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49 火系操控之法

郝侗身上肌膚的并沒有大規模的變成紅色,而僅僅是握著火爐的一只手變成了鮮紅的色澤。看1毛線3中文網Δ筆趣閣..只要看他此刻的模樣,就知道他明顯是猶有余力。
  但就算是如此,賀一鳴也能夠從空氣中的那彌漫著的灼熱氣息而感受到這位老人所擁有的火之力是多么的龐大而不可思議。
  這是真正的強者,是一位令人戰栗的級強者。
  雖然他老人家與高偉亮等人同為尊者,但賀一鳴還是敏銳的感覺到了,哪怕是在尊者的境界之中,似乎也是有著一些差異的,就像是先天境界之中還有一線天似的。
  在這位老人的真氣運轉之下,火爐中的溫度逐漸的升高。
  “呼……呼……”
  幾道粗重的呼嘯聲從火爐中傳了出來,這些聲音沉穩且有力,竟然象是某種上古兇獸的呼吸似的,令人興起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賀一鳴狐疑的看著這只火爐,他可以肯定,這個聲音一定是從中傳出來的,但問題是他根本就不明白,其中為何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聲音出。
  郝侗的心思雖然大部分集中到了煉丹之上,但此時卻是微笑著道“一鳴,這件火爐的來歷非同小可,乃是模仿上古神器九龍爐而成。雖然神效遠不如真正的九龍爐那么厲害,但是相比之下,在如今的頂尖丹爐之中,也唯有洞天福地、大申皇室、萬藥谷、南疆琉璃洞等幾處的鎮山寶爐能夠與之相提并論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眼中看著這件仿制的九龍爐,突地心中一動,道“前輩,九龍爐和五行環相比如何?”
  郝侗一怔,這樣的問題可從來就未曾有人問過,他略一沉吟,道“這二件都是傳說中的神道之器,遠非如今世間鍛煉而出的神兵利器能夠比擬。哪怕是它們的仿制品,也是威力巨大,所以老夫并不知道究竟哪個更厲害一些。”
  金戰役朗聲笑道“賀兄,神道兵器都是擁有天大威能的寶物,不過它們早就是隨著神道高手們的消失而絕跡于天下了。正如這九龍爐,號稱是天下火系第一神兵,能夠幻化出九條火龍,威力之大,天下無雙。”他頓了頓,似乎是猶豫了一下,終于道“傳說中那八百里火山就是某位神道高手使用九龍爐與神獸火麒麟交鋒所造成的結果。”
  賀一鳴這一次可是真正的動容了,八百里火山他曾經去過,也正是在那里凝聚了火之花,而且他并沒有深入,只不過和索戈在外圍的山洞中走了一圈罷了。
  但是那處火山給他的印象確實是極為深刻,如此之大的火焰山如果真是神道高人和神獸交手之后的結果,那他們究竟擁有多么強大而不可思議的能力呢。看1毛線3中文網
  一時之間,賀一鳴甚至于有些兒恍惚了。
  郝侗的聲音突地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凝神靜氣,不要分心。”
  賀一鳴的老臉微紅,連忙應了一聲,隨后收斂了心神,將那些傳說中的寶物丟到了腦袋之后。
  “伸手,隨我一起。”郝侗用著另一只手在火爐的另一邊輕輕一點,低聲吩咐道。
  賀一鳴訝然的看了過去,他的心中頓時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在煉丹師的煉丹過程中,必須要專心致志,而且他這種特殊的煉制方法,對于真氣的控制必須要達到妙到毫巔的地步。雖然現在剛剛開始,以郝侗的修為還可以分心,但若是等到煉制到最后關頭,那么火爐中的一點兒另類力量就可以讓這一次的煉丹失敗。
  他實在是不明白老人為何要讓他也徹底的參與其中。
  似乎是明白了他猶豫的原因,郝侗冷哼一聲,道“煉制駐顏丹,第一次就能成功的可能姓微乎其微,你也體驗一下這個過程,對于曰后有好處。”
  賀一鳴張了張嘴,深深的看了眼老人,隨后抬起了一只手,放在了老人所指點的那個地方,從他的口中低低的說了一句“謝謝。”
  無論是郝侗,還是金戰役,似乎都沒有聽到這二個字似的,丹房中頓時安靜了下來,只余下那從丹爐中傳出來的一道道仿若是巨獸的怒吼之聲。
  賀一鳴知道這個機會的寶貴,在火爐旁觀看,和親手體驗,那絕對是完全不同的二種概念。
  而郝侗這樣做,更是擺明了寧肯這第一爐變成廢丹,也要將煉制的技巧傳授給他。
  怪不得在一開始的時候,這位老人如此鄭重的吩咐,能夠領悟多少,完全靠他自己了。
  一絲淡淡的,若有若無的火之力進入了火爐之中。
  這一縷火之力雖然淡薄,但卻分出了無數的觸手,形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如同蜘蛛網似的火之力,將火爐中的一切都監控了起來。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賀一鳴小心翼翼的避開了從火爐頂部傳下來的那龐大的火系力量。
  與那股龐大的火系力量相比,賀一鳴所出的這點兒細小的火網就像是大象腿邊的蜘蛛網似的,根本就不堪一擊。
  不過,那頭大象顯然并不在意有人冒犯了自己的領地,或者說是因為彼此之間的實力相差實在是太大,所以他根本就懶得計較什么。
  一頭大象對于另一頭侵入自己領地的大象會充滿了敵意,但是對于身邊的一只螞蟻,卻是根本就不會拿眼睛來瞄一下的。
  火爐之中,強大的熱浪滾滾翻騰,里面的藥草更是在熱浪中上下起伏,就像是有著一只無形的大手將藥草抓來抓去似的。
  賀一鳴觀察了半響,終于是有所領悟。
  里面的熱浪自然是由郝侗制造出來的,以無形之氣化為有形之火,但是這些火候控制的恰到好處。里面的藥草在烘烤之時,每一絲每一毫的地方所受到的熱力都是完全均勻的,不見分毫的偏差。
  這一點,若是使用燃料或者是地火為熱源,那就絕對無法達到。
  恍惚間,賀一鳴似乎是有了一點兒的明白,為何最頂級的煉丹師必須要達到尊者的境界。
  那是因為唯有他們這些擁有無限力量的老怪物們,才能夠做到眼前這看上去似乎是神話一般的煉丹方法。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在賀一鳴的心中突地涌起了一種強烈的,想要親手嘗試一下的沖動。但是他隨后就將這個念頭強行壓抑了下來,因為他知道,若是想要釋放出如同郝侗此刻這樣強度的火之力,那么他根本就不可能堅持太長的時間。
  這就是差距,自己與尊者之間最明顯的差距。
  或許在交手一、二招之時,這種差距還看不太出來,但一旦陷入了持久戰之時,那么這個差距就會被無限的放大,并且變成致命的缺陷了。
  將所有好高騖遠的念頭拋開,仔細的感應著那些火之力翻騰的技巧。
  慢慢的,在賀一鳴的腦海中,形成了一個完全由火焰組成的雙手,這一雙手不斷的演化著,似乎是結成了一個個神秘玄奧的火系手印似的。
  賀一鳴可以肯定,這是一套特殊的艸控手法,正是在這套手法的掌控之下,才能夠將火之力完美的控制在這樣神乎其神的地步。
  他的心中砰然而動,全身心的陷入了對于這套手印功法的感應之中。
  郝侗有意無意的瞅了眼賀一鳴,在他的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欣賞。他剛才所提及的話十分含糊,但賀一鳴卻很快的就抓住了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
  這套火系手印功法亦是傳承于神道時期的頂尖火系功法之一,而起還是專門用來艸控九龍爐的專門功法。
  據說昔曰開派老祖宗仿制了九龍爐之后,為了得到這套功法,曾經花費了極大的代價。
  但正是因為有了這套功法,所以在艸控這臺仿制的九龍爐之時,才能將其最大的功效揮出來。
  雖然使用這套功法直接對敵的效果并不是很好,但若是用來控制武器,特別是九龍爐這等逆天的寶物,卻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這套功法并不僅僅是用來對敵的,還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丹爐中的一切,讓里面的藥草按照自己的心意翻騰受熱,讓丹藥順利的凝練成功
  這門功法在如今的靈霄寶殿之中,也唯有他一個人能夠掌握了。
  其他的尊者都對煉丹之術敬而遠之,更加不可能來學習這套功法。
  郝侗有時候也在擔憂,若是當他大限來到之時,他對于這套功法沉溺數百年的經驗就將徹底失傳,所以在見到了對于丹道有興趣的賀一鳴之后,才會使用如此隱晦的方式,將這門功法傳下去。
  這樣微妙的心理變化,就連他本人都不甚明了。
  賀一鳴自然不明白這一切,他只是將全部的心神用來感悟著這一切。他的雙眼已經是緊緊的閉了起來,雙唇時不時的磕碰二下,似乎是輕聲的吟誦著什么。
  他的臉上時而現出了歡喜之色,時而凝眉不語,已經徹底的進入了某個神奇的專屬于他的世界之中。
  在一旁的金戰役眉頭微皺,在他的心中,其實并不贊同賀一鳴再學習什么煉丹之道。
  以賀一鳴如此之好的武道天賦,若是不能專心致志于武道之上,那才是真正的浪費呢。
  只是,面對靈霄寶殿中聲名顯赫的郝侗,金戰役卻唯有將一切都咽入肚中,絲毫不敢提及。
  看著賀一鳴臉上愈喜悅的表情,他搖頭的頻率也就愈的快了起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