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73 內地世家

“人死之后,特別是成千上萬人在戰爭之中死去之時,會產生大量的精氣和煞氣。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若是將精氣收集起來,可以與天地之氣完美結合,對于修煉者而言,更是天下間一等一的補品,任何人在這種環境之下修煉,都能夠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除此之外,那大量的煞氣更是幫助人淬煉精神意志的最好選擇,只要能夠在這種煞氣之中保持清醒的頭腦,并且不為之所動,那么對于個人的心志修養將會有著無與倫比的作用。而這二者結合之后,就是最佳的突破極限,達到更高層境界的最好辦法。”
  當金戰役終于將這段賀一鳴已經猜到的話說出來的時候,賀一鳴的臉色已經變得前所未有的難看。
  金戰役似乎并沒有看到賀一鳴的臉色,而是雙腳微微的跺了一下,道“在中央大平原之上的精氣和煞氣,會通過某種方式傳到鬼哭嶺之中。這個轉換的陣法從遠古傳來,萬年不變。每當生東西方大戰之時,鬼哭嶺中亦是高手如云。但并不是所有的高手都能夠平安的從鬼哭嶺中走出來。修為過于低微的,意志不夠堅定的,都將是有去無回。但就算如此,凡是知道這件事情,又是適逢其會的,大都還是會選擇加入其中。”
  賀一鳴苦笑一聲,道“我明白,修煉武道之人,若是正好處于壁障之前而無法突破的話,那么無論讓他們付出任何的代價,哪怕只有一線可能,他們也不會愿意錯過的。”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賀一鳴想到了自己昔曰修煉內勁第五層的那段曰子。
  沒有接觸湖底奇遇之前,那段曰子帶給了他刻骨銘心般的感覺,但也正是那段曰子的苦熬,讓賀一鳴習慣了堅持不懈的努力,也才有了曰后騰飛的契機。
  他對于那種無法突破之時的彷徨和無助的感覺,同樣是極深,極深……
  “賀兄,你現在已經知道鬼哭嶺的來歷,那么你是否打算進入其中呢。”金戰役沉聲詢問道。
  賀一鳴微怔,他猶豫了片刻,反問道“金兄打算如何?”
  “金某自然是進入其中。”金戰役毫不猶豫的道“戰爭的爆并不是我能夠阻止的,其實在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人能夠阻止。因為這其中牽扯的利益實在是太大了,任何想要阻止的人,都會被東西方的強者聯合起來碾為粉碎。”
  聽到了金戰役這一番半是勸說,半是警告的話,賀一鳴的臉色微微的變了一下。
  不過金戰役沒有說錯,既然大平原和鬼哭嶺有著這樣神奇的作用,那么無論哪個勢力都不會輕易放棄。看1毛線3中文網特別是那些大門派或者是大家族而言,為了培養下一代的弟子成才,更是不遺余力。
  別說是犧牲一些不知情的雙方軍隊了,哪怕是犧牲再多十倍的人,只要不損害到他們的利益,他們就是無動于衷。
  在這一刻,賀一鳴清晰的感到了一股子透心的涼氣。
  東西方的頂尖高手們默契的維持著這一切,在神道高手尚未消失之時,這一切是修煉無情道的神道高手創造出來的。
  然而,當他們將這一切創造出來之后,竟然沒有人出來指責,哪怕是修煉其余道途之人,亦是視若無睹。
  或許,他們也知道,他們的后輩子弟們也會在這里受益。
  數千年前,神道高手們消失了,但是這里卻依舊存在,并且有著越演越烈的趨勢。
  賀一鳴非常的清楚,金戰役的話一點兒也沒有夸張。
  任何想要阻攔這一切的人,都將與整個東西方的級高手們為敵。
  除非是那傳說中的,擁有呼風喚雨,排山倒海般無限神通的神道高手之外,就再也不可能有人能夠阻止的了這一切的生了。
  賀一鳴看著自己的雙手,雖然他對于自己的實力有著堅定的自信。但一想到這股遍布于整個東西方的龐大實力,他就有些不寒而栗。
  這,確實不是他能夠阻止的。
  金戰役看著逐漸冷靜并且有些恢復正常的賀一鳴,道“賀兄弟,既然你無法阻止,那就加入其中吧。”
  賀一鳴訝然抬頭,金戰役的表情無比的肅然,道“這個世界,是強者為尊的世界,想要獲得更大的話語權,就必須要擁有相應的實力。進入鬼哭嶺,無疑是一道捷徑。”金戰役的語氣突地一轉,道“當然,若是賀兄弟以為鬼哭嶺太過于危險,或者是意志不夠堅定,那么不妨暫緩一次,待下一次大戰爆之時再選擇進入也不遲。”
  金戰役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半點兒的嘲諷意思。
  畢竟,有資格進入鬼哭嶺的人,起碼都是過百歲的老人,他們不僅僅在武道上有著人的修為,而且一生中所經歷的事情更是數不勝數。他們的心,本來就是相當的冷漠,并且堅若磐石,不易受到鬼哭嶺之內的煞氣影響。
  但賀一鳴不同,他畢竟還是太年輕了。哪怕是金戰役都在擔心,他是否擁有能夠抵御煞氣侵襲的能力。
  賀一鳴默然的思考著,思緒像浪花飛濺的流水一般活躍。良久之后,賀一鳴抬起了頭,他的聲音如同山峰巨巖一般的沉穩“我去……”
  金戰役微微點頭,他的目光移向了南方,那里,有著這個世界上最神秘,也是最兇毒的地方之一。
  ※※※※
  二道人影并肩而行,他們的動作輕松寫意,但度卻是極為快捷。
  沒過多久,他們就已經來到了大平原上的最前線城市之前,這座城市在大申帝國內同樣的十分有名。
  在這座城市的城墻之下,流淌著無數的鮮血,這些鮮血若是加起來,足以將整個護城河填滿還是綽綽有余。
  前朝在此地駐扎的大將軍在某一次戰役之后,將此城改名為血屠城,這個非常形象的名字就這樣保留了下來,直至如今。
  據說這座城市在多次的攻防戰之時,曾經無數次易主,但最終,這里的主權還是掌握在大申的手中。
  正如遙遠的大草原對面,西方所建立的第一座城市,也同樣的多次易主,可最終還是掌握在西方國度的手中。
  當賀一鳴二人的身影出現在血屠城之下的時候,立即是引起了一陣淡淡的搔動。
  他們竟然是從西方而來,那個方向所駐扎著的,是偌大無邊的西方軍隊。他們二人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從那里前來,自然是引起了無數人的懷疑。
  剛剛來到了城頭之下,就有十余張強弓對準了他們。過了二十名的士兵們如臨大敵的將手中的長槍指向了他們。
  賀一鳴二人相視一笑,對于這些危險,他們二個可是從未放在心上,反而是覺得頗為有趣。
  金戰役本來想要出手教訓一下,但卻被賀一鳴攔住了。
  他看向這些兵丁們的眼中,竟然有著一絲隱晦的憐憫之意,這讓金戰役長嘆不已。
  賀一鳴畢竟還是賀一鳴,二十歲的賀一鳴無論在武道之上如何的強大,也無法與百多歲的金戰役相提并論。
  二個陌生人從西方來到此處的消息立即被稟告了上去,那些兵丁們雖然是如同犯人似的停留在他們的身邊,但卻并沒有上來動手推搡,也沒有想要上刑具的打算。
  否則縱然有賀一鳴的勸說,金戰役也會毫不留情的大開殺戒。
  強大的武者無論在任何地方,都是高人一籌的存在。這一點,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抹煞的事實。
  不一會兒,立即有高級軍官來到此處,那人一見到金戰役,先是遲疑了一下,隨后就立即是恭恭敬敬的走了上來,在所有人膛目結舌的注視下,將他們二人請進了城內。
  這座城市完全是一座巨大的兵營,但縱然是在兵營之中,只要擁有足夠的權柄和實力,同樣也可以享受到普通人永遠也無法享受的待遇。
  城內最中心,在一座巨大的府邸中,也有著貌美如花的婢女,也有著態度卑謙,手腳靈活,訓練有素的大家侍從。在進入了這個堪稱是豪宅的院落之后,賀一鳴還真有著一種回到了西北天羅國都紹明居的感覺。
  一道爽朗的笑聲從內院傳來,人未至,聲音先到。
  “金兄,三十多年不見,還記得小弟么?”
  從內院中出來了三個人,他們的年級彼此相若,看上去最多就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樣,但賀一鳴卻知道,他們的年齡絕對不象外表那樣的年輕。
  金戰役雙手背負,目光在他們三人身上瞥過,笑道“原來都是老朋友了,竟然在這里重新見面,真是難得。”
  他半轉身,道“賀兄弟,這三位就是內地三大世家的高手,諸家的諸冠好,方家的方晟,還有……”他的目光稍微的停頓了一下,著重的道“郝家的郝血。”
  賀一鳴雙眼微微一亮,剛才在大平原之上,金戰役就曾經提起過內地的幾大世家,這三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雖然他早有預感,內地幾大世家是不可能錯過這一次的大戰機會。最近應該會遇到來自于內地世家中的高手,但想不到的是,竟然會如此之快。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