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69 騎士精神

這些人的動作井井有條,就像是經過了多年的配合一樣。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但實際上賀一鳴二人卻知道,以他們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在事先進行演練,而能夠做到這一步,或許也與西方人的特殊的紀律姓有著很大的關系。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壓低了聲音,道“金兄,我們還是離去吧,他們的人太多了。”
  雖然賀一鳴也是相當的自負,但是他卻有著自知之明,若是那么多人一擁而上,就算是自己的本領再大,也唯有落荒而逃的份兒。
  金戰役半轉過身子,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笑容,道“放心吧,他們不會以眾欺寡的。”
  賀一鳴看著這些人的動作,心中頗為忐忑,他怎么也想不出金戰役究竟是從哪里得來那么強大的信心。
  這些人的架勢,擺明了就是想要以眾欺寡。
  “金兄,你確定?”賀一鳴狐疑的問道。
  “當然,我在西方待過幾年。”金戰役信誓旦旦的道“他們那兒講究騎士精神,若是真的以眾欺寡而取勝,對于他們的個人聲望,將會是一個重大的打擊。所以他們寧肯一個個的上來送死,也不會一擁而上。”
  賀一鳴心中稍微的放松了一點,如果這些人真的是如此蠢笨,那么他也就放心了。
  塔塔木手中的兵器是一劍一盾的組合兵器,他的盾牌之大,足以將他的半個身軀裹在其中。雖然還比不上熊無極那面盾牌的夸張,但也是非同小可的。
  沉重的盾牌上閃爍著金黃色的光芒,單單是看著盾牌的模樣,就知道它的份量相當的了得。然而,這面厚實的盾牌提在那位老人的手上,就像是在提著一根稻草似的,仿佛沒有一點兒的重量。
  而那位丹尼的老人卻是拿著一把筆直尖銳的長劍,賀一鳴見到了這把長劍之時,頓時想起了死在他手上的羅米亞。
  東方的武技千奇百怪,各種奇門兵器也是層出不窮。然而西方的武技卻是比較統一,從他們的武器式樣就可以看出,他們所掌握的武技都是大同小異。
  但正因為他們的武技較少,所以在經過了無數年的展之后,這些武技都展到了近乎于完美的境界。每一種武器都有著特定的學習和使用的方法,這種專一的結果,也同樣造就出來一大批頂尖兒的高手。
  而且這些高手們一旦拋開了臉面進行聯手,那他們所揮出來的威能,肯定會遠遠的出了人們的預料之外。kanmaoxian.com
  這就是賀一鳴在見到了眾多西方高手之后的第一感想,他心中默默的祈禱著,但愿這些家伙們和金戰役說的一樣,不會以眾欺寡吧。
  金戰役將龍槍往肩上一抗,大步流星的踏前而去,他的動作極快,幾步間就已經來到了雙方的中間,朗聲道“塔塔木,丹尼,你們誰先出手?”
  對方人數雖然眾多,但是真正能夠被金戰役看在眼中的,卻也唯有這二位老人。因為從他們手中兵器的流光和威勢來看,他們的實力也應該達到了鼎足而立的境界,恰好可以成為他夢寐以求的對手。
  塔塔木和丹尼對望了一眼,他們二人雖然都是西方人,但是面貌特征卻大相迥異。
  西方的地域之廣,絲毫也不在大申之下,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面容和身體特征不同的更是毫不為奇。
  但是,他們二人之間卻似乎是頗有默契,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丹尼退后了一步,而塔塔木則是大步上前,在金戰役的面前擺出了一個攻守一體的架子。
  賀一鳴和金戰役都是大為驚訝,在情在理,都應該是丹尼出手才是。可是看此刻丹尼那陰沉的沒有半點兒表情的臉面,賀一鳴二人的心中都是泛起了一絲不祥之兆。
  只是,對方既然已經出來了,金戰役無論如何都無法再退縮。
  他雙目之中精光閃爍,已經打定了主意,盡快結束戰斗,然后立即離去。
  這些西方人的表現似乎有些古怪,有點兒出了他的掌控之中。
  手中龍槍一抖,在強大真氣的催動之下,這一把收縮如意的龍槍竟然突兀的出了一陣奇異的充滿了力量的尖嘯之聲。
  在這股嘯聲之中,有著一種浩大無邊般的力量,令人心頭顫動,難以自控。
  那無邊際的帳篷之海中頓時傳來了無數呼喝之聲,特別是戰馬長嘶之音連成一片。
  在這道尖嘯的聲音影響下,所有的戰馬似乎都陷入了一種極大的恐懼感之下,它們大都是四肢無力的跌倒在地嗦嗦抖,但也有些特別強壯的,就開始撒開了四蹄,掙脫了韁繩,到處亂跑了起來。
  一時之間,在尖嘯聲所達到的帳篷之中頓時是人仰馬翻,亂成了一鍋粥。
  賀一鳴的雙目微亮,想不到龍槍竟然還有著這樣的神奇效果。
  只是,當賀一鳴的目光落到了前面的那些先天強者們的身上之時,他的心頓時沉了下來。
  這些人依舊是全神貫注的看著金戰役,對于身后所生的事情根本就是不理不睬。
  非但如此,還6續有新的高手不斷的從遠方趕來,并且是加入其中。看到了這個恐怖的人數之后,縱然是賀一鳴也是有點兒頭皮麻。
  他已經是全神的戒備著,雙手有意無意的握在了一起,雙腳平平的踏在了大地之上,整個人似乎都進入了一種玄奧的境界之中。
  此時,他對于金戰役所說的,這些人并不會以眾欺寡的話再也沒有半點兒的希望了。
  只是,他的這些變化都是在一旁靜悄悄的做著,雖然對面也有著無數高手,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金戰役吸引過去了。
  這也并不奇怪,在己方有了那么多高手的情況之下,任誰也不會將賀一鳴這孤單單的一個人放在心上了。
  塔塔木將手中的盾牌平平的放在了眼睛之下,那一雙如同鷹鷲般的雙目在盾牌上方一線的地方緊緊的鎖定了金戰役。
  雙方的氣機在這一刻已經是相互鎖定,就像是二座巨大的磁山般,再也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將之分開。
  一道光影掠了過去,在虛空中劃過了一道漂亮的弧線。隨后,一點亮光在眾人的眼中出現,僅僅是那么一瞬間,這一點亮光就開始抖動了起來,僅僅是霎那之間,這一點亮光就變成二點,三點,乃至于無數點……
  巨大的光芒帶來了如同海嘯般的壓力,射入了塔塔木的雙目之中。
  他微微的瞇起了眼睛,突然之間,他的身體矮了下去。
  西方人在體格之上明顯要高過東方人一線,這個塔塔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他這一矮身,頓時是整整的矮了二分之一,將整個人都蜷縮在他的盾牌之中。
  如同雨點一般的敲擊聲響了起來,金戰役這以一化無數的槍影盡數的砸在了塔塔木的盾牌之上,那無數的力量在短短的時間匯聚成了一點,仿若是巨錘般的洶涌而去。
  塔塔木在盾牌之后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怒吼聲,隨后他的身體連同盾牌頓時被這一股力量轟擊而起,朝著后面遠遠的飛去。
  無論是賀一鳴,還是金戰役都絕對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順利的就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塔塔木的龜縮戰術并沒有獲得成功,反而是讓他陷入了絕境。
  金戰役長笑聲中龍槍一抖,整個人化做了一道閃電,緊隨著那倒飛出去的盾牌追去。
  他的龍槍已經平平伸出,劃出了一條筆直的路線,夾雜著無與倫比的氣勢直刺過去。在這一槍之下,擁有著通天的力量,他竟然是絲毫也不在意對方的那面巨盾,似乎是想要將這面巨盾也直接捅破了似的。
  然而,就在這一刻,賀一鳴突地感應到了,對方那些人的氣息變了。
  那數十位起碼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們的氣息原本都在拼命的壓抑著,但是當塔塔木被擊飛,金戰役緊隨不舍的那一刻,他們所有人的氣息就像是被點燃了的炸藥桶一般的爆裂了開來。
  賀一鳴心叫不好,他眼角一撇塔塔木后退的地方,頓時明白了他的想法。
  這家伙后退的方向,竟然是眾多的西方人中間,他先前的消極防守,一觸即潰,根本就是有意為之。
  目的竟然是想要將金戰役引入了眾人的包圍圈之中。
  或許,這是因為眾人在見到了金戰役施展的萬里閑庭之后,才選擇的戰術。
  只是,那么多人并沒有怎樣交談,竟然也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達成一致,這一點在東方世界中,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
  “金兄小心,退。”賀一鳴高聲叫道。
  然而金戰役卻是充耳不聞,他非但沒有收勁后退,反而是將全身的真氣盡數的爆了出來,龍槍之上,愈是精光閃爍,那槍頭更是毫光四濺,散著驚心動魄的光輝。
  在金戰役的眼中,竟然是僅有塔塔木一人,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了其他人。
  他這一槍,充滿了無堅不摧的強大氣勢,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