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7 鼎足之論

黑暗的院落中寂靜無聲,那月光揮灑而下,在大地上留下了一片皎潔的白色。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金戰役站在了院落之中,他抬著頭,目光追逐著空中的那二道流星遠去,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
  做為靈霄寶殿的嫡傳弟子,他當然知道那二道流星代表著什么。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出,究竟是什么樣的事情竟然驚動了那二位老者。
  要知道這二位老人的身份尊貴,早就不曾參與世俗之事,其為人更是高傲之極,哪怕是上一次武庫之變,這二位老人都是視而不見,根本就不曾理會。
  這一次若非宗主大人的親自吩咐,郝侗也不可能出手煉制駐顏丹了。
  所以,能夠驚擾到他們二人之事,肯定是非同小可,甚至于是有關于整個門派興衰的大事。
  與之相比,二位值勤尊者的離開,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如果是平常之事,金戰役或許也會跟上去湊個熱鬧,但這一次他可不敢輕舉妄動了。
  沒過多久,天空中又是二道流光劃過,那二位老者已經回返通天寶塔。
  曉是如此,在這個晚上,整個靈霄寶殿中知道這二道流光來歷之人,都是難以安眠了。直到第二天,高偉亮布了搜尋焦土的命令,眾人這才知道了一個大概。
  而就在靈霄寶殿眾人疑神疑鬼之時,賀一鳴已經靜悄悄的,從地底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而且他還順手將寶豬帶來了。
  房間之中,有著數套替換的衣服,賀一鳴隨手換了一套,就取代了百零八的位置。
  這位神奇的保鏢沒有任何怨言的化做了一團流水,以他獨有的方式離開了靈霄寶殿。對于他會否被人現的問題,賀一鳴從不擔心。
  寶豬明顯的遲疑了起來,它似乎是很想跟著去,但似乎又不想離開賀一鳴的身邊。
  畢竟,在賀一鳴的身邊,還有著一件無比強大的神器,這東西對于它的吸引力,可是并不下于百零八的。
  賀一鳴將房間中的幾張桌椅換了一個位置,給寶豬搭建了一個簡陋的巢,隨后將九龍爐放到了巢中,揪著寶豬的大耳朵,賀一鳴低聲道“小家伙,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么?”
  寶豬點著頭,口中哼哼作響。
  賀一鳴的臉色凝重之極,道“這東西的珍貴你應該清楚的很,若是被其他人看見,肯定會把它從你身邊搶走。wap.kanmaoxian.com”
  寶豬似乎是一怔,立即撲了上去,四蹄豎著,緊緊的將火爐抱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是說誰敢搶,我就與他拼命。
  賀一鳴滿意的點著頭,道“你就在這里守著,千萬不要出去。”
  寶豬再度哼哼了幾句,看見了他的動作之后,任誰都能夠明白它的意思了。
  賀一鳴嘿嘿一笑,終于露出了狐貍尾巴,道“當然,你若是玩膩了,就將東西給我。”
  寶豬的小眼睛中頓時是布滿了警惕,看著賀一鳴的目光閃閃光。
  賀一鳴訕訕的屈指彈了它一下,道“你這小家伙,總不能帶著這東西去找百兄吧,若是你要去和百兄在一起,就必須將這東西留下。”
  寶豬的腦袋側了過來,似乎是在苦惱著去留的問題。
  賀一鳴搖著頭,站了起來,不再理會這個小家伙了。
  雖說這件神器如今在他的手上,但是真正現神器的,畢竟是這個幸運的小家伙。而且更主要的是,九龍爐里面的那條火龍對于小家伙分明是極為友善,那種目光甚至于有些溺愛的味道。
  賀一鳴隱隱的覺得,如今自己之所以能夠引導一點兒九龍爐的力量,估計也是和這小家伙有關。
  既然如此,讓這小家伙和九龍爐待在一起,或許還會有意料不到的好處呢。
  對于這件似乎是通靈的神器,賀一鳴可不敢等閑視之。
  不過他也有信心,除了百零八之外,寶豬對于其余的寶貝,似乎都是只有三天的熱度。哪怕是九龍爐這樣的神器,賀一鳴也可以肯定,最多三、五曰,它就會棄之不顧,然后去找百零八了,到時候,這件神器照樣會回歸到他的手中。
  將寶豬安排妥當,稍微整理了一下,已經是到了第二曰清晨。
  賀一鳴推門而出,深深的呼吸著院子中那清新的空氣。這種感覺相當的美好,特別是聯想到昨夜那嗆人的氣味,就愈的讓人感到難得了。
  “賀兄,你參悟的如何了?”金戰役的聲音傳了過來,隨后院門打開,金戰役從外面走了進來。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有一點兒的感悟,只能說是略有所得。”
  金戰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賀兄滿面喜色,這一次悟通的東西肯定是非同小可了。”
  賀一鳴也不否認,他笑瞇瞇的點著頭。
  其實他昨晚悟通了個屁,不過能夠得到九龍爐這件神器的一點兒承認,可以引導其中一點兒的威能,這也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
  金戰役的臉色突地一凝,道“賀兄,剛剛郝師叔派人傳信,希望我們能夠在靈霄寶殿中努力練功。特別是我們二個,在三個月之后,就將前往中央大平原,更是一點兒也疏忽不得。”
  賀一鳴心中一暖,道“金兄,請替我多謝郝前輩。
  金戰役嘿嘿一笑,道“你與郝師叔一見如故,幸好你不是靈霄寶殿的弟子,而是西北天池山的門下,否則我真的要擔心郝師叔會強行收你為門下,將他的丹藥之道傾囊相授了。”
  賀一鳴苦笑著搖著頭,在金戰役的心中,除了武道之外,再無其他,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其實還是有很多有趣的東西,而且賀一鳴也隱隱的現,其實丹藥之道和武道之間也有著一絲隱約的聯系。
  若是能夠把握的好,非但不會影響武道的提升,還會有所助力。
  只是,真正能夠看到這一點的人已經不多了,而能夠成功的把握到這一點的,就更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
  金戰役瞅了眼賀一鳴的腋下,肅然道“賀兄弟,我知道你的打算,是想要以五行之花為鼎足。如今你已經凝煉出了三朵五行之花,是可以開始嘗試鼎足了。”
  賀一鳴的臉色微微一紅,他喃喃的道“金兄,我應該怎么做?”
  金戰役微怔,反問道“你說什么?”
  賀一鳴嘴角一撇,很干脆的豁出去了,他理所當然的道“我在問,要如何做,才能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金戰役瞪圓了眼睛,道“賀兄弟,貴派長者難道未曾傳授么?”
  賀一鳴心中暗惱,他出身橫山一脈,那里修為最高的就是于驚雷了,可是于驚雷只不過是凝練了二花而已,哪里知道如何修煉鼎足。
  雖說祖師堂之后的密室中似乎是有著相關的記載,但賀一鳴格守祖訓,在達到三花境界之前并未翻閱,此刻就算是想要翻閱也是不可能的了。總不至于讓他萬里迢迢的再度返回橫山吧。
  輕咳了一聲,賀一鳴道“金兄,小弟是天池分支橫山一脈的傳人,所以……”
  他的眼睛一閃一閃的,里面有著一絲討好的意味。
  金戰役苦笑連連,道“也罷,你看好了。”
  他手腕輕輕的在腰間一拍,一道虛影從腰間如飛般的竄了出來,隨后迎風就長,瞬息之間,便已經變成了一把近三米的龍槍。
  雖然龍槍的長度遠不如大關刀,但是灌輸了真氣之后,依舊是散著凌厲的煞氣,特別是槍頭之上閃爍著令人膽戰心驚的寒芒,哪怕是賀一鳴的汗毛也在瞬間豎了起來。
  “賀兄弟,你感覺一下,我的龍槍有何不同。”金戰役肅然道。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伸手放到了龍槍之上。然而,他的臉色頓時變了。
  就在他的手掌碰到了龍槍的那一刻之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彈了上來,這股力量他非常的熟悉,就是金戰役的真氣。
  他還以為金戰役是想要出其不意的給他一擊,但隨后立即現,這似乎并不是金戰役出手,而是龍槍本身的反應。
  手掌上提聚了大量的真氣,二股力量稍微的僵持了一下,龍槍中的真氣終于被賀一鳴壓制了下去。
  賀一鳴的雙目中閃過了一絲驚疑之色,道“你的真氣……”
  金戰役緩緩的點了一下頭,道“鼎足和聚頂,其實就是二個相反的過程。聚頂之時,是將神兵利器霧化,吸入體內,從此以后,就能以此為橋梁,來溝通天地之力,真正的將天地間的力量掌握在手中。但是想要將神兵利器霧化并且吸入體內,又是談何容易。所以在此之前,就有了鼎足之分。”
  說到這里,他停了下來,手腕微微一抖,龍槍之上頓時出了一道清脆的龍吟之音“在霧化神兵利器之前,先要將本身的真氣輸入所挑選的神兵利器之內,唯有讓這件兵器之中充滿了你的三花之力,將你所有的力量與兵器徹底融合,并且找出最佳的三個支撐點。”他深深的看著賀一鳴,道“三點才是世界上最穩固的形態,也是所有禁錮力量的來源,你若是能夠找到屬于你的三點力量,那么你就可以達成鼎足之勢了。”
  賀一鳴的眉頭微微一凝,他似乎是理解了什么,但又似乎是一無所悟。
  不知何時,金戰役已經悄然無息的離去。
  他將自己所理解的東西全部說了出來,至于能否理會,那就要看賀一鳴自己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