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26 重返鬼哭嶺

鬼哭嶺的另一邊,二個人在懸崖上靜靜的看著前方。kanmaoxian.com筆Δ趣閣..
  在他們的面前,那遠處的黑霧已經在這幾天中慢慢的變成了灰色,而直到此刻,他們也沒有等到他們想要等候的那人。
  郝血回過了頭,他輕聲道“諸兄已經是兇多吉少了。”
  方晟的臉色頗為難看,在過了一個月的最后期限之時,他就已經知道這個結果了,但是他卻依舊抱著最后的一線希望,可如今又過去了五天,他知道,這最后的希望已經破滅。諸冠好哪怕并沒有身隕,但也會被陰煞之氣侵體而變成瘋癲之人。
  相比之下,他寧愿選擇前者,也不愿意面對一個瘋癲的朋友。
  人影豁然一閃,一個黑衣蒙面之人已經站到了他們的身后。
  郝血兩人面對這位黃泉門的尊者,還是不敢有絲毫的不敬,哪怕他們知道,諸冠好之所以沒有出來,很有可能就是某個黃泉門的弟子搞得鬼,但他們卻根本就無法聲張。畢竟,這件事情哪怕是丁力隱都不知曉。
  “你們怎么還不離去。”丁力隱有些不滿的說道“你們的那個伙伴既然到現在還沒有出來,那就沒有機會了。”
  他的目光特意的在郝血的身上瞥了一眼,若非是知道常州郝家與黃泉老祖之間的關系,他才懶得管這二個小輩的死活。
  郝血輕嘆一聲,道“晚輩兩人這就走。”他頓了頓,道“前輩,請問貴門這一次有幾位兄臺順利返回。”
  丁力隱陰森森的目光轉了過來,無論是郝血,還是方晟,都是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寒噤,他們同時覺得,自己似乎是被一條毒蛇給盯上了似的。
  良久之后,丁力隱還是道“只出來了二個,全部失敗,竟然沒有一個進階鼎足。”他的聲音有著無限的感慨“鬼哭嶺雖然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但是對于我們這些殺手而言,失敗的幾率反而是比較大的。”
  做為殺手,他們的姓格大都是偏向陰冷,哪怕成就再高,心中總有著一個陰暗的地方。一旦來到了鬼哭嶺,對于這里陰煞之氣的抵抗能力確實是稍遜一籌。
  這也是歷代以來,東方大申的黃泉門和西方刺客公會最為頭痛的事情。
  只是,如果遇到了這樣的機會,他們依舊是會將合適是人選派遣出來,不過往往很難取得最好的效果。
  郝血和方晟對望了一眼,他們的心中無不感到了極度的震撼。
  方晟正待說話,郝血立即是向他使了一個眼神,隨后拉著他告辭而去。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他們二人奔出了數里之后,方晟道“郝兄,你這是何故,莫非是在懷疑丁尊者以虛言欺瞞?”
  郝血搖頭,沉聲道“我并不是懷疑丁尊者,而是在懷疑,黃泉門中已經有一人成功修煉鼎足,并且刺殺了諸兄。不過他得手之后,應該是離開了黃泉門,并沒有去見丁尊者。”
  方晟驚呼道“這不可能,黃泉門人應該知道背叛的下場。”
  郝血嘿嘿一笑,道“只要有足夠的利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黃泉門以前就出過一個叛徒,只不過知道的人甚少罷了。”
  方晟這才知道其中隱秘,不過若非是深知郝家與黃泉門的關系,他也不會輕易相信了。
  片刻之后,方晟問道“現在應該怎么辦。”
  “回去。”郝血冷然道“將此事告訴家中長輩們,請他們出面求見老祖。”
  當郝血提到黃泉老祖之時,他的話中有著強烈的到了極點的自信。似乎是只要這位老人家肯出手,那么一切就都會迎刃而解似的。
  方晟的眼中閃過了同樣的神采,他重重的一點頭。
  隨后,他們就聽到了一道如同是鬼哭狼嚎般的叫聲從灰色的鬼哭嶺中出。
  郝血搖了搖頭,嘆道“我們走吧。”
  他們二人結伴而行,片刻之間就已經遠遠離去,所以他們并不知道,在他們以最快的度離開了百里之后,又是一道長嘯從鬼哭嶺的另一方響起。而且在這一道長嘯之中,并沒有絲毫的暴戾瘋狂之音,而是充滿了一種激昂向上,堅強不屈的意志。
  在聽到了這個嘯聲之后,還繼續停留在鬼哭嶺周圍的另外二位尊者,都不約而同的向著嘯聲傳來的方向潛伏而去。
  ※※※※隨著賀一鳴的長嘯聲中,手中的五行環更是滴溜溜的旋轉了起來。
  一道道奇異的光芒從五行環上閃現著,連同他周圍的氣勢和禁錮之力也同樣開始旋轉了起來。
  不僅僅如此,地面上的塵土亦是這股大力卷起,無數碎石夾雜其中,以賀一鳴為中心,竟然詭異的出現了一個龍卷風。
  這個龍卷風之中蘊含著龐大的力量,所有靠近它的東西都會徹底彈開。非但如此,它又像是一個巨大的轉輪,將加布里圍困而來的禁錮真氣一點點的消磨殆盡。
  賀一鳴的臉上神采飛揚,這是他借鑒于風水寶扇之中真氣的那種特殊的抵御外力的方法而創出來的,這種戰技對付尊者級別的禁錮力量有著極佳的效果。
  在風水寶扇之中,諸冠好所留下來的真氣數量遠不能與賀一鳴相比,但是憑借著這種風水流轉的方式,卻能夠將賀一鳴的龐大力量完全抵御,由此可見這種方式的威能之強大了。
  而此刻,賀一鳴借助于五行環的轉動,同樣的將火、土、金三系力量形成連綿不休的轉動之力。結果之佳,卻是大出賀一鳴的意料之外。
  三種力量的相融讓五行環揮出了巨大的威能,雖然其中并沒有摻雜風之花的力量,但所引起的龍卷風卻依舊是強大無比,硬生生的將加布里的禁錮之力完全破除。
  加布里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驚詫之色,他與人交手無數次,但是能夠這樣破除他禁錮功法的,卻是第一人。
  不過他冷哼一聲,道“有點花樣,但還是不夠瞧。”
  說罷,他那伸出來的手上突地多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這是一道霧氣,只不過在瞬間已經凝聚成了實體。
  度之快,賀一鳴僅僅是覺得精光一閃,一把巨劍已經出現在加布里的手中。
  他一步踏出,頓時就是地動山搖,在那龐大氣勢壓迫下,似乎連整片山都晃動了一下。
  賀一鳴當然知道,對方的實力還無法達到這等夸張的地步,之所以讓他產生了這種感覺,那是因為他的氣勢使然。
  尊者在與人交手之時,那種強大的氣勢也是他們的特殊的武器之一,有時候單憑氣勢的壓制,就能夠讓尊者以下的強者心膽俱裂,根本就不敢還手和逃走了。
  不過賀一鳴卻是凌然不懼,他將全部的真氣拼命的朝著五行環灌入,那最外層頓時是如同風火輪般的轉動著更快了。隨后,賀一鳴挾著那沖天而起的龍卷風,一同朝著加布里迎擊而去。
  “嘶……”巨大撕裂聲驟然響起,賀一鳴身周那看似威風凜凜的龍卷風,竟然被加布里手中的重劍硬生生的斬開了。
  這把重劍似乎是有著定海神針的力量,所有的風一旦與此接觸,頓時就是失去了動力,變得柔順了起來,最終完全消停。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但此刻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
  五行環轉動的度更快了許多,在他的身周,三朵有形之花若隱若現,將他的身體團團圍住。在他的頭頂之上,海量的天地之氣從百會狂涌而入,這一擊,已經是他使用五行環能夠出最大威能的一擊。
  加布里一劍撕裂了龍卷風,他并沒有收劍后退,蓄力再,而是非常直接的一劍繼續砍了下來。
  “叮……”
  巨大的響亮的聲音驟然爆了出來。
  加布里的身形微微一顫,頓時就是挺立如山。而賀一鳴卻是再也站立不穩,他呼地一聲倒飛了出去。
  加布里那一劍的威勢竟然是強大如此,根本就遠非他能夠正面抗衡。
  如果不是他手中的五行環本身就擁有強大的威能,而加布里手中的重劍卻不過是一把普通的神兵利器的話,那么在這一擊之下,賀一鳴就不僅僅是被震飛那么簡單了。
  加布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崢嶸之色,他又是一步跨出,如同閃電般的追上了腳不沾地飛退的賀一鳴,他的重劍揮舞,竟然變得細巧而充滿了吸力。
  賀一鳴立即是叫苦不迭,加布里擺明了是要用這種細膩的劍法將他困住,一點點的消耗他的體力和真氣。
  雖然他的百會穴中有著大量的天地之氣補充,但是與一個尊者拼消耗?除非他是真的瘋了。
  幾次想要遠遠逃開,但是加布里的這套劍法卻是如同密密麻麻的蜘蛛網,纏的他筋疲力盡,亦是無法得逞。他心中大怒,雙腳猛然站定,正待使用翻天印之時,卻見加布里突地收劍跳開,而且他神情肅然,分明是在戒備著什么。
  賀一鳴微微一怔,雙耳立即聽到了二個細微的響聲,臉色頓時大變,二話不說的轉身就逃。
  風系的力量在他的身上揮到了極致,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沖進了鬼哭嶺之中。
  至此,他長長的喘了一口氣,想到外面那三位尊者級別的高手,心中就是隱隱狠。
  自己與那三人無怨無仇,想不到他們竟然是如同狗皮膏藥般的緊貼上來,這真是欺人太甚。
  他取出了一個瓶子,打開瓶蓋,點了一下里面辟谷丹的數量。
  當賀一鳴抬起頭來之時,他的臉上也是現出了一絲罕見的猙獰之色,他平平的伸出了五行環,臉上的神情一片凝重。
  在他的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
  奶奶的,你們有本事就在外面等著吧,老子修煉成尊者之后,再出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