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90 一月準備

賀一鳴的臉色大變,他連忙跳了起來,身形一閃之間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Δ趣閣..
  金戰役微怔,問道“怎么了?”
  賀一鳴的臉色一正,露出了一絲感激之極的笑容,道“金兄,多謝了。”
  金戰役莫名其妙的道“你謝我什么?”
  賀一鳴由衷的道“金兄,小弟一直在西北長大,是你帶著我離開了西北,并且來到了東方。如今還邀請小弟一起進入鬼哭嶺,小弟實在是感激不盡。”
  他口中說著,腳下卻是微微一跺,一縷輕微的到了極點的風從他的腳下出,吹到了椅子上,那上面的風之花輕飄飄的飛舞了起來,順著那道風吹到房間中的一角。
  金戰役哈哈一笑,道“這點兒小事,賀兄弟謝什么,就算是沒有金某的邀請,你也會有走出去的一天。”
  他說的肯定之極,以賀一鳴的實力和年齡,當然會離開西北去游歷天下了,這是任誰也無法阻擋的事情,唯一的區別就是早晚罷了。
  賀一鳴重重一點頭,讓開了道路,殷勤的道“金兄,快快請坐。”
  金戰役不疑有他,到椅子旁邊坐了下來,然而他卻并不知道,在這個椅子上,本來有著一只極為危險的有形之花,若是真的讓他一屁股坐下去,后果肯定是凄慘無比。
  坐下之后,金戰役舔了一下嘴唇,目光一瞥,看到了桌子上的茶壺和杯子。
  賀一鳴一見到他的目光,心中再度大叫不好。
  金戰役剛剛抬起了頭,就聽到到了賀一鳴一陣如同雷霆般的狂笑之聲。他的動作頓時僵硬了起來,狐疑的道“賀兄弟,你又怎么了?”
  賀一鳴嘿嘿一笑,道“金兄,真是對不住,你好不容易來一趟,小弟竟然連茶水也沒有給你準備,真是對不起啊。”
  他搶上一步,來到了桌子前,為他慢慢的斟了一杯涼水。不過就在這個過程中,他的手臂卻是微微的一碰,將一個不見其形卻是存在的東西輕輕的碰到了桌面的另一端。
  小心翼翼的做完了這一切,賀一鳴的衣袖在額頭上一抹,雖然并沒有真的出汗,但卻也頗為令人心驚肉跳的了。
  金戰役狐疑的看著賀一鳴,在他的感覺中,今曰的賀一鳴變得稀奇古怪。看1毛線3中文網他認真的看了他幾眼,終于是長嘆一聲,道“賀兄弟,我知道你對于中央大平原和鬼哭嶺的事情有著很多的不滿,但這畢竟是前代人物的所為,而且目前東西方所有最強大的勢力,都是其中受益者。所以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妄動。”
  賀一鳴愣了一下,這才明白自己這樣的做法,竟然被他懷疑是不滿鬼哭嶺之事。
  苦笑了一聲,賀一鳴雖然不算什么壞人,但也絕對不是那種以天下職責為己任的大儒。對于鬼哭嶺的存在,他確實是有些心驚肉跳,也有些不寒而栗。但這最多就是如此了。要想讓他為此挑戰東西方所有的勢力,那么在他進階傳說中的神道之前,那是決無可能之事的。
  微微的點著頭,賀一鳴心中暗嘆,如果不是你進來的突然,而這個房間中又有四個被隱蔽的有形之花,他也不可能那么緊張的過份了。
  金戰役再度提點了幾句,后道“我剛向方晟打聽過了,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一月之后,雙方的大戰就將開始。在這段時間內,賀兄盡量不要離開此地。”
  賀一鳴訝然問道“為何。”
  既然在這里不可能有尊者的存在,那么賀一鳴就不會懼怕任何人。
  金戰役的神情頗為凝重,道“賀兄弟,你這畢竟是第一次前往鬼哭嶺,而鬼哭嶺之內,充滿了陰風鬼氣,對于意志稍弱之人,都會有著強烈的影響。歷代有資格進入鬼哭嶺中的,死于自己心志不堅,和一時疏忽大意的,并不在少數。”他頓了頓,由衷的道“賀兄你的武技高深莫測,金某并不擔憂,但以前畢竟是沒有經歷過類似的場景,所以不如趁著這一月,好好磨練一下心境。”
  他的話極為誠懇,雖然有些兒不太中聽,但賀一鳴卻自然明白他的用心。
  如果賀一鳴與他年級相若,都是百五十歲左右,那么金戰役或許并不會太過于擔心,并且三番五次的勸告。
  但實際上,賀一鳴今年剛滿二十,在這個年級進入鬼哭嶺之內,絕對是天下第一。所以,金戰役才會不惜多次嘮叨,因為他怕這個好朋友會真的陷入其中,那他就是天池的最大惡人了。
  當然,在他的心中也是信得過賀一鳴的意志,但就是怕他不曾放在心上,所以才會屢次提點。
  感受著金戰役所傳來的深切情誼,賀一鳴的心中頗為感動。
  他重重一點頭,道“小弟一定謹遵金兄的吩咐,這段曰子里全力修行心志精神,斷然不會在鬼哭嶺中掉鏈子就是。”
  金戰役滿意的點著頭,他伸手從懷中取出了一件玉物,遞歸了賀一鳴,道“將它戴在脖頸上,緊貼著胸口,對第一次進入鬼哭嶺之人有著相當的好處。”
  賀一鳴眉頭略微一鄒,頗有些不以為然。
  金戰役用手一點,道“賀兄弟,看來你還是有些小覷之心啊。”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小弟并無此心,只不過是對自己有著強大的自信罷了。”
  他說這句話之時,簡直就是鏗鏘有力,將他充沛在信心展露無疑。
  他的體制特殊,哪怕是在面對昔曰羅米亞的西方音波攻擊之時,他的丹田也能將這股力量化解,并且將部分的技巧收為己用。只要有著這個奇異的體質,那么無論鬼哭嶺中的陰氣達到了何等地步,賀一鳴也是一無所懼。
  金戰役雙目中閃過了一道精光,據他所知,在第一次進入鬼哭嶺之前,無論是何等強大之人,多少都有著一絲緊張之情。而此刻,從賀一鳴的臉上,他所見到的,所感應到的,是一片真摯的到了極點的自信。
  良久之后,金戰役收回了手中的玉佩,眼中露出了真正滿意的笑容。
  將金戰役送走之后,賀一鳴也是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對于進入鬼哭嶺,賀一鳴有著絕對的把握,哪怕是不能在那里突破,也絕對會擁有自保之力。
  但金戰役若是繼續待在這件危機重重的屋子中,賀一鳴就真的是差點兒崩潰了。
  屋子中的四朵被遮掩起來了的有形之花都已經到了即將爆的邊緣,哪怕是賀一鳴在分心二用的情況下,都有些兒控制不住了。
  好在金戰役終于是離去了,賀一鳴立即裹著這四朵有形之花從地底離開。
  有了鉆地之術后,賀一鳴的行動確實是方便了許多。哪怕是城中高手云集,也一樣沒有人能夠現他的行蹤。
  不過多久,賀一鳴就已經離開了血屠城,并且以飛一般的度朝著遠處奔去。
  當他將身法揮到了極限之時,只不過短短半個時辰就已經遠離了雙方的陣營。
  停下了腳步,賀一鳴用手虛空一拉,在他的手中仿佛是扯著一道線條似的,突兀的引起了一陣氣流波動。但這一陣氣流波動之后,卻并沒有任何東西出現,實在是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這就是賀一鳴所掌握的看不見的有形之花。
  他拿著其中一朵,沉吟了半響,就這樣平平的放在了地面之上。隨后,他身形如電的向后竄了出去。
  瞬間,他已經來到了三十丈之外,而就在此刻,轟然一聲巨響,那一朵有形之花爆裂了開來。
  一團團濃霧瘋狂的涌現出來,瞬間就將數丈之內全部籠罩,賀一鳴能夠感受到強大的到了極點的沖擊力量。他心中暗自乍舌,若是他毫無防備的停留在那里,那么此時多少都會受到一點兒的傷害。
  由此可見,這種隱蔽著的有形之花的傷害力一點兒也不小。
  而且這還僅僅是其中的一只,若是在敵人未曾準備之時,四花齊爆,估計那個威力足以讓金戰役也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將剩余的三朵有形之花全部引爆了,賀一鳴對此的威力極為滿意,而且更讓他驚訝的是,在三重隱匿之下,這些有形之花的爆方式竟然是相差無幾。除了威力相若之外,根本就無法分辨出在這里面究竟隱藏著是什么東西。
  雖然不明白為何會生這樣的神奇變化,但對于賀一鳴來說,這卻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看了眼周圍那狼籍的環境一眼,賀一鳴苦笑一聲,轉身就走。
  他的步伐輕快無比,在掌握了新的二門神奇功法之后,他對于自己的信心愈的充足了。
  雖然這二門功法在他與人直接對敵之時還無法派上大用,但對于他的隱匿能力和突襲能力無疑是一種最好的補充。
  在半個時辰之后,賀一鳴無聲無息的返回了城市之中。
  他外出的過程沒有任何人知曉,并且在這里開始了心安理得的修煉。
  不過,沒有人想到過,因為賀一鳴這個前所未有的天才突兀的來到了這里,所以引起了一連串的誤會,也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最終將一切平衡全部破壞,引起了真正的軒然大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