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95 鼎足而立

黑霧之中,雖然人的視線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哪怕是強大的如同賀一鳴和金戰役這等高手也是毫不例外。看1毛線3中文網筆Δ趣閣..但是,這里的聲音卻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
  賀一鳴可以想象的到,能夠進入這里的人,肯定都懂得聽風辨音之法,但是他相信,只要對方不是身具風系天賦,那么他們使用的聽風辨音之法,就遠不如順風耳好用。
  這就是天賦的力量,在特殊的環境之中,所揮出來的強大威能,足以令所有人為之膛目結舌。
  雙耳不停的聳動著,無數的風聲進入了他的耳中。
  賀一鳴慢慢的閉上了雙目,他完全依靠順風耳奇功開始在這一片暗淡的黑霧中行走。
  鬼哭嶺之中的山風并不小,任何地方都可以聽到那如同鬼哭狼嚎般的風聲。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在如此強烈的狂風之中,這樣的大霧竟然沒有任何被吹散的跡象,這一點可是真正的令人費解。
  賀一鳴當然顧不得停下來研究了,他憑借著順風耳奇功,在這里順利的穿行著。在小半個時辰之后,他終于找到了一處合適的修煉地點。
  這是一處半山坳,周圍有著嶙峋的怪石,在怪石的中間,有著一處較為平坦的石臺。賀一鳴的身形微動之間,就已經躍上了平臺,并且很快的就認定了這里。
  他平平的坐了下來,按照平時修煉的方法,深吸了一口氣,隨后開始吸納周圍的先天之氣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賀一鳴的動作卻突地僵硬了起來。
  他竟然吸收不到哪怕是一絲的先天之氣,他的臉上瞬間就變得極其古怪了。
  臉上的肌肉隱隱的抽動了幾下,賀一鳴回想起金戰役所指點的事情,他的眼中露出了一片哭笑不得的神情。
  這里的天地之氣雖然是濃郁無比,但卻是因為吸收了戰場上無數人命的緣故,其中包括了龐大無比的煞氣和陰氣。
  天地之氣已經與這二種氣息完全的融合在一起,若是將這二種氣息排除在外,那么這里的天地之氣甚至于連外界都要遠有不如了。
  他長長的嘆了一聲,終于明白金戰役為何要再三叮囑了。
  原來想要在這里獲得多大的好處,就必須要承受多大的壓力。
  吸收的好處越多,所承擔的壓力也就越大。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若是最終壓力過了本人所能承受的極限,那么接下來的后果就唯有變成一個喪失了理姓的瘋子了。
  他的心中頓時開始猶豫起來,特別是在感受到了那陰冷的煞氣之后,他對于這里的力量充滿了戒懼。
  沉吟了片刻,他嘗試著放開了一點兒的防護力量。
  雖然僅僅是露出了一個小孔,但是外界的陰氣就像是見了蜂蜜的螞蟻一般,爭先恐后的狂涌而入。
  賀一鳴澄心靜氣,再無半點兒的雜念,既然已經進入了此地,若是連嘗試一下的膽魄也沒有,那就會在他的心底造成極大的障礙,對于他曰后的修行之路有著百般的弊端。所以他寧肯嘗試一下,哪怕是真的堅持不住再放棄也要比無所作為好的太多了。
  慢慢的,那一層層的陰氣將他包裹了起來,當賀一鳴開始吸納其中的第一縷天地之氣的時候,這些黑霧就開始了劇烈的翻騰,似乎是要將他整個人都徹底吞噬似的。
  片刻之間,賀一鳴就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沖擊而來。他的精神一陣恍惚,眼前的景色頓時一變,他仿佛是突然出現在一個巨大的戰場之上。
  在這個戰場上,他是一名東方人,身上穿著一套最普通的紙甲,站在城頭之上,與外來的侵略者拼命。
  他的刀狠狠的砍掉了對方從城下剛剛冒出來的頭顱,但幾乎同時,一只從城下射上來的利箭卻穿過了他的咽喉,他捂著喉嚨上的傷口,似乎是想要讓那泊泊流出的鮮血塞回去似的。但是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脫力,最終從城頭上翻下,瞬間無數把亂刀砍到了他的身體之上。
  在那最后一刻,他似乎認出了這個城墻,正是血屠城的西方城墻。
  恍惚間,他又變成了一個西方人,在他的眼前,同樣的一座巨大卻陌生的城墻,而他揮舞著雙手大劍,如同車輪般的舞動,將一個個東方士兵們都劈下了城頭。
  但是這一次,東方士兵們的人數卻仿佛是永無止境,一個接一個的如同螻蟻一般爬上了城墻。
  最終當他力竭而盡之時,同樣是無數把大刀砍進了他的身軀。
  恍惚間,他變成了東西方的高級將領,他們指揮著戰斗,但無一例外的就是,所有的戰斗都輸了,連他們的姓命也留在了這個戰場之上。
  隱隱的,賀一鳴明白了一些事情,在這些陰氣之中,似乎是包含了那些戰死之人在最后一戰中的那些最為深刻的記憶。他們既然戰死在沙場之上,那么記憶最為深刻的,自然就是臨死的那一段時間。
  僅僅是一炷香功夫,賀一鳴就經歷過了數次的生死輪回,每一次他的下場都不好受,不是亂刀分尸,就是亂箭穿心。
  賀一鳴的臉上逐漸的出現了一縷崢嶸之色,他的牙關緊咬,似乎是在咀嚼著什么,一縷淡淡的鮮血從他的口唇中流淌了下來。
  他畢竟還年輕,二十歲的三花強者在武道之上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前無古人的地步,但是他的見識畢竟還是太少了,他的心志在這種情況下,究竟是無法與那些起碼上百歲的,看透了世情的老家伙們相比。
  所以,當無窮無盡的黑霧來到了他的體內,并且讓他在精神上感應到了這些士兵們臨死之時所出來的煞氣之后,他的心終于有了一絲動搖了。
  然而,就在此時,他所吸納進入體內的天地之氣在緩慢的繞了幾圈之后,終于進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下一刻,他的丹田頓時沸騰了起來。
  那猶如混沌一片沉靜的丹田,竟然突兀的如同風火輪般的旋轉了起來。
  一縷清涼無比的真氣循著經脈進入了賀一鳴的腦海之中。
  賀一鳴臉上的神情在怔了半響之后,終于是緩慢的恢復了平常。雖然周圍的煞氣依舊是強烈無比,而且是愈的兇猛,但是在此刻的賀一鳴眼中看來,這些煞氣不過如此。
  他仿佛是脫離了身體,站在了另一個高度觀看這一切。
  在他的眼前,盤坐著一個人,這個人就是他自己,而他的身體似乎在云霧之中,一股如同混沌一樣的力量在他的身周盤旋著,讓他輕松的保持著這一狀態。
  看到周圍的土系能量已經完全消失,無邊無際的黑霧朝著他身前狂涌而至,隨后被他的身體猶如無底洞般的吸納了進去。
  他能夠感應到,那無邊的煞氣和陰森鬼氣依舊是瘋狂的擁入體內,但問題是,如今賀一鳴的精神似乎已經是離體而出,無論那陰煞之氣如何翻騰,都不能給一個植物人帶來任何的傷害。
  就如一笑傾人,二笑傾城,三笑傾國的絕代大美女,任憑她長的如何嫵媚,哪怕是在跳鋼管舞,但如果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盲人的話,那么她也無法成功引誘。
  同樣的,此時的陰煞之氣雖然遠比剛才要強烈千百倍,但賀一鳴的精神意識都不在身體之內了,它們自然也不可能再做出絲毫的影響了。
  就這樣片刻之后,賀一鳴突地現,那些陰煞之氣平靜了下去。
  不是說這些陰煞之氣不再進入身體之內,而是這些陰煞之氣如同黑霧和其中的天地之氣一起,被他的丹田全部一絲不差的吸收其中。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心念微動之間,就已經重新進入了身體之內。
  當他回歸體內的那一刻,立即感受到了無法想像的天地之氣從外界涌入了身體之中。他體內的經脈似乎是突然擴大了無數倍,縱然是如此瘋狂的黑霧和天地之氣的涌入,也沒有帶來絲毫的問題。
  不僅僅如此,賀一鳴甚至于還能夠感受到丹田之內所生的奇異變化,他的心中突兀的冒出了一種怪異的想法。
  當自己離開了鬼哭嶺之時,是否也會將這里面的怨氣也同時帶走?
  一旦想到無數怨氣就隱匿在自己的丹田之中,他就有些渾身冷的感覺。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將這個顧慮徹底拋開。在這種情況下,唯有不斷的吸收,不斷的讓自己的力量提升。若是還要三心二意,那就是自尋死路了。
  他猶豫了一下,伸手在腋下一拍,手上頓時多了一個五行環。
  他的精神集中到五行環之內的三點之中,那三處地方雖然一下子就找到了,但問題是賀一鳴所灌輸的力量遠遠不足,所以這三點而無法達至滿盈而溢的地步。
  心念微動之間,丹田內的真氣狂涌而出,分為了火、土、金三系力量,源源不斷的進入了三點之中。
  在這個環境之中,果然是修煉的最佳場所。
  那源源不絕的天地之力比外界雄厚何止十倍,而賀一鳴的丹田也受其刺激,吸納的度更是快到了難以想象。
  吸納外力,通過丹田轉化為最精粹的三系力量。
  整整半個時辰之后,賀一鳴的雙目之中露出了無比的驚喜之色。
  他手中的五行環開始自動的旋轉了起來,特別是內環之處,三個均勻分布的三點隱隱亮。賀一鳴的力量在五行環中流淌不休,在這件神兵利器之中,每一個角落都充斥著賀一鳴的真氣。
  雙耳微微一動,臉色頓時一沉,冷笑一聲。他伸手,在他的手上,隱隱的出現了三個看不見的點,一股強大的禁錮力量從他的手中驟然朝著前方激射而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