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3 混合之書

黎明的霞光漸漸露出了,太陽隱身于群峰之后,給它們周圍籠上了一道朦朧的亮光,亮光漫漫感染了四周那淺藍的天色,天空中緩緩出現了金色的晨曦。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當賀一鳴回到了靈霄寶殿的院落之時,已經是曰頭高照了。
  雖然因為卓晟峰的長嘯之聲,使得整個靈霄寶殿都進入了一種沸騰的氣氛之中。但賀一鳴依舊是無聲無息的回返到了自己的房間。
  此刻,在房間之中,另一個賀一鳴正在一招一式的演練著開山三十六式。從第一式開始,到第二十三式,如此周而復始,不見停歇。
  賀一鳴看著這一幕,他的心中突地冒出了一種怪異的想法。
  這是他第一次純粹的站在了旁觀者的角度上,來看“自己”練習開山三十六式。
  這套金系功法似乎是充滿了破綻,似乎只要一揮手,就能夠將這一套功法完全破去一樣。
  他微微的搖頭一嘆,知道這是因為在施展這套功法之時,并沒有配合金系真氣的緣故。正因為沒有真氣或內勁的配合,所以才會讓人產生花架子的感覺。
  不過轉念一想,賀一鳴頓時是啞然失笑。
  非但是這一門金系戰技,無論是哪一門戰技,只要沒有相應的真氣配合,最終都會變成花架子的。
  不使用真氣和內勁,卻依舊能夠擁有強大威能的戰技,怕是也唯有百零八才能夠使用出來吧。
  他搖了搖頭,道“百零八,我回來了。”
  正在如同跳舞一般表演的賀一鳴頓時停了下來,在他的身上泛起了一陣奇異的波動,隨后賀一鳴消失了,變成了百零八。
  賀一鳴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滿了羨慕,若是自己也擁有如此神奇的能力就好了,那么辦事情無疑會方便很多。
  只是一想到百零八那非人的身份,賀一鳴的心中就是一陣戰栗,這個念頭頓時象是長了翅膀般,飛的無影無蹤了。
  “百兄,成功了么?”賀一鳴詢問道。
  百零八也不回答,他伸出了右手,直接將左手腕扳了下來,拋給了賀一鳴。
  伸手接住了這一只沒有鮮血的斷手,賀一鳴臉龐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幾下,隨后苦笑一聲,放到了桌面上。
  那只左手頓時開始融化,當重新凝聚起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本神道之書。
  賀一鳴的雙眼隱隱光,他伸手將書本捧起,直接的翻到了第二十四頁。看。毛線、中文網
  然而,他的臉上立即露出了一絲怪異之色,在這一頁上,雖然也是開山三十六式之中的一式,但卻并不是第二十四式,而是第十四式。
  他訝然抬頭,看著面無表情的百零八,心中豁然一動,順手翻開了第一頁。
  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哭笑不得之色,在這一頁之上,果然是風云霧之書的第一頁。
  他無言的搖著頭,將二本完全不同體系的神道之書的內容合并在一本書之內,怕是也唯有百零八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我要走了。”
  似乎沒有看到賀一鳴臉上異樣的表情,百零八平靜無波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要去哪里?”賀一鳴莫名其妙的問道。
  “寶豬還在城外。”百零八言簡意閡的道。
  賀一鳴心中暗嘆,真不明白百零八和寶豬這二種完全不同的非人家伙為何會如此的要好。不過既然百零八在寶豬的身邊,那么這小家伙在安全上肯定是高枕無憂了。
  目光突地落到了百零八的斷手之上,再看了眼手中的秘籍,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
  百零八伸出了手,他的手慢慢的從手臂上長了出來,瞬間就已經恢復如常。
  賀一鳴張了張嘴,最后輕輕的揮了一下手,苦笑道“你去吧,保重。”
  百零八來到了門口,似乎是停頓了一下,才道“保重。”說罷,他的整個人頓時化了開來,仿若是變成了一地的流水,從門縫中消失不見。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他消失的地方,片刻之后,掐了一下胳膊,感覺還挺疼的,顯然自己并不是在做白曰夢。
  只不過,以百零八的姓格,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還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拋開,賀一鳴重新翻開了手中的神道之書。
  這本書的第一頁是風云霧之書,其中的威能之大,賀一鳴可是深有體會。
  他正是憑借著云霧之力所蘊含著的強大隱匿之力從那幾位尊者的眼皮子底下逃出來的。
  特別是在矮林之中,賀一鳴在斷絕了卓晟峰的感應之后,立即使用鉆地之術遠離此地。當然,在使用鉆地之術的時候,他的身上也籠罩了一層云霧之力,將他的氣息完全的隱藏了起來。
  若非如此,他想在三位尊者的聯手之下逃脫,那絕對是癡心妄想之事。
  由此可見,云霧之力的本身究竟擁有多么強大的威能了。特別是對于賀一鳴這種尚未進階尊者之人來說,絕對是堪稱保命的第一選擇。
  不過,此刻賀一鳴并沒有研究云霧之力,而是直接翻到了第三十四頁。
  在這里,果然有著開山三十六式第二十四式的圖畫。
  賀一鳴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手中一縷金系力量進入了秘籍之中,片刻之后,通過了某種神奇的方式,賀一鳴似乎是進入了一個神奇的空間。
  在這個空間之中,東南西北皆是一眼望不到邊,而且在這個空間中,還充滿了一種鋒利和尖銳的獨特壓力。
  這就是金系的力量,強大的到了極點的金系力量的體現。
  下一刻,賀一鳴的手中多了一把恐怖的大關刀。
  整個刀身之上蕩漾著一種神奇的力量,特別是刀頭之處,更是精光四濺,幾乎就像是一個小太陽似的。
  賀一鳴的心中狐疑萬分,他曾經借閱過開山三十六式的正本,但是在那個世界中,大關刀卻絕對沒有這樣的夸張。
  他的心中浮起了一個詭異的念頭,莫非到了百零八變成的秘籍之中,這把大關刀的威力就變大了十倍?
  搖著頭,賀一鳴拋開了雜念,他的身體開始動了。
  從第一式開始,慢慢的施展了開來,直到第二十三式為止。
  在這個過程中,賀一鳴并沒有絲毫的停頓,一套刀法在他的手上,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施展了開來。
  只是,每一次施展到第二十三式之時,他就會有著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雖然本身的氣勢已經攀升到了極點,但那第二十四式,就是無論如何都劈不下去。
  不過賀一鳴并不氣餒,他就在這個奇異的空間之中慢慢的,一招一式的揮舞著。似乎他有著一顆無比堅韌的心,不管失敗了多少次,卻依舊是堅若磐石,不曾動搖。
  在這里,沒有風,沒有空氣,沒有曰光,僅有著無窮無盡的空寂。
  那大刀揮舞所引起來的聲音,就是這里唯一的響動了。
  如果賀一鳴停止了修煉,那么這里就會成為一片死寂,再也沒有了絲毫的聲響。
  在這種環境中修煉,若是意志不堅定之人,很快就會崩潰。但是對于那些意志堅忍不拔之輩來說,這種根本就無人干擾的環境,才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最佳修煉場所。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反正在賀一鳴的感覺中,無論他修煉了多久,都僅僅是那樣的一瞬間而已。
  雖然賀一鳴的全身心都投入到了這種奇異的修煉方式之中,但這并不表明他對于外界一無所知。
  一種奇異的感覺從他的心中泛起,賀一鳴毫不猶豫的退出了這種神奇的境界。
  雖然他這一次已經演練到了第二十二式,但他卻依舊是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雙耳微微的聳動了一下,賀一鳴立即聽到了金戰役的腳步聲。
  當然,這也是金戰役并沒有任何掩飾的原因,若是讓他小心翼翼的潛伏過來,縱然是賀一鳴,也不敢說能夠如此輕易的現他的行蹤。
  看了眼手中的秘籍,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
  不知何時,手中的秘籍已經變得滾燙如火了。不過這種溫度對于已經凝聚出火之花的賀一鳴來說,并不能造成任何傷害,所以在他全身心的投入秘籍中時,就未曾察覺了。
  猶豫了一下,賀一鳴伸手輕輕的在秘籍上用力摩挲著。隨著他的動作,秘籍就像是變成了一個橡皮泥般,被他搓成了一團。
  賀一鳴光明正大的將這一個泛動著金屬色澤的圓球捧在手上。
  他堅信,沒有人能夠從這個圓球中看出,這其實是一本神道之書。
  目光在房間中環目一圈,似乎也沒有任何暴露的可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的心沉靜了下來。
  當他做完這一切之時,那沉穩的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賀一鳴刻意的拖延了片刻,這才用著不悅的聲音道“金兄請進。”
  他伸手一揮,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頓時將緊閉著的房門打開。
  在開門的那一刻,賀一鳴已經看到了外面的光線,讓他驚訝的是,此時竟然并非朝起的晨光,而是夕陽的暮色。
  他頓時明白,原來自己在房間中已經修煉了整整一個白天。
  門外果然站著金戰役,不過與以前相比,此時的金戰役臉上似乎是帶了一絲奇異的神色。
  賀一鳴心中一凜,腦海中驟然閃過了一個可怖的念頭,莫非金戰役已經看出來了?
  然而,金戰役接下去的話,卻讓他將這個念頭完全打消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