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30 踏腳石

寶豬身上的毛慢慢的平復了下來,它身周的恐怖氣息亦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隨后它蹦蹦跳跳的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哼哼之響,似乎是在向他邀功似的。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趣閣..
  賀一鳴眨了幾下眼睛,終于確定自己并沒有看錯。
  眼前的寶豬,還是那只可愛活潑,而又有些貪婪和充滿了好奇心的靈獸。
  雖然是親眼所見,但賀一鳴卻依舊是難以將它與剛才的那股恐怖氣息聯想到一起。
  輕輕的揉了揉寶豬的毛,賀一鳴似乎是自言自語的道“剛才是你在叫么?”
  寶豬頓時是連連點頭,那種憨厚的樣子,令賀一鳴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好笑感,但是一想到它剛才身周的恐怖氣息,賀一鳴就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了。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皺眉道“小家伙,你究竟是什么來歷,竟然連這條大蟒都賣你的面子。”
  其實賀一鳴也知道,大蟒蛇之所以退卻,并不是被寶豬的武力所嚇退。畢竟,雙方的體積相差如此之大,實力同樣也是天差地遠,雖然寶豬身上的氣息確實恐怖,但那最多就是天賦使然。
  若是說寶豬能夠擊敗大蟒,就算是殺了賀一鳴他也不信。
  那么能夠讓大蟒蛇退去的原因就唯有一個了,那就是寶豬的來歷。
  賀一鳴將寶豬捧在了手中,仔細的,認真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個遍,終于道“我知道了……”
  寶豬的動作頓時是為之一僵,瞪圓了一雙小眼睛,竟然有著幾許的緊張之色。
  賀一鳴滿臉凝重的道“你,不是一只普通的豬。”
  撲通一聲,寶豬從他的手上翻落,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隨后就像是安裝了彈簧似的跳了起來。
  它那一雙瞪圓了的小眼睛之中,有著說不出的憤怒之色。然而,當他抬起了頭之時,卻看到賀一鳴已經移開了目光,他的口中喃喃的說道“無論你是一只正常的豬也好,是不同尋常的豬也罷,你總是我的寶豬。”
  寶豬一愣,眼中的怒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咧嘴傻笑的模樣。
  “百兄,寶豬交給你,我先出去了。”賀一鳴身形微動之間,已經再一次的朝著鬼哭嶺之外飛奔而去。
  這一次,再也沒有任何力量來攔阻他的離去了。
  他的度極快,沒有幾個起落就已經離開了這一片濃霧。看1毛線3中文網
  在地底之下鉆行的度,還是無法與地面之上相比。
  若是在群山峻嶺環繞的山脈之中,使用鉆地之術確實是更勝一籌。但若是在開闊的平原地帶,使用鉆地之術進行長時間的逃竄,那就純粹是開玩笑的事情了。
  離開了鬼哭嶺之后,賀一鳴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將心中所有的疑慮全部拋開,隨后飛一般的朝著前方的懸崖跑去。
  他的雙耳微微抖動,就在向著懸崖跑去的同時,耳中已經撲捉到了一個身形移動的聲音。
  這是一位高手,一位真正的頂尖高手。這位高手正在從不遠的地方朝著賀一鳴頭頂上的那片懸崖趕去。
  賀一鳴的嘴角突地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是充滿了信心和歡喜的笑容。
  因為他已經聽出來了,此人所施展的身法,與加布里在追擊他之時所用的身法竟然是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區別。
  加布里,這位來自于西方的尊者,竟然再一次與他碰頭了。
  不過這一次,賀一鳴的心中已經是一無所懼!
  他的身形陡然間更快了起來,這并不是使用風系的頂尖力量,而是憑借的力量進行奔行,但所揮出來的度,卻穩穩的勝過了往昔許多。
  一旦晉升尊者之后,賀一鳴的一切力量和技能似乎都有了某種突破,讓他真正的達到了一個嶄新的境界。
  雖然這種力量在那條大蟒蛇的面前不算什么,但是他卻知道,自己與以前畢竟還是不同了。
  雙腳在懸崖的石壁上重重一跺,賀一鳴已經是騰飛了起來,就這樣穩穩當當的站到了懸崖之頂。
  直到此刻,加布里才匆匆趕來。
  他的身體瞬間停了下來,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有些兒驚異不定。
  但就算是將他砍成肉糜,也絕對無法相信賀一鳴能夠在十天之內將五行環霧化,所以他雖然感受到了賀一鳴的身上似乎是生了某種變化,但他的臉上卻依舊是有著一種尊者的倨傲之色。
  “你竟然能夠活著出來?”加布里詫異的說道。
  賀一鳴冷哼一聲,道“在下活著出來,難道讓閣下失望了么?”
  加布里放聲大笑,道“恰好相反,你能夠活著出來,本座真不知道有多么的高興呢,只是本座有一點想不通,既然‘它’已經醒過來了,那么你又是如何能夠逃出來的。”
  賀一鳴心中微動,立即明白東西方的這些尊者們,肯定都是知道那條大蟒蛇的存在,并且也深刻的明白它的力量,所以才會不敢越雷池一步。
  微微的笑著,賀一鳴道“加布里閣下,你可曾與‘它’見過面?”
  加布里的臉色微變,怒哼一聲,道“胡說八道,若是與‘它’見過了面,還有誰能夠活下來。”
  賀一鳴嘿嘿一笑,心道賀某就見過了它,雖然只是一截尾巴,但好歹也算是打過了招呼,但賀某不但活了下來,而且手中還有著一根大蟒褪掉的蛇角呢。
  當然,這番話他是寧愿爛在肚子里,也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加布里雙目陡然一亮,道“賀一鳴,本座還是那句老話,只要你將抵御陰煞之氣的方法交出來,那么本座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賀一鳴啞然失笑,道“加布里,在我們東方,有一句話叫做大言不慚。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這句話的真正意思。”
  他深吸一口氣,大步踏前,一拳當胸打去。
  在他這一拳之中,已經灌輸了自己在一瞬間能夠提聚起來的全部真氣。
  這是他在晉升為尊者之后,真正與人交手之時,所打出來的第一拳,在這一拳中,包含了他毫無保留的全部力量。
  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凝固了起來,那種強大的禁錮力量充斥于每一寸的空間。
  加布里的臉色陡然間變了,他雖然不敢相信,但是卻絕對不會認錯,這一拳之力,以及這一拳所造成的周圍禁錮之力,都是唯有真正的尊者才有可能出來的。
  僅僅是一怔神之間,賀一鳴的這一拳之力已經來到了他的胸前。
  加布里怪叫一聲,他雙手一錯,剛剛擺了一個防御的架勢,就感到了一股無可想象的巨力在他的雙手之中爆了開來。
  他的身形飛退,噔噔噔的在地面上留下了十余個腳印,這才勉強站定。
  至此,他的眼中布滿了驚恐之色,看向賀一鳴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遠古巨獸似的充滿了駭然之色。
  十天前與賀一鳴相斗,他清晰的看到了,賀一鳴所霧化的神兵只不過是僅有那么的一點兒而已。
  但是區區十曰,他不但已經徹底的進階到尊者的境界,而且一拳之中的威能,似乎比他這個晉升尊者數十年的老人還要更勝一籌。
  此刻,他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這個家伙,是否還是一個人類?
  賀一鳴長笑一聲,笑聲中有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快意。
  他手腕一揮,頓時一片霧氣狂涌,瞬間便已形成了五行環的模樣。
  加布里的眼睛終于是瞪圓了,在見到了賀一鳴霧化神兵的整個過程中,他終于確信,站在他面前,并不是一個剛剛領悟了霧化神兵竅門的強者,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尊者了。
  賀一鳴手腕一抖,五行環劇烈的旋轉了起來,他高舉著五行環,全身的真氣狂涌而入。
  五行環的外層旋轉不休,那無窮無盡的光芒璀璨耀眼,如同在天空中撒下了一片光雨,朝著加布里就這樣沒頭沒腦,蓋頭蓋腦的砸了過來。
  加布里的臉色大變,他不假思索的伸出了雙手,在他的這雙手之上,同樣的也出現了二道霧氣,并且迅的凝聚成了一劍一盾。
  一把寬闊的重劍和一個幾乎能夠將他全身都遮掩進去的大盾。
  這是典型的西方強者的制式裝備,但是能夠將這樣的裝備煉制成神兵利器的程度,西方人的鍛造能力之強大,也不在東方之下。
  加布里揮舞著大盾,將那鋪天蓋地的光雨盡數接了下來。
  雖然他的盾牌上隱隱熱,但好歹沒有漏下分毫。
  他心中剛剛一寬,就感到了一股巨力襲來。
  定眼一看,賀一鳴竟是突然高舉著五行環,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大盾之上。
  一股龐大的巨力襲來,他再一次的立足不穩,朝著后方退去。
  賀一鳴得理不饒人,他揮舞著五行環,就像是使用榔頭打釘子般,不依不饒的砸著。
  加布里的這面盾牌太大了,隨便怎么揮舞,都能夠讓賀一鳴輕松的砸到目標。而每砸一下,他的心氣就順了一分,剛才面對大蟒蛇之時的那種無力感頓時是蕩然無存。
  被大蟒蛇追擊之時,差點兒崩潰的信心,在這一刻,在加布里這位西方尊者的身上,賀一鳴已經是一點點的找了回來。
  他就以這位可憐的尊者大人為踏腳石,一步步的樹立起了強大的,再也不曾動搖的堅定信心。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