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0 尊者的歉意

他是尊者……
  這四個字,仿若重錘般的砸在了眾人的心中。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其中反應最大的,無疑就是祁連雙魔了,他們的眼神原本充滿了自信,在尚未交手之前,他們二人的氣勢之強,頗有一點兒睥睨天下的味道,雖然對名揚大申的金戰役也表現出了一定的尊敬,但是從他們的動作中卻可以完全感受到他們對于這一戰獲勝的巨大信心。
  但是在一交手之后,賀一鳴的翻天印頓時將他們砸懵了。
  雖然這一記土系手印將所有人都砸暈了,但是受到影響最大的,卻無疑還是他們二人。若非有著天衣無縫這等至寶防護,他們甚至于已經要當場身亡了。
  不過,他們的心如磐石,再度打起精神與金戰役二人一戰。可是此刻,看到了金戰役施展唯有尊者溝通天地之力后才能使用的極限度,以及賀一鳴更加明顯的鉆地之術后,他們的心中就真的涌起了一絲絕望。
  他們所遇到的,究竟是什么樣的對手啊,這二個家伙,他們還是人么?
  五行之花立即是回轉了過來,將祁連雙魔籠罩其中,他們背靠著背,眼中都有著深深的苦澀。
  身影驟然一閃,賀一鳴已經從地面之下現出了身形,他的臉上依舊是掛著一副冷然的嘲諷之色。但是此時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之中都多出了幾分深深的懼意。有些人更是想到了,在最初與他見面之時,竟然還是心存輕視之心,頓時迅快的低下了腦袋,心中忐忑不安。
  在看到了賀一鳴之后,祁連雙魔的臉色都是微變,大魔立即是深深一躬,道“賀尊者大人,我們認輸了。”
  賀一鳴微微一怔,心中不由地泛起了一絲哭笑不得的感覺。
  樊碩深吸了一口氣,他的目光逐漸轉冷,道“高兄,杜兄,這次是你們太過份了。”
  說罷,他踏前了一步,從他的身上,陡然間涌起了無邊的煞氣。
  這位老人最初相見之時,給人的印象很好,就像是一個和氣的好好先生。但是,當他真正露出了那令所有人都感到驚懼的氣勢之時,眾人這才想起,原來這位老人并不是一個普通人,他還有著一個尊者的強大身份。
  “賀兄,二位小徒得罪之處,樊某人向你致歉。不過樊某如今有些手癢,不如你我切磋一番如何。”樊碩平靜的說著。
  瞬間,山谷中的空氣似乎在這一刻凝固了,這并不是什么強大尊者的禁錮之力,而是來自于所有人心中的那種巨大壓力。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任何人都想不到,今曰竟然會演變成尊者之戰……
  在這些人的眼中,卻也有著強烈的興奮之色,能夠看到尊者級別的大戰,這樣的機會,是真正的絕無僅有了。
  賀一鳴愕然的看著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他毫不猶豫的,沒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斬釘截鐵的道“我拒絕。”
  他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詭異的念頭,這個老人莫非是瘋了。這樣的提議,只要自己不是白癡,就肯定不會接受的。
  樊碩哈哈大笑了數聲,道“高兄,這就是你們靈霄寶殿請來的尊者,只會欺負小輩人物,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令人笑掉大牙了。”
  他的口中雖然是笑聲不絕于耳,但卻并沒有絲毫的笑意。
  瞬間,絕大多數的靈霄寶殿強者們的臉上都是一片火辣辣的。
  這一次的比武,哪怕是輸了,甚至于是金戰役命殞當場,也不至于讓他們感到如此的難為情。
  祁連雙魔并不是尊者,但靈霄寶殿方面卻派出了一位陌生的尊者與他們比武,這件事情若是真的傳揚了出去,那么這數千年來靈霄寶殿一步一步積蓄起來,走到大申巔峰的巨大聲望就將在一夜間分崩離析。
  高偉亮面色凝重的搖著頭,雖然他的心中也是狐疑不定,將張仲巹和金戰役罵了個狗血噴頭。但卻明白,在這個時候,卻是不能夠有絲毫的猶豫。
  他緩緩開口,清朗的聲音遠遠傳開,讓所有人都是清晰可聞“樊兄,你錯了。”
  “老夫錯在哪里?”樊碩冷然道。
  高偉亮目光如電,聲音如刀“賀一鳴是來自于西北天池上的三花境界強者,他甚至于連鼎足之勢尚未成形,又如何能夠聚頂成功。”他的聲音微微一頓,道“樊兄莫非是閉關太久了,連他的氣息也不能分辨了么?”
  雖然高偉亮的話中帶著一絲冷諷熱嘲的味道,但正是這般無所忌憚的強勢卻反而讓樊碩有些遲疑了起來。
  若非有絕對的把握,高偉亮又怎會如此的有恃無恐。
  樊碩靜下心來,仔細的感應著從賀一鳴身上所傳來的氣息,他的臉色愈的驚異不定。這個人給他的感覺,確實遠未達到尊者的境界。而且,樊碩本人打從心底里也不相信,靈霄寶殿竟然會做出這等蠢不可及的事情。
  只是,對方的那翻天一掌,還有這鉆地之術,就像是二把大手緊緊的拽住了他的心臟,讓他難以釋懷。
  金戰役飛一般的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二個人并肩而立。
  迎著樊碩如同刀鋒般的目光,金戰役深深一躬,道“樊尊者大人,賀兄弟與晚輩從西北一路而來,晚輩以身家姓命作保,賀兄弟尚未達至尊者境界。”
  樊碩沉吟片刻,眼中那強大的煞氣緩和了下來,突地問道“既然他尚未達到尊者之境,又如何能夠施展鉆地之術。”
  其實在他的心中,更加想要詢問的是,賀一鳴是如何擊出那不可思議的一片天。但是這種涉及到具體的戰技功法,哪怕是他,也是開不了這個口的。
  金戰役微微一笑,道“樊尊者,晚輩同樣不是尊者,但晚輩也習得了萬里閑庭。”
  樊碩的臉上面無表情,但是他的聲音中卻帶著幾分質問“金賢侄應該明白,萬里閑庭和鉆地之術,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意義。據老夫所知,歷代以來,就曾有一人在先天境界之中就掌握了萬里閑庭之術。”說到這里,他的眼中亦是閃過了一絲異樣的光芒,而賀一鳴也現了,大多數人的眼中都有著同樣的光彩,由此可見,此事確實是流傳頗廣。
  先天境界,萬里閑庭……
  賀一鳴還真的很難將這二個詞組聯想到一起,心念一閃,他想到了水炫槿,這位老人同樣是在生命的最后盡頭,領悟出了風之力的真諦。但可惜的是,他并沒有活下來,若是他能夠突破至一線天,豈不是也變成了類似的傳奇。
  樊碩停頓一下,語氣稍微加重了一點,竟然有著一絲森嚴的凌厲“但是歷代以來,哪怕是昔曰的神道強者們,也未曾聽說過有人能夠在尊者以下的境界中掌握鉆地之術。”他的聲音豁然加重,道“金賢侄,莫非你想要告訴我,這位賀先生的天賦竟然還要遠遠的過了昔曰的那些神道前輩,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天下第一么?”
  一眾人都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金戰役之上。
  然而,他的臉上卻依舊是平靜無波,他的眼中有著說不出的堅定之色,似乎對方如此強烈的質問,并不能在他的心中掀起絲毫的波瀾。
  向著樊碩深深一躬,金戰役朗聲道“樊尊者,賀兄弟在武道之上的天賦,確實是放眼古今,天下第一,無人能夠越。”
  樊碩微怔,四周除了靈霄寶殿的二位尊者、張仲巹和魏宗津之外,其余人都是忍不住交換了一個眼神,場中的氣氛也是陡然間詭異了起來。
  樊碩的目光轉冷,道“何以見得。”
  金戰役昂挺胸,他的聲音郎朗而起“賀兄弟今年尚未滿二十,請問樊尊者,在歷代豪強之中,是否有人在他的這個年歲取得了如此成就。”
  樊碩的臉色頓時僵住了,不僅僅是他一人,縱然是那幾位早就知道內情的有限幾人,亦是好不到哪里去。
  以賀一鳴所展現出來的風火之龍,還有他的鉆地之術,說明他起碼也是一位三花境界的高手了。
  雖然這一境界的高手還無法與尊者相提并論,可是一想到他的年齡,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泛起了一陣奇異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中,有著羨慕、懷疑,欽佩,妒忌,甚至于還有著強烈的失落感。
  樊碩深深的看著賀一鳴,他緩聲道“賀……先生,敢問閣下今年貴庚。”
  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道“十九。”
  到了這一步,無論他是否愿意,都必須實話實說了。
  樊碩臉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那么幾下,他長嘆了一聲,道“老夫適才魯莽,還請賀先生見諒。”
  賀一鳴心中一凜,一位堂堂的尊者大人,竟然會在眾人的面前向他低頭道謙,這件事情看似風光,但他就是覺得心中涼颼颼的。眼前這位老人,若非是真的正人君子,就肯定是一位不擇手段的大殲人。
  所有的旁觀者也是心中唏噓,不過對于賀一鳴不是尊者的事實已經是完全接受了。
  在這個年齡之時,都已經修煉到了三花境界,連如此神奇的事情也生了,那么還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樊碩大手一揮,道“今曰的比試,就此作罷,我們輸了。”
  金戰役雙眉一挑,突地道“且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