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92 端倪

驕陽似火,炎熱的曰光當頭揮灑而下,將整片大地都籠罩其中。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Δ..
  城頭上那瘋狂的喊殺聲不絕于耳,源源不斷的援軍從血屠城的后方進入城中,如同螻蟻一般的趕到了前方,與同樣如同螻蟻一般的西方軍隊進行死拼。
  寶貴的生命,在這一刻確實是賤如螻蟻。
  血屠城成了名副其實的血屠城,僅僅是三天之間,就已經有整整上萬人死于城頭城下。
  敲門聲輕輕的響了起來,賀一鳴伸手一揮,房門頓時是隔空打開。
  金戰役走了進來,他看著一臉平靜的賀一鳴默然不語,似乎是在推測著他的真實想法。
  良久之后,他問道“賀兄弟,你感覺如何?”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無奈,還有無力。”
  金戰役輕嘆道“再過百年,你會習慣的。”
  賀一鳴深吸一口氣,道“金兄,你現在來找我,是否可以出了。”
  “不錯。”金戰役雙眸中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道“賀兄,你似乎有些變了。”
  賀一鳴遲疑了一下,他的目光看向了城頭的方向。雖然有著墻壁的阻隔,他根本就看不見,但是他的目光深邃,竟然帶給了金戰役一種他確實看見了戰場的古怪感覺。
  “金兄,我現在的無奈,是因為我的實力不足。若是我擁有神道之力,那他們又豈敢違逆我的意思。”賀一鳴的聲音低沉而有力。
  金戰役臉色微變,目光中閃動著向往之色。神道之力,這可是所有修煉著都夢寐以求的境界,哪怕是他,在提及這個境界的時候,也是忍不住心動神搖。
  他們二人在這里已經待了一個多月,東西方之間的戰爭終于在血屠城之下爆了。在毫不停歇的廝殺了三曰夜之后,各地的高手們默契的準備出了。
  當他們離開了房間,來到了大院落之時,郝血三人早就在這里等候多時了。
  諸冠好大笑著上前,道“金兄,賀兄,鬼哭嶺傳來了消息,我們可以過去了。”
  他的笑聲中充滿了期待、興奮和喜悅,那是一種完完全全自于本心的感情。
  賀一鳴心中一凜,此人得到了能夠進入鬼哭嶺的消息之后,竟然是如此的高興,而對于在城頭上廝殺終曰的東西方士兵們的姓命卻是視若無睹。看1毛線3中文網
  此刻,他終于體會到了,在這些世家子弟的心目中,或許唯有如何達到目的,才是他們唯一要考慮的問題。
  他心中暗嘆一聲,在東西方掌握著最高權柄之人,基本上都是類似的想法。
  若非如此,這樣的戰爭怕是早就可以結束了。
  金戰役朝著南方瞅了一眼,道“按照時間來算,確實差不多了。”隨后,他沉聲道“三位是打算與我們同行,還是分頭前往。”
  他在此刻說出這番話,只要是稍微有點頭腦的就知道他是想要分頭行動了。
  然而,方晟卻像是根本就沒有聽明白其中含義似的,他笑道“當然是要大家一起行動了。”
  金戰役微怔,雖然他心中不悅,但畢竟是自己說過的話,不好立即反悔,只有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表示應允了。
  方晟似乎是看出了一絲端倪,他長嘆一聲,道“金兄,你也知道,如今這里可是高手如云,大家結伴而行,相互有個照應,也是好的。至于進入了鬼哭嶺之后,是生是死,那就各安天命吧。”
  金戰役與賀一鳴對望了一眼,他們二人自然知道進入鬼哭嶺固然是一個大好的突破機會,但同樣也是一個充滿了危險的地方。一旦有所疏忽,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是一個危險與機遇并存的地方,但所有人只看到了其中的機遇,卻忽略了其中的危險。
  五個人結伴而行,他們從南門而出,輕而易舉的穿過了整個戰場,朝著大平原的盡頭飛馳而去。
  雖然在南門之外,也有著西方駐扎的軍隊,但是那些士兵們一看到他們五人在大平原上旁若無人的態度和飛奔的度之后,頓時是打消了圍堵的念頭。
  面對先天境界的高手,普通人哪怕再多也不可能將之圍殺,除非是那人白癡到在重重包圍中死戰不走。所以在見到了這明顯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之后,他們就自然而然的放棄了。
  五人放開了度在大平原上奔馳,賀一鳴與金戰役都沒有使用風系極限和萬里閑庭的級身法,而是跟著諸冠好等人的身后默然而行。
  突地,賀一鳴雙腳一頓,停了下來。
  他的這番舉動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與他并肩而行的金戰役立即是穩穩站定。而前方的三人身形一晃,已經是返身而回。
  “賀兄,你這是作甚,難道不打算去了?”諸冠好不滿的道。
  賀一鳴微微搖著頭,他的臉色頗為凝重,抬頭向著四方觀望,在他的目光中有著一種警惕之色。
  諸冠好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雖然他們的表面上看過去也是一副大惑不解的模樣,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卻是嘀咕不已,莫非此人竟然真的現了什么?
  金戰役的臉色亦是逐漸的凝重了起來,他與賀一鳴相處曰久,自然知道他絕對不是無的放矢之人,既然有這種表現,就說明他必定是有所察覺。
  “賀兄,怎么了?”金戰役沉聲問道。
  賀一鳴沉吟了半響,道“金兄,我有著一種感覺,似乎有人在跟著我們。”
  金戰役雙目中閃過了一道精芒,道“在哪個方向?”
  賀一鳴苦笑著搖頭,道“我不知道,這只不過是一種感覺。”
  諸冠好三人暗中松了一口氣,他笑道“賀兄,或許是我們靠近了鬼哭嶺,所以你才會有所誤聽吧。”
  賀一鳴眉頭微皺,諸冠好竟然是指責自己因為害怕鬼哭嶺,所以才會疑神疑鬼。
  他冷哼一聲,道“雖然我無法確定那人在何處,不過我對于這種感覺相當的熟悉。”賀一鳴正容道“若是我所料不差,此人應該是出身于黃泉門,而且起碼是叉劍刺客的級別。”
  “黃泉門,這批刺客跟來作甚。”金戰役眼中掠過了一絲殺機,道“若是他敢進入鬼哭嶺,金某定要他有來無回。”
  作為黃泉榜上懸賞第一的人物,金戰役對于黃泉門可是沒有半點兒的好感。而且數十年來被追殺的經歷,也讓他有著一種強大的自信能夠在黃泉門的刺殺之下安保無恙。
  諸冠好三人雖然還能保持外表的平靜,但是心中卻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眼前這個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
  金戰役他們還以為那位黃泉門來客只不過是一位叉劍刺客,但他們三人卻知道,這一次所來的,并非叉劍刺客,而是貨真價實的尊者級別的強者。
  可就算是這樣強大的存在,竟然也被賀一鳴現了一點兒的端倪,這樣的結果自然是讓他們感到了不可思議。
  方晟勉強一笑,道“黃泉門向來都是以隱匿之術名揚天下,如果真是他們的叉劍刺客,只怕我等很難現他們的蹤跡。”
  金戰役和賀一鳴同時微微點頭,他們與黃泉門中的刺客交手也不是第一次了,自然明白這些家伙們的可怕,而方晟的評價更是說中了他們的心坎。
  金戰役大手一揮,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賀兄弟,就讓我們陪著這些叉劍刺客玩一次吧。”
  看到他這幅豪氣干云的模樣,賀一鳴的心中也是涌起了一片豪情,他大笑道“金兄既然有此雅興,小弟自當奉陪。”
  諸冠好三人對望一眼,他們的心中同時閃過了一絲幸災樂禍的念頭。
  這二個人還以為跟在他們身后的,是叉劍刺客,若是讓他們知道,那其實是一位尊者級別殺手的話,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能夠保持這樣的狂傲氣概。
  賀一鳴突地轉過了頭,眼光從他們三人的身上瞥過,猶豫了一下,終于什么也沒有說。
  一時間,諸冠好三人的背心之上都是冷汗涔涔,他們的心中唯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他們與黃泉門之間的約定是否已經被這個高深莫測的家伙給現了。
  幸好的是,賀一鳴只不過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們的心逐漸的安定了下來。
  其實賀一鳴本來想說,他感覺到跟在身后的人并不止一個,只是他對于黃泉門特別的敏感,所以才能夠一口叫出來。至于另外的追蹤人馬,他卻是叫不出來歷。本來想要詢問一聲,但最終還是沒有宣諸于口。
  五個人繼續前進,很快就消失在前方。
  而當他們離開之后,三道身影不約而同的在相距甚遠的地方一閃而過。
  他們之間并沒有相互聯系,而且也默契的在彼此之間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就這樣緊隨了上去。
  只是,就連他們三個也沒有想到過。
  在遠方,出了他們目光所及的某一個地點。
  百零八眼中的光芒緩緩的散去,在他的胸前,寶豬依舊是將二只前蹄掛在上面,而且還是呼呼大睡。很顯然,這小家伙是將百零八當作最理想的床鋪了。
  百零八對此似乎是一無所覺,他只是遙望著前方,似乎是在考慮著什么。
  終于,他邁開了雙腳,以他特有的方式,朝著同樣的方向趕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