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25 西方尊者

一陣長笑響起,一人大踏步的從山壁彎角處走了出來。看1毛2線3中文網筆趣閣..
  賀一鳴看了此人一眼,眉頭微微一皺,此人的面目與眾不同,深目高鼻,一雙眼眸更是帶著一絲淡淡的黃色。
  只要看此人的外貌,就知道他并不是東方人了。
  冷哼一聲,賀一鳴道“來自西方的強者,不知應該如何稱呼。”
  那人傲然一笑,道“本座加布里。”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原來是加布里閣下,不知閣下在這里有何貴干。”
  加布里雙眸一凝,看著賀一鳴道“本座在這里,專門為了等你。”
  他口中說著,更是毫不停留的踏步而前,直到賀一鳴身前三丈之處,方才停了下來。
  賀一鳴大惑不解的道“加布里閣下,你知道我是誰么?”
  “當然知道,你是來自于東方大申的年輕高手。”加布里冷然道“你是金戰役的朋友,叫做賀一鳴吧。”
  賀一鳴臉上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此人果然是在專程等候自己。
  加布里突地長嘆一聲,道“你們東方果然是天地鐘靈之所在,人才輩出,高手如云。金戰役和你都是如此年輕,但都已經突破了極限。若是本座未曾看錯,閣下應該已經成功的霧化神兵了吧。”
  賀一鳴心中一凜,他最初并沒有將這個老人怎么放在心上。
  因為剛剛來到此處,就已經現了他的行蹤,而且看他此刻身上的氣息,至多也就是一位普通的一線天罷了。
  但是當他與這位老者交談了幾句之后,對方竟然一口道破他此刻的境界,這就讓賀一鳴暗自驚心了。
  賀一鳴表面上不動聲色,道“不錯,在下僥幸,剛剛霧化成功。”
  就在他說話之時,雙耳微微的聳動著,精神亦是高度集中,靜靜的感悟著這位老人身上的氣息變化。
  下一刻,他的心中就是一陣驚駭。
  此老在外表上看過去,僅有一線天強者的氣息,但是當賀一鳴全身心的注意他之時,這才現,這位老人的修為實在是深不可測,就連他都無法看透這位老者的真正修為。在賀一鳴所真正交過手的強者之中,似乎也唯有把守靈霄寶殿武庫的卓晟峰尊者這等級數的強人才給他帶來類似的感覺。
  一瞬間,賀一鳴已經明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哪里是什么一線天的強者,根本就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尊者大人。看‘毛.線、中.文、網
  他心中暗恨,這個西方尊者鬼鬼祟祟,暗中隱匿了修為,肯定是不懷好意。
  他做的這一切隱蔽之極,特別是順風耳奇功更是厲害的過份,哪怕是對面的加布里都沒有察覺自己的真正實力已經泄底了。
  加布里的眼中有著異樣的光彩,他突地道“本座有一事請教,還請小朋友能夠如實相告。”
  賀一鳴朗聲一笑,道“閣下請說。”
  “據本座所知,所有人進入鬼哭嶺,最多也僅能停留一月,而閣下進入鬼哭嶺,似乎已經過了整整五天。”加布里的聲音頗為凝重,道“常人一月不出,必定變成瘋癲,而閣下神智清醒,更是成功霧化神兵。不知道閣下為何會無懼其中的陰煞之氣?”
  賀一鳴心中閃過了一絲好笑的念頭,這位西方老頭確實是眼光過人,在賀一鳴出來之后,立即就找到了最有價值的問題。
  若是能夠有方法抵御鬼哭嶺中的陰煞之氣,那么能夠晉升的機會無疑就要大上許多了。
  只是,不知道這個老頭是否晉升尊者太久,被人奉承的不知道人情世故了。這樣的問題竟然也能問出來,怕是唯有白癡才會如實相告。
  他心念電轉,輕咳一聲,道“既然是前輩相詢,那晚輩就直言相告了吧。”
  加布里立即是凝神細聽,縱然是以他的實力,此時也是有著一絲緊張的情緒。畢竟,這件事情太關鍵了,若是讓整個西方掌握了這個秘密,那么也許千年之后,西方的頂尖戰斗力就可以完全的過東方,將他們壓制的喘不過氣來了。
  賀一鳴朗聲道“晚輩在一本古籍中見過,只要取得一物,那么吞下之后,就能夠無懼鬼哭嶺的黑霧了。”
  加布里靜待了半響,卻見賀一鳴依舊是沒有說話,不由地催促道“什么東西。”
  賀一鳴一本正經的道“神兵利器。”
  加布里怔了怔,道“吞下神兵利器?”
  賀一鳴大點其頭,道“是啊,您老若是不信,不放試一試,若是吞下了神兵利器之后,還會畏懼鬼哭嶺中的陰煞之氣,那么一切唯晚輩是問。”
  加布里沉吟了片刻,他的臉色逐漸的黑了起來。
  他雖然會說大申的語言,但是并不精通,半響之后,這才想明白了賀一鳴這句話的意思。
  一個正常的人若是將神兵利器吞了下去,那么他肯定是必死無疑。
  將死人送入鬼哭嶺之中,當然不會懼怕陰煞之氣了。當他想通了這一點之后,立即明白對方根本就是在耍人玩了。
  他的臉色逐漸陰沉下去,嘿嘿一笑,道“小朋友真是好興致啊,連老夫也敢耍弄。”
  賀一鳴頭一揚,朗聲道“閣下莫非是老糊涂了,你是西方之人,我是東方之人,別說我的手中并無這等密法,縱然是有,又怎么可能告知與你。”
  加布里失笑道“不錯,本座確實是有些糊涂了。不過,只要將你拿下,你以為本座會問不出想要知道的事情么。”
  賀一鳴雙眸微微一轉,突地想到了最初加布里的話,他問道“閣下剛才提到了金戰役金兄,莫非你與金兄也曾照過面?”
  加布里怒哼一聲,道“金戰役那小子滑溜如魚,且又膽小如鼠,只知道逃跑躲藏,根本就不敢放手與老夫一戰。”
  賀一鳴恍然大悟,道“原來閣下就是昔曰在西方追擊金兄的那位尊者大人……”
  加布里一愣,隨后無所謂的笑道“既然已經被你猜出來了,本座也就無需隱瞞。”
  他說了這句話之后,身上的氣勢頓時是飛一般的增長著,只不過是轉瞬間,強大的威壓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充斥于這一片空間之中。
  這確實是尊者級別的強大威壓,縱然是此刻的賀一鳴,在這種威嚴的壓力逼迫之下,也是有一點兒的呼吸不暢的感覺。
  加布里放開了威勢,他一字一頓的道“說出免疫陰煞之氣的方法,本座今曰不殺你。”
  他的殺心原本堅定無比,但是在看到了賀一鳴在鬼哭嶺停留一個多月卻并未變成瘋癲之后,心中的想法就有了微妙的改變。
  賀一鳴深吸一口氣,從他的身上也揚起了龐大的戰意。
  雖然他的氣勢還無法與對方平等抗衡,但若只是想要穩穩的守住一偶之地,卻并非難事。
  而頭頂百會之處,那仿佛是無窮無盡的天地之氣源源不斷的進入他的身體之中,讓他消耗的真氣能夠得到最大極限的補充。
  “晚輩并沒有什么免疫陰煞之氣的方法,閣下若是不信,晚輩也沒有辦法了。”賀一鳴雙手一攤,無奈的說道。
  他確實沒有這個辦法,因為除了他之外,再也不可能有第二人擁有如此神奇的體質了。
  能夠將陰煞之氣也同樣煉化,并且轉為真氣的,這絕對是放眼天下的獨一份。
  感受到了賀一鳴的戰意和決心,加布里并未著惱,只是嘴角微微一撇,道“你不說沒關系,我會生擒你,然后讓你嘗嘗搜魂之術的苦楚。那時候無論你知道什么,都會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他的聲音平淡之極,但是其中所蘊含著的殺機,卻是無比的凜然。
  賀一鳴伸手在腋下一拍,五行環已經是神奇般的跳到了他的手中。
  “閣下連鼎足境界的金兄也無法生擒,又如何能夠將賀某拿下。”賀一鳴傲然道“莫非西方之人,都是如同閣下這般大言不慚之輩么。”
  加布里的眼眸中終于是無法掩飾的閃過了一絲殺機。
  千里追殺金戰役,竟然被他施展種種手段擺脫,而且還在最后關頭領悟了萬里閑庭之術。
  對于他這樣的尊者而言,這絕對是生平中最大的奇恥大辱。哪怕是在西方世界中,敢在他面前主動提及此事的,也是屈指可數。
  此刻被賀一鳴毫不留情的用話語捅進了要害,他心中的恚怒可想而知。
  “小子,找死。”
  四個字從他的口中恨恨的吐了出來,他伸出了一只手,就這樣大大方方的朝著賀一鳴抓去。
  這只手一伸出來,周圍的龐大氣勢頓時是隨即而動,就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朝著賀一鳴擠壓而去。
  強大的禁錮之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似乎是想要將他牢牢的困死在這個地方。
  賀一鳴的雙眸微亮,他輕輕的揮舞著手中的五行環,在五行環上揚起了一層淡淡的霧氣,這一片霧氣隨著他的真氣向著四方擴散了出去。
  在得到了這一片霧氣的幫助了之后,賀一鳴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氣息頓時穩固了下來,再一次的堅若磐石了。
  加布里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弄的目光,他輕喝一聲“破……”
  周圍的壓力頓時成倍增加,仿佛是一瞬間,那巨石變成了山峰,那小溪變成了大海,強大的禁錮力量遠遠的出了賀一鳴的想象之外。
  至此,賀一鳴才知道,原來尊者的全力以赴,竟然是如此的強大而不可思議。
  他的膝蓋微微下彎,沉腰坐馬,一道激昂長嘯之聲從他的口中驟然出……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