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04 半途攔截

風聲呼嘯,劃破了那平靜的黑霧,將一片安靜的空間絞成一團。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一道凄厲的狂嚎聲沖破蒼穹,在這一片黑霧中蕩漾著。
  在這黑霧之中,哪怕是賀一鳴也不敢隨心所欲的奔跑。因為在這里,隱藏著太多的危機,并不是單純的依靠武力就能夠抵御一切的。
  不過,對于這些已經失去了神智的人來說,他們卻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做危險,只知道循著自身的本能進行動作。
  正如此人,在聽到了與他同樣的嚎叫聲之后,立即就是不顧一切的離開了原地,朝著聲音出來的方向跑去。
  他的度極快,而有些崎嶇難行的山路在他的腳下如履平地。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他并不是普通的傻瓜,他本身強大的武力已經足以彌補神智上的缺陷了。
  然而,當他奔行過一處狹隘的山凹之時,突地腳下一個拌蒜,頓時是如同皮球般的滾了出去。
  在這個山凹的中心處,不知何時突然多出了一條銀色的細線。這條細線堅韌之極,哪怕是以此人的沖擊力,也依舊是無法將之沖斷。
  此人出了憤怒之極的嚎叫聲,雖然他并沒有受傷,或者說這點兒小傷對于他身上的無數傷口來說,根本就是無關緊要。但是奔行到一半之時突然被人打斷,這種滋味卻并不好受。
  他的雙腳用力,就想要一躍而起。
  豁然,一縷針形的紅色光芒一閃而過,在黑霧之中無聲無息的飄向了此人。
  沒有一點征兆的,隨著那呼嘯而過的山風吹到了他的身邊,就在已經靠近他身邊數寸之時,針形光芒的尾端突地爆裂開來,受到了這股力量的沖擊,前端迅的加快推進,瞬間就已經深深的刺入了那人的身體之中。
  一點點的針形真氣對于他這種瘋狂之人而言,根本就無法造成任何傷害,但是當這枚紅色針形真氣刺入他體內之時,此人卻立即是變得僵直了。非但如此,在他的身上,甚至于還覆蓋了一層薄薄的白色冰霜。
  如果不是這一層冰霜實在是太過于稀薄了一點,只怕還會被人以為這是一副冰鎧甲呢。
  隨后,一根手指頭仿佛是從虛無中伸出來,在此人的一邊太陽穴上輕輕的一按。
  龐大的真氣如同潮水般的匯聚在一起,凝縮為一點,猛然沖擊而去。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輕輕的,幾乎是微不可覺的一點兒奇異聲音在山風中消散無蹤,就像是什么也沒有生過似的,那人的身體軟綿綿的倒了下來。在他瀕臨死亡的那最后一刻,他的神智似乎是恢復了正常,那被鮮血染紅了的眼眸流露出了一種解脫和濃濃的不甘。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的身形出現他的身邊,靜靜的看著他的這雙充滿了留戀之色的眼眸。
  賀一鳴相信,若是再給他一次機會,那么他絕對不會如此輕而易舉的讓郝血三人得手了。
  但可惜的是,他已經永遠的失去了這個機會。
  目光在此人的身上掃了二圈,他的眼睛微微一亮,伸手在此人的腰間一抹,片刻之后,抽出來了一條長達一丈有余的長鞭。
  這條長鞭之上,有著細密的鱗片,雖然賀一鳴看不出這究竟是什么生物身上剝落下來,但是只要看看這些鱗片黝黑亮的色澤,以及它們那鋒銳的邊緣,賀一鳴就知道,這個鱗片的主人生前肯定是非同小可。
  不過,無論它生前如何的輝煌,此刻已經死亡,并且被人剝鱗制成了長鞭。
  將真氣灌輸其中,頓時遇到了強烈的另類真氣的抵抗。賀一鳴這才微微一笑,他終于獲得了一個神兵利器。
  將這根長鞭圈在了自己的身上,賀一鳴一只手虛空一抓,頓時將那人提了起來。
  此人的身上遍布創傷,一身的血液也幾乎流失干凈了,但身上同樣的狼籍萬分,賀一鳴可不想在身上留下什么被人輕易抓住的把柄,所以才會使用這種隔空攝物的方法,將他的尸體靜靜搬走。
  來到了三百米之外,賀一鳴并沒有繼續前進,而是在這里靜靜的等待著。
  果然,沒過多久,郝血三人急匆匆的趕了過來,他們三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絲焦急和懊惱的神色。
  賀一鳴通過百零八,將他們臉上的表情清晰的看在了眼中。
  嘴角劃過了一絲冷然的笑意,賀一鳴十分理解他們此刻的心情。
  屈指算來,他們已經成功的暗算了三個人。但是除了第二個被他們堵在了山洞中,所以輕易斬殺之外,其余的二個人卻都被同樣的嚎叫聲給吸引了過去。
  如此郁悒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生在他們的身上,自然不會讓他們有好臉色了。
  山凹中的那一縷銀色線條早就消失不見,他們三人雖然是眼光敏銳,見多識廣,但是此刻也僅僅是查到了那人摔倒的地方,卻無法得知他究竟為何突然摔倒。
  他們三人停了下來,在這里查看了一下,諸冠好道“他摔倒了,不過很快爬了起來,向著這里走了。”
  順著他手指頭點過的方向,竟然又出現了一條明顯的痕跡,不過這些痕跡卻與一開始有了些許的不同,似乎并不是走過去,而是滾過去似的。
  如果郝血三人看到了剛才的那一幕,那么他們肯定會知道,這些痕跡并不是那人所留下。但此刻,他們卻一無所覺。
  順著留下的痕跡行走了一段路,他們三個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在他們的面前,是一個深不可測的懸崖峭壁。在這種黑霧環繞的環境之下,哪怕他們的膽子再大十倍,也是不敢輕易的往下跳。
  相視一眼,三人無奈的苦笑,想不到又是白忙活了半天。
  “呸,真是倒霉。”方晟悻悻然的說道。
  在正常的情況下,方晟絕對不會如此失態。但是在這個險惡的環境中,他們不但要花費大部分的精力去抵御陰煞之氣的沖擊,而且還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所以縱然是方晟,也是忍不住將心里話宣諸于口了。
  郝血長嘆一聲,道“算了,我們已經取得了二顆凝血珠,還差七顆就可以收手了。哪怕是一天只取得一顆,也是綽綽有余了。”
  方晟和諸冠好沉默了半響,他們終于是默默的點了一下頭。
  他們再度朝著這深不可測的懸崖看了一眼,方晟似乎是因為泄了剛才的負面情緒,所以此時顯得特別的清醒,他眉頭微皺,道“不對,這里應該還有一個瘋狂之人才是。”
  郝血二人都是心中一凜,此人之所以舍棄他們而來到這里跌入懸崖,那是因為在這里還有一個瘋狂之人,正是因為二個人的狂嚎之音如此接近,所以才會讓此人來到此處。但是如今看來,似乎并沒有另一個瘋狂之人的蹤跡。
  諸冠好陰沉著臉,他回到了原路,慢慢的查看著,良久之后,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方兄,這里有打斗的痕跡,應該是這二個瘋狂的家伙在這里碰著了,他們撞在了一起,然后糾纏著滾入了懸崖。”
  郝血和方晟此時也是仔細的看過了周圍的環境,他們的心中也放下了心事。
  他們三人這一次所做的勾當,絕對是逆天而行。若是真的被人知道了,那么他們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那時候東西方所有的強者都會聯手起來,千方百計的將他們擊殺解恨。所以一直以來,他們的神經就像是一根緊繃著的弦一般,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當確認沒有問題之后,他們三人悻悻而去。
  遠處,賀一鳴向百零八伸出了大拇指,由衷的道“百兄,你真是料事如神。”頓了頓,他又好奇的道“你是怎么猜到,他們肯定會注意到另一個瘋子事情?”
  百零八冷然的聲音響了起來“這是常識。”
  賀一鳴微怔,不由地苦笑連連,這或許是常識,但問題是,在剛才那種情況下,賀一鳴根本就沒有想過還要有這樣的偽裝,這一切可都是百零八策劃和布置的。他的先見之明讓賀一鳴甚是欽佩。
  將手中的尸平平的放在了地上,賀一鳴猶豫了一下,輕輕的將手放到了尸的頭部。
  在他的記憶中,郝血就是通過這種手法將那凝血珠取出來的,所以他依樣畫葫蘆,想要看看這凝血珠究竟是什么東西。
  一縷縷的強大力量進入了尸的腦部,賀一鳴仔細的感應著自己真氣所帶來的各種改變,他的臉色逐漸的凝重了起來。
  在這個尸的腦袋之中,似乎有一個地方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不過這種力量給他帶來的感覺,除了絕對的強大之外,同時還有絕對強大的陰寒感覺,讓賀一鳴心中隱隱毛。
  他遲疑了半響,終于是手上用力,強大的真氣進入了對方的腦海之中,慢慢的來到了那一處神秘力量的所在。
  他的感覺愈的清晰了,這里面果然是一顆小小的圓球。
  在他的真氣包裹之下,圓球慢慢的從那里開始移動著。雖然賀一鳴已經是萬分小心的在艸控了,但是圓球之中所蘊含著的力量卻依舊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啪……”
  一聲輕響之后,那人的腦袋終于是從中裂了開來,而那顆血色的圓球也從腦袋中如愿以償的跳了出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