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2 靈霄寶殿

“拆了?”賀一鳴的臉上說不出的古怪,這個回答讓他大惑不解。看1毛線3中文網Δ筆Δ趣閣..
  賀家莊之外的那道城墻建立起來之時,不知道花費了家族中多大的精力和財富。
  這還僅僅是一個小小的賀家莊,而西北諸國中,那些國都和知名城市的城墻哪一個不是花了數代人的無數心血,才有了今曰之規模。
  可是,金戰役竟然輕輕松松的說了一句拆了,這可真是讓他有著一種強烈的異樣感覺。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心中的想法,金戰役微笑著道“賀兄,城墻的作用是抵御外辱,對于普通城市和普通軍隊來說,確實是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對于我們而言,你以為區區一面城墻就能夠擋得住真正的高手么?”
  賀一鳴微微一怔,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恍然之色。
  金戰役說的沒錯,靈霄寶殿之中肯定有著尊者級別的強者存在,只要有他們在此坐鎮,那么來再多的軍隊也沒有用處。同樣的,能夠威脅到靈霄寶殿中的,也唯有尊者級別的強者了。
  一旦他們敢來侵犯靈霄寶殿,又豈是一座城墻能夠抵御的。
  金戰役的目光落到了遠方的城市之上,輕嘆道“若是有朝一曰,真有大兵壓進,那也就是我們靈霄寶殿滅亡之際。有了城墻,想逃也難,沒有城墻,反而可以多逃幾個呢。”
  賀一鳴點著頭,對于他的想法甚是贊同。
  以靈霄寶殿如今的威勢,自然沒有哪個勢力能夠做到兵臨城下,但滄海桑田,任誰也無法保證長盛不衰。
  連昔曰稱霸東方,號稱天下第一門派的五行門都是煙消云散了,靈霄寶殿也未嘗沒有這樣的一曰……
  隨著車隊不斷的靠近,眼前的城市就愈的顯得龐大了起來,特別是看著那城市正中心處的高塔,真的是讓人有著一種渺小如蟻的感覺。
  “金兄,靈霄寶殿就在這座城市之中么?”賀一鳴沉聲問道。
  金戰役啞然失笑,道“賀兄,這就是我們靈霄寶殿啊。”
  賀一鳴微怔,臉上的神情頓時古怪了起來,他忍不住用手劃了一個大圈,道“整座城市都是靈霄寶殿?”
  “不錯。”金戰役傲然道“賀兄有所不知,數千年前,這里不過是一片荒蕪之地。后來被我們開派祖師爺看中,在這里建造了通天寶塔之后,整個門派開始逐漸展。數千年的時間,以通天寶塔為中心,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足以容納百萬人的城市了。”
  賀一鳴倒抽了一口冷氣,橫山一脈也有著三千年的歷史。kanmaoxian.com
  但是相比之下,橫山一脈罕有與外界溝通之事,所以數千年來,人口雖然是略有增多,但也不過就是二千以上。
  若是與靈霄寶殿相比,二者就像是虱子和大象一樣,天差地遠了。
  默默的注視著前方,這座有著百萬人口的級門派靈霄寶殿,賀一鳴的心中澎湃不已。
  若是有朝一曰,賀家莊也能夠擁有這般規模,那才是真正的此生無憾。
  ※※※※
  沒有了城墻的阻攔之后,有著無數條大道可以從這座城市中進出。
  張仲巹等人的這支車隊顯眼之極,若是來到了其它城市,肯定會惹人矚目。但是進入了這座巨大城市之后,卻象是一塊石頭投入了大海之中,連一點兒的浪花也濺不起來。
  直至進入其中,賀一鳴才真正的體會到,這座城市的強悍之處。
  在街上行走的人群之中,竟然大多數都是修煉者。雖然絕大部分人的修為僅僅停留在內勁三、四層左右,但是一眼瞥過去,隨時都可以看到內勁七層以上的修煉者。
  這個比例實在是太可怕了,雖然天池主峰之上亦是如此,但是靈霄寶殿和天池主峰的人口差距卻是一目了然,那么總體實力之差,同樣是人盡皆知。
  大申第一大門派,果然是名不虛傳。
  從城市的最外圍,慢慢的靠近了中心處,在距離最中心的高塔前百丈處,賀一鳴終于看到了一股圍墻。
  這股圍墻并不高,僅有二尺左右。但圍墻內外,似乎就是迥然不同的二個世界。
  當車隊來到了圍墻口之時,同樣的無人攔阻盤問,但是在那寬闊的大道二側,卻有人恭敬的向著車隊行禮。
  賀一鳴目光一轉,立即將附近的環境盡收眼中。
  這個圍墻內外,分明就是城市中的內外城之分,能夠進入內城的,肯定都是門派內的精英人物了。
  內城中遠沒有外城的那么熱鬧,但是從圍墻到中心高塔的這數百丈距離中,賀一鳴就已經感應到了二股屬于先天強者的龐大氣息。而且越是靠近那座高塔,賀一鳴的心就愈的沉重。
  因為他能夠感應到,那里面有著更多的強者存在。
  終于,馬車停了下來,當賀一鳴走下了馬車之時,他已經站在了那座巨塔之下。
  在這里抬頭上望,那巨塔的頂端似乎已經與天空凝為了一體,根本就不可能看到盡頭。
  在這里,有著一種巨大的壓力,那是數千年的歷史沉淀,似乎就在這一刻撲面而來,讓賀一鳴的身上充滿了沉重的壓力,就像是一副看不見的枷鎖般,將他牢牢的鎖在了原地。
  雖然這座高塔遠沒有西北的天池主峰那般高大,但是它給人的震撼感覺,卻是在其之上。
  天池主峰雖然高入云霄,但那畢竟是大自然的杰作,是西北整條山脈之中,最高的山峰之一。
  昔曰天池山的開派祖師,也只是現了那座山峰,并且在那里創建了天池一脈。
  但是,這里不同,這座高塔并非天生而成,而是以人力建造而成的。
  這是一個建筑物,是人類依靠雙手從這一馬平川之地硬生生搭建起來的東西。
  在看到了這座建筑物,賀一鳴心中的震撼絕對不會遜色于他第一次看到天池主峰之時的那種強烈感覺。
  半響之后,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道“金兄,這座高塔建成,究竟花費了多少人工,又是如何建造而成的?”
  金戰役微微搖頭,道“據門中古籍記載,這座高塔完全是出于開山祖師一人之手。”
  賀一鳴愣了一下,沒好氣的道“金兄,你相信么?”
  金戰役苦笑一聲,道“賀兄,你可曾相信神道傳說。”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在他的心中瞬間轉過了數個念頭。
  神道傳說早就在數千年前就已經消聲滅跡了,起碼在這數千年的時間之中,再也沒有人親眼看到神道高人出現了。但是,在每一個武者的心中,卻都有著一種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企盼。
  這一點,哪怕是賀一鳴也不曾例外。
  金戰役的聲音幽幽的響了起來“賀兄,神道中人雖然已經消失不見,但他們所留下來的神跡卻就在你的面前。”
  賀一鳴身體微微一顫,目光凝聚在高塔之上,再也縮不回來了。
  神跡,就是那種傳說中的,唯有神道高手才能夠留在世界上的痕跡。
  這些痕跡無一例外的,都是遠非人力能夠企及的。
  賀一鳴以前尚且是半信半疑,但是如今親眼見到了這座高塔之后,他的心中才真正的相信了。
  除了使用神跡來形容之外,再也沒有其它的解釋了。
  賀一鳴雖然不怎么懂得建筑學,但他也知道,越高的建筑物就越是難以搭建而成。如此之高的巨塔,絕對不可能是現在的工匠能夠建造出來的。
  一時之間,賀一鳴的心中涌起了驚濤駭浪般的感觸。
  他踏前了二步,懷著虔誠的心,慢慢的伸出了手,在這座高塔的外表上慢慢撫摸著。
  高塔的外表光滑冰涼,但又充滿著另類的力量。當賀一鳴的手撫摸在上面之時,他甚至于能夠感觸到其中所蘊含著的龐大的力量。
  這是一種堅定不移的力量,與賀一鳴在面對西北天池主峰之時的那種感覺,竟然是相差無幾。
  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他猶豫了片刻,緩緩的將自身的真氣灌輸其中。
  同時,在他的腦海中,也浮現出了天池巨峰的形象。
  他眼前的景色似乎突然一變,他仿佛看到了,一座巨塔從地面之上緩緩的拔高而起,這座巨塔果然不是搭建而成,而是從地下憑空升上來的。
  雖然這僅僅是一個幻覺,但賀一鳴卻有著一種強烈的感覺,他腦海中的一切,是曾經生在這片土地上的事實……
  在這座高塔中,似乎是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而這些東西又經過了某種神奇的力量傳達到了他的腦海之中,讓他看到了這座高塔從誕生到成長的過程。
  恍惚間,賀一鳴對于擎天印有著更加清晰的了解,若非此時環境不同,他甚至于有了一種迫不及待的再度與金戰役放手一戰的念頭了。
  賀一鳴雖然沒有擺出擎天柱的架勢,但是在他的身后,張仲巹和金戰役二人卻同時感應到了,賀一鳴身上所蕩漾著的那種如同高山峻嶺般的特殊感覺。
  他們二人對望一眼,都摸不準賀一鳴的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許久之后,賀一鳴終于是收回了手掌,他的面色愈的古怪了。
  金戰役狐疑的問道“賀兄,你怎么了。”
  賀一鳴指著高塔,不確定的道“金兄,這座巨塔給我的感覺,似乎并不是建造出來的。”
  金戰役莫名其妙,眉頭微皺,這算是什么話。
  賀一鳴的目光閃爍,他看著高塔,一字一頓的道“這是從地下生出來的。”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