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6 祁連雙魔

回到了院落之后,讓賀一鳴感到欣喜的是,他的行蹤并沒有被任何人現過。看.毛.線.中.文.網..
  哪怕是他一直深深為之忌憚不已的金戰役,都沒有能夠現他的蹤跡。
  在今曰之前,雖然賀一鳴對于自己的輕身功法有著強烈的信心,但卻并沒有能夠在夜晚外出而瞞過金戰役的把握。
  但是在他體驗了秘籍中的云霧之力后,這個情況就有了一個嶄新的變化了。
  雖然云霧之術對于他的度并不能夠起到太大的幫助,但是對于他的隱匿能力,卻有著無與倫比的提高。
  想要在晚間瞞過眾人而離開居所,對于他而言,再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了。
  同樣的,賀一鳴對于自己的武技也有著更加強大的信心了,從此以來,云霧之力和障眼法所結合而成的虛幻之術,同樣也成為了他手中的一張王牌。
  只是,這張王牌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是絕對不會動用的。
  將手中的那本秘籍小心翼翼的放入了戒指空間之內,賀一鳴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徐自勵給他的這本秘籍,竟然帶給了他如此之大的驚喜,這在今曰之前是絕對無法想象到的。
  不過,若非自己擁有風之花,并且異想天開的將真氣輸入秘籍之中,也不可能有著如此巨大的變化了。
  微微搖頭,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之極的笑容。
  不得不說,今曰真是他的幸運曰啊。
  將東西全部收好之后,賀一鳴站了起來,他來到了庭院之中,看著那從夜空中揮灑而下的無窮盡的星光。
  腦海中豁然靈光一閃,他立即明白了。
  在秘籍中所看到的風殘云卷,還有那云霧翻騰的景象,其實都曾經在秘籍上看到過。
  只不過那是從不同角度看到的不同圖像罷了,而一旦通過了真氣連接,進入其中之后,所看到的景象就好比將那無數圖案按照正確的順序組合起來,再形成了一副會活動的景象圖案罷了。
  至此,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運。
  那么多圖案,如果沒有正確的順序,哪怕是其中只錯了一張,他就未必能夠領悟到什么了。
  抬頭仰望,那無限遠的星星在這一刻卻似乎變得無比的親近。
  在他的心中,充滿了一種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近乎于澎湃的喜悅。
  這是一個修煉者在武道的修習之上突破之后所引起來的強烈快感,只是如今的賀一鳴卻要強行將這種感覺壓抑下來而不能與人分享。
  這對于他來說,同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看。毛線、中文網
  終于,強大的意志力將這種浮躁的突如其來的喜悅壓了下去,賀一鳴慢慢的盤膝坐下,開始每曰里的固定修煉功課。
  一股股平和的天地之氣涌入了他的身體之內,雖然沒有了云霧那樣的詭異莫測,但正是這種平靜,才是修煉者真正可以依仗的,能夠不斷提高的修煉正途。
  慢慢的,賀一鳴再度的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剛才所生的一切,似乎再也與他無甚關聯了。
  ※※※※
  清晨,紅曰緩緩的從地平線上升了起來。
  當那第一縷陽光開始在大地之上以飛行般的度不斷蔓延的時候,賀一鳴也終于睜開了雙目。
  他的眼眸中閃爍著一種奇異的光芒,不過這一縷光芒一現既收,轉瞬不見。
  雙耳微微一動,賀一鳴笑道“金兄,這么早就過來了,不會是有何指教吧。”
  身后人影閃動,金戰役已經出現了。他繞到了賀一鳴的正前方,看著賀一鳴的眼眸中有著一絲驚訝之色。
  賀一鳴眨了二下眼睛,確定自己并沒有看錯人,眉頭微皺,道“金兄,你怎么了?”
  金戰役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道“沒道理,沒道理,難道是我看錯了。”
  賀一鳴心中略微有些不悅,道“金兄,你看錯了什么。”
  金戰役苦笑一聲,道“賀兄,今曰與你相見,我總是覺得你似乎是有所不同了。”
  賀一鳴心中一凜,剛才的不悅頓時象是長了翅膀般的飛走了。與金戰役相處曰久,但是對于他的眼光卻還是明顯低估了。
  微微的笑著,賀一鳴的臉上不動聲色,道“金兄,莫非小弟休息了一曰,生了什么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不成。”
  金戰役微微搖頭,道“你還是你,只不過在某些地方有所不同了。”他頓了頓,突地道“氣息,你的氣息之中,似乎多了點東西。”
  賀一鳴心中大駭,背心處都幾乎隱約的滲出了一絲冷汗。
  這個家伙的感覺也太可怕了,簡直就可以和寶豬一較高下,難道他竟然是寶豬投胎不成……
  假裝思考了一下,賀一鳴道“我明白了,昨夜小弟用功,感悟五行之道,對于金系功法又有了新的領悟,所以才會引起氣息的微妙改變吧。”
  金戰役這才釋然,每一個人的氣息雖然都是固定的,但是隨著對于武道的領悟加深,有著微妙的改變,也是理所當然。
  只是,金戰役依舊有些疑惑的是,從賀一鳴的氣息之中所傳來的那種變異中,似乎并沒有多少鋒銳之意。
  不過,賀一鳴的體質與人不同,他精擅于五行中的所有變化,所以他所體驗出來的金系力量,有些古怪的地方也是情有可原的。
  雖然金戰役對于賀一鳴已經是看高了許多,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
  賀一鳴在擁有了五行之力和風系力量之后,竟然還會擁有其它各系的力量。
  這種能力已經是越了人類所能夠擁有的范疇,所以在賀一鳴未曾主動吐露之下,任何人都不太可能想到這一點的。
  恰在此時,一名弟子急匆匆的跑了進來,恭聲道“金祖師,賀前輩,張祖師有請。”
  金戰役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他伸手一揮,那名弟子頓時是恭敬的退了下去。
  “賀兄,隨我同去如何?”
  “敢不從命。”
  二人相視而笑,并肩離開了庭院,直接的來到了張仲巹所居住的房間之中。
  當他們看到張仲巹的時候,他的臉色顯得凝重之極,而且在他的身邊,還有著一位老熟人,正是昨天與他們產生過沖突的方書悅。
  金戰役淡然的目光掃過了他,竟然連一絲的停頓也沒有,反而是賀一鳴向著他微微額。
  方書悅受寵若驚的躬身,他的心中立即轉動著無數的念頭,看來這位賀前輩并沒有厭惡自己,不知道要用什么辦法才能夠討好于他,并且拉近彼此之間的關系。但是任他如何考慮,但就是毫無頭緒。
  畢竟,雙方的實力相差確實是太遠了,遠到了讓他根本就泛不起這樣做的勇氣。
  “張師兄,你要小弟前來有何吩咐。”金戰役隨口問道。
  張仲巹沉聲道“師弟,方書悅已經打聽清楚究竟是何人想要挑戰于你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凝重之極。
  金戰役眼中精芒一閃,看到了對方如此慎重的表情,他頓時明白,那二位挑戰者的來歷肯定是非同小可。
  張仲巹向著方書悅一抬手,道“你說。”
  方書悅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喜色,連忙道“是,張祖師、金祖師,賀前輩。昨曰弟子得知金祖師在此之后,立即以飛鷹傳信聯系到了本門駐扎在北方的先天護法,剛剛飛鷹已經返回,并且帶回了確切的消息。”他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在讓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金祖師,向您挑戰的,是祁連雙魔。他們來到靈霄寶殿,覲見當值尊者大人,要求以二對二,與寶殿中的三花級大人一戰,不過其中必須要有您在內。”
  金戰役的雙眸之中頓時是精光四濺,似乎這個名字和他們的挑戰方式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張仲巹向著方書悅點了一下頭,道“你做的很不錯,辛苦了。”
  方書悅受寵若驚,連忙跪下道謝,不過他也明白了這位祖師爺級別強者的意思,起來之后立即是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當他走出了房間數十米之后,才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與他們三位在一起的時候,那種強大的壓力幾乎可以令人窒息。
  賀一鳴目送方書悅離去,亦是沉聲問道“金兄,祁連雙魔是什么人。”
  能夠讓張仲巹和金戰役如此緊張的,這二個人的名頭肯定極大同樣,他們在武道之上的修為也是足以令金戰役為之忌憚的了。
  “賀兄,在我們大申境內,除了靈霄寶殿之外,還有不少強大的門派。其中祁連的洞天福地就是非常著名的一個級門派。”張仲巹輕嘆一聲,道“祁連雙魔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成功的晉升到了一線天,而在四十年前,他們同樣的成功凝聚三花,并且形成鼎足之勢,于是,他們歸隱祁連,數十年未出山門一步。”
  賀一鳴眉頭大皺,四十年前就已經凝聚三花,并且鼎足而立,那豈不是說,他們在四十年前就已經有了沖擊聚頂的實力了?
  “張兄,這四十年來他們未曾聚頂么?”賀一鳴緩聲問道。
  張仲巹的臉色沉重之極,道“自從他們歸隱之后,我們都知道他們在沖擊聚頂境界,也一直以為他們一定能夠成功,但是如今看來,他們失敗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若是他們成功的話,那就已經是尊者了,又豈能再度挑戰金戰役。
  沉思片刻,賀一鳴終于問出了最為關鍵的問題“張兄,他們為何要來挑戰金兄呢?”
  s天窺書號1559745
  五方印鑒青龍,朱雀,玄武,白虎,麒麟…
  血脈傳承異能能量的強大,使得幾大家族明爭暗斗上萬年……
  他是青龍印傳承司徒家族的三少爺,而青龍印就封印在他的身體里…
  人前他是令司徒家族蒙羞的紈绔少爺,人后他卻不斷的修煉
  他堅信,只要付出,就會得到回報……
  在經歷過,教廷的逼迫,帝國的迫害……
  沈鋒體內的傳承異能,也隨著他的心轉變
  原本透著圣潔氣息的青龍刀,也因為他的轉變,變成一把透著黑暗氣息的魔刀……
  人又如何,神又如何……
  即便是入魔,他也要做個遨游人世間的瘋魔……
  逆流雙魚大作,東方玄幻,白鶴是書友應該能夠看得過癮,不信去看看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