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6 宗主之女

陽光斜照到場地上,映照著一簇簇的白色花朵在綠色的背景中顯得分外鮮艷。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賀一鳴凝神靜氣,他的心中一片平靜,似乎再也沒有了一絲波瀾。
  二耳微微抖動之間,已經將門外的所有聲音收入耳中,他站了起來,走到了門邊,打開了房門。
  當他推門而出的那一刻,對面的大門幾乎是同時打開,金戰役的一雙如同鷹鷲般凌厲的雙目頓時看了過來。
  二個人相視一笑,在這一刻,竟然是顯得異常默契。
  他們同時跨出了房間,向著那座中心高塔走去。他們并肩而行,身上的氣息似乎也在慢慢的變化著。他們的每一個跨步似乎都象是用尺子量好了似的,沒有絲毫的區別,隱隱的,他們之間的默契越來越深,竟然就像是仿若一人似的。
  當他們來到了中心高塔之時,張仲巹早就在這里恭候多時。
  他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二人,心中說不出的怪異,真不明白他們之間何時變得如此默契了。
  不過這對于今曰的決戰而言,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微微的一點頭,張仲巹在前帶路,將他們引入了高塔的第七層。
  在這一層之上,是一個巨大的比武場,也是所有尊者們切磋武技的地方。
  尊者們所擁有的實力之強大,那就是毋庸置疑的了,若是放手一戰,對于周圍的環境同樣影響巨大。但是在這座高塔之中,卻有著神奇的力量,無論是誰在這里交鋒,都不可能對高塔造成絲毫的損傷。所以靈霄寶殿的眾人就在高塔之上開辟出了一個巨大的比武場地,也算得上是物盡其用了。
  此時,在這一片場地之上已經有了二十余人之多。
  賀一鳴的目光一轉,立即將注意力集中到正前方的那三人之上。
  在他們之中,有二位老者的面貌打扮一模一樣,他們閉目坐在了椅子上,似乎對外界沒有絲毫的反應。
  但是,當賀一鳴的目光投到了他們的身上之時,這二人卻同時睜開了雙目,四道蘊含著強大戰意的目光頓時迎了上來。
  在這一刻,賀一鳴甚至于感到了眼珠子有著一種灼痛的感覺。
  他的嘴角微微的彎下了一個弧度,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笑意,平靜的移開了目光。看‘毛.線、中.文、網
  金戰役則是雙眉一挑,同樣凌厲的目光如同利箭般的刺出,他們三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糾結在一起,整個場中的氣氛似乎也變得壓抑了起來。
  眉頭微微一皺,賀一鳴輕咳了一聲。
  似乎是領會了賀一鳴的意思,金戰役啞然一笑,收回了目光。
  他們二人就這樣來到了對面的一排椅子上,安逸的坐了下來。對于前方的那四道挑釁的目光視而不見,就仿佛是根本沒有這二個人似的。
  祁連雙魔的雙目中都現出了一絲隱約的怒色,他們縱橫天下二百年間,這樣無視他們的人確實是罕見之極。
  不過這二人也是經歷過無數戰斗的老謀深算之輩,他們對望了一眼,頓時將心中的那一絲怒意收起,隨后完全的平靜了下來。
  賀一鳴隨著金戰役坐下之后,依舊是平靜的打量著這一層的其他人。
  除了對面的那三人之外,其余二十余人竟然都是達到了一線天境界的強者。其中張仲巹和靈霄寶殿的大師兄魏宗津都在其中。
  看到了賀一鳴的目光移過來之后,這些人的臉上大都露出了一絲微笑,不過從他們的目光之中,賀一鳴卻還是看到了許多懷疑的神色。
  很顯然,有不少人并不看好自己與金戰役,或者說,他們不看好的是自己,但是所有人看向金戰役的目光卻充滿了信心。
  最后,賀一鳴的目光還是落到了祁連雙魔那里,只是,這一次他所關注的并不是即將交鋒的對手,而是坐在祁連雙魔上方的那位如同木雕一般的老者。
  當賀一鳴看到了這位老態龍鐘,似乎隨時都會進棺材的老者之時,他的心中卻突兀的生出了極度危險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是那一夜在靈霄寶殿的武庫之中與卓晟峰見面之時的強烈危機感。
  似乎是感應到了賀一鳴的目光,那位老人睜開了雙目,向著他淡淡一笑,在這一個笑容中,沒有絲毫的敵意,反而象是一個長輩在看待家族中杰出弟子之時的那樣,有著一絲溫和的感覺。
  賀一鳴微微一怔,就聽到金戰役的聲音在耳邊如同蟲喃般的響了起來“賀兄,此人就是祁連雙魔的師傅,洞天福地中最出名的尊者樊碩。”
  微不可覺的點了一下頭,賀一鳴將此人的面容牢牢的記在了心中。
  二道清晰可聞的腳步聲響了起來,一聽到這二道腳步聲,靈霄寶殿中的所有一線天們都象是約定好了似的站了起來,就連金戰役和祁連雙魔也不曾例外。
  賀一鳴自然不敢怠慢,也是隨大流的站了起來。不過他的雙耳微微的聳動了幾下,心中卻在猜測這二人的來歷。
  不知為何,他竟然覺得這二個人給他帶來了一絲熟悉的感覺,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見過了似的。
  片刻之后,二個人結伴走了進來,一人身材較為魁梧,另一人則是相對較矮,但是他們二人走在一起,卻是氣度萬千,自有一股睥睨左右的強大氣息。
  眾人向著他們齊齊一躬,那身材魁梧之人大袖一揮,道“都坐下吧。”
  金戰役輕聲道“賀兄,這二位就是本門今年的值勤尊者,高偉亮和杜文斌二位大人了。”
  賀一鳴的目光在他們的身上一轉,心中突地閃過了一絲明悟。那一夜隨著卓晟峰追出靈霄寶殿的二位尊者,應該就是他們了。
  樊碩輕輕的一笑,道“高兄,杜兄,麻煩二位,真是不好意思。”
  “樊兄客氣了,這一次比試是宗主大人親自許可的,我們二人不過是跑跑腿罷了。”高偉亮笑瞇瞇的說著。
  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高偉亮和杜文斌雖然也是尊者級別的強人,但是看他們的神情,似乎對于樊碩極為忌憚。
  雙耳突地微微一動,賀一鳴聽到了一道細微的腳步聲朝著這里慢慢走來。
  高偉亮二人進來之時,那是光明正大,可此人來此,卻是偷偷摸摸,鬼鬼崇崇,似乎是想要瞞住眾人似的。
  但是,如果賀一鳴沒有聽錯的話,此人雖然竭力的想要隱瞞,而且他的輕身功法造詣也是不錯,能夠做到落地無聲。但問題是此人的修為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竟然連先天境界都沒有達到。
  所以無論他如何小心,也是休想瞞得過這里的任何一人。
  只是,賀一鳴的目光一轉,卻現所有人都是一臉的平靜,似乎是根本就不曾聽到這個腳步聲似的。
  他的心中不由地狐疑萬分,今曰之戰,雖然并不是什么關乎于二派生死存亡的決戰,但是能夠來到這里的,起碼都是一線天強者。就連普通的先天高手都被拒之門外,那么這位連先天都未曾進入的普通人又如何敢來到這里。
  樊碩的目光向著入口處一瞥,突地呵呵笑道“秋姑娘也來了,快快請進。”
  那道細微的腳步聲頓時響了起來,隨后人影一閃,一位俏生生的佳人頓時出現在入口處。
  這是一位明眸皓齒的姑娘,烏絨闊滾的豆綠軟鍛長袍,直垂到腳面上。特別是一雙彎眉大眼之中,閃爍著一種迷人的光芒。
  當她從入口處出來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溫和的笑容,賀一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們的眼眸之中,都有著幾許的無奈,哪怕是高偉亮二位尊者大人都不曾例外。似乎所有人都對這個小姑娘充滿了無可奈何的感覺。
  不過,在這種無可奈何的神色之中,卻同時有著深深的寵溺。這二種不同的感覺混雜在一起,令賀一鳴大為驚訝。
  “小秋,你來這里做什么,等一會戰役他們與人交手,若是不小心讓余波傷了你,那可如何是好。”高偉亮長嘆一聲,道。
  秋姑娘一雙明亮的眼眸滴溜溜的一轉,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精靈古怪,道“高叔叔,有你和杜叔叔在,難道還會讓我受傷么?”
  賀一鳴的眼睛頓時瞪圓了,他幾乎就要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有問題了。
  這個小姑娘竟然叫二位尊者大人為叔叔,這又是什么輩份?
  認真的看了看,沒錯,她確實沒有踏足先天。
  金戰役雙肩微微一聳,道“賀兄,這位是本門宗主大人的幼女,也是他老人家唯一的后裔,若是沒有事的話,最好不要招惹。”
  賀一鳴微微點頭,在他的心中,頓時將此女列為了老死不相往來的名單之中。
  高偉亮長笑一聲,道“我們二人在此,當然不會讓你受傷。不過你武道修為太低,觀看這場比試未必就有好處。”
  秋姑娘抿嘴一笑,道“高叔叔,我爹爹與高層三位叔叔切磋之時,我也在旁看過,難道金師兄比爹爹他們還要厲害么?”
  高偉亮頓時徹底無語,他搖了搖頭,道“既然你有意觀看,就過來坐好,稍候不可亂動。”
  秋姑娘頓時是笑逐顏開,來到了二位尊者的身邊,安安靜靜的坐了下去。
  當她坐下去的時候,整個人的氣度頓時為之一變,就像是一個大家閨秀一般,再也沒有了適才的那種機敏慧黠的感覺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