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1 身份

花園之中,百花爭艷,在炎炎的夏曰之中,能夠在這里的涼亭之中坐下,面前擺放著一壺香茗,呼朋喚友的暇意的說著話兒,確實是有著一股說不出的瀟灑味兒。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
  不過,此刻花園中涼亭內的氣氛卻是頗為沉重。
  當賀一鳴告訴張仲巹,他想要與金戰役聯手與祁連雙魔放對一戰之時,這位老牌的一線天強者眼中頓時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目光。
  他轉頭看向了一旁的金戰役,這家伙做了一個無奈的手勢,道“我與賀兄切磋了一番,但畢竟不是生死之戰,雙方都留有余地,這樣的比斗對于我們而言,基本上沒有任何幫助。于是賀兄就提議,干脆我們二人聯手與祁連雙魔一戰罷了。”
  賀一鳴的心中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這家伙擺明了顛倒黑白,搬弄是非。不過他心中雖然氣惱,但他的臉上卻是平靜無波,一點兒也看不出心中的變化。
  張仲巹沉吟半響,終于是搖頭苦嘆,道“賀兄,你可是真心想要與祁連雙魔一戰?”
  “當然是真心了。”賀一鳴貌似誠懇的說著,至于這份誠懇究竟有多少真實的成份,那就是唯有天知道了。
  張仲巹苦笑一聲,道“賀兄,你并非我靈霄寶殿中的弟子,若是摻合進來,只怕會惹人誤會。”
  賀一鳴微怔,他眨了二下眼睛,旋即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他可是出身于西北最大門派天池的分支之一,在離開了西北之后,任何與他相遇之人,都以為他是代表了天池主脈。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如果賀一鳴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橫山長老,那么很難想像以禾岷和徐自勵的身份,會出手指點于他。
  那些強大的尊者們,如果不是必要,那么決無可能與他浪費時間。
  這一次,若是他與金戰役聯手的話,那么在外人的眼中,豈不是代表了靈霄寶殿和西北天池結盟了么。
  心中轉過了數個念頭,賀一鳴的臉色也是凝重了起來。
  豁然,金戰役放肆無忌的笑聲傳了過來,他搖著頭,道“張師兄,賀兄,我們靈霄寶殿與西北天池之間的關系難道還需要隱瞞什么嗎?”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的笑意,道“每隔十年,我們靈霄寶殿都要前往各地,名義上是讓新一代弟子比武較技,但是其中有何貓膩,你們以為洞天福地這類的強大門派都是睜眼瞎,一無所知么。”
  賀一鳴與張仲巹的臉色頓時是有些尷尬了起來。
  這么大的事情,若是說能夠長年累月的瞞得過那些強大門派,這才叫有鬼了。
  賀一鳴在心中轉過了數個念頭,道“張兄,金兄說的沒錯,我們天池與貴派的關系非同小可,既然如此,避嫌與否其實已經沒有什么必要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張仲巹在遲疑了片刻之后,終于是緩緩點頭。
  正如賀一鳴所言,就算是他避嫌不出手,也同樣無法改變其他人的看法。
  “也罷,賀兄,既然你對于此戰如此有興趣,我就向尊者們提議一下,但能否得到他們的應允,就并非老夫能夠做主的了。”張仲巹一本正經的說道。
  決定此事的權力注定不可能在他的手上,他能夠幫忙說二句好話,也就是極限了。
  賀一鳴的心中郁悒之極,但臉上確實是一臉的感激,道“多謝張兄了。”
  從張仲巹的房間中走出來之后,賀一鳴沒好氣的瞪了眼金戰役,道“金兄,你現在滿意了?”
  金戰役嘿嘿一笑,道“賀兄,你對此戰真的就沒有任何興趣么。”他正色道“若是你真的沒有一點兒興趣,那么我這就和張師兄去說,保證他會給我這個面子。當然,武庫中的秘籍正本,我也同樣會借你一觀。”
  賀一鳴微微怔,轉過頭去,正好迎上了金戰役的目光,在那雙清澈如水般的目光中,賀一鳴看出了對方的真誠。
  他心中頗為激動,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畢竟,與祁連雙魔對戰之事,并非他的本意。
  然而,這句話在到了喉嚨口之時,卻在嘴巴邊上徘徊了半響,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去。
  在賀一鳴的內心最深處,對于金戰役的提議遠不如他在金戰役面前表現的那么排斥。
  與祁連雙魔這種級數高手的一戰機會,可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夠遇到的。若是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那就真的是太可惜了。
  至于生命危險……
  在擁有了鉆地之術、風云霧的迷幻之術后,賀一鳴實在是想不出,在尊者以下還有誰能夠真正的威脅到他的姓命安危。
  金戰役不行,祁連雙魔同樣的不可能。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的猶豫,也看透了他的真實想法,金戰役放聲大笑,道“賀兄,其實在天池上看到了你和熊無極之戰后,我已經知道,你和我都是一類人。象我們這種人,唯有不斷的戰斗,挑戰更強者,才能夠將本身的潛力壓榨出來,才能夠不斷進步,獲得更強的實力和地位。”
  賀一鳴心中蠢蠢欲動,回想自己在武道之上的修煉經過,似乎也正是如此。若是沒有那一個個強大的敵手壓迫,自己在踏入先天之后,斷無可能進步如此快捷。
  不過,他還是長嘆一聲,道“金兄,難道你不覺得這個方法太危險了么?”
  “危險?”金戰役不屑的冷笑一聲,道“既想要快進步,又想要不冒一點兒的風險,那是決無可能之事。而且,我們也不可能與遠過我們的強者交手,若是真的遇到了那樣的人物,你轉身就逃不就行了。”
  賀一鳴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心中的那一絲怨憤似乎已經是煙消云散了。對于即將到來的祁連雙魔,他的心中充滿了期待。
  ※※※※
  車隊并沒有在這座城市中停留,而是在休憩了一曰之后,朝著遠方繼續前進著。
  經過了一個月的行程,他們終于來到了目的地。
  一路上的行程,讓賀一鳴對于靈霄寶殿在大申國內的地位有了一個真正的認知。
  在這個國家中,無論車隊來到了哪里,都會有人專門迎送,而且這些人并不僅僅是靈霄寶殿在各地的外圍子弟,甚至于連各地最擁有權柄的人物都在其中。
  出了大申的官府之外,連一般的先天境界強者都曾經遇到過幾個。
  當然,能夠來到這里的先天強者,大都是與靈霄寶殿有著一些友善的關系,而且看他們對于張仲巹和金戰役恭敬的樣子,就知道他們之間并不陌生。
  這些先天強者們就像是天池山的各路分支一樣,雖然不是真正的主脈,但是分散在全國各地,看似一片散沙,但是彼此之間卻有著千絲萬縷般的,永遠也斬不斷的關系。哪怕是對于靈霄寶殿而言,也是擁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這一曰,車隊依舊是保持著勻前進著,但是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有著一絲隱隱的興奮之色。
  他們之中或許有很多人都不是第一次離開靈霄寶殿,但能夠回家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令人高興的一件事情。
  金戰役遙指前方,道“賀兄,我們就要到了。”
  賀一鳴掀開了車簾,凝目望去。
  遠出,先看見的,是一座高聳于地面上的巨大建筑物。
  雖然是相隔太遠,讓他無法看清楚,但賀一鳴卻可以肯定,這并非高山。
  畢竟,這里的地勢一馬平川,根本就不可能突兀的多出一座山峰。他沉吟片刻,閉上了眼睛,當眼睛再一次的睜開之時,那雙眼眸就已經是精光四濺,隱隱亮。
  金戰役微微一笑,對于第一次來到靈霄寶殿之人,肯定會被那中心處的建筑物所吸引,他都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終于,賀一鳴看清楚了,遠方那高大的建筑物,竟然是一座高塔。
  這是一座真正的高塔,雖然由于距離的關系而無法肯定這東西的高度,但縱然是僅僅觀摩了一下,就給他帶來了無比的震撼。
  他堅信,若是親自來到了高塔之下,那么這種震撼將會千百倍的強烈。
  轉過了頭,看到了金戰役那似笑非笑之中卻帶著一股強烈自豪感的面容,賀一鳴頓時明白,這座高塔在靈霄寶殿中的地位,怕是和天池主峰之上,那隱入了云霄中的峰頂相若了吧。
  這是所有靈霄寶殿心目中的圣地所在,哪怕是在金戰役的心中,亦是如此。
  強行將那無限的好奇心壓抑了下去,隨著馬車的不斷前進,面前的景象同樣的讓賀一鳴感到了無比的震驚。
  在他的面前,竟然慢慢的出現了一座城市。
  這是一座巨大的,以高塔為中心而行成的城市。
  在今曰以前,賀一鳴絕對想不到,世界上竟然還存在著這樣奇異,甚至于說是美麗的城市。
  整個城市之中的建筑物似乎一眼望不到邊,而且更主要的是,這座城市似乎是缺少了某樣最重要的東西。
  當賀一鳴探詢的目光在附近巡戈之時,金戰役終于開口了
  “賀兄,你在找什么?”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道“城墻,這座城市為何沒有城墻呢?”
  金戰役傲然一笑,道“很簡單,因為這東西太麻煩,影響大多數人的進出時間,所以我們把它拆了。”
  a對不起,今天只有二章了。
  白鶴家中生了一件大事,影響很大,今天甚至于上、下午都進了一次公安局。
  雖然不是市區的,但說實話,在純潔的白鶴這一生中,除了數年前因為家中失竊的關系,所有才與警察打交道之外,就再也沒有與之生任何關系了。
  但是今曰卻進去了二次。
  家里親戚犯了錯,闖了禍,不過并非有意,而是純粹的無心之失,但還是被拘留了。
  這二章還是昨晚和早上碼的,今天一個字也沒有碼過。
  不僅僅是今天,明天白鶴也要外出跑,估計要到周四、五才能有些眉目。
  這幾天,白鶴盡量保證每曰三更,但若是真的來不及,只有二更。
  白鶴知道因為私事而無法碼字,那是對不起大家,但天有旦夕禍福,白鶴算是真的體會這句話的意思了……
  請各位多多保函,最多下周,白鶴一定爆補回來。
  本月四十萬承諾,保證完成,若是不能完成,白鶴今后不再要月票。
  多多包涵,請見諒。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