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39 重返靈霄

大申的腹心之地,也是大6東方的腹心之地,有著一座巨大的,足以容納百萬人士的巨城。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Δ.
  這是東方大6之上,唯一沒有被城墻包圍的城市。
  但是數千年以來,這座城市卻從來沒有遭受過任何一次浩劫,就像城市最中心處,那座聳立了數千年之久的通天寶塔,似乎能夠永遠的維持下去。
  天邊,一道黑影朝著這里快奔來,他的度快若閃電,仿佛是剛剛出現在遙遠的視線可及之處,轉眼間就已經來到了可以讓他們清晰看到的地方。
  在這里居住的人們,多多少少都與靈霄寶殿的歷代子弟們沾親帶故,他們的眼力自然遠非一般人能夠比擬。
  一見到此人的度,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位頂尖的強者。
  對于生活在靈霄寶殿庇佑下的居民們,他們對于強者的敬畏,更是遠非其它地方的人能夠比擬。
  是以在見到了這從遠方而來的人影之后,所有注意到的人都是面露羨慕和尊敬之色。
  因為能夠以這種方式朝靈霄寶殿趕路而來的,肯定是門中的強者,至不濟也是一位門中某位強者的知交好友。
  他們從未懷疑過,來到這里的會是本門的敵人。因為在這近千年之中,已經沒有人再敢來此挑釁了。
  霍然間,從城市正中心的高塔之上,同樣的飛出了兩道身影,他們的身影在半空中劃過了一道長長的弧線,這才同時落地,朝著遠處那奔來的身影迎了上去。
  突然之間,有人輕呼一聲“尊者大人……”
  頓時,在這個方向的人們就泛起了一片搔動,人人的眼中都有著強烈的興奮之色。哪怕是他們,也并不是有機會能夠輕易見到這種級別的強者。
  ※※※※從遠方而來的身影正是賀一鳴,此時,他戴著一定斗笠,遮住了面容,朝著靈霄寶殿趕去。
  他的動作雖快,但是在接近于靈霄寶殿之時,卻還是放慢了度,并且將一直壓抑著的氣息釋放了出來。
  他確實是成功的晉升為尊者了,但是在靈霄寶殿之前,除非是他昏了頭,否則怎么也不會肆意妄為的。
  果然,剛剛將氣息施放出去,那通天寶塔之上,頓時飛快的奔行過來兩人。
  只要看他們兩人的度和環繞著他們身邊的那強大氣息,賀一鳴就知道,這肯定是兩位尊者。
  人影尚未奔進,賀一鳴就不自由主的笑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
  這兩位都曾經見過面,他們就是靈霄寶殿在這五年之中的值勤尊者高偉良和杜文斌。
  一道長笑從高偉良的口中了出來“哪位朋友來到靈霄寶殿,老夫未曾遠迎,還請多多包涵一二。”
  他們雖然是東方大申第一門派中的尊者,但是遠遠的感應到賀一鳴的氣息之后,頓時知道對方也是一位同階強者。
  只要是尊者,那么縱然是在靈霄寶殿之中,也會獲得相應的尊重。
  賀一鳴朗聲道“晚輩見過高尊者,杜尊者。”
  人影一閃,兩位尊者已經在賀一鳴的面前站定,他們的眼中都有著一絲驚訝之色。不過只要聽對方的稱呼,他們就已經猜出,這位肯定是剛剛進階不久的尊者,而且以前還與他們照過面,有過一定的關系。
  只是,他們兩人對望一眼,迅快的在腦海中將所有后輩的名字過濾了一遍,卻依舊是一無所獲。
  高偉良略顯尷尬的哈哈一笑,道“閣下太客氣了,既然都是尊者,那么以后大家就是平輩而交。”
  杜文斌微微點著頭,道“高兄說得不錯,兄臺既然已經來到靈霄寶殿,應該可以摘除斗笠了。”
  賀一鳴也不推辭,他伸手將斗笠輕輕摘掉。
  高偉良和杜文斌的雙目都在同一刻瞪圓了,他們的眼眸中甚至于現出了一絲古怪之極的色彩。
  “你……是賀一鳴賢侄……不,是賀兄弟么?”高偉良突兀的問道。
  賀一鳴向著他們兩位微微抱拳,道“正是賀某,見過兩位仁兄。”
  有過晉升先天之后與人交往經驗的賀一鳴很平靜的接受了他們兩人的提議。畢竟,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以實力為準則來說話的,既然賀一鳴的實力達到了這個境界,那么他就擁有這個資格了。
  杜文斌的嘴巴哆嗦了兩下,道“賀兄,你是在鬼哭嶺晉升尊者的么?”
  賀一鳴與金戰役等人一同前往鬼哭嶺,這在靈霄寶殿之中并不算是秘密,他們兩位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覺得不可思議。
  賀一鳴在離去之前,僅是一位凝聚了三花的高手,甚至于連鼎足尚未成形。但是去了鬼哭嶺一趟,竟然成就了尊者,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賀一鳴微笑著道“不錯,小弟正是在鬼哭嶺晉升尊者的。”
  高偉良突地屈指一算,他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精彩。不過他猶豫了半響,終于是沒有失禮的問出口。
  與杜文斌對望了一眼,他們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那一絲驚駭之色,明白對方也和自己一樣,有著相同的想法。
  “兩位,金兄回來了么?”賀一鳴對于他們的表情視而不見,直接詢問道。
  高偉良將心中的震撼強行壓抑了下去,打了一個哈哈,道“金師侄已經回來了,他雖然成功的霧化神兵,但卻不肯閉關真正煉化,而是執意要等你回返。”
  賀一鳴的眼中精光一閃,他的心中極為感動,猶豫了一下,又道“那么張仲巹張兄呢?”
  高偉良臉色一正,道“賀兄,這一次多謝你的援手之德,若非如此,張師侄這一次就是兇多吉少了。”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適逢其會,賀某只不過是順手而為罷了。”
  高偉良輕嘆一聲,道“張師侄身上的陰煞之氣雖然已經逼出了大半,但還是有部分陰煞之氣盤踞在要害之處,難以清除。他的這條命是保住了,但……”搖了搖頭,高偉良不再說話了。
  賀一鳴自然明白,張仲巹的現狀肯定不是很妙。心念一轉,賀一鳴道“兩位,請允許賀某能夠見金兄一面。”
  他們兩位自然是沒有絲毫反對的意思,三人并肩而行,朝著靈霄寶殿趕去。
  這一次的奔行之時,賀一鳴的心中頗為感慨。他第一次來到靈霄寶殿之時,在面見這幾位尊者的時候,還是畢恭畢敬,心中充滿了敬畏。
  但是第二次來此,竟然已經擁有了與他們并肩而行的資格,世事之奇妙,莫過于此。
  以他們三人的度,自然是很快的就來到了金戰役的院落之中。
  賀一鳴的雙耳微微一動,立即聽到了里面所傳來的熟悉的聲音,他長笑一聲,道“金兄,小弟回來了。”
  幾乎就是在他的聲音響起來的那一刻,房門立即被人推開了。
  金戰役大踏步的走了出來,他伸開了雙臂,與賀一鳴重重的擁抱了一下,大笑道“好小子,終于回來了,我就知道鬼哭嶺留不下你。”
  賀一鳴笑呵呵感受著他真摯的表現,從他的這句話之中,賀一鳴其實已經聽出了他對于自己的那份濃濃的關切和擔憂。
  此時,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這個兄弟確實沒有白交。
  高偉良輕咳一聲,道“金師侄,不得無禮。”
  金戰役這才看清楚,在賀一鳴的身后,竟然還有兩位師叔作陪,他心中狐疑,這小子的面子何時變得那么大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金兄,你已經霧化神兵,何時能夠全部煉化?”
  金戰役昂,傲然道“最多一年,為兄就能夠霧化龍槍。”他頓了頓,又道“如果不是龍槍等階太高,是僅次于仿制神器的神兵利器,那么九、十個月或許也就足夠了。”
  聽了他們的對話之后,高偉良的嘴唇動了動,終于不再說什么了。
  賀一鳴雖然已經是尊者,但金戰役又何嘗不是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尊者的門檻,既然只需要一年時間就能夠晉升尊者,那么他們兩人繼續同輩論交,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對望了一眼,高偉良笑道“你們兩個慢慢聊吧,賀兄,我們先走了。”
  賀一鳴轉身,依舊是如同以往般的深深一躬,道“兩位請便。”
  看到他如此恭敬的表情,高偉良兩人心中暗贊,各自謙遜了一句,轉身離去。
  當賀一鳴回過頭來之時,頓時看到了金戰役一臉的莫名其妙。
  他看著兩位尊者離去的背影,道“高師叔他們怎么了?為什么對你這樣客氣。”
  賀一鳴磕巴了兩下嘴巴,道“金兄,我告訴你一件事。”
  “你說。”
  賀一鳴挺起了胸膛,努力的將肚腩凸了出來,道“賀某已經成功的晉升尊者了。”
  金戰役哈哈大笑,用力在他的肚子上打了一拳,道“別開玩笑了,你才剛剛凝聚鼎足,哪里可能晉升尊者。”
  賀一鳴郁悒的收回了肚子,努力的分辨道“我真的晉升尊者了。”
  金戰役臉上笑容不改,他默默的感應著賀一鳴身上的氣息變化。片刻之后,他的臉上頓時泛起了一絲驚容,道“你的氣息……”他豁然睜圓了眼睛,道“賀兄,你已經成功的霧化神兵了?”
  賀一鳴搖了搖頭,道“不是霧化神兵。”
  他抬起了手,下一刻,手心處頓時多了一團霧氣。
  在金戰役膛目結舌的注視下,這團霧氣在瞬間便變成了五行環。
  在曰光的照耀之下,五行環上散著奇異的光芒,熠熠生輝。
  (未完待續)
[kanmaoxian]