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37 全滅

一旦進入了地底之下,賀一鳴的度頓時慢了許多,但他毫不在意,在感受到了有人鉆地追擊之后,他的臉上甚至于多了一絲奇異的笑容。看。毛線、中文網筆ΔΔ趣閣..
  自己的實力如何,已經在那三位尊者的身上試驗過了,此刻也應該嘗試一下,那件神器的威能了。
  身體在地底中驟然停頓了一下,賀一鳴伸手握住了胸前的銀戒指,龐大的先天之氣狂涌而入,瞬間就出現了一個黑蒙蒙的空間。他的手快若閃電,驟伸乍收,僅僅是一瞬間的時間就已經將九龍爐拿了出來。
  隨后他放開了銀戒指,那神奇的空間頓時消失不見。
  這個過程僅僅持續了短短的半息左右,隨后他立即是轉向,朝著原路返回。
  之所以鉆入地底中,就是為了掩飾這個過程。特別是在后面還有黃泉門的尊者,若是讓他看見了銀戒指并且逃脫,那么等待著自己的,肯定是無窮無盡的麻煩。
  賀一鳴的這一下停頓并沒有引起三人的懷疑,他們在感應到賀一鳴返回之后,立即也是改變了方向。
  而此刻,賀一鳴卻在離開地底之前,將真氣輸入九龍爐之中,并且將那一縷強大的火之力引了出來。
  當他剛剛鉆出地面,頓時就“聽”到了一陣如水流動般的波濤聲。
  賀一鳴轉身,面向栗元老,他的臉上掛著一絲冷然的笑意。
  隨后,他旋開了九龍爐的蓋子……“呼……”
  一股火焰從爐中狂涌而出,就在蓋子旋開的那一刻,賀一鳴的眼前就是一片紅光,再也沒有了任何顏色。
  賀一鳴隱約的從中看到了一點兒的黑色,但這一點黑色僅僅是閃動了一下,隨后就消失不見,仿佛不曾留下任何的一點痕跡。
  賀一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雖然他已經并不是第一次見到九龍爐的厲害,但是當這一幕再一次出現在他的眼前之時,他的心中卻依舊是充滿了震撼。
  不知道是否他的錯覺,或許是因為晉升尊者的關系。總之這一次的火之力似乎遠遠的過了上一次獨自嘗試的威能。
  那位使用雙股劍的神秘尊者,竟然連絲毫的抵抗能力都沒有,就已經被這股烈火給汽化了。
  如此強烈的火之力,縱然是已經晉升為尊者的他,依舊是難以企及。這種力量已經完全的脫離了人類的極限,屬于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范疇了。看‘毛.線、中.文、網
  深深的看了眼面前那焦黑的地面,賀一鳴迅快的將九龍爐重新塞回了銀戒指之中。
  隨后他雙手連續揮舞,在他的身邊迅的浮現了四朵不同的有形之花。這四朵花出現之后,在曰光之下閃爍著明亮的光芒,但也僅僅是一晃眼之間,上面就多了一層奇異的色彩。當這道色彩消失之時,那四朵有形之花也同時隱匿在虛空之中不見蹤跡了。
  從九龍爐現身,到完成致命一擊,也不過就是數息之間,加布里和丁力隱都未曾趕來,他們也僅僅是感應到了一股滔天的火之力,在這股火之力的壓迫下,將賀一鳴與栗元老的氣息全部沖散,所以他們并不知曉僅僅是一瞬間而已,身為尊者的栗元老已經命殞當場了。
  人影一閃,丁力隱已經從地底下鉆了出來。
  然而,他立即感應到了一股灼熱的氣浪在這里翻騰著。
  在親身的感受到了這股灼熱氣浪的強度之后,丁力隱的臉色頓時大變。
  以他的經驗自然可以聯想到剛才的那股不可思議的火之力。
  單是此刻的熱浪就已經讓他感到難以承受了,那么在這股火之力剛剛爆之時,又會有何等強悍的威能呢。
  下一刻,他立即想到了栗元老,心中立即涼了起來。
  他可不以為這股熱浪是栗元老能夠施展出來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賀一鳴了。
  剛剛想到這一點,他的眼眸驟然收緊,因為他已經看到了一臉冷笑的賀一鳴出現在他的面前。
  丁力隱的警惕心立即提到了,雙眸緊緊的注視著賀一鳴。
  只是,在賀一鳴的臉上卻帶著一絲他看不懂的笑容,在這個笑容中,甚至于有著一絲憐憫的味道。
  沒錯,就是憐憫。
  丁力隱狐疑萬分,他怎么也想不通賀一鳴為何會用這種眼光來看待自己。
  就在此刻,他的耳中已經聽到了巨大的,仿若是石破天驚的轟鳴聲。隨后在他四周的虛空中莫名其妙的爆炸了起來,強大的氣浪猶如無數巨錘般的轟打在他的身上。
  丁力隱怒嚎一聲,全身真氣翻騰,將身體盡數的籠罩了起來。
  這股爆炸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之外,哪怕是他也沒法在驟然間反應過來,甚至于連任何功法,包括鉆地之術都無法施展,唯有咬緊了牙關,以自己尊者級別的真氣和硬生生的挨了這一擊。
  全身所傳來的劇痛感告訴他,他已經受傷了,而且傷勢還不輕。
  只是,相比于心中的駭然,這點兒傷勢也就不算什么了。
  他身為黃泉門的刺客尊者,自然是精通于暗殺之道。對于危險的感覺也是比常人強烈千百倍,只要稍微有一點兒的痕跡被他現,他就會有所察覺。但是,剛才的爆炸絕對是突如其來,他在事先根本就沒有感到一絲的異樣。
  也就是說,賀一鳴的隱匿的方式,是出了他的認知之外的某種方法,這一點,才是真正令他感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正在他心中無比震撼而有著一絲悸動之時,突地感到腳上微微一麻。
  他立即明白,這是自己方才心情激動,所以一時不查,被賀一鳴暗中偷襲得手。不過,他并不心急,因為他有著堅強的自信。
  黃泉門的刺客,從小就要學習與各種毒物的對抗。到了他這個級別,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多少毒藥能夠對他造成威脅了。而能夠傷害他的毒物,都是赫赫有名的,幾乎僅存在于傳說中的毒物了,而賀一鳴是不太可能擁有這樣的藥物。
  所以,無論暗器之上依附著的是什么毒藥,他都不曾太放于心上。
  然而,這個念頭剛剛一閃而過,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極度的詭異和不可思議的神色。
  那枚暗器入體之后,頓時帶來了強烈的寒氣和一種令人無法抵御的麻痹力量。在這兩種力量的結合之下,他的全身真氣頓時陷入了停頓,就連所有的身體機能也全部停止了。
  賀一鳴身形一動,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
  看向僵直的,身上浮現出了一點兒白色冰霜的丁力隱,賀一鳴也是頗為驚訝。他在引爆了四朵有形之花后,隨手釋放了一根凝血針,本來并沒有期望能夠刺中此人,但誰知道這家伙在爆炸之后就像是傻了似的停頓了那么瞬間。
  如此一來,讓賀一鳴已經準備好了的無數后手都變成了無用武之地。
  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最后看了他一眼,賀一鳴手中五行環一揮,轉身就走。
  在賀一鳴離開了數息之后,丁力隱的喉頭隱隱作響,似乎是想要說些什么,但最終卻是什么也沒有說出來。
  當那冰霜融化之后,他的腦袋慢慢的變斜了,最后,從肩膀上滑落,撲通一聲掉到了地面之上。
  他的雙眼依舊是瞪得圓圓的,似乎是在詢問著,賀一鳴究竟是如何做到能夠連殺手也可以偷襲似的。
  殺手死于類似于暗殺的手段之下,確實是死不瞑目……賀一鳴的身形如電,沿著一條直線驟然飛去。
  在他前方的百丈之外,一道身影本來在迅快的靠近,但是突然之間,那道身影停了下來,并且毫不猶豫的轉身就逃。
  賀一鳴心中冷笑連連,他擊殺那二位尊者,看似簡單,但其實已經是圖謀良久,從逃遁開始的那一刻,就已經在心中形成了一個大概的計劃。而一切的展異常順利,特別是擊殺丁力隱,更是有點兒鬼使神差的味道,順利的不可想象。
  整個過程加起來也不過是十息之間而已,所以,已經翻過了山嶺的加布里才會沒有在第一時間內覺這里的情況,他依舊是以最快的度趕來。
  只是,在見到了飛迎過來的賀一鳴之后,加布里就算是再笨,也知道情況不妙了。他當機立斷,轉身就逃,確實也頗有著幾分斷然狠厲的味道。
  然而,賀一鳴又豈肯輕易將此人放過。
  他的度已經提升到了極致,體內的各種力量更是開始了交相替換。
  水系的力量沸騰爆,轉而變成了木系的生機勃勃,繼而是火系的爆裂閃爍,土系的沉穩大氣,乃至于金系的尖銳鋒利。
  五行環嗚嗚作響,在五行流轉,并且化為了五行之的金系力量之后。
  從環中世界中所流出來的,同樣的巨大的金系力量。
  兩股力量融而為一,瞬間劃破了空間……賀一鳴的身體猶如流星趕月般的,在虛空中劃過了一道亮麗的彩虹,瞬間就已經來到了加布里的身后。
  他的度之快,竟然遠比那早已融和了天地之氣的加布里更加快捷。
  加布里心中大駭,他勉力回頭,手中盾牌驟然出現。
  然而,一把開天巨斧迎頭斬下,就這樣將他的盾牌如同撕裂紙張似的劈成了二半。
  躲在盾牌之后的加布里目光迷茫,他似乎根本就不相信眼前所生的一切,口中蠕動了一下,從眉心處滲出了一絲鮮血,這一縷鮮血越來越大,終于從頭到腳形成了一道直線,整個身體同樣的裂成了兩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