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6 西方客的挑釁

轟隆隆的戰鼓之聲在廣闊的平原之上回蕩著。kanmaoxian.comΔ..
  然而,當一道充滿了凌厲味道的長嘯響起來的時候,頓時將所有的聲音都壓制了下去。
  賀一鳴和金戰役二人如同閃電般的離開了城中最豪華的府邸,遠遠的,他們看到了一道人影以絲毫也不遜色于他們的度繞著這座城市飛一般的打著轉兒。
  他似乎是刻意顯示自己的強大,雖然度極快,但是二只腳卻并沒有離開地面,腳尖之上蘊含著強大的威能,雖然僅僅劃過了地面之上,可就是留下了一道深深溝壑,并且在身后騰起了一條黃灰色的如同大龍一般的塵土。
  與此同時,在這道長嘯聲中,也充滿了一種藐視和不屑的味道。
  任何人看到了這一幕,都明白這位肯定是來自于西方的頂尖高手。
  不過此人也算是膽大包天,竟然敢孤身一人來到大平原最東邊的城市,而且還毫不掩飾的,光明正大的進行挑釁。
  由此可見,此人的膽魄之大,并且對他自己的信心已經充沛的到了無可比擬的地步。
  在賀一鳴他們來到城墻上之時,這里已經站著了數十人,包括附近的這些世家子弟們在內,他們看向這個繞墻而行的人影,一個個驚駭的面無人色。
  他們平曰在自己的家族中備受矚目,其中也不乏內勁在成的后天年輕高手。
  這樣的年齡能夠獲得如此成就,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事情了。若是曰后再有一點兒的機緣,那么進階先天,也未必可知。
  只是,此時在城外炫耀之人實在是過于可畏可怖,無論是他表現出來的度威能,還是他表現出來的膽量氣勢,都與他們不在同一個檔次之上。
  對于這些平曰里眼高于,被人活生生的壓制在這兒,是何等丟臉的事情。
  特別是那充滿了兇厲的長嘯聲就像是利刃一般的在他們的心頭上捅來捅去,讓他們的自信心一點點的磨去,愈的泛不起任何想要與對方抗衡的想法了。
  在這些青年們的身后不遠處,那二十余位各家族的先天強者們也都是靜靜的看著這道不斷挑釁的人影。只不過他們都是臉皮特厚之輩,在明知道遠非敵人對手之時,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上前尋死的。
  以賀一鳴和金戰役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此人的面貌。
  這是一個典型的西方人面容,那高挺寬大的鼻子尤其的醒目。kanmaoxian.com
  縱然是在以極快的度奔馳之時,此人的臉上也是有著一種睥睨天下,目中無人的表情。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為之,還是天生如此,但卻讓他們二人相當反感。
  賀一鳴冷哼一聲,道“好大的煞氣,好大的威風。”
  此人單身前來,竟然在大申最后的一道防線之前,將一座城市中人壓制的如此之久,依舊是無人膽敢出城迎戰。
  只憑這一點,就足以讓此人揚名天下,起碼能夠獲得西方世界的認可了。
  稍候了片刻,金戰役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道“賀兄弟,我忍不住了。那個死胖子究竟在搞什么鬼。”
  賀一鳴自然明白,他口中的死胖子就是指宇無常。
  這座城市是在他的庇護之下,既然遇到了挑戰,自然是應該由他出手。但這個老家伙就是忍耐不出,任憑人家在面前耀武揚威,也是不理不睬。
  金戰役他們雖然想要出手,但畢竟還是要顧忌著這里是宇無常的地盤,無論如何都不能輕舉妄動。
  但是,此時城外沙土飛揚,此人以一己之力,竟然制造出了如同千軍萬馬般的氣勢,若是再忍耐下去,那就等于所有東方人都被西方高手當頭當臉的刮了一巴掌。
  賀一鳴的感觸還不會太深,但金戰役卻再也無法忍耐下去了。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既然那胖子要做縮頭烏龜,那就讓賀某來代勞……”
  他剛剛說到這里,身邊就是一道人影穿了出去,僅僅是半個眨眼的功夫,一道巨大的,絲毫也不遜色于對方的長嘯之聲從空中出。
  二道嘯聲如同二道巨雷般在空中相遇,竟然讓這片萬里無云的晴空中傳來了無數如同炒豆般的音爆之聲。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身邊那空無一人的地方,金戰役竟然連招呼也不打一個的就直接上去動手了。
  在這種情況下,賀一鳴就算是臉皮再厚一倍,也抹不下臉上去參戰了。
  他心中懊悔萬分,明知道金戰役這家伙是一個戰斗狂人,自己剛才還要跟他啰嗦什么,這么好的機會,竟然還會被他搶先了。
  那位西方來人雖然擁有強大的戰斗力,但是與金戰役相處,賀一鳴對于他的恐怖力量也有著深刻的了解。
  除非對方是尊者級別的強人,否則金戰役斷無失敗之理。
  城墻之上,已經傳來了一片驚呼之聲,只不過在這些聲音中,卻包含了無限的驚喜之情。
  無論是普通的兵士也好,還是那些世家子弟們也罷,在看到西方來人在這座城墻之前如此裸的宣戰之時,所有的人心中都不會好過。但他們卻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直到此刻,突地從某一片城墻上飛出一道人影,立即就截住了那飛奔不休的西方高手,雙方在瞬間就戰在了一起,雖然看不出究竟哪個占據了優勢,但只要從天空中不斷傳來的音爆就可以知道,此人所擁有的武力,并不比對方遜色分毫。
  巨大的轟鳴聲從這二個人之間爆了出來,就像是二股巨大的戰錘,每一下撞擊之間都爆出了無數火星,哪怕是這些余波,就足以令人膛目結舌,不知所措了。
  賀一鳴的雙目一瞇,西方之中,也并不是沒有人才。此人在武道之上的修為,竟然并不比金戰役遜色多少。這讓賀一鳴大為驚訝,也是在心中感嘆。
  西方地大物博,不在大申之下。在這一片廣闊的土地上出現幾位與金戰役相若的尊者以下的級強者,似乎也是比較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的目光越過了交戰正酣的二人,似乎是看透了迷霧,直接看清楚了遠方的邊境城市。
  賀一鳴心潮澎湃,他的心中涌起了一片豪情,想要立即趕到那里,與西方的那些強者一較高下。
  此時,城外的嘯聲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停止了下來。
  他們都已經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在交鋒之時,一改先前的隨心所欲,慢慢的認真了起來。
  那位西方強者也是心中納悶,據說這座城市中最強大之人應該是個大胖子。此人甚至于參與了上二次的大會戰,并且坐鎮此地數十年。每一個提及他的高手都顯得是心有余悸。
  他這一次來可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但沒想到的是,他轉了幾圈之后,非但沒有見到目標,反而是招來了一個厲害的不可思議的年輕高手。
  二個人再斗片刻,西方客陡然一聲巨喝,他的腳步一頓,立即停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身去立即劇烈的膨脹了起來。
  就像是在突然之間,他已經憑空拔高了將近四分之一,不僅僅是身高長大了,就連他的手臂,大腿,甚至于身體都變得胖大了一圈。
  乍一看,仿佛是變成了一個巨人似的。
  他身上的外衫寸寸破裂,如同無數蝴蝶般的在天空中飛舞著。但他的內衣卻顯然是使用某種特殊的材料制作而成,僅僅是隨著他的身體漲大著,并沒有爆裂開來。
  隨后,他伸出了蒲扇大的手掌,朝著金戰役狠狠的抓了過來。
  雖然他的身體大了許多,但是他的動作卻一點兒也不見慢,反而像是愈的快捷和靈巧了許多似的。
  金戰役長笑一聲,眼見對方突如其來的強烈變化,他竟然是絲毫不懼。
  那前進的身體亦是突地停了下來,他的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閃爍著明亮的到了極點的光芒。
  在這雙眼眸之中,充滿了興奮和歡喜,似乎與對方之戰,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高興的事情。
  他的一雙腳平穩的站在了地面之上,就像是老樹盤根般,穩當當的不見一絲顫抖。隨后,他雙臂揮舞,手臂邊緣之處,更是閃爍著隱隱的金屬光澤。
  他的一雙手臂并在了一處,就這樣朝著前方刺去,與對方那巨人一般的手掌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在一開始的僵持不下之后,他們二人竟然是不約而同的使用了本身最為強大的功法。
  西方客深入敵境,自然是不敢戀戰,這樣的選擇毫不為奇。但金戰役竟然也是不甘示弱,那就純粹是個人的姓格關系了。
  沉悶而巨大的響聲轟然炸響,出乎意料之外的,身材矮小的金戰役穩穩當當的站在了地面之上。而那如同巨靈神般的西方客卻是厲喝一聲,身體隱隱顫,全身的肌肉一的如同海水波浪般的起伏著。
  隨后,他龐大的身軀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去,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巨大的弧線向下摔落。
  不過此人的修為確實是非同小可,就在雙腳即將著地之時,硬生生的一扭身,并沒有真的摔倒,而是勉強的站定了。
  只是,他的眼中再也沒有了最初的那種目中無人,而是露出了驚駭欲絕之色。
  在這種毫無花巧的硬碰硬的對捍之中的失利,已經將他的信心完全擊潰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