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0 尊者之威

當此老的嘴中吐出了這三個字的時候,賀一鳴頓時知道,他的行蹤已經被對方看破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他的心中無比的郁悒,因為他根本就不明白對方究竟是如何看破了他的行蹤。
  此刻他所施展的,可并不僅僅是障眼法那么簡單,在他的外圍,還有著云霧之力和障眼法所結合而成的虛幻之力。
  昔曰的徐自勵看不透風云霧秘籍中的云霧之力,所以賀一鳴也有著強烈的自信,除非是擁有云霧天賦的尊者,否則也休想看透他的虛幻之術。
  正是因為擁有云霧之力和障眼法結合而成的虛幻之術和鉆地之術,所以賀一鳴才有膽量來此一遭。
  但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在第二眼就已經現了自己的存在,這個結果讓他在驚栗無比的同時,也感到了大為沮喪。
  難道眼前這個尊者竟然擁有云霧天賦不成,若真是如此,那他的運氣也實在是太差了。
  不過既然已經被對方指名道姓的叫破了,賀一鳴自然不會繼續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他身形微微一抖,眼前的空間頓時曲折了起來。他的身形如同閃電般的朝著門口竄去。
  在這一刻,他已經將度提聚到了極點,只是,眼看他就要沖出房門之時,那驟然前進的身體卻是突地停了下來,隨后雙腳微微用力,迅快的退了開去。
  就在賀一鳴開始行動的那一刻,那位老者也同時動了起來,他的度竟然同樣的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竟然搶在了賀一鳴之前堵住了房門。
  緊緊的貼在了背后的墻壁之上,賀一鳴的心中隱隱叫苦。
  他在來之前就已經嘗試過了,這座高塔神奇無比,就算是他全力轟擊,也休想將寶塔擊破。
  在對方虎視眈眈的注視之下,他唯一能夠逃生的地方,就是那道并不寬敞的大門。只是,看著這位老人陰沉的面容,賀一鳴的心就沉了下去。
  “好厲害的障眼法。”老人的聲音沉穩而有力“如果不是老夫對于這里的環境了如指掌,還真的被你混過去了。”
  賀一鳴微怔,他的心中愈的郁悒了,至此,他才明白,原來并不是自己的幻化之術失靈,而是因為對方對于這里太熟悉了,熟悉的到了每一個地方擺放著什么東西都記得一清二楚。
  如此一來,無論他使用云霧之力和障眼法混合的幻化之術做何改變,都不可能瞞得過對方了。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心中暗道倒霉,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向著四周瞄著,似乎是在尋找什么退路。kanmaoxian.com
  老人輕哼一聲,道“你不用找了,在這里,除了老夫背后的大門之外,你就走投無路了。”
  賀一鳴收回了目光,他改變了音調,帶著一絲沙啞的聲音,道“閣下如何稱呼。”
  老人傲然一笑,道“老夫卓晟峰。”
  賀一鳴眼神一凝,道“原來閣下就是卓晟峰,想不到那么多年,你都隱居在此地不出,真是好耐姓。”
  他口中說著,心中卻是暗自嘀咕,這個卓晟峰是什么來歷,看他的樣子,似乎是大有來頭似的。
  卓晟峰冷然的望了賀一鳴一眼,道“老夫閉關不出,自然是想要更進一步。閣下既然聽說過老夫的名號,那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賀一鳴微微搖頭,他的身體半蹲了下來,眼睛微微的瞇著,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狂暴的如同受傷了的野獸一般的氣勢。
  這股氣勢撲面而來,讓卓晟峰眉頭大皺。
  他冷哼一聲,突地道“你真的想要與老夫一戰么?”
  賀一鳴心中微動,道“卓前輩難道愿意放過在下。”
  “不錯,我可以放你一馬,但你必須給老夫一個交待。”卓晟峰緩緩的說道。
  賀一鳴心中大奇,身上的氣勢不免消弱了幾分。
  以對方尊者的身份,既然做出了承諾,確實是有著幾分可信度。
  他猶豫了一下,沉聲問道“你要什么交待?”
  卓晟峰深深的看著他,一字一頓的道“你是如何瞞過老夫進入此地的?”
  賀一鳴頓時釋然,怪不得這個老頭與自己蘑菇了半天還不見他動手,原來在他的心中竟然有著這樣的顧慮。
  既然賀一鳴能夠一次瞞得過他進入此地,那么也就會有第二次,甚至于第三次。
  哪怕這一次沒有缺少什么東西,但以后可就難說了。而且這里的隔壁就是存放神兵利器的地方,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說,卓晟峰都必須要知道賀一鳴是如何進來的。
  暗自苦笑一聲,賀一鳴無奈的搖頭,道“對不起,我不能告訴您。”
  卓晟峰的臉上沒有半點兒的表情,他對此似乎是早有預感。
  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當他伸出這只手的時候,周圍的空氣似乎也變得凝固了起來。雖然是隔著一段距離,但賀一鳴硬是感受到了身周所傳來的龐大壓力,就連他的身體似乎被牢牢的禁錮住了。
  賀一鳴的心中無比駭然,他雖然在天池上上與幾位尊者打過交道,但哪怕是黎明萱在面對他之時,也僅僅是存著一絲教訓一翻的念頭,根本就不會全力以赴。
  但是此刻的卓晟峰卻已經是使出了全力,在他的真氣壓迫之下,那種禁錮的力量就如同一座大山似的壓了下來。
  這才是尊者級別的真正實力,這是一種壓倒姓的力量。
  在面對金戰役的禁錮之力時,賀一鳴還能夠與之放手一戰,以金系的強大鋒銳之力破開一條血路,將禁錮之力徹底打散。
  但是,在接觸到了卓晟峰的禁錮力量之后,賀一鳴卻完全沒有了這個念頭。
  除非是大關刀在手,否則他絕對不會以硬碰硬的自尋死路了。
  手腕一翻,他的手上頓時多了一把叉劍,當這把陰森森的兵器出現的那一刻,賀一鳴明顯的看到了,卓晟峰的眼眸似乎是凝縮了一下,隨后就現出了一絲惱怒之色,而隨著這個變化,就連四周的禁錮力量都生了細微的改變。
  雖然賀一鳴不明白他為何會突然出現這樣明顯失態的表情,但這無疑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手中的叉劍驟然抖動了起來,在空中舞出了三朵燦爛的黑色劍花。
  這三朵劍花仿若實質一般的刺了出去,恰到好處的擊在了四周空間的三個契合點之上。
  卓晟峰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的眼中甚至于多了幾許的驚訝之色。
  眼前此人的修為分明沒有達到尊者之境,但是他的這三劍卻全部的刺中了周圍禁錮點最薄弱的地方。
  他心中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此人的修為怕是已經達到了鼎足之勢。
  冷哼了一聲,卓晟峰手腕一緊,那隔空抓來的禁錮之力頓時強烈的朝著中心收緊起來。
  就像是大海中捕魚一樣,將漁網收攏,海水從漁網中的洞口中溜走,僅留下網中的魚兒。
  禁錮之力既然有了變動,賀一鳴所擊出的三劍頓時變成了無用之功,除了那三朵劍花與禁錮之力相撞,爆出了強烈的火星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作用了。
  卓晟峰的臉上似乎沒有絲毫的表情,但是他的目光卻緊鎖在對方那人的身上。
  他并擔心那人能夠逃過自己的手心,可是,他卻知道黃泉門的一個恐怖的門規。若是不能生擒此人,將他如何潛入進來的方法逼問出來,那么縱然是將他千刀萬剮,也是得不償失。
  然而,就在此人似乎已經被禁錮力量完全困住之時,卓晟峰卻是突地冒出了一絲不祥之兆。
  賀一鳴的身體微微的擺動著,就像是在風中搖擺著的一張落葉。
  隨后,他化作了一陣風,從漁網的縫隙處流了出去。
  卓晟峰的臉上微微動容,他這一爪之力看似簡單,但其實已經是竭盡所能,使出了十層力量。但沒想到對方的身法竟然如此詭異,對于風之力的領悟更是達到了極點,竟然讓他一爪抓空。
  雙眼中再度閃過了一道精芒,卓晟峰同時伸出了二只手,然而,正當他想要抓出去的時候,臉色卻是大變,眼中更是冒出了無窮的怒火。
  賀一鳴一旦擺脫了他的禁錮之力,立即是飛一般的來到了一個書架之旁,他看也不看一眼的就拿起了書架上的木盒子,微微一甩,頓時是如同風火輪般打著轉兒卓晟峰飛去。
  這里面的每一本書都是最珍貴的寶藏,卓晟峰負責守衛武庫,若是讓這些書毀壞了,那么對于他的聲名來說,將是一場致命的打擊。
  他雙手輕輕的推動著,雖然賀一鳴將木盒子如同雨點般的砸了過來,但是在他的雙掌翻飛之下,這些木盒子都被他輕飄飄的推到了房間一角,就連賀一鳴施加在木盒子上的暗勁都被他輕易的消除了。
  這種強大的控制能力,哪怕是賀一鳴也不得不甘拜下風。
  只是,房間中的木盒子實在是太多了,賀一鳴扔出來的角度又是十分刁鉆。每一只木盒子之中都蘊含了強大的真氣,只要卓晟峰錯過了一個,保證可以將木盒子砸成粉碎,里面書籍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片刻之后,卓晟峰被迫移動了腳步,他的身形閃電般的竄了出去,輕輕一掌將幾個木盒子平推到了墻角。
  然而,就在這么一瞬間,賀一鳴已經是從房門中竄了出去。
  卓晟峰眼中冷芒閃爍,他象是早有準備般的,轉身,朝著賀一鳴虛空一抓。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