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68 一擊必殺

遙遠的視線所及之處,出現了一片連綿無盡的帳篷海洋。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Δ..
  哪怕是第一次見到這壯觀一幕的賀一鳴,也能夠猜到這些帳篷的來歷。
  在這里,唯有西方大軍駐扎的地方,才會有著這樣規模的帳篷之海。
  他們三人的迅靠近,已經引起了帳篷中強者們的注意,無數呼哨聲在這一刻響了起來,人影幢幢之間,似乎這一片海洋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
  金戰役眼睛一亮,他陡然間一聲長嘯,伸手在腰間輕輕一拍,那把隱藏著的龍槍頓時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的手上。
  隨后,他一步跨出……
  腳下的距離似乎在一瞬間急劇的縮短著,僅僅是一個轉瞬之間,金戰役已經消失在賀一鳴的面前。
  數十丈之間的距離一蹴而就,當他這一步踏踏實實的跨出去之后,甚至于已經越了那亡命般逃遁的西方客,突兀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西方客只是覺得眼前一花,頓時被面前不遠處神秘出現的金戰役嚇住了。
  他的心臟以前所未有的高跳動著,雙手指著金戰役,眼中流露出了無法形容的強烈震撼和難以置信。
  在這個要命關頭,他已經認出來了。
  金戰役所施展的這種神出鬼沒的輕身功法,絕對不是尊者以下之人能夠施展出來的。
  一時之間,在他的腦海中嗡嗡作響,就唯有一個念頭盤桓不去。
  金戰役,他竟然已經是一位真正的尊者了……
  他的心頓時變得冰涼一片,就連手足似乎也變得無力起來。
  就在這一瞬間,當他的意志和抵抗心都跌入了底谷之時,就看到眼前一道光。
  這一道光從金戰役的手中刺出,仿若是從天空墜落的流星,又像是暴雨中的強烈閃電。似乎是從刺出的那一刻,就已經劃過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洞穿了他的心臟。
  西方客低頭,他怔怔的看著胸前的大洞,眼中有著迷茫之色。隨后他重重的跌倒在地,身體抽搐了二下之后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當金戰役施展萬里閑庭之時,賀一鳴已經停了下來。
  不過在見到了金戰役取出龍槍的那一刻,賀一鳴已經明白,這位前來挑釁的西方客已經是絕無生還之理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其實以此人的實力,如果他不是喪失了自信,如果他不是失去了斗志,那么當他回到此地之時,只要稍微堅持片刻,也許這個結果就會完全改寫了。
  只是,在這個世界上并沒有那么多的如果,而如今站在那具尸身邊,扛著龍槍,昂而立的金戰役,才是這一刻真正的主角。
  帳篷之海中,似乎是突兀的停頓了一下。
  雖然絕大多數人都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賀一鳴與金戰役都是一副東方人的面容,而躺在地上流血不止,進氣少出氣多的家伙卻是典型的西方人。
  無論是什么原因,追殺西方人來到這里,并且就在靠近營地之前將人擊殺。這種狂妄的到了極點的挑釁方式,頓時是成功的將所有西方人身體中的瘋狂血液都挑動了起來。
  數道長嘯聲在各地響起,與之相應的,是同等級別強者的回復聲。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這些嘯聲連綿不盡,竟然都是由不同人所出來的。
  整個西方的帳篷之海中,竟然隱匿著如此之多的先天強者。
  在這一刻,賀一鳴甚至于在懷疑,是否整個西方所有國度的先天強者們都已經來到了這里。
  不過,唯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這些長嘯聲中并沒有尊者級別的強者存在,否則賀一鳴肯定是二話不說的轉身就逃。
  目光轉動之間,他的心底泛起了一絲疑問。
  無論是那位倒霉的西方客,還是金戰役,都是膽大包天之極,竟然敢直搗對方老巢所在,這樣的無所忌憚,似乎一點兒也不在乎對方的陣營中會有著尊者級別的強者出現,這其中肯定是有著自己不知道的約定。否則他們又豈會作出這樣自尋死路的事情。
  人影接連閃動間,不過片刻,已經有數十人從那一片帳篷之海中飛一般的跑了出來。
  從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輕身功法來看,哪怕是最遜色之人的實力也達到了先天境界,其中為的那幾人更是氣勢滔天。不過他們行走之間也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并沒有人莽撞的獨自沖上來。
  這就是金戰役剛才那驚天一槍的效果,一槍之下,立斃一人,竟然讓人連還手之力也沒有。
  這等強大的實力表現,讓所有的強大高手們都是有著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金戰役陡然一聲長嘯,他的嘯聲遠遠傳開,面對如此之多的,足以令人頭皮麻的高手,他竟然是絲毫不懼。
  手中龍槍一抖,頓時將地下那位西方客挑了起來,并且朝著那些人高高的飛了過去。
  撲通……
  當那人的尸重重的墜落在地之時,金戰役高聲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此人尸還于爾等,還有何人有膽量出來與某一戰。”
  那些人停下了腳步,目光落在了地面的尸之上,大多數人的眼中都是有著驚駭和難以置信的神色。
  由此可見,他們已經認出了這人的來歷。能夠被那么多先天強者記住的人,自然是那種絕頂的卓越之輩。
  其中一個老人快步奔出,來到了尸的之前,將之抱起,任由那胸口中殘余的鮮血流到身上也是恍若不絕。
  他的口中厲聲呼喝著,似乎是在質問著什么,在他的身后,幾個人誠惶誠恐的解釋著什么。
  雖然賀一鳴根本就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么,但金戰役對他們的語言卻并不陌生,他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然笑容。
  賀一鳴好奇的問道“金兄,他們在說些什么?”
  金戰役雙眉一挑,笑道“這個死去的西方客名叫湯姆斯,是西方某一大國的頂尖高手,今天來到鎮金城下挑戰,是與人打賭的結果。那個老頭是湯姆斯的師兄,并不知道此事,所以此刻有點暴跳如雷了。”
  果然,那個老頭突地一躍而起,在半空之中連環數腳踹出,將其中的三個人狠狠的踢飛了。
  那三人既然有資格隨著眾人走出來,起碼也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了,但是在那位老人的攻擊下,卻是根本就不敢還手。
  賀一鳴暗自搖頭,為了一個賭約,這樣的一位高手就此隕落,若是換作自己是那個老人,怕是連殺了他們的心也有了。
  老人緩緩的轉過了身子,從他的身上洋溢著強烈的到了極點的兇殘殺意。
  這位老人有著一頭黃色的頭,此時急怒攻心,頭隱隱的倒豎起來,顯得特別的猙獰可怖,哪怕是與他同一陣營之人,在看向他的目光之中也是充滿了忌憚。
  “你是什么人……”他惡狠狠的說道。
  他竟然說著東方大申的官方語言,雖然并不是十分的標準,但賀一鳴等人卻也能夠聽懂。
  金戰役大笑一聲,道“老人家,在詢問別人的姓名之前,應該先介紹自己,難道連這一點你也不知道么。”
  那人的眼眸頓時充滿了兇厲的血色,他的身體微動,似乎是就想要直接撲過來。但就在此刻,一只有力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另一個看上去年級與他相若的老人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他急促的呼吸了幾下,雙腳卻是穩穩的站定了。
  新上來的老人踏前一步,抬起了一只手放在了肩膀之上,向著他們微微彎腰一躬,哪怕是在敵對之時,他也是做足了禮節,隨后緩聲道“我叫塔塔木,這位是丹尼,被你殺害的是湯姆斯,你叫什么名字。”
  塔塔木說話的度很慢,幾乎一個字一個字的拼湊起來的
  賀一鳴雖然聽得甚是別扭,但心中卻是暗驚,目前為止,他所接觸的三位西方高手之中,竟然都懂得東方大申的語言,雖然他們說話的度令人不敢恭維,但卻也可以證明,他們在東征之前,確實是花了極大的心血。
  金戰役這才是滿臉笑容的點了一下頭,道“塔塔木是吧,本人金戰役,你們誰想要為湯姆斯報仇,那就上來吧。”
  他手中龍槍微微一跳,一股龐大的氣勢頓時從他的身上狂涌而起。
  塔塔木的眼眸陡然一凝,低沉而有力的聲音從他的口中驟然響起“金戰役……”
  “金戰役……”
  不僅僅是他,從這數十人之中,大多數人的口中都出了類似的聲音。
  在這里的眾人之中,當然不可能人人聽得懂大申的語言,但是金戰役這三個字,卻是人人都不陌生。
  賀一鳴的心中微微一凜,這些人的聲音中似乎是蘊含著一絲意外的驚喜,這種表現實在是太令人感到驚奇了。
  隨后,所有的人目光之中都開始隱隱放光。
  塔塔木突地低聲喝了一句,頓時,一連串兵器激蕩的聲音響了起來。
  數十人竟然是不約而同的拔出了兵器,在西方,最流行的兵器不外數種。
  一種是雙手大劍,一種是軟綿綿的可以彎折的使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花劍,還有人使用一劍一盾的組合兵器,也有數人的手中拿著一把長槍。其中更有二人拿出來的兵器竟然是一張幾乎和人等高的長弓,那二人拿出了長弓之后,非但沒有上前,反而是后退了幾步,與眾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