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0 仿制神器九龍爐

時間,如同平常一樣的流逝著。kanmaoxian.comΔΔ筆趣Δ閣.Δ.
  但是,對于不同的人來說,同樣的時間流逝,卻是有著快慢之分。
  整整的一個時辰之后,賀一鳴終于是睜開了雙目,他的眉宇之間,凝聚著一片疲倦之色,但是在他的雙目之中,卻是蕩漾著一股子興奮的到了極點的神采。
  這一個時辰對于他來說,是那樣的難熬,但同樣是那樣的快樂。
  郝侗沒有絲毫保留的將這套火系控制手印功法演練了無數遍,在這個過程中,他甚至于不惜冒著整爐丹藥被毀的危險。
  說句實話,就連郝侗本人也從未想過,在他的這個年齡,以他的定力和沉穩,竟然還會有著如此不理智的一天。
  雖然,他們二個人并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交流,但是通過了火爐中的真氣,卻讓賀一鳴更加清晰的明白和掌握了這一切。
  這就是頂尖高手之間的傳授方式,他們所傳授的,不僅僅是固定的招式,還有著郝侗數百年沉溺之中的無數經驗。而這,甚至于要比那些呆板的手勢更加重要。
  正是因為郝侗盡心盡力的以這種獨特的方式指點,才能讓賀一鳴在一個時辰內將這套功法真正的掌握了。
  嘴角劃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郝侗的心終于是完全的放了下來。
  自己鉆研了一輩子的絕學,終于是有了一個最好的傳人了。不過唯一遺憾的是,這個人并不是靈霄寶殿的弟子。而且,既然他不是靈霄寶殿的弟子,自然也就無法動用這臺仿制的九龍爐。
  若是使用普通的藥爐,這套功法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不過,無論如何,他已經盡心了……
  輕輕的嘆了一聲,郝侗拿起了最后的一味藥草,低聲道“一名,小心了。”
  賀一鳴神情一振,看著郝侗手上的草藥,他臉上的歡喜之色立即收斂了起來,鄭重的一點頭,道“晚輩明白。”
  郝侗輕輕的吹了一口氣,火爐的頂部頓時是自動的打開了。
  郝侗以迅雷不及掩耳般的度將丹藥送入了火爐之中,隨后蓋子輕輕的蓋了起來。
  當最后一味丹藥放入了火爐之后,就已經到了最后的關頭。在這一刻,哪怕是郝侗也再也無暇分心他顧,而是全心全意的將精力投注到煉制的過程中了。看‘毛.線、中.文、網
  雖然他先前已經隱隱的暗示,第一次煉制的成功率并不是很高。但只要有一線成功的可能,他就不會放棄,而是會以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來讓這個可能轉變為成功。
  賀一鳴的臉色亦是凝重之極,在他的感覺中,火爐內已經變成了充滿了火焰的世界。特別是那如同雙手般飛舞的火焰,更是將這一套神奇的控制功法揮至淋漓盡致。
  如果從一開始,郝侗就以這樣的度施展,那么賀一鳴根本就無法尋找到其中的脈絡,更不用說什么學會這套神奇的手印功法了。
  感受著這越來越快的火浪翻騰,賀一鳴的心中愈的充滿了感激。
  他已經決定,曰后若是有機會,這份恩情一定要加倍償還。
  郝侗雖然已經將本身的能力揮的到了極致,但就算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沒有刻意的去驅逐火爐中那屬于賀一鳴的力量。
  在剛才的那番教導之中,二個人的火之力已經產生了相當的默契,這是一份心靈上的交流,遠比任何蒼白的言語都要有力的多。
  當中的藥草翻騰不休,里面的生命力量已經開始凝聚,當這股力量徹底的,完美的凝聚在一起的時候,就代表丹藥煉制成功。但若是其中有所差錯,里面的生命力量沒有凝聚在一起,而是消散開來,那么這一爐就將變成廢丹了。
  感受著中心藥草的所有細微變化,賀一鳴和郝侗雖然都是面無表情,但他們的心卻早已提到了極點,不敢有絲毫的偏差。
  豁然間,藥草中的生命力量變得不穩定了,那原本正在凝合的生命力量象是從中碎裂了開來似的,向著四處流逝。
  賀一鳴的臉色大變,他曾經讀力的煉制過數十次丹藥。雖然以珍貴程度而論,哪怕是加起來也遠不及這一爐的寶貴。但是對于這個跡象卻是并不陌生。
  他知道,這一爐丹藥怕是真的煉廢了。
  然而,就在他的這個念頭剛剛冒起來的一瞬間,就聽到郝侗輕哼了一聲。
  隨著他的這一聲輕哼,爐身之上的九條火龍頓時亮了起來。
  火爐之內,在那一雙大手之外,更是突兀的多出了九條盤旋不休的巨大火龍。這些火龍似乎是擁有某種靈姓,一旦被里面的火之力困住,那藥草中爆裂的生命力量頓時停止了外溢,反而是慢慢的朝著中心匯聚而來。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感應著這一切,他終于明白郝侗為何會將這個丹爐夸上了天。
  這外面的九龍,竟然還有著如此神奇的妙用,若非是親眼所見,他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在火龍的加持之下,丹藥中的生命力量慢慢的恢復了原樣,任憑那雙火焰大手慢慢的烘烤培養,想要將所有藥草的生命力,通過特殊的手段凝合為一。
  藥草與藥草之間,通過了火的作用力,其中的生命力量會生微妙的變化,將這種種的變幻聯合起來,就會產生神奇的效用。
  這就是丹方的最大作用,若是沒有丹方的指點,根本就無法逆推出丹藥的制造過程。
  但是,想要一絲不茍的按照丹方將丹藥煉制成功,也同樣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特別是如同駐顏丹般這樣高級的丹藥,就愈的如此了。
  在九條火龍的幫助之下,郝侗穩定了局勢。但就算是這樣,也達到了他的極限所在。
  那圍困在中心的藥草就這樣半死不活的翻騰著,里面的生命力量雖然沒有流逝,但也沒有了任何能夠凝聚的跡象。
  無論是郝侗,還是賀一鳴都知道,這是因為在煉制的過程中肯定是出了某種紕漏,但問題是,他們根本就找不出其中的原因。
  若是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只怕早就放棄了,但郝侗能夠修煉到如今的這種境界,他的心志之堅韌,絕對是堪稱恐怖二字。就這樣穩穩的吊在這里,九條火龍在他的艸控之下,以不同的方法嘗試著是否能夠將丹藥煉制成功。
  自始至終,在他的心中就沒有出現過放棄這二個字。
  賀一鳴默默的感應著這一切,他的腦海中閃過了丹方中的那些藥草。
  他是從藥道人的手上得到這份丹方的,而藥道人得到這份丹方更是有著百多年的時間,他對于丹方中的藥草早就研究了個透徹。賀一鳴在得到丹方的同時,也學到了這方面的知識。
  此時,在感受到煉制過程之后,賀一鳴再來回想丹方中的藥草和記載著的步驟,他隱約的覺得,自己似乎是看出了什么。
  終于,他的雙目陡然一亮,就在這一瞬間,他已經想通了其中的緣故。
  他的心中泛起了強大的喜悅之心,那蟄伏著的火之力頓時爆了出來,朝著郝侗的力量涌去。
  如果賀一鳴的火之力是現在才進入火爐,那么肯定會驚擾到郝侗,遭到他無情的反擊。在賀一鳴受傷的同時,這一次煉丹也會完全失敗。
  但賀一鳴的火之力卻在丹爐中與郝侗相處了一個多時辰,二者幾乎已經是融為一體了。
  在感應到賀一鳴躍躍欲試的火之力之后,郝侗只不過是稍微的猶豫了一下,就放開了對于九龍爐的掌控,將一切交給了賀一鳴。
  反正他已經嘗試了無數種辦法,都無法將藥草中的生命之力凝聚在一起。既然如此,就讓賀一鳴試試亦是無妨。
  然而,在下一刻,他的心臟就不受控制的大力跳動了起來。
  賀一鳴的表現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在接管了那雙跳動著的火浪之后,賀一鳴的真氣頓時是如同潮水般的流了出去。
  他這才體會到使用這種方法煉丹所消耗的真氣是多么的恐怖,這絕對不是尊者以下人物能夠堅持的。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若是失敗,那么在短時間內可再也沒有嘗試的可能了。
  凝神靜氣,他使用著剛剛學習到的艸控手印,讓火浪保持著翻動。但是與此同時,在那無窮的火之力中,竟然突兀的多了一絲土之力。
  這一股并不算強大的土之力在藥草中轉了一圈之后,變成了尖銳鋒利的金之力,隨后又變成了與火之力完全對立的水之力,然后又是那充滿了勃勃生機的木之力。
  這幾種力量出現之后,僅僅是稍微的在藥草中轉了一圈,而且這一些力量的強度根本就無法與龐大的火之力相提并論。
  但是當五行之力轉換完畢之時,那藥草中原本如同頑石一般的生命力量,卻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轉變。
  它們竟然開始凝聚,并且慢慢的融為了一體。
  郝侗的臉色精彩萬分,做為一個旁觀者,他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了那張丹方中的內容,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釋然之色。
  丹方的制作步驟和所需要的藥草,與如今賀一鳴的動作對比之后,讓他恍然大悟。
  駐顏丹,竟然是需要五行輪回之力才能夠煉制成功。
  一時間,郝侗對于賀一鳴愈的贊賞了起來。
  能夠比他還要更早一步的現其中奧妙,由此可見,賀一鳴在丹道一途之上,擁有多么出色的觀察力和天賦。
  他的心中再次感嘆不已,這小家伙,為何不是靈霄寶殿的門下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