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4 武庫藏書

魏宗津臉上的神色頗為古怪,這種事情其他人若是遇到,逃也來不及,而這位來自于天池的貴客卻拼命的湊了上來,這確實是令人感到無比的驚奇。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
  他沉吟了一下,道“賀兄弟,這是我靈霄寶殿之事,還是讓我們來解決吧。”
  賀一鳴朝著金戰役看去,卻見他給了自己一個眼神,雖然賀一鳴根本就看不懂這個眼神究竟是想要表達什么意思,但就算是用腳趾頭也可以猜出來了。
  微微搖頭,賀一鳴道“魏兄,靈霄寶殿與天池主脈也有數千年的淵源了,難道連這點兒的小事也要斤斤計較么?”
  魏宗津微怔,他心中暗道,如果這也算是小事的話,那么什么才是大事呢。
  臉上露出了一絲燦爛如花的笑容,魏宗津盡量溫和的說道“賀兄,那祁連雙魔在四十年前已經凝聚三花,鼎足三立,所以這一次還是由金師弟和魏某親自出手的好。”
  他這句話雖然說的委婉的很,但是任何人都可以輕易的聽明白其中的意思。
  祁連雙魔既然是鼎足而立的階高手,那么賀一鳴上去挑戰,豈不是等于自尋死路。
  金戰役突地上前一步,道“大師兄,賀兄雖然年級偏輕一些,但卻是西北尊者以下第一人,他已經凝聚三花,雖然尚未鼎足三分,但小弟與他切磋武技之時,卻是未曾占得上風。”
  魏宗津深吸了一口氣,這一次他看向賀一鳴的目光就愈的怪異了,而且縱然是以他那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此時臉龐上的肌肉也是微微的抽搐著。
  良久之后,他終于道“金師弟,你以為與賀兄聯手之后,就能夠戰勝祁連雙魔么?”
  金戰役臉上的神色同樣凝重,道“師兄但請放心,我們二人聯手,必勝之。”
  他這句話斬釘截鐵,充滿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強大力量,就連賀一鳴聽后,亦是有著一種心潮澎湃之感。
  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魏宗津終于道“也罷,既然你們已經決定,為兄也不好插手,我這就去回稟值勤尊者,請他老人家回復祁連雙魔。”
  金戰役大喜過望,深深一躬,道“多謝大師兄成全。”
  魏宗津伸手一揮,他的臉色早已恢復正常,只是看向賀一鳴的眼神中依舊是帶著一絲不同尋常的色彩。
  “大師兄,賀兄所習的武技當中,有本門金系絕學開山三十六式,但是他所獲得的,乃是一套殘本,所以想要借閱正本一觀,還請師兄成全。看.毛.線.中.文.網”金戰役笑呵呵的說道。
  魏宗津微微的點著頭,道“武庫已經如常開啟,若是賀兄有意,就請金師弟坐陪觀閱吧。”
  金戰役大笑一聲,拉著賀一鳴離開了這個房間。
  待他二人離去之后,魏宗津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沉聲問道“張師弟,金師弟所言是否屬實。”
  張仲巹愣了一下,隨后苦笑道“大師兄,賀一鳴確實是不到二十,而且他在武道之上的修為更是可畏可怖……”說到這里,張仲巹頓時想到了賀一鳴以一式翻天印將狐熊靈獸打入地下之時的情形。
  那強大的威力,似乎連天都被他翻了過來一樣。
  張仲巹雖然自負,但他卻也明白,若是自己遇到了這一式,只怕是兇多吉少,別說是抵抗了,哪怕是想要逃跑的機會都不太可能。
  輕輕一嘆,張仲巹將自己的見聞詳細的敘說了一遍。剛才賀一鳴在場,他自然是有所保留,此時卻是如同倒豆子般,沒有絲毫的隱瞞的說了一遍。無論是賀一鳴在天池山上所展現出來的強能力,還是擊殺黃泉門頂尖的叉劍刺客,都讓魏宗津大出意料。
  慢慢的,魏宗津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特別是在聽說賀一鳴竟然能夠施展鉆地之術的時候,他的眼眸甚至于劇烈的收縮了幾下。
  一個二十不到的一線天強者,就已經是足以駭人聽聞了。
  而賀一鳴卻是更加杰出,這個一線天強者竟然還擁有三花境界的武力,并且在沒有聚頂的情況下,已經成功的與天地之力溝通,精擅于鉆地之術了。
  任何人第一次聽到這番話的時候,縱然不是妒忌的狂,也會感到一陣無言的惆悵。
  終于,張仲巹停住了口,而魏宗津考慮了良久,終于道“張師弟,你吩咐下去,關于賀一鳴之事,無論何人都不許外傳,否則一概門規處置。”
  張仲巹微怔了一下,雖然想不明白大師兄的用意,但還是恭敬的應承了下來。
  其實,知曉此事的人,也唯有跟著他前往西北的那些人,只要讓他們禁口,就足夠了。
  外面一人匆匆進入,向著他們深深一躬,道“二位祖師,來自于西北的藥草已經清點完畢。”
  魏宗津的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道“怎么樣。”
  “回祖師,這一次的藥草比往昔的數量要少了一成,不過配合庫中存貨,并不會有所影響。”
  魏宗津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來,道“這一次比往年提前了一年,藥草的數量少一成也是理所當然。你將藥草送到丹房,告訴他們一切小心。”
  那人應了一聲,恭敬的倒退而出。
  魏宗津向張仲巹一點頭,道“西北竟然出了這樣的一個天才,也不知道對于我們靈霄寶殿而言,究竟是否幸運。你隨我一同拜見值勤尊者,再詳細的敘說一遍吧。”
  張仲巹微微彎腰,道“是。”
  二人離開了房間,向著高層而去。
  ※※※※
  賀一鳴隨著金戰役而行,但是他的心中卻是極為驚訝。
  金戰役在提及這本秘籍之時,臉上的表情十分輕松,而魏宗津的答復更是爽快之極。似乎賀一鳴所求的,并不是什么珍貴秘籍,而是隨便什么在路邊破書攤前就可以撿到的大眾貨一般。
  不過,賀一鳴卻知道,借閱其它門派所珍藏的秘籍,這可是一件十分忌諱的事情。只是看著金戰役和魏宗津的表現,卻讓賀一鳴難以明白其中奧秘。
  片刻之后,他們已經來到了第五層的一個巨大房間之中。
  在這個房間的門口,有一個獨特的小屋,如果不是這座巨塔實實在在的夠大,也不可能有這樣的空間了。
  金戰役先是向著小屋中一躬到地,隨后才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賀一鳴的目光在小屋上一瞥,心中微微驚訝,這里面,似乎并沒有活人的氣息。就是不知金戰役在拜什么東西。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也是深深的一躬到地。
  既然金戰役都做了這個動作,那么跟著做一次,想必也沒啥壞處。
  走進了房間之中,賀一鳴不由地微微一怔,這里竟然又是一個大廳,不過在這個大廳的前方,有著二個房門。
  金戰役朝著他微微一笑,請他坐在大廳之中,隨后推開了一個房門,走了進去。
  賀一鳴知道,這里畢竟是人家的武庫重地,能夠讓他來到這里,就已經是十分給面子的一件事情了,若是再指望進入里面的房門,那就是不識抬舉,或許會被人順手趕出來也未必可知。
  靜靜的等待了片刻,金戰役從房門中走了出來,不過在他的手上,卻有著一個小小的木盒子。
  賀一鳴一看這個木盒子的大小,頓時知道,藏在這里面的肯定就是一本秘籍了。
  金戰役將木盒子放在了桌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伸手輕輕的放在了木盒子之上。
  這個木盒子明顯也是一件寶物,觸手冰涼,做工更是精細考究。雖然賀一鳴認不出這是什么木頭,但只要想想這里面所藏著的是什么東西,就知道這個盒子肯定不簡單。
  賀一鳴并沒有立即打開盒子,而是緩聲道“金兄,我答應你迎戰祁連雙魔,所以你才會以觀閱正本相謝。但不知為何,就連魏兄也是如此好說話了。”
  金戰役嘿然一笑,他的眼眸中有著幾分得意,道“賀兄,實話實說了吧,就算是你不答應與我一同出手,也可以來到這里隨意翻閱任何秘籍。”
  賀一鳴心念電轉,豁然抬頭,道“金兄,莫非靈霄寶殿和天池主脈有何約定不成。”
  金戰役伸出了一只大拇指,贊嘆道“賀兄果然厲害,一猜就中。”
  賀一鳴沉著臉聽了半響,這才明白其中緣故。
  靈霄寶殿和西北天池、南方琉璃洞和北方冰宮都曾有約定。
  四大勢力的武庫基本公開,除了各自保留最特殊的秘籍之外,其余秘籍都可以任何借閱。
  當然,能夠享受這個條件的,也唯有尊者級別的強者。
  雖然賀一鳴此刻還達不到標準,但是在金戰役的帶領下,卻也是勉強夠格了。
  哪怕是魏宗津在聽到了賀一鳴的年紀和實力之后,也是毫不猶豫地同意了金戰役的請求。
  在他的心中,賀一鳴能夠進階尊者,那是早晚之事,既然如此,不如現在就拉好關系,通融一下也是理所當然了。
  聽到了他的解釋之后,賀一鳴的心中頗有一點上了賊船的感慨。
  搖頭嘆息了一下,賀一鳴終于拋開了雜念,將面前的石盒子打了開來。
  當石盒子打開,賀一鳴看到了秘籍的那一刻,他的臉色終于是忍不住微微的變化了一下。
  這里面的秘籍,竟然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