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11 風水寶扇

賀一鳴自然是絲毫不為所動,他長笑一聲,道“閣下不會是瘋了吧,哪里來的千年浩劫?”
  雖然賀一鳴很想要將他當場斬殺,但是對于讓他們三人不顧一切,甚至于連凝血珠也不要了的千年浩劫還是很感興趣。看1毛2線3中文網..若是能夠從他的口中將話套出來,賀一鳴絕不反對。
  諸冠好一怔,顯然是想不到竟然有人都進入了鬼哭嶺,卻并不知道有關于千年浩劫的事情。
  不過就是這一征的功夫,已經讓他的頭腦稍微的冷靜了一點兒。
  仿佛是覺了身后一片平靜,諸冠好猛地回頭,他仔細的觀看著后面的情形,以及四周黑霧的濃度,慢慢的,他那緊繃著的心終于平復了下來。
  不過他剛剛喘了一口氣,心中就是一緊,回過頭來之時,眼中已經是一片明朗。
  “閣下何人,為何要攔阻在下去路。”他冷靜的說道。
  賀一鳴剛才與他們對話之時,全身藏于黑霧之中,并且使用叉劍,改變了口音。而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卻是一個手持大關刀之人,而且嗓音更是有了不同的改變。
  諸冠好就算是再聰明,也無法將眼前之人與剛才黑霧中的那位神秘刺客聯想到一起。
  手中的大關刀揮舞了一下,在半空中蕩起了浩大的威勢。
  賀一鳴朗聲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打此處過,留下買路錢。”
  諸冠好張大了嘴巴,半響之后,他惱羞成怒的道“閣下武道修為高深莫測,竟然還要學攔路毛賊的勾當,難道就不怕辱沒了身份么?”
  賀一鳴嘿嘿一笑,道“老子攔路打劫,也是看人行事。只要那些鬼鬼祟祟,專門做損人利己之事的,老子才會黑吃黑。”
  諸冠好眼中瞬間閃過了一絲異樣的光芒,他的心臟跳動驟然加快了一倍,對方的話中有話,似乎已經知道了他的所為,并且直接說到了他的心坎之中,令他頗有些心驚肉跳。
  猶豫了一下,諸冠好勉強鎮定了下來,道“閣下既然攔路打劫,不知道需要多少銀兩。”
  賀一鳴呸了一聲,道“老子不要銀兩,就要你身上的一件東西。”
  “你要什么?”諸冠好的臉色陰沉,他的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手中的扇子,似乎是想要從中汲取力量似的,顯得頗為詭異。看1毛線3中文網
  賀一鳴雙目圓睜,道“老子要借你的腦袋一用,用來祭奠這些被你殺害的三花高手們。”
  諸冠好的腦海中轟然一聲巨響,他的臉色無比的難看。至此,他已經明白了,眼前之人確實知道他們的一切行蹤。
  瞬間,諸冠好的眼中閃動著凌厲的殺機,他那幽雅的面容頓時變得猙獰可怖,身形一閃,竟然已經先行出手了。
  他一步踏前,手中的扇子“唰”的一聲打了開來,并且以一種奇異的方式轉動著。
  他的扇子似乎蘊含著某種能夠艸控天地之氣的力量,每一次輕輕的轉動,都會引起強烈的波動,只不過是轉瞬之間,附近的黑霧就已經是瘋狂的旋轉了起來,就像是那碧波萬里的海面上突然刮起了龍卷風,掀起了滔天大浪,將所有的一切都卷入其中。
  賀一鳴的雙目微微一亮,他清晰的感應到了,在這把扇子之中所展現出來的,有風的力量,也有水的力量。
  就好似他所掌握的風火之花一樣,諸冠好竟然通過了這把神奇的扇子,將風、水之花融為了一體,成為了一種嶄新的風水功法。
  感受著那四周朝著中心拼命擠壓而來的龐大的力量,賀一鳴怒哼一聲,他豎起了手中的那把大關刀,就是這樣朝著地上一插。
  周圍的空間似乎都為之狠狠的波動了一下,那無窮盡的黑霧在這一刻就像是受到了強大的刺激一般,反向倒卷了回來。
  賀一鳴和他手中的大關刀,就像是直插進海浪中的擎天一柱般,絲毫不為這漫天風雨所動。
  諸冠好的眼中充滿了怨毒之色,若是他此刻的表情讓昔曰的朋友見到,肯定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這已經是一雙無限的近乎于魔鬼的眼睛,那屬于人類感情的色彩已經淡薄的幾近消失。
  從他的口中,出了劇烈的如同扯動風箱似的喘氣聲。
  賀一鳴的心中微怔,眼中閃過了一絲憂慮之色。
  這樣的表情自從進入鬼哭嶺之中,他已經見過不止一次了。只不過每一次見到,都是一場不愉快的回憶。
  在那些喪失了理智,完全變成了瘋癲之人的身上,賀一鳴就見到了這樣的表情。
  瞬間,賀一鳴就已經明白了,或許是由于長時間潛伏在鬼哭嶺之中,或許是他的心中還有一絲愧疚之心,或許是受到了剛才那所謂的千年浩劫的影響,總之諸冠好已經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心理壓力,而讓陰煞之氣入體,并且出現了這種即將瘋狂的預兆。
  默默的看著此人,賀一鳴的心中涌起了無限的感慨。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諸冠好三人陷害了九個三花境界的高手,讓他們都變成了瘋狂之人,如今卻要輪到他本人了,這也算是報應不爽了吧。
  只是,此刻的諸冠好并沒有真正的變成瘋狂之人,他的神智也尚未完全消失。而他此刻唯一的念頭就是,要將這個知曉他們行動的家伙斬于當場。
  周圍的巨浪再一次的沸騰了起來,那風與水的力量在這一刻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就如同賀一鳴的風火融合之花似的,形成了一種迥然不同的強大力量。
  風卷著水,水帶著風,轉瞬之間就在這一片黑霧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散著無窮的吸力,將周圍的一切都徹底的攪動著。
  那把扇墜上的一顆寶石更是劇烈的亮了起來,似乎是受到了風水力量的沖擊,那種亮光甚至于已經不下于百零八的眼眸亮度了。
  賀一鳴心中暗驚,在見識到了諸冠好的真正實力之后,他才知道此人在武道之上的修為同樣的達到了鼎足之勢的。
  郝血、方晟和諸冠好三人既然能夠走在一起,并且相互許為知己,那么他們三人的武道修為就不可能有太大的差距。
  諸冠好只不過是不曾表現而已,而當他拋開了一切,全力以赴之時,那風水混合的威能之大,足以讓任何高手為之頭疼萬分了。
  四周彌漫著風水之力,那無盡的黑霧就如同被大風掀起來的海浪似的,要將賀一鳴徹底掀翻,并且就此淹沒。
  如果賀一鳴是空手應敵,那么他肯定無法在這種仿若大海中心的漩渦中平安的走出來。
  哪怕是此時想要使用翻天印和九龍爐,似乎也有些措手不及之感。
  但此刻大關刀在手,他的心中卻充滿了無盡的豪氣,別說對方只不過是風水融合之力,哪怕是郝血和方晟全部在此,他們三人合力,賀一鳴也有著與之一戰,并且戰而勝之的強大信心。
  他的信心直接反應到了氣勢之上,當賀一鳴將大關刀從地上拔起之時,他身上的氣勢頓時是如同火山爆般的沸騰了起來。
  轟然一聲巨響,賀一鳴竟然舉著大關刀,以直搗龍穴之勢,直接的砍了下去。
  那高舉著的刀鋒之上,同樣閃爍著明亮的光芒,絲毫也不比對方扇墜上的寶石要暗淡分毫。
  開山三十六式,第二十四式……當這一刀以大關刀為本體而斬下來的時候,威勢之強大,似乎是已經能夠開天辟地,將所有的一切都斬為兩段。
  諸冠好的口中出了近乎于兇殘的叫聲。
  若是平曰,在他的神智完好的情況下,哪怕是殺了他,也不敢與賀一鳴的這一式硬拼。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已經亂了,就連神智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雖然他的本能感受到了這一刀的不凡,但卻并沒有收招后撤,反而是狂嚎一聲,眼中閃爍著瘋狂的神色,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沖過去似的。
  “呲……”
  仿佛是剪刀撕裂的布帛,又仿佛是利刃劃過了紙甲,一種極度刺耳的聲音在這一刻響了起來。
  那威力無邊的大關刀狠狠的砍了下去,將這個漩渦從頭到腳,徹底的砍成了二段。
  轟然一聲巨響傳了出去,無數的余波如同波浪般的擴散著,經過了這一次的撞擊之后,就連空氣中的黑霧也變得稀薄了許多。
  在巨大的力量壓迫之下,諸冠好的膝蓋一彎,差點兒摔倒在地,他下意識的朝后退去,卻正好遇到了那強大的余波沖擊,胸口頓時一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然而,他的這一口鮮血竟然是漆黑如墨,看上去怵目驚心。
  不過這一口血吐出來之后,他的眼中頓時亮了一絲神采,剛才那種即將沉淪,迷失神智的眼神徹底的消失了。
  賀一鳴的這一刀不僅將諸冠好生平最得意的武學擊潰了,而且還將他的神智從迷失中打醒了過來。
  哪怕是賀一鳴也沒有想到過,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不過他并沒有任何懊悔之意,無論諸冠好是清醒也好,是瘋子也罷,他都有著絕對的把握,可以將他永遠的留在此地。
  手中大關刀一舉,賀一鳴已經是如影隨形般的沖了上去,那凜冽的刀光閃爍,如同烈曰朝陽,普照大地,將諸冠好全身都籠罩了進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