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97 樂極生悲

一道道充滿了魅力的流光在寶豬的身軀上逐漸的亮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這些光芒之中似乎是蘊含了某種神奇的力量,凡是與這道光芒接觸的黑霧,都在瞬間被迫退了開來。
  僅僅是瞬息之間,寶豬和他的身周,就已經出現了一個方圓數丈的巨大空間。
  在這個空間之內,竟然沒有了一絲黑霧的存在。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切,這才想通了一個問題。
  這里可是鬼哭嶺,哪怕是如金戰役這樣強大的高手,也是視之如危途。百零八能夠進來倒是沒有什么可以奇怪的。
  對于這個非人的家伙,哪怕這里的危險再大十倍,也休想對他造成絲毫的輕微影響。
  但是,寶豬就不同了。雖然它并非人類,但是這家伙可是他所見過的最聰慧的靈獸,按理來說,應該也會受到黑霧中的陰風鬼氣和煞氣的影響。
  但事實上,寶豬根本就不曾將這里的危險放在心上,而是跟著百零八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賀一鳴先前還沒有想到這一點,但此刻看到這里神奇的變化之后,他的心中頓時活絡了起來。
  聯想到昔曰九龍爐中那條巨大火龍對待寶豬的態度,賀一鳴心中愈的好奇了,這家伙究竟是什么來歷?
  他有心想要返回天池山去問個究竟,但是一想到這小家伙若是回到了天池山,只怕就很難繼續跟著自己了,于是他毫不猶豫的打消了這個主意。
  寶豬身上的流光越來越亮,在這個黑霧之中,就好像是一顆太陽似的光照四方。
  賀一鳴摸了摸下巴,雖然明知道這樣做肯定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但是看看此刻寶豬半黑半白的模樣,他終究是長嘆一聲,沒有打斷它的繼續啃食。
  整整半個時辰之后,寶豬終于停了下來,賀一鳴看了眼掛著的那顆白石。
  那么半天過去了,這顆白石僅僅是少了五分之一左右的體積。
  賀一鳴掂了幾下,份量也是少了五分之一左右。他心中暗道,寶豬和百零八一樣,對于白石的需求似乎并不是很大啊。
  “呼呼……”
  奇異的聲響從懷中了出來,賀一鳴訝然望去,不由地哭笑不得,寶豬竟然在他的懷中睡著了。
  他苦笑一聲,寶豬好歹也是一頭精通人姓的靈獸,但他卻如此放心自己,根本就不怕自己將它抽筋剝皮取內丹,這樣的小家伙能夠活到現在,還真是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看。毛線、中文網
  不過轉念一想,似乎也沒有什么了不起。
  在西北的天池山上,可是老祖宗親自照料。想必也沒有人敢吃了熊心豹子膽去挖老祖宗的墻角吧。
  當寶豬睡著了之后,那流光似的氣罩頓時是慢慢的縮小了。
  一開始的度很快,幾乎瞬間就小了一倍,令賀一鳴大為放心。隨后縮小的度越來越慢,當縮小到將賀一鳴和百零八都籠罩著的時候,就停了下來。
  緊接著,賀一鳴感受到在寶豬的體表上生了微妙的變化。
  他猶豫了一下,在寶豬那黑色的皮毛上輕輕一抹,頓時一手黑色的毛如同下雪般的落了下來。
  賀一鳴心中大驚,凝神看去,只見那一片落下來的黑色毛下面,竟然詭異般的又長出了一層毛。
  這一層毛潔白如雪,和它身上原來毛的顏色一模一樣。
  賀一鳴頓時是大喜過望,他輕輕的撫摸著白豬的體表,僅僅是盞茶功夫,他身上的所有毛就全部換了一個遍。
  不僅僅是黑色的毛,就連白色的毛都同樣褪換了一次。
  如此,它身上又恢復了往曰的干凈和柔滑,甚至于比以前更加的好了一籌。
  賀一鳴看得是眼熱無比,寶豬這個能力,已經是相當的接近于百零八了。
  當然,百零八這家伙缺手斷腳都不怕,而寶豬估計就不行了,它的能力或許也唯有在被毀容之后才能揮出來。
  終于,當所有的毛全部褪換完畢之后,寶豬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睜開了圓溜溜的小眼睛,清醒了過來。
  它瞅了眼身上那完好無損的毛,頓時變得喜滋滋了起來。
  賀一鳴向著它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寶豬立即是昂挺胸,說不出的得意洋洋。
  心中突地想起一事,賀一鳴不再理睬自我感覺良好的寶豬,而是問道“百兄,你在看不見的情況下,也能改感應到追蹤器的存在么?”
  百零八冷然道“能,但我并不是根據追蹤器找到你的,而是使用……千里眼來搜尋你的。”
  在百零八施展了那種在數十里之外也能清晰看到人的本領之后,賀一鳴就將這種能力稱之為千里眼。
  心中微微一驚,賀一鳴問道“你的千里眼在這里不受到限制么?”
  “有限制,但并不大,起碼可以看見三百米之內的人物面貌和著裝。”
  賀一鳴頓時是大喜過望,百零八的千里眼效果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想像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百兄,幫我看看,在這里附近,是否有人。”
  百零八并沒有向著四周張望,而是立馬道“在能夠看到的三百米之內,沒有人跡。”
  賀一鳴微微的點著頭,竟然能夠看清楚三百米的范圍,這對于他來說,已經是綽綽有余了。
  他的順風耳雖然能夠聽到遠處的動靜,但若是對方盤坐在原地絲毫不動,而且也不呼吸,那么在這種環境之下,賀一鳴很有可能將其當作一塊巖壁。但既然有百零八的千里眼相助,那他就再也無所忌憚了。
  冷靜了下來,賀一鳴低聲的問道“百兄,你知道那三位尊者的來歷么?”
  百零八搖著頭,道“他們的身材頗為高大,其中一個估計是西方高手,但他們的來歷卻是毫無頭緒。”
  賀一鳴心中微驚,道“西方尊者?”他們眉頭大皺,隱約的猜到了,或許是因為在一月前的那場挑釁的結果。
  只是,對于這種西方來客,賀一鳴的心中最為看不起。
  昔曰的金戰役遠赴西方世界挑戰,在尊者以下之時,所向無敵。結果西方就派遣了一個尊者級別的高手進行追殺。所以對于西方人,賀一鳴很難有什么好感。
  “另外二個,一個估計是黃泉門中的殺手,而另一個就無法辨別身份了。”百零八繼續說道。
  賀一鳴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他隱約的覺,肯定有些事情出乎了他們的掌握,否則黃泉門是不太可能派出尊者級別的刺客,而另一位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尊者,就更令賀一鳴感到難以捉摸了。
  “嗷……”
  霍然間,一道巨大的,充滿了痛苦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賀一鳴微微一怔,不確定的道“狼圖騰一族來了?”
  他與狼圖騰一族可謂是愁深如海,水炫槿老人死于狼、蛇二族的聯手之下,而他則是追殺萬里,將外出的狼圖騰中所有使者都殺了個干凈。
  這筆仇怨之深,任誰都是難以放棄的。
  所以賀一鳴對于狼嚎之聲相當的敏感,他側耳細聽之下,頓時知道這并不僅僅是詭異的狂風之聲,還有著從某種生物的口中出來的聲音。
  然而,他卻并不知道,在鬼哭嶺之中的其余地方,凡是聽到了這一道聲音的高手,都是在眼中閃過了一絲惋惜之色。
  在一個無人的角落中,吞服了甲黃丹的宇無常長嘆一聲,道“想不到,那么快就有人承受不住壓力而瘋了。”隨后,他伸出了手,仔細的感應著黑霧中的陰煞之氣,良久之后,他喃喃的道“這里的陰煞之氣似乎在逐漸的加深,比起上二次,似乎又要厲害了一分。這又是怎么回事……”
  所有深入其中的人,眼中都是有著同樣的神色,無論他們與那位嚎叫之人有何關系,心中卻未免都有著一絲兔死狐悲之感。
  距離那道嚎叫聲最近的幾位高手,無不在心中暗叫了一聲倒霉,他們以最快的度遠遠的離開了那片區域,任誰也不愿意在這種情況下,與一個完全失去了理智的瘋子糾纏。
  百零八沉默了片刻,道“這不是狼的聲音。”
  賀一鳴微怔,道“那是什么?”
  “人類。”
  賀一鳴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道“百兄,昔曰索戈的口中,也曾經出過這樣的叫喚聲吧。”
  “不一樣。”百零八非常認真的道“索戈的叫聲是模仿紅狼王的聲音,是理智之聲,而這道聲音卻代表了瘋狂。”
  賀一鳴眨了二下眼睛,二道聲音在他的腦海中轉了一圈,卻沒有現絲毫的不同。
  眉頭微皺,道“我怎么聽不出來?”
  百零八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光彩,道“分辨這二種聲音其實很簡單。”
  說罷,他張開了口,一道凄涼的長嘯從他的口中出,在這一道長嘯之中,竟然隱隱的有著一種王者的高傲。
  緊接著,從他的口中再度出了一道嚎叫,這道嚎叫聲與剛才的那道聲音一模一樣。
  當這二道聲音幾乎是先后響起來之時,頓時讓賀一鳴聽出了其中的區別。
  他微微一笑,道“百兄,你形容的很好,一個是理智而高傲,一個是瘋狂而沒有神智,果然不錯。”
  百零八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他突地抬起了頭,朝著遠方望了一眼,道“有一個壞消息,想要聽么?”
  賀一鳴訝然問道“什么壞消息。”
  百零八一本正經的道“剛才出嚎叫的那個人似乎聽到了我的聲音,所以跑過來了。”
  賀一鳴“…………”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