的從某一個頭戴斗笠的男子手中出現,并且以最為強硬的姿態劃破了空中飛舞著的暴雨,狠狠的當頭砍下。
  這一劍拿捏巧妙,就在水幕剛剛形成之時出手,令人有著措手不及之感。
  同時,從這把巨劍之上也傳來了一種強大的仿若是泰山壓頂般的氣勢,雖然還不及賀一鳴使用五行合一之時的那般夸張,但也達到了令人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人躲在人群之中,竟然就像是早就猜到了金戰役會在此時出手似的,所以蓄力已久,突然爆之下,才能有此威勢。
  金戰役冷哼一聲,他臨危不懼,左手陡然握拳,空中的雨水仿佛是受到了某種命令一般,以不可思議的度朝著他的手中匯聚而來。
  就是一眨眼之間,他的手上已經多了一把流光四濺的,完全由雨水組成的長劍。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金戰役竟然就這樣拿著這把劍迎了上去。
  “啪……”
  清脆的爆裂聲在這里響了起來,金戰役手中的長劍寸寸破裂,這單純的,完全由雨水凝聚而成的長劍就像是真正的鋼鐵所鑄的長劍一般,出了鐵石碎裂的脆響,重新從他的手上滑落了下去。
  不過他這一劍之上顯然是凝聚了巨大的力量,被這一劍阻擋了之后,那突如其來的巨大長劍竟然也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原先那無與倫比的巨大氣勢瞬間消弭。
  金戰役舒展猿臂,右手前身,手上閃爍著強烈的金屬光芒。
  在這一刻,他的右手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只完全由金屬打造而成的鋼鐵之手,就這樣狠狠的鉗住了那把滯空的大劍之上。
  賀一鳴的眼眸驟然一縮,無論是那艸控雨水的手段,還是此時的鋼鐵之手,都顯示出了金戰役的強大實力。而且此時的金戰役甚至于還沒有動用他的特殊兵器就已經擁有了這等威能,若是將全部的實力揮出來,又會是何等的驚世駭俗。
  心中迅快的轉動著無數的念頭,賀一鳴終于做出了一個公平的比較。
  除非是使用百零八所變的大關刀,否則與其公平放對,他并沒有絕對取勝的把握,哪怕是使用五行環亦是如此。
  金戰役出手拿住了那人手中的巨劍之后,頓時是一腳直接踹出。
  他這抬起來的一腳仿若是有著萬斤之力,就連空氣都隱隱的泛起了一陣奇異的波動。
  只是,就在他抬起腳來的那一刻,從他的后背,突然出現了一點黑色。
  如同潛伏已久的毒蛇般,終于抓住了最好的時機,露出了它蘊含著劇毒的獠牙,朝著金戰役咬來。
  這一縷黑色在雨中穿行,竟然是無聲無息,甚至于根本就沒有幾個人能夠看見這致命一擊。
  賀一鳴和張仲巹心中大駭,他們這才明白,原來前面的一切都是鋪墊,真正的殺招卻在此地。
  只是當他們現這一黑點之時,它已經刺到了金戰役的背心之上。
  “嘶……”
  黑點終于現出了原形,這竟然是一把頭部分叉的叉劍,只有在穿透了金戰役的身體之后,才出了如同毒蛇嘶鳴般的聲音。
  張仲巹雙眼一黑,急怒攻心,幾乎就要當場昏暈過去。
  在這一刻,他似乎并不是什么一線天級別的強者,而是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老人。
  “好。”
  賀一鳴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他的雙目神采奕奕,滿臉都是激動之色。
  張仲巹心中大怒,隨后立即覺不對,賀一鳴決無可能因為金戰役的死亡而叫好。
  他凝目一看,心中立即是大喜過望,那如鬼似魅的叉劍所穿透的,并不是金戰役的身體,而是他的一件外袍。
  這詭異莫測的一劍是屋檐下的馬群中刺出來的,此人不知何時竟然隱匿到了這個地方,而且連一點兒的生命氣息也沒有透露,甚至于根本就沒有驚動那些馬匹和周圍守衛的弟子。
  在金戰役大展神威,抓住了前方的大劍之時,此人就趁此機會突襲,那凌厲毒辣陰沉的一劍,哪怕是賀一鳴都有些驚心動魄之感。
  只是金戰役的反應還是在他們的想象之上,他的真氣鼓動之間,外袍頓時就象是充滿了氣似的撐開了。
  叉劍在刺入了外袍之時,金戰役已經松開了手中大劍,以一種靈巧的不可思議的身法脫袍換位,躲過了這必殺一擊。
  這一切生的極快,從金戰役來到了屋外,直到躲過了必殺一擊,也不過就是一個呼吸之間,就算是那些負責防守的弟子們都沒有反應過來。
  二道人影向著不同的方向如飛般的逃竄而去,當他們的度爆出來的那一刻,竟然是有著不遜色于賀一鳴和金戰役的那極限度。
  賀一鳴心中微動,身形已經來到了雨霧之中,朝著那名拿著叉劍的刺客追去。
  似乎是領會了賀一鳴的意思,金戰役亦是身形如電,朝著另一人的方向如飛般的追去了。
  至于張仲巹更是不甘示弱,他一步跨出同樣的消失在雨霧之中。
  在這十余人內,也僅僅是隱藏了一位手持巨劍的先天強者,其余人都是一些跑腿的后天修煉者,在張仲巹和眾多靈霄寶殿的高手阻截之下,不過片刻就已經全部伏誅或者是被擒。
  頓飯之后,那傾盆而下的大雨果然是慢慢的停歇了下來,金戰役也從遠方返回,他的手中提著那把巨大的長劍,至于那人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
  賀一鳴進入了雨霧中之后,并沒有立即施展風之力中最為強大的能力進行二點一線之間的移動,而是緊緊的拽在了那黑衣人的身后,不急不徐的跟著。
  黑衣人的度極快,而且對于隱匿之術精擅無比,在他的身上更是有著一些千奇百怪的道具,根據周圍地形的改變,更是將障眼法運用的出神入化。
  只是,此人所施展的障眼法雖然是層出不窮,但卻都在司馬陰的那本奇書之中記載過了。
  憑借著賀一鳴的順風耳奇功,自然是不可能讓他脫身了。
  盞茶功夫之后,賀一鳴估摸著距離,終于從腋下取出了五行環,強大的真氣如同潮水般的涌入其中,那最外層頓時出了強烈的嗚鳴之聲,迅快的旋轉了起來。
  伸手輕輕一揮,五彩的光芒如同離弦之箭般的朝著那人射去。
  在五行環的特殊功能之下,賀一鳴的真氣似乎是無窮無盡,瞬息之間就已經射出了上百道光芒。
  那名黑衣人本身大有來頭,縱然是在整個黃泉門之中,亦是屈指可數的頂尖人物。
  但是當他感受到身后突然傳來的上百道五行之氣的時候,亦是忍不住魂飛魄散。
  如此強烈的氣勢,如此密集的攻擊,在他的心中,瞬間就已經做出判斷,后面追來的,就算不是尊者,也是相差不遠了。
  他心中駭然,怎么也想不通在金戰役的身邊何時多了這樣的一位強者。
  五行光芒度之快,范圍之廣,在猝不及防之下,根本就無法依靠度躲避。
  然而此人畢竟是級強者,他的身形閃動之間,再也不顧形象,也顧不得再施展什么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的障眼法了,就在這方寸之間揮舞著手中叉劍。
  好不容易將這一輪攻擊抵擋了下來,他卻愈的駭然了,因為在他的感應之中,竟然失去了賀一鳴的蹤跡。
  那從身后追來的賀一鳴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消失了。
  他環目四望,突地眼眸一凝,看到了后方的一塊泥土以奇異的方式翻轉了過來。
  瞬間,一個恐怖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閃過。隨后,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從他腳下陡然爆出來。
  最初僅是一點,但在瞬間就已經是遮天蔽曰,無窮無盡……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